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97章 天火鑄劍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97章 天火鑄劍爐字體大小: A+
     

    秦楓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大總管難道說那一日去取的東西就是荒漠蛛王,甚至是荒漠蛛皇的蟲卵?所以他才會那麼害怕有東西追來!」

    他又在大總管和荒漠蛛王的中間,寫了一個荒漠蛛皇的名字,把這個名字和大總管連了起來……

    「然後被盜走了蟲卵的荒漠蛛皇狂性大發,才會襲擊周圍的人類!」

    想到這裡,秦楓又把天武者和荒漠蛛皇之間用一道線連了起來:「所以這名天武者的家眷才會被荒漠蛛皇襲擊,但可能是倖存的人沒有認清是荒漠蛛王,還是蛛皇,所以才發布了獵殺荒漠蛛王的任務……」

    這種連線法是秦楓在後世還是大學生的時候,用來分析事物關係的方法,雖然到了這修鍊為尊的中土世界,數理化基本沒有了用處,歷史跟後世相比,恐怕也就春秋戰國史稍微有一點用,政治更是徹底沒用了……

    不過這一套思考問題的方法,對於前世儒聖的秦楓卻是受益匪淺,所以被他沿用了下來。

    「可是……」秦楓抬起筆來,在把荒漠蛛王和荒漠蛛皇一起圈了起來,重重地用筆頓了幾下道:「這些鬼道的人要荒漠蛛王的蟲卵幹什麼呢?」

    而且更讓秦楓感覺匪夷所思的是,既然大總管在鳴沙谷那一次就已經得手了,這些鬼道中人為什麼還要鋌而走險,再去招惹這地武強者都不敢得罪的凶物?

    「我記得荒漠蛛王的複眼中間有一道傷口,是鬼火器脈的靈兵灼傷的……」

    「那麼之前來的一批死傷慘重的黑衣人,想必都是鬼道的人了!」

    「可是他們要這些蜘蛛卵到底要什麼呢?」

    秦楓以前世的經驗,一時也想不到鬼道中人要這些蜘蛛卵幹嘛,而且蒙攸月也說了,荒漠蛛王極其記仇,又極其護犢子,奪了它的蜘蛛卵,哪天說不定就被它給伏擊了。

    實在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那幹嘛要做呢?

    秦楓又想了一想,實在感覺到現在已知的資料太少了,就算苦思冥想也無法推算出結果,只能將連線法畫過的白紙放在油燈里燒了。

    側身在床上以獅子卧躺下,秦楓很快就強迫自己進入了睡眠。

    本來跟鍛造司商議的是今天晚上就要用天火鑄劍爐,但他沒有想到獵殺荒漠蛛王居然是這樣一場惡戰,讓他的身心都疲憊到了極點。

    倘若以這種精神狀態去操縱地火鑄劍爐怕都會有危險,更不用說去操縱更加精妙的天火鑄劍爐了!

    稍有不慎,出了差錯,不僅離得最近的秦楓要被天火焚身,粉身碎骨,怕是小半個真武學院都要夷為平地!

    那可就真是害人害己了!

    想到這裡,秦楓強迫自己進入了深睡眠之中。

    這一覺,他睡得極香,居然是重生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晚!

    很快,雞叫拂曉。

    秦楓就睜開了眼睛,他慣穿的功績司制服在與荒漠蛛王的一戰中已經破損嚴重,蒙攸月說最近會為他再做一件,但眼下卻是沒有的!

    他便穿起了自己慣常穿的白色練功短袍,用一條黑色腰帶束住,起來活動了一會筋骨,他就下樓洗漱了。

    秦楓下了樓,才發現妹妹秦嵐居然已經去鍛煉了。

    心中感嘆妹妹比自己還要勤奮,他用過了早餐,與母親鍾靈道別,便取了幾張書卷放進須彌戒指里,抓著闕武劍出門了。

    出了住宅區,秦楓將念力注入「易」字訣書卷中,很快就變成了戴著寒鐵面具的律法司教師形象,就連手裡的闕武邪劍都變成了普通的律法司制式長劍的模樣。

    確保自己不會穿幫之後,秦楓便朝著貿易區後面的鍛造司走去。

    當秦楓來到鍛造司的時候,在總台一眼就看到了穿著背心,光著膀子的李光,此時這大漢一看到秦楓來了,急忙打起了精神,流露出畢恭畢敬的表情說道:「您來了!」

    秦楓看了李光一眼,猜測這漢子也怪可憐的,可能他師父景天明從昨天晚上就安排他在總台等著自己了。

    這些人又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又不敢去律法司查自己的身份,只好這樣乾等著也怪慘的!

    秦楓隔著寒鐵面具問道:「天火鑄劍爐準備好了嗎?」

    李光見對方一來就問天火鑄劍爐,雖然臉上不太情願,但還是點頭道:「準備好了,昨晚上就準備好了,請您跟我來!」

    秦楓知他辛苦,從懷裡掏出一張二十功績點的功績卡遞到他的手上說道:「我昨晚上有點事情,今日才抽出時間來,辛苦了!」

    李光本來對秦楓一直心存不滿,但此時看到他出手這麼大方,哪裡還能再不滿地起來,頓時臉上堆笑,迎著秦楓走了進去。

    穿過遍布著普通鑄劍室和煉器室的長廊,秦楓又經過了鍛造司的倉庫,隔著水晶,遠遠地就可以看到一星的靈兵和靈寶,與一些成品半成品的材料堆在一起。

    顯然,這鍛造司也是財大氣粗,一星的靈兵在鍛造司看來,也跟廢品並無多少的差別了!

    穿過倉庫之後,秦楓方才來到了一間巨大的鑄劍室之內!

    整個鑄劍室就足足有尋常鑄劍室的十個巨大,就在這巨大鑄劍室的中央,一口巨大紅銅色爐鼎直連到鑄劍室外,高高的煙囪直接雲霄。

    整個爐鼎的造型就是一柄指天的長劍,與地火鑄劍爐的結構不同。

    地火鑄劍爐是將要鑄造的劍和靈寶從上方放入,混入鐵水之中燒制,天火鑄劍爐則恰恰相反……

    要將鑄造用的刀劍和靈寶放在天火鑄劍爐的底部。

    秦楓知道,這是因為天火鑄劍爐需要吸收太陽真火,經過層層冷卻之後才能作用到要煉製的刀劍或者靈寶上……

    否則一個照面,可能尋常的劍胚就直接被燒化了!

    李光一邊說著,一邊將秦楓請上樓梯,走上爐鼎,又有一道旋梯是通往天火鑄劍爐的內部。

    這天火鑄劍爐的控制台竟是在鑄劍爐內部!

    當秦楓來到這裡時,鍛造司的司正景天明已是滿臉堆笑,早已在那等候了!

    「見過景司正!」秦楓不卑不亢地朝景天明行了一個禮。

    他現在的身份只是普通教師,見到司正自然是要行禮的。

    景天明微微點頭,權作回禮。

    隨後他看了秦楓一眼,問道:「天火鑄劍爐老夫已經準備好了,不知這操縱地火鑄劍爐的心得……」

    秦楓知他無利不起早,從衣袖中取出一份書卷遞給景天明說道:「就在此時,還請司正大人過目!」

    ###第九十八條:又要炸爐嗎

    景天明忙不迭地將那書卷接了過來,只見上面竟詳細寫了如何念力外放的技巧,頓時臉上流露出茅塞頓開的表情說道:「如此……如此實在是太精妙了!」

    秦楓當然可以理解景天明為何如何激動,他既是天武強者,又是鍛造大師,但空有相當於舉人文位的念力卻根本不會外放,只能用來控制鑄劍爐,簡直就是殺雞牛刀,大材小用。

    此時秦楓將儒道的念力外放,感知周圍事物的法子教給了他,如何能不叫他見獵心喜。

    其實這也不能怪景天明無知,不知道去找當世儒家借鑒,兼收並蓄……

    而是因為,當世儒家恐怕除了極少數,極少數經歷過末代儒聖秦曉楓的時代,還活到現在的老怪物之外,也根本不會這念力外放之法!

    尋常鑄劍師運用地火鑄劍爐,一般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可是這樣實在太過分心,就不敢將地火鑄劍爐的威力調到最大,可是一旦念力外放就完全不一樣了!

    比如景天明這樣相當於舉人文位的念力,方圓一丈範圍,風吹草動皆可掌握,還會怕炸爐嗎?

    秦楓見過景天明歡喜的模樣,微微乾咳了一聲說道:「這都是我自己參悟出來的鑄劍之法,還請景司正看過之後立刻銷毀,並立個毒誓,絕不外傳!」

    景天明也是爽快,在看完之後,隨手一拋,就將書卷扔進了下方的天火鑄劍爐中。

    那紙張還沒有碰到爐中還在預熱的太陽真火就已經化為了飛灰!

    隨後景天明舉起右手來,恭恭敬敬地發了一個毒誓!

    秦楓微微點頭,心道這些匠人果然心眼比較少,以後倒是值得深交。

    「景司正果然是正人君子!」

    景天明笑道:「君子不敢當,那是酸儒們的說法,我景天明只是喜歡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不喜歡拐彎抹角的!」

    「痛快!」秦楓說著就在那天火鑄劍爐邊坐了下來,誰知他坐了下來,景天明居然還沒有想走的意思……

    「景司正,您這是……」

    景天明終於面帶愧意說道:「我想觀摩這位道友操作天火鑄劍爐的方式!」

    秦楓聽得景天明這句話心裡不禁哂笑了起來。

    「我道這景天明為什麼有天火鑄劍爐,知道的人這麼少……原來是他自己都會用!」

    「買了天火鑄劍爐,不會用,傳出去多丟人啊!」

    但秦楓肯定不會當面點破,便笑了笑說道:「此事我實在難以從命,下次吧……」

    景天明面露疑難之色,用眼睛瞥了瞥身邊的徒弟李光,意思是要他當白臉說幾句凶話……

    李光這幾日可沒在他面前說秦楓的身份有多有多可疑,可現在卻……

    李光緘口不言,一副「師父您要我幹嘛?」,「師父俺不明白」的茫然表情!

    一看就是裝的!

    景天明只得惱怒地瞪了自己的反水徒弟一眼。

    「可是這小子什麼時候把李光給收了心去的?」

    「這也太快了吧!」

    秦楓又擺了擺手,下了逐客令,景天明這個本來天火鑄劍爐的主人只能退了出來。

    隨著鋼鐵閘門落下,秦楓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

    念力外放,確認周圍沒有任何的監視靈寶和法陣之後,他緩緩睜開了眼睛。

    雙手按在了控制台的開關上!

    念力如水,緩緩注入,整台天火鑄劍爐頓時就如同沉睡的巨獸,緩緩咆哮著醒了過來!

    只見整個鍛造司的上方,一道華麗的法陣覆蓋整個建築群,正對著太陽的方向,開始吸收聚集起能量來!

    真武學院最高的塔樓上,身穿鎧甲的男子走到塔邊,看著鍛造司的方向說道:「景天明這個廢物,天火鑄劍爐我幫他從齊國的公輸世家買來都已經三十多年了,也沒見他用過,今天怎麼好好發動了!」

    站在他身後的婀娜少女也是緩緩走到塔邊說道:「以前我每次去問景天明,他都說什麼沒有好的劍胚,估計是這一次找到了什麼好胚子了吧!」

    鎧甲男子臉上帶了一絲嘲諷的笑意:「這傢伙,也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要不是他三十年前為燕國的鐘離世家造出過一口七星靈兵,我絕對早就把這種廢物趕出真武學院了!」

    外面的事情,秦楓自是不會去管,如今的他全心全力地將念力灌注在了控制天火鑄劍爐上!

    「這天火鑄劍爐有點像後世的太陽能裝置,遠比地火鑄劍爐運用的地熱能,火焰要精純!」

    唯一的缺陷就是太過精密複雜了!

    如果秦楓不是前世他是齊楚兩國的首席鑄劍師,齊國的公輸世家在製成這天火鑄劍爐之後,先送了一台到稷下學宮贈他……

    以他的念力想要第一次使用就熟練地掌握這一台天火鑄劍爐,簡直痴人說夢!

    秦楓控制著天火鑄劍爐,只覺得自己的念力在飛速地消耗著,但念力的上限卻在飛速地增加著!

    一刻一丈,以這種近乎可怕的方式在增長著!

    待到他操縱這法陣將太陽真火籌備完畢,他原本如同湖泊一般浩瀚的識海已是被完全抽幹了!

    「如果不是識海里有一口文曲星照產生的泉眼,恐怕此時的我都已經昏迷過去了!」

    秦楓深吸了一口氣,一邊用最後的念力吊住天火鑄劍爐的控制,一邊取出天帝極書,翻閱了起來!

    「嗡嗡!」巨大的聲響,如同海嘯一般,竟是傳遍了整個鍛造司,所有的人同時色變。

    尤其是在天火鑄劍室外等著的景天明和李光兩人……

    「師……師父,這聲音該不會是……」

    「該不會是天火鑄劍爐也要炸爐了吧!」

    景天明此時也是臉色煞白,但尤自強作鎮定道:「不……不是要炸爐了,而是他的力量不濟了!」

    「整個天火鑄劍爐雖可以用武力來控制,但肯定不如念力來的好!」

    「那人雖然修鍊念力有一點自己的辦法,但他的念力總量畢竟太少,估計現在是念力不濟,正準備換用武力注入了!」

    李光聽得師父一會「念力」一會「武力」地叨叨著,又見他臉色煞白,不禁問道:「師父,那如果換成武力注入,會怎麼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