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96章 娶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96章 娶我!字體大小: A+
     

    漫天黃沙之下,蒙攸月垂下眼瞼,輕輕自言自語道。

    「都是我的錯!」

    「如果我提前知道,這有一頭一階妖將的荒漠蛛皇,我怎麼可能讓他來送死!」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告訴他這個任務的話……」

    「他就……」蒙攸月想到這裡,鼻子一抽,竟是伏在角馬在脖子上,低低地抽泣了起來:「他就不會死了!」

    可就在這時,秦楓因為疲憊而沙啞的聲音突然在不遠處響了起來。

    「你這丫頭真是的,哭什麼啊!」

    「我這不是還沒死嗎?」

    蒙攸月聽得秦楓的聲音,睜開眼來,只見衣服破破爛爛,滿臉被沙石磨出的刮痕,但是絕對是一個大活人的秦楓。

    她一下子愣住了!

    下一秒,這功績司的無冕女王,就好像一個真正的小姑娘一般,翻身下馬,撲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懷裡!

    將雙手纏在他的脖子上,將臉龐埋在他的胸膛上,任由淚水如同珍珠揮灑而下!

    秦楓驟然一愣,雙手卻是不知道該怎麼放了!

    卻感覺貼在自己胸前,隔著衣服的蒙攸月,臉龐發燒:「你不肯抱我嗎?」

    「我讓你抱我,沒聽到嗎?」

    秦楓低下頭,看了面紅耳赤的蒙攸月一眼,一雙手終於輕輕覆在她的身上。

    長發如絲,隨風拂動,帶來一股發梢上的清香。

    良久,蒙攸月的聲音變得軟了下來。

    沒有了將門虎女的強勢,就像是一個尋常的,在男友懷裡撒嬌的女孩一般。

    「秦楓……」

    「嗯?」

    「你以後一定要出人頭地,知道嗎?」

    「啊?」

    「你知道是不知道啊!」蒙攸月在他的胸前捶了一下,嗔怒道。

    「我肯定會出人頭地的拉!」秦楓笑道。

    「好!」蒙攸月抬起頭來,冷不丁地在秦楓的左臉頰上親了一下。

    「你可願意嫁到秦國……啊……不對……」

    蒙攸月臉上發燒,急忙改口說道:「你,你你,你一定要秦國來跟我爹提親,娶我!」

    正在秦楓錯愕之間,蒙攸月已是掙開了他的雙手,垂下臉來,面孔發燒道:「這是……定金!」

    「你若是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半個字,我就……我就殺了你!」

    秦楓聽得這最後一句話,摸了摸自己被蒙攸月親過的臉頰,啞然失笑:「你們秦國的姑娘都這麼凶,動不動就要謀殺親夫嗎?」

    「誰……誰是你親……」蒙攸月一邊摸著發燒的面頰,一邊強詞奪理道:「我剛才……我剛才說著玩的!」

    秦楓曬然一笑,岔開話題說道:「我說蒙大小姐,你沒覺得我們這一趟虧大了嗎?」

    「嗯?」

    「你看我們興沖沖地來殺荒漠蛛王,回去還太古晶石碎片討賞……」

    「結果荒漠蛛王的妖丹也沒有得到,還差點把小命給賠了進去,不是虧大了么?」

    哪知秦楓才說完這句話,蒙攸月就樂不可支地「咯咯」笑了起來。

    她抬起手來,須彌寶箱里一枚碧綠色,如鵝卵石般的妖丹托在了她的掌心裡。

    正是荒漠蛛王的妖丹!

    「荒漠蛛王的妖丹就在它的頭部,我殺它的時候就取了!」

    蒙攸月掩口笑道:「我怎麼可能讓我們白跑一趟!」

    待到兩人同乘一匹角馬來到大荒邊緣的驛站,又租了一匹角馬回到真武學院時已是傍晚了。

    蒙攸月帶著秦楓去任務部結算了任務,當場又到兌換部領取了太古晶石碎片的獎勵。

    若是尋常的弟子想要叫這兩個部門的大爺在下班時間為他們服務,那簡直就是做夢……

    不過要求服務的兩個人,一個是功績司的執事,一個是副執事,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兌換完太古晶石碎片之後,蒙攸月不禁伸了一個懶腰,打著哈欠跟秦楓道了別,回自己的住所去了。

    經過今天一場生死惡戰,秦楓只覺得兩人建立起了一種類似於心有靈犀的默契,並不用多說什麼便可以心領神會。

    兩人之間本來的許多關係,也都明白了起來。

    看著蒙攸月依依不捨離開的背影,心裡苦笑。

    「即便我沒有答應她什麼,但是這小辣椒似乎已經以我的女友身份自居了……」

    「真是麻煩的事情啊!」

    秦楓摸了摸自己鼻子,有些委屈地說道:「我只是為了支走她,好用戰詩攔住那荒漠蛛皇,好逃命啊!」

    回到家裡,妹妹秦嵐看到秦楓居然一身是傷回來,眼圈紅紅,險些哭了下來。

    看到秦嵐哭哭啼啼的樣子,秦楓不禁在她的瓊鼻上輕輕颳了一下笑道:「哭什麼呀,女孩子的眼淚都是珍珠,可值錢了!」

    秦嵐被哥哥這樣一說,頓時俏臉通紅,卻是止住了淚水,低聲說了一句讓秦楓苦笑不得的話來。

    「那以後我們家沒錢了,我每天都哭,哭了給哥哥拿去買血丹吃!」

    秦楓好不容易把妹妹哄了去睡覺了,才舒舒服服洗了一個澡。

    回到房間里,照例是打了一套儒道五禽戲,隨後提筆去練習書寫戰詩《易水歌》和《常武》!

    現在他書寫這兩首戰詩,《易水歌》已可一息成詩,《常武》最多十息也能成詩!

    如果練習書寫戰詩,就像是武技練習招式一般的話,秦楓這兩首秀才境的戰詩熟練度已幾乎刷滿了!

    至於自創戰詩,秦楓並不是沒有想過,但在進士文位之前,還沒有得到天地意志的足夠認可,文字不太可能調動天地意志進行加持。

    這也是為何儒道在進士文位之下可以用的詩歌極少的緣故。

    但是書寫過程中,秦楓一下子就想到了今日在大荒死丘時的一些疑點來了。

    他擱下毛筆,一下子就把鳴沙谷時的一個細節和今天的事情聯繫了起來。

    「鳴沙谷那一晚,大總管扔下要伏擊於青的鬼道弟子,獨自前往大荒死丘!」

    「等到戰鬥結束,他又揣著東西,慌慌張張地策馬趕了回來……」

    「一邊跑還一邊回頭看,像是生怕有什麼東西追上來一般……」

    他提筆在面前的白紙上寫了四個名字。

    一個是劉家大總管,一個是發布任務的天武者強者,一個是荒漠蛛王!

    他略加思索,將三個名字用線條聯繫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