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20章 最後一堂儒學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20章 最後一堂儒學課字體大小: A+
     

    窗外鬧哄哄地亂了一夜,秦楓卻是在家中高枕安眠。

    秦楓回到房間時,原本想打開天帝極書看一看獲得武脈後有沒有特別的獎勵,但是天帝極書之前克制福伯的鬼道術法,又封印了這一方空間,阻止他的神識遁走,似已消耗了許多力量,無論秦楓怎樣召喚都無法出來。

    秦楓嘗試幾次,便乾脆放棄了,伏身如獅子卧倒下來,這是他從現世帶來的睡眠習慣,如獅而卧,可以保持不墮深夢,神識清明,遇到危險可以立刻醒來。

    以這種姿勢入睡,在睡眠時都可以略微增加念力的強度,是秦楓前世成就儒聖的獨門方法之一。

    自此一宿無夢,等秦楓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辰時了。

    重生歸來,這是他睡得第一場好夢!

    只是昨天的一晚對於這個街區的人來說,註定不是一個平靜的夜晚。

    折騰了一晚上的律法司沒有找到什麼線索,只得怏怏而返。

    直到他起來洗漱的時候,還能聽得到樓下的人們在嗡嗡地討論著什麼。

    「昨晚死人了……」

    「有人死在草垛里了!」

    「死相好慘,也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

    更有人小聲交流著,說福伯被剖開了丹田,而且面有黑氣,有可能他才是鬼道的人。

    秦楓醒來之後,洗漱了一番,穿上自己的練功短打就出門去了。

    整個真武學院的氣氛都變得凝重了起來,尤其是到處巡邏的律法司弟子和學會幹部,黑衣黑袍,數量比平時多了一倍有餘。

    普通武者不知道丹田上的傷口意味著什麼,真武學院的律法司能不知道?

    凝出了鬼丹,還被人取走了,且不論殺他的是誰,至少雜役福伯就是一個板上釘釘的鬼道修士。

    鬼道中人可以說是全人族的公敵,居然滲透進了真武學院,這還了得?

    不過這些事情都與他無干,沒人會以為一個一品武脈,剛踏入人武境的廢物可以殺掉一個至少人武境五層,結出鬼丹來的鬼道高手。

    「看來我是被真武學院中的鬼道給盯上了!」秦楓在盛夏清晨的熏風中走著,念頭卻是飛轉了起來:「還好我將現場做成了混戰,否則一個鬼道修士,身上都沒有外傷,死了,還丟了鬼丹,讓人不生疑都不行!」

    「雖然武道的人懷疑不到我身上,卻要提防鬼道的猜忌甚至報復!」秦楓給自己提了提醒,此時他已穿過了街道來到了儒學堂的門口。

    看著門上因為年久失修,無人更換而搖搖欲墜的木質牌匾,學堂內老舊的桌椅,寂寥的人影……

    秦楓的心中忽的就湧出了一股想要趕快提升自己,早日振興儒道的渴望來。

    今天對他來說,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這既是他成為武者后的第一天,也是在儒學班的最後一天。

    此時已經快到開課的時間了,足以容納百人的課堂里卻才來了十多個人,這還得算上秦楓的兩個跟班:譚鵬和嚴武。

    此時課堂里的十多個留級生一看到秦楓,頓時就好像被人掐住脖子的鸚鵡,說話的聲音戛然而止。

    尤其是之前欺負過秦楓的幾個頑劣學生更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特別是被秦楓打斷一嘴牙的周凱,更是把頭低得要埋進褲襠里去了。

    不是這廝膽子不夠大,而是再大的膽子,也被秦楓在武帝神壇用一把竹劍殺了律法司劉斌這樣的舉動給嚇破了!

    武帝神壇里他都敢殺人,還有什麼事情是這凶人不敢做的?

    看到這一幕,學堂里的嚴武和譚鵬都是挺起胸膛,自信爆棚。

    跟了老大這麼多年,可算是揚眉吐氣了。

    看到秦楓鷹揚虎視地走了進來,好幾個留級生似是想上去跟秦楓套套近乎,但似乎聽到了什麼人的警告,根本不敢上前,就這樣,秦楓的身後還是只坐著嚴武和譚鵬兩人,所有的學生都自覺地與他保持著至少兩排的距離。

    雖然隔著兩排的距離,這些學生的竊竊私語卻是一字不落地入了秦楓的耳中。

    「這秦楓好厲害啊,前幾天還是學院最末流的垃圾,如今變成了這等誰都招惹不起的凶人了!」

    有學子羨慕地說道。

    「我若是有他這樣的實力,就算做一個人人害怕的凶人又如何?」

    「總比天天被人欺負來的強!」

    但是很快就有人乾咳了一聲,提醒他們道:「他已經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你們若是還想在學院里混,離他遠一點吧!」

    「嫩雞子,你們最好別惹事上身!」一個留級三年的老鳥,嚼著草莖,蹺著二郎腿說道:「他得罪了振武哥,又得罪了整個律法司,要他是虛無一那樣的六品武脈也就罷了,一品武脈還這麼囂張,簡直就是在找死!」

    「我可以說,他絕對活不過這個月了!」

    「活不過這個月?劉家難道還敢殺人不成?」

    老鳥吐出嚼著的草莖,冷笑道:「得罪劉家的人,不會知道是怎麼死的!」

    就在這時,聽得門外有童子恭聲喊道:「恭迎夫子!」

    只見一襲白衫儒服的姜雨柔抱著書卷,蓮步徐移,帶著一陣淡淡書香的熏風,款款走進教室里來。

    原本她走入教室時,這些差生們多半會吹著口哨,甚至出言調戲她這個老師,因為大家的年紀本就差不多大,有些葷段子甚至會讓姜雨柔都面紅耳赤,甚至還有幾次直接被他們給氣走了。

    可是這一次卻安靜得異常,就在她疑惑之時,目光立刻對上了坐在第一排,向她微笑的秦楓。

    「你,你居然還來上課?」姜雨柔訝異道。

    秦楓笑道:「今天是我在儒學班的最後一堂課,當然該來的!」

    姜雨柔也笑道:「我還當你成了武者,架子大了,都準備今晚去你家裡拜訪了!」

    秦楓拱手謙恭答道:「莫說成為區區的武者,就算我日後成了天武強者,雨柔老師依舊是我的恩師!」

    姜雨柔聽得秦楓的話,顯然十分受用,掩口笑道:「秦楓,我以前可沒發現你這麼會說話!」

    說完她便布置下了當天的背書作業,叫上秦楓就去儒學堂後面的花園裡散步去了。

    這兩人才走,儒學堂里頓時醋味翻了天!

    「這是什麼情況啊!」

    「就這樣撇下我們跟秦楓散步去了!」

    「這兩人什麼關係啊!」

    更有痴心的男生當即哭了下來:「我喜歡姜雨柔喜歡了整整兩年啊!」

    「我還從來沒見她對哪個男生笑得這麼好看過!」

    就在譚鵬和嚴武都感嘆老大艷福不淺的時候,秦楓卻是皺著眉頭,聽著姜雨柔的勸誡。

    「武帝神壇時,你應該答應那天武長老的招攬,以此來跟劉家抗衡……」

    「我知道你咽不下這口氣,你還是太年輕了一點……」

    秦楓只得做出一副虛心接受的模樣,他總不能跟姜雨柔說:「天武者收我做徒弟不夠格吧?」

    姜雨柔見秦楓不說話,也覺得有點苛責秦楓了,便把話題引了開來:「你先得罪劉家,又得罪了那位天武長老,聽說你還拒絕了律法司的招攬……恐怕你在這真武學院里,即便呆下去也很難得到公平的對待了……」

    姜雨柔停下腳步,對著秦楓,眼神中帶著期許之色:「一品武脈,終究以後武道成就也有限,不如你轉修儒道吧!」

    「我可以保舉你前往齊國的稷下學宮學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