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0章 雨中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0章 雨中人字體大小: A+
     

    韓雅軒這番話,說得秦楓也是臉上微微一紅,這頗有古典美的少女卻是斂裾而去,徑自離開了。

    這時,秦楓才發現徐語嫣一直在看自己。

    四目相對的瞬間,徐語嫣趕緊把頭給低了下來。

    額前的劉海垂下,擋住了臉上的紅暈。

    「你看我幹什麼?」

    秦楓笑著問道。

    「我在想,你救了我兩次命……」

    「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

    秦楓輕笑道:「你不是已經幫我燒了一份文件了么……」

    「噓!」徐語嫣,急忙用手掩住秦楓的嘴,嗔怪地看了秦楓一眼說道。

    「你若不想以後惹上律法司的麻煩,這件事情就永遠不要再提了!」

    可是這樣看似尋常的舉動,卻一下子勾起了一個人的妒火與怒火。

    正是手中攥著才發下功績卡的王鵬驕。

    他看著不遠處與秦楓有著親昵舉動的徐語嫣,握住功績卡的右手微微顫抖。

    他想要殺人!

    「我那一百枚妖將級別的妖丹,在拍賣行至少都可以賣出上萬的功績點……」

    「學院卻只用八千功績點給我結算,還扣除了八百點功績點……」

    「獎給我的這一百功績點,根本就像是羞辱!」

    「這都怪秦楓……」

    他的一雙眼睛已是赤紅如血。

    「原本我以為,只要我獲得新星獎,這個娘們就會後悔對我的冷淡……轉投我的懷中。」

    「現在不知道秦楓這傢伙又使了什麼手段,居然把這不苟言笑的娘們撩撥成了這樣!」

    「都怪這秦楓!」

    他驀地又想到了秦楓在鍛造司里,狠狠扇他的巴掌……

    他至今雙頰都隱隱作痛,他狠狠咬牙。

    「王鵬驕啊,王鵬驕!」

    「這口氣你怎麼咽得下啊!」

    此時王鵬驕恨得想殺人,朱良辰又何嘗不是?

    只見這公子哥抱著自己的大狗嚎啕大哭,一會說自己虧了一萬枚功績點,一會又說自己虧了兩萬……

    但卻根本沒有人去安慰和可憐這個可憐鬼!

    「轟隆!」

    一聲雷響,七月的天里雷陣雨說來就來。

    雷響之後,已是雨如瓢潑席捲而下!

    大雨之中,朱良辰依舊抱著自己那頭可憐的大狗大喊大叫。

    楊洋看了朱良辰一眼,似是於心不忍,要去拉他一把。

    卻聽得秦楓說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任他去吧!」

    「難道我們還要在這裡陪他淋雨嗎?」

    可就在楊洋和趙日天扛起秦楓的擔架時,大雨之中突然傳來了朱良辰歇斯底里的大叫。

    「秦楓,我告訴你!」

    「良辰最喜歡對自以為實力超群的人動手!」

    「你給我等著!」

    雨聲很大,雷聲也很大,但朱良辰的話依舊如刺耳的噪音穿透雨幕而來。

    就在這時,一直立在秦楓的肩頭,已淋成落湯雞的鯤鵬小灰頓時炸毛了!

    它飛了起來,對著朱良辰扯著嗓門吼了起來。

    「姓朱的,你不裝你會死啊!」

    「看我的口型……」

    「傻……逼!呱!」

    看到揚長而去的秦楓一行人,朱良辰不知是因為淋雨還是憤怒,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就在這時,他頭頂的雨水驟然向兩邊滑落了下來!

    「咦……」

    朱良辰看到了他的身邊,不知何時立了一雙擦得錚亮的寒鐵戰靴。

    雨傘之下,寒鐵戰靴之上。

    一個身罩赭黃披風的瘦長人影站在他的身後!

    「朱公子,想要對秦楓出手,可不是這樣在大雨里嚎啕大哭就可以辦到的!」

    那聲音帶著一絲陰森的笑意,似是輕蔑。

    這樣的語氣足以讓一個世家貴公子感到不爽!

    極端的不爽!

    「你敢看不起我朱良辰!」

    可就在他準備爬起來揍這撐傘人時,卻看到了赭黃披風的背後,雨傘之下,站著另外一道他熟悉的身影。

    立領黑袍,面色蒼白到幾乎沒有血色,左手還掛著繃帶!

    律法司王鵬驕!

    「王鵬驕,你怎麼跟這人……」

    朱良辰錯愕之中,卻聽得王鵬驕緩緩說道。

    「朱公子,如果我們想要找秦楓報仇雪恥……」

    「現在僅憑你我之力,怕是很難辦到了!」

    「只有這位先生可以幫我們了!」

    「霹靂!」

    一聲炸雷,閃電劃過夜空。

    赭黃披風下的人影,看不見臉,卻撐傘而笑。

    「朱公子,帶我去見你父親吧!」

    「我有點話想跟他談一談!」

    ……

    雨下得很大。

    當抬著秦楓的擔架回到秦家時,眾人已是被淋成落湯雞了。

    雖然妹妹秦嵐早已知道大荒狩獵遭到鬼道高手襲擊,但真的看到用擔架抬回來的哥哥時,還是吃了一驚。

    她輕輕摸著秦楓在擔架上一根根斷裂的骨頭,眼淚如墜珠,再也止不住了。

    「哥,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啊!」

    「你若有什麼事,以後我可怎麼辦啊!」

    小丫頭說到這裡,不禁悲從中來,伏在秦楓的擔架旁邊,嚶嚶而泣。

    看到妹妹這樣擔心自己,秦楓抬起手來,在秦嵐的瓊鼻上輕輕一刮,打趣道。

    「多大人了,還哭鼻子,羞也不羞……我又沒有事!」

    說著他探手入懷,取出那枚星光熠熠的卡片,遞給妹妹。

    「你看……」

    秦嵐哪裡見過這卡片,只覺得星光熠熠,十分好看。

    抓在手裡,她愛不釋手。

    就在這時,趙日天粗豪地笑了起來。

    「小妹妹,你哥得了新星獎回來,你該笑才是,怎麼能哭呢!」

    「多晦氣啊!」

    頓時,秦嵐的小嘴就張成了「O」型。

    「哥,你拿到了新星獎?就是那個大荒狩獵第一的新星獎?」

    趙日天身邊的田文看到秦嵐伶俐可愛的模樣,也是心下喜歡,笑著說道。

    「新星獎的獎勵可是一本地級武技,你哥哥如今已經是萬人仰望的武道新星了!」

    「真噠!」

    秦嵐聽得眾人的話,驚喜不已,一把就抱住了秦楓。

    「哥哥,真是太好了!」

    撲在哥哥的懷裡,秦嵐的淚水竟又止不住了!

    這一次竟是喜極而泣了。

    雖然秦楓自期中考武之後,就已經徹底甩掉了「垃圾」的帽子,但這次大荒狩獵之後,又給他安了好幾個新的頭銜。

    妖孽。

    傳說。

    絕世天才!

    看到這兄妹相擁的溫馨一幕,一旁的楊洋一下子就想到了秦楓跟自己說過的話來。「罵名說到底,都是要靠實力去洗刷的!」

    「我如是,你亦如是!」

    總有一日,我也會如主人那般,靠實力去洗刷自己的恥辱!

    眾人將秦楓安頓下來之後,各自喝了一碗秦楓家裡煮的薑湯,就紛紛告辭了。

    秦楓剛在床上躺好,把鯤鵬小灰趕回天帝極書里去睡了,正要休息……

    他卻看到穿著碎花睡衣的秦嵐,捧著一隻藥箱推門進來。

    「嵐嵐,你這是幹什麼?」

    小丫頭躡手躡腳地走到秦楓的床邊,邪邪一笑道:「幫你上藥啊,哥!」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她已是一把掀開秦楓身上薄薄的毯子。

    秦楓此時只穿了一條大褲衩在床上,頓時就驚住了。

    他正要去扯被子,卻聽得小姑娘如惡作劇得逞般的「咯咯」直笑。

    「哥,你這樣子好好玩哦!」

    秦嵐一邊用白嫩的手按住秦楓的胳膊,一邊伸出手來在藥箱里翻揀著說道。

    「我們是兄妹嘛,你這麼怕我幹嘛!」

    說著她便取出一瓶傷葯,從手臂胳膊開始,一點一點,仔仔細細地上起葯來!

    「嘶……」

    秦楓只覺得傷口劇疼,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但僅僅過了一秒鐘的時間,傷口火辣辣如炙燒的痛感就變了!

    溫熱得好像是貼在身上的熱水袋一般,甚至傷口都開始發麻發癢,有了癒合的跡象。

    「這是什麼傷葯?」

    似是料到秦楓會發問,秦嵐笑著回答道:「這是攸月姐帶給你的大秦行軍膏,是軍中特製的外傷聖品。」

    「她說夏季天氣炎熱,用陽性的傷葯,會比陰性的傷葯好得快!」

    秦楓用鼻子輕輕一嗅,果然就聞到了一股硫磺的味道。

    據他所知,這是秦地的特產之一,也只有秦軍當中會使用這種雖然療傷效果極好,但卻令人痛苦異常的外傷藥膏。

    「蒙攸月什麼時候來過?」

    秦嵐笑著說道:「哥哥,你去大荒狩獵的那一天,攸月姐一直跟我在一起呢!」

    丫頭一邊用蓮藕玉手摩擦著秦楓緊緻而帶有肌肉美感的皮膚,一邊說道:「攸月姐昨天一直都怕你受傷,除了給了我這一瓶大秦行軍膏……」

    「這整整一藥箱的葯,都是她給我的!」

    說著,秦嵐已將抹著藥膏的手摸到了秦楓健美如岩塊一般的胸肌上來。

    小姑娘的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甚至連臉上都是如發燒一般地紅了起來。

    秦楓只覺得女孩子的右手如同一根毛茸茸的蒲草,輕輕地在自己胸前的傷口上摩擦著。

    整個卧室里只能聽到那因為激動而有些不均勻的呼吸聲……

    尷尬之中,秦楓趕緊把視線移到了旁邊去。

    秦楓一眼就看到了秦嵐身邊那是檀木的藥箱,裡面盛著大大小小,幾十種不同的瓶瓶罐罐,還貼著不同的標籤……

    從標籤上一個個娟秀又工整的字跡里,蒙攸月對他的關心之意,濃濃而出……

    此時那一截沾著膏藥的柔軟蒲草也撫過秦楓的胸膛,漸漸移到了下肢……

    一股硫磺的味道撲鼻而來,秦楓覺得自己像被關在燃燒的火爐里一般。

    就在這時……

    「哥,攸月姐真的很喜歡你呢!」

    秦嵐的一句話,無頭無尾,卻是讓秦楓微微一愣。

    蒙攸月對他有意,他哪裡會不知道?

    但此時此刻,秦嵐提起這事卻是什麼緣由?

    「哥,若你以後娶了攸月姐做我嫂子多好啊!「

    「那我跟攸月姐就可以住在一起不用分開了啊!」

    秦楓聽到秦嵐這句話,眼神一怔,但看秦嵐那副一本正經的模樣,又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他頓時好氣又好笑道:「你這丫頭,若我以後真娶了蒙攸月進門,她跟你住在一起,那我怎麼辦?」

    哪知秦嵐竟笑著脫口而出道:「哥哥也跟我們住啊!」

    「攸月姐姐幫你洗衣服,我就幫你做飯……」

    「攸月姐姐伴你練武,我就陪哥哥練字啊!」

    秦嵐說到這裡,對著秦楓露出潔白的貝齒,甜甜一笑道。

    「就這麼說定了哦!」

    不等秦楓分辨,秦嵐就湊了上來,欺負秦楓受傷行動不便,在哥哥的右臉頰上香了一口。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已經幫他上藥完畢的秦嵐,提起藥箱,惦著腳就離開了。

    秦楓抬起手來,摸了摸右邊的臉頰,心裡無奈地苦笑道:「真不知道那小辣椒給嵐嵐灌什麼迷魂湯了,還住一起……」

    「這要搞拉拉嗎?」

    也許是與鬼道強者的一戰讓他的識海幾乎撕裂,疲憊不堪,所以秦嵐走後沒多久,他也沉沉睡去。

    在這前所未有的深沉夢境之中,秦楓卻感受了一股徹骨的戰慄!

    大荒深處,妖界!

    紅黑交界的夜空之中,一輪血月高懸於天。

    猩紅血石王座懸浮在一條漆黑到不可見底的深淵之上。

    深淵兩側,遍布著巨大的獸骨火把!

    那些身高數十米,一根樹木都有一棵古獸粗細的蠻荒巨獸。

    甚至它們的骨骼都被一根一根地拆了一下來,製做成了火把!

    一種蠻荒而粗狂的美感,迸發而出!

    幽幽骨中磷火映在猩紅血石王座上的人影……

    修長,陰森,可怖!

    王座逡巡於天,深淵之中卻是不時可以聽到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之聲!

    如同困獸咆哮!

    可怖的音波通過深淵的折射,不斷地回蕩著!

    猩紅血石王座上的人影,抬起如枯藤一般的手。

    從喉嚨之中發出的吟唱,似詠嘆,也似嚎叫,這種奇怪又野性的音符之中……

    一道一道的詭異符咒從猩紅血石王座上飄散而出,如夜梟振翅凌空……

    朝著妖界的那一輪血月飛去!

    隨著吟詠的調子越來越越急促,聲音越來越嘶啞……

    只聽得「嗡」地一聲巨響,整個妖界彷彿天塌地陷!

    妖界的天空頓時升起了一輪如火的熾星!

    星芒如炙熱烈陽瞬間普照到了那道人影的身上!

    如烈陽般的星光照如深不見底的淵藪。

    深淵之中,無數雙血紅如火的眼睛,貪婪得盯住那投射下來的赤紅星芒!

    但更顯眼的是,在這深淵之中……

    一根石柱如倒刺入深淵的利劍,高聳入雲。

    在這劍形石柱之側,一本如攤開書卷的奇石,仿若階梯一層層通往深淵之下!

    一劍一書,形成一個交叉的十字!

    兩塊奇石在熾焰星芒的映照之下,在這群魔咆哮的深淵之中,顯得詭異神秘,又格格不入!

    就在這時,猩紅血石王座上,那伸向天空的利爪,驟然握緊!

    「滋滋滋……」

    熾星的光華瞬間聚集到了他的手中!

    凝成一把橫貫萬里的血煙長矛!

    如妖風中枯藤振動的聲音響徹雲霄!

    「妖族的勇士們!」

    「你們被無恥的人族封禁了千年,現在……」

    「你們自由了!」

    彷彿是對這聲音的回應,整個淵藪到處都是拚命的嚎叫聲!

    令聞者喪膽!

    在響徹深淵的嚎叫聲中……

    血煙長矛脫手而出!

    目標竟是那深淵中央的……

    一劍!

    一書!

    「啊!」真武學院之內,秦楓慘叫一聲,驀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驚醒過來!

    噩夢!?

    秦楓急促地喘息著,感受著識海之中的刺痛,喃喃自語道。

    「難道這真的只是噩夢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