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74章 水閣戲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74章 水閣戲水字體大小: A+
     

    秦楓心中所想,便將更多的武力注入到了刀身之中,頓時秦楓只覺得右臂一扯,險些都要握不住戰刀了。

    這樣的舉動自是被夢小樓看在眼裡,噗哧一笑,出聲指點道:「以你的實力,雖然可以激活二分之一的器脈,但你不僅要將戰刀拿起來,更要控制刀劍的走勢,若你是只能勉強舉刀,還不如不激活第二重勇力器脈來得靈活一些!」

    秦楓當然明白這樣的道理,只是他心裡卻是另外一個打算……

    提刀,舉刀,哐!

    一刀揮出。

    果然,戰刀的走勢卻並不精準,相當難控制。

    但是毫無疑問,將近三百斤重量的戰刀,足以將寒鐵鎧甲直接砸穿了!

    「如果我若要施展《天狂三式》中的『狂魔破甲』和『狂魔摧兵』的話,倒是可以瞬間把武力注入到這刀中,激活第二階段的勇力器脈!」

    「但如果平時施展刀術的話,還是以原來的百斤為宜,二百斤已是極限了……」秦楓對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了如指掌,若是換做一柄三百斤重的戰刀,以秦楓現在這逆天的本體實力,除非是施展《天狂三式》這種瘋狂的招式,否則根本施展出來什麼武技!

    反之,等到我的身體熟悉了兩百斤的重量,我再使這一百斤的羅睺吞月刀,必可以運刀如飛了!

    這是秦楓從後世知道的負重訓練的方式,訓練時習慣了雙倍重量的戰刀,對戰時不激發器脈,等於脫去了負重,爆發出的力量將十分可觀!

    秦楓心念一動,已是將勇力器脈激發到第一段,深吸一口氣,沉穩運刀!

    先劈后斬,最後竟是挽了一個刀光,穩穩地提在手中方才贊道。

    「好刀!」

    看到秦楓居然提著二百斤的戰刀,如同沒有加強勇力器脈一樣,不禁訝異。

    「他上次來我這時,不過剛剛成為武者,如今才過去半個月,就算他進步神速,達到人武境三層,開闢了兩條武脈……」

    「也決不可能把這二百斤的戰刀用得如尋常戰刀一般!」

    「看來他身上還有我不知道的秘密啊!」

    夢小樓看到這一幕,心中對秦楓的好奇感又多了幾分。

    她出言道:「小冤家,你不妨再試試其他的器脈,確認這把羅睺吞月刀的完好!」

    「好!」

    秦楓應了一聲,回了一口氣,將戰刀穩穩地握在手中,又是一道寒冰銘文亮起,秦楓知這是玄冰器脈被他激發了。

    羅睺吞月刀當即散發出一股刺骨的寒氣,凍得秦楓的五指都有些發麻。

    「嘩!」

    秦楓一刀揮出,琅琊水閣周圍充沛的水汽頓時凝聚降沉,紛紛朝著閃著寒光的羅睺吞月刀附著過來,整個水閣里的氣溫不知不覺中竟是下降了許多,讓一身單衣的夢小樓都不禁裹了裹身上的霓裳,輕聲笑道:「你再試試狂雷器脈吧!」

    秦楓瀟洒地反手一刀,頓時附著在刀身上的雪花一刀揮出,恢復了漆黑如墨的刀身,隨即武力注入刀中,激活了狂雷器脈!

    狂雷器脈被激活之後,刀身的表面立即出現一縷縷細小的電絲。

    戰刀揮出,簡直就像是一道閃電破空飛出去,發出一聲聲「啪啪」的爆響。

    雖然不像是雷屬性武脈的雷軍藉助雷刀配合雷屬武脈那麼變態足以引來真的雷霆,但威力已是不小了。

    四道器脈已驗過了三道,只剩下一道與蒙攸月自身武脈一樣的天刀器脈沒有驗證了。

    秦楓將羅睺吞月刀在手裡掂量了一下,心中卻思量道:「這天刀器脈屬於無屬性的器脈,很有可能與我的真武聖脈會有呼應,還是一會找個空曠處再試刀吧,萬一傷到人可就不好了!」

    秦楓想了想說道:「夢大掌柜,這最後一道武脈就不用試了吧……」

    夢小樓笑道:「這怎麼行呢?買家驗貨是必備的流程。」

    秦楓擔心道:「那我換一處開闊的地方試刀吧……」

    哪知倚在寒玉躺椅上的夢小樓竟一下子來了興趣,直起身來說道:「就到此地吧,難道小冤家你有什麼不想讓我看到的招式不成?」

    「再說了我一介沒有武道傍身的弱女子,還能偷學你不成?」

    秦楓見夢小樓似有些起疑心了,只得點了點頭,向後退了幾步,叮囑夢小樓道:「夢大掌柜還請退後幾步……」

    「不用,就在此處試刀即可!」

    秦楓只得當著夢小樓的面將武力灌入到羅睺吞月刀中,這一灌入,秦楓只覺得刀中的天刀器脈瞬間就與自己的真武聖脈產生了共鳴!

    「不好!」

    秦楓只覺得身體里的真武聖脈與手中的羅睺吞月刀竟是同時振動了起來!

    「快閃開!」

    只見一道磅礴刀氣在秦楓揮刀的瞬間貼地甩出,割開水榭的同時向前綿延數丈,才在湖中央爆炸,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一道三人合抱的水柱衝天而起,直噴到有三層樓高,方才化成一場瓢潑大雨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

    就在秦楓感嘆器脈與武脈共鳴后,威力的加成竟可怕如斯時,陡然一聲讓人耳酥的驚叫在耳邊響起。

    「哎呀!」

    這一刀將這琅琊水閣一劈兩半,夢小樓……落水了!

    而且她真的不會游泳!

    片刻之後,秦楓才將夢小樓給背上岸,此時僕役們聽到響動,紛紛趕來,卻看到裹著厚大衣,雍容華貴的大掌柜和秦楓正坐在河邊談笑風聲。

    雖然兩個人的衣服都濕了,但氣氛卻非常友好,甚至大掌柜還「咯咯」地對著秦公子笑,一時這些僕役們也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能趴在草叢裡探著腦袋看著,不敢上前。

    更有眼尖的人發現大掌柜衣裳不整,原本就薄薄的素色天蠶紗裙被水濕透,幾乎都貼在了身上,即便裹著一件厚大衣,依舊可以看到裡面如雪的肌膚。

    白得讓人晃眼……

    「要是……摸上去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有家僕涎著臉妄想道。

    秦楓此時坐在岸邊,也是臉上一陣陣發燒,雖然夢小樓是他前世的未婚妻,但這一具秦楓的身體畢竟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聯想起剛才救落水的夢小樓時,肌膚相碰的感覺,以及某處的柔軟和彈性,不禁臉上一紅。

    尷尬之際,只想著夢小樓責怪自己的時候,趕緊借故離開。

    夢小樓卻絲毫沒有責怪秦楓的意思,也沒有抱怨秦楓救她時一些有揩油嫌疑的無心動作,反倒是問了他一些武道方面的問題,秦楓心中有愧,也只能映著頭皮回答。

    最後夢小樓才說道:「好了,時候不早了,明日你是不是有功績司內部的競位挑戰賽?」

    「嗯?」

    夢小樓掩口巧笑道:「你加油哦,人家會去看哦!」

    言罷,她站起身來,狠狠白了那幾個躲在草叢後面偷看的雜役一眼道:「你們去帳房把這個月的工錢領了!」

    這幾個雜役錯愕之間,夢小樓嘴唇微翹,抿嘴笑道:「然後給我滾!」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