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9章 鬼道中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9章 鬼道中人字體大小: A+
     

    秦楓又在貿易區轉了一圈,將手裡的二十枚銀銖全部換成了上品血丹和中品靈晶,這兩樣東西都是修鍊的必需品,秦楓除了留下幾枚靈晶,其他都交給了秦嵐。

    秦嵐自是受寵若驚。

    可在一家人逛街的時候,四道人影卻抹黑來到了武帝神壇之內。

    隨著「哐當」一聲,封鎖一側鐵門的大鎖落下,四道人影迅速走到場內,其中一人輕車熟路一般找到了一片被血染紅的地點。

    「應該這就是打鬥的地方!」

    「你們看!」另外一個黑衣人低聲說道:「這地上好像有一個奇怪的符號!」

    「好像是一個什麼字!」又有人趴在地上看了一會說道。

    「讓開!」其中一名黑衣人用力推開其他幾人,冷冷一笑,只聽得周圍一聲陰風怒號,一道濃烈的黑氣升騰在他的掌心之中。

    此時那黑衣人鬼氣森森,簡直如閻羅再世一般。

    他俯下身來,那一團鬼氣在碰觸到那字的霎那驟然化為一團青煙尖叫著升騰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四名黑衣人已是同時變色!

    「這是浩然正氣!」

    「居然是儒道的人!」

    「該死的,這些酸儒還沒被武道的人殺光嗎?」

    「難怪姜雨柔要護著那小子!」

    那操縱鬼氣的男子收回手來,冷聲說道:「雖然一個真武學院的普通學生有浩然正氣十分古怪,但儒道對於我們鬼道一直是死敵。」

    「所以寧願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個!」

    有人裹緊黑袍請示道:「閣下,我們是不是應該把這件事情彙報給大祭司?」

    「等這件事情辦妥了再告訴大祭司吧!」鬼氣男子說道:「殺雞不用牛刀,我在學院內的身份不可暴露,你們自己機靈一點!」

    「如果你們做得漂亮,我就幫你們解開死靈鎖,讓你們突破地武境再無阻礙!」

    ……

    等到秦楓告別譚傑和嚴武,回到小屋時,連他都驚訝了一番。

    原本還如同鬼屋一般年久失修的二層小樓已是被人打掃得乾乾淨淨,甚至傢具都是新買的。

    尤其是點著燈的大廳里,一名五十上下,慈眉善目的老人拱手對著三人行禮道:「少爺,小姐,夫人,老朽是負責打掃諸位住所的雜役,喚作福伯。」

    「雖說學院要求武者要配雜役打掃住所不假,但廣廈司前腳分給我破房子,後腳又安排人來打掃?」

    「這事有蹊蹺!」

    秦楓雖然心裡警覺,表面上還是千恩萬謝,說了一些感激的話。

    送走了福伯,秦楓回到了自己在二樓的房間內。

    點上一盞油燈,盤腿坐在床榻上,屏息凝神,確認四周無人,攤開筆墨紙硯正要練字,陡然,他的目光被房間的一面鏡子給吸引了!

    那面銅鏡正對著秦楓的書桌,在油燈的映照著閃出粼粼的黃光。

    秦楓看了銅鏡一眼,笑了一下,便低下頭來,埋頭練起字來。

    練的字依舊是他第一天寫的「靜」字。

    就在他專心致志練字時,銅鏡之內一道模糊的人影緩緩浮現了出來。

    之前樓下慈眉善目的福伯此時竟出現在了鏡子之中,他鬼氣森森,雙目微微發紅,形同鬼魅。

    不,能夠在鏡子里出現的本就是鬼魅了!

    「呵呵,這小子果然是儒家的人!」

    福伯心裡冷笑道:「聽說儒家修士的血肉蘊含浩然正氣,只要吞噬過就可以自動破開死靈鎖,我突破地武境將一馬平川!」

    「這真是老天賜給我的機緣!」

    鏡子里的福伯舔了舔嘴唇,運動雙手,兩團森森鬼氣從他的手中緩緩從銅鏡里滲透出來,就如同兩團粘稠的黑霧貼著地面,又好像兩道匍匐在地上的人影緩緩朝著書桌和書桌上的秦楓爬去!

    一燈如豆,映照在少年投入的臉上,似絲毫沒有察覺到腳下越來越近的危險!

    秦楓此時秉筆的手突然一顫,只感覺到渾身就好像被夢魘鎮住了一般,竟是絲毫動彈不得,此時他的腳下一股粘稠而帶著血腥氣的水流竟是順著他的腳背攀爬了上來!

    鏡子里的福伯露出殘忍的笑容。

    這個儒家的小子估計已經嚇傻掉了吧!

    可就在這時,剛才還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少年卻……

    「鬼道妖人!受死!」

    秦楓的身體里一道清光四射而出,一卷天書驟然飛出,整個房間霎那雪亮!

    粘在地上的兩道陰森鬼氣本來還想頑抗一下,剛剛抬起身來被天帝極書的清光一閃頓時發出燒焦羽毛的惡臭,如兩團爛泥一般癱在了地上!

    「你……你……」鏡子里的福伯驚住了:「你為什麼不怕我!」

    「你這樣的鬼道妖人,我見多了,也殺多了!」秦楓殘忍一笑,手中毛筆驟然提起,隔空寫出了一個「殺」字,須臾之間,一筆而就,整個房間里頓時颳起了劇烈的罡風令人刮面生疼!

    「這……這是什麼招式!」福伯看到秦楓居然僅僅一字就激發了儒道力量,驚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我要趕緊彙報大長老!我要回去!」

    可就在這時,他發現了另外一件讓他臉綠的事情!

    他回不去了!

    整個房間里的鬼道力量似乎都被秦楓身體里的天帝極書徹底壓制,根本施展不出任何的術法!

    眼見著「殺」字訣的凜冽劍氣席捲而至,他卻避無可避!

    「錚!」

    一劍斬出,半人高的銅鏡瞬間粉碎成上百塊,每一塊碎片都折射出一個完整福伯,無一例外都帶著驚恐而猙獰的面容!

    與此同時,秦楓聽到屋外不遠處一聲凄厲的尖叫,如受傷的野獸!

    秦楓深吸一口氣,將天帝極書收回到懷裡,推門下樓,很快就在不遠處一個屋后的草垛里找到了四肢發僵,口吐白沫,再無生氣的福伯。

    此時他面目猙獰,哪裡還有一絲慈眉善目的模樣。

    「他施展鬼術想要攻擊我,若不是我前世熟知鬼道手段,還真的要著他的道了!」秦楓分析起剛才戰鬥的場景,依舊心有餘悸,倘若他真是一個剛剛開啟識海的儒生,絕對難逃一劫。

    「還好我用天書克制了他的鬼術,將鏡子劈碎,直接粉碎了他的識海……」秦楓見福伯已經沒有了氣息,知道他的識海被一劍連帶銅鏡斬碎,雖然身上沒有外傷,卻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他伸手到福伯的身上摸了一摸,只找出了一把不知品級的漆黑靈兵短劍,一枚代表他真武學院雜役身份的腰牌,還有幾個銀銖。

    倒是比秦楓好不到哪裡去!

    就在秦楓抱怨這些鬼道修士怎麼比自己一個窮小子還窮酸的時候,陡然他靈機一動,抓起那把靈兵短劍,在福伯的胸膛上劃了一下,從丹田裡挖出一枚漆黑的,散發著森森鬼氣的藥丸來。

    秦楓把短劍在草垛上擦了一擦,抓著手裡的藥丸說道:「居然還真的凝結出鬼丹了,雖然小了一點但也可以在煉器上激發器脈了!應該可以賣不少錢!」

    「這些鬼道修士吸人血,食人肉,拿活人獻祭練功來追求實力突飛猛進,陰魂纏身才會在身體里跟妖獸蠻族一樣結出核丹,我取了他們的鬼丹也只是報應罷了!」

    秦楓將鬼丹取出來,又想了想,將現場做成了混戰後的狀態,又再福伯的屍體上用短劍加了幾處致命傷,陡然……

    「有人來了!」秦楓心念一動,立刻收起了短劍和鬼丹,躲到了一條小巷裡,貼著牆角,看見一群舉著火把,黑衣黑袍四處巡邏的律法司學生轉了過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有血腥味!」

    隨即一聲鑼響,整個街區到處都喧鬧了起來。

    「殺人了!」

    「有人被殺了!」

    「開膛破肚,這是妖道們的手段!」

    混亂之中,秦楓裹緊身上的披風,緩緩融入到了小巷的黑影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