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七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七十四章字體大小: A+
     

    「幸好……幸好……」

    我耳邊聽得墨青近乎自言自語的細聲呢喃。那麼小聲,一連不由自主的說了三聲,才堪堪停了下來。

    對於這性格如此悶且慣於壓抑隱忍的墨青來說,已是那般的不自禁。

    他的手抱住我的腰,讓我的胸膛緊緊貼在他身上,用力得讓我能透過彼此的身體感受到他的心跳「撲通撲通」那麼強烈,他藏住了表情,可卻沒有藏住心跳。

    墨青的懷抱一如往常的溫暖,我亦是心疼的緊緊抱住他。又讓你擔心了,又讓你心疼了,我怎麼總是那麼輕易的嚇到你。

    「沒事了墨青……」我道,「我沒事了。」我拍著他的後背,身體其實暗暗藏著方才撕開封印的疼痛。他將我抱得越緊,我便越是疼痛。

    可無論如何也要忍住啊,因為我那麼捨不得放手。

    又是那樣的好不容易,破開重重關卡,歷經那麼多疼痛和辛苦,才終於見得他一面。怎麼捨得放手。人家俗世小情侶談個戀愛,那叫恩恩愛愛,怎的落到我和墨青頭上,就變成生生死死的事兒了呢。

    我這是天生體質就這樣嗎?

    然而我這個念頭還沒在腦海里閃完,天上攔住那小短毛薑武的林子豫被猛地擊落,身體自空中垂直砸在了圓盤之外的泥土石地里,巨大的衝擊力讓地面騰起了一陣塵埃。

    就不能讓我和墨青好好纏纏綿綿的抱一會兒嗎!

    鬧騰!

    我心頭一陣惡狠狠的怒氣,然而我剛打算推開墨青,腰間卻是被他手臂不由分說的一攬。

    從未被他這般強硬的制住動作,我有點愣神:「墨青?」我抬頭望他,見他眉間儘是森冷殺氣,他盯著那方被十七纏住的紅毛薑武,聽聞我的聲音,側眸望了我一眼,可手卻依舊沒有放開,「呆在我身邊。」

    墨青很生氣……

    我連我都從未見過的怒火衝天。

    他將我護在身後,他另一手握著萬鈞劍,每一步上前這地底洞穴里便是一陣地動山搖。

    不置一詞,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墨青抬劍一揮,招式那般精簡幹練,一如他的風格,簡簡單單,絲毫不繁雜。然而劈砍出去的劍氣卻如一場海嘯,半分沒有顧及那方還在與姜武搏鬥的十七,摧古拉朽的蕩平了一切姜武周身的氣焰。

    十七在劍氣襲來之前,本能的察覺危險,一拳都出到一半了,臨空收回來,一轉身趴在了地上,避過那劍氣最厲的地方,然而即便是被劍氣的側風掃到,即便對法力近乎免疫的十七,也匍匐在地,緊皺眉頭。

    而姜武卻以八面劍硬生生的抗住了這記劍氣。

    八面劍在姜武手中紅光大作,他黑色的眼眸中迸發出駭人的紅光,額上青筋凸起,一聲厲喝,終於盡全力將墨青這記劍氣一斬為二。

    被斬開的兩道劍氣分別砍向他身後的崖壁。但聽「轟隆」一聲,劍氣沒入崖壁兩丈有餘,巨大的衝擊帶來的地底顫動,宛似一場地牛翻身,令我都有幾分站不穩腳。便在此時,我周身光華一閃,是墨青在前面給我布了個護體……光罩?並非結界,而是單純的以他的力量布下的保護我的屏障。

    只要他不死,屏障便不會破……

    墨青這次是……真的被嚇壞了嗎……

    劍氣給這地底造成的震顫致使天頂之上山石掉落,整個洞穴崖壁之中發出轟鳴之聲,旁邊的林子豫勉強撐起身子站穩,對天上還在與小短毛纏鬥的暗羅衛喚道:「此處要塌了,趕快出去!」

    十七那方從掉落的石塊里灰頭土臉的爬出來。她不會瞬行術,飛得也不快,我正打算去幫他。卻見她那方有人身影一閃,是琴千弦提了十七要走,姜武作勢要攔,意圖將十七提來做威脅,墨青不講道理的又是一道劍氣斬了過去。

    這記劍氣豎行而去,如牆一般隔開了姜武與琴千弦。

    琴千弦提了十七的后領,帶著她一個瞬行飛上了天,而十七卻只在空中喊著:「啊啊!把門主也帶上!」

    這種時候還不忘瞎操心。

    我透過身前這道墨青勾勒的屏障往外望去,但見所有的碎石在即將落到我身邊的時候,都被這屏障外的力量擊碎。墨青站在我面前,沒有回頭,而他的背脊,便足以給我他人所無法給予的安全感。

    他沒讓我離開,我也不想離開。

    「呵。」被逼至牆角的姜武一聲冷笑,「不愧是我的前輩,其力量果然不可小覷。」

    前輩?

    我被這個詞吸引了注意力。

    「誰許你廢話?」墨青冷聲一問,四周空氣陡然增重,萬鈞劍力有萬鈞,擠碎了姜武身邊的石頭與他手中的八面劍。

    姜武面色有幾分難看,可還是勉強撐住了身子。

    「你做傀儡逃了兩次,這一次,你且逃與我看。」言罷,空氣中陡然傳來一聲悶響,我是感覺不到,可那無形的力量卻讓姜武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我在墨青身後,借著天上天光,晃眼間見得墨青那鮫紗的袍子上隱約有些濕潤的印記,正待細細觀看,旁邊小短毛薑武猛地一躍而下,落於我的身旁,舉刀便來砍墨青立在我身側的屏障。墨青頭也沒回,只一抬手,憑空將小短毛一抓。

    這小短毛傀儡被被無形的力量牽引至墨青手中,他手上一用力,絲毫不顧惜的將那傀儡脖子生生擰斷,將那屍身擲於地上,抬腳踏過。

    天地顫動之間,那方不知死的姜武竟還在笑:「路招搖啊路招搖,未曾想,你在厲塵瀾心中卻如此重要,不過就將你拐來一趟,竟使得他動這般大怒。」

    「你想不到的事多著呢。」我涼涼道,「閉上嘴,老老實實的死就好了。」

    「偏不。」他道,「我還有個秘密未曾告訴你……」他話音未落,周遭力量大漲,山石盡碎,紅毛薑武的身體也霎時被擠成了一團肉醬。

    然而在那之中卻還有一道紅色的氣體騰空而上,倏爾穿至我的身前,我只聽姜武的聲音在我耳畔迴響:「你喜歡的眼前人,與我,可是同類啊。」

    話音一落,我領悟過來他的意思,瞳孔猛地一緊,可便在我還想問下一句話的同時,姜武那紅色的氣息霎時間從墨青的後背躥進了他的身體。

    「墨青!」我一聲驚呼,墨青回頭看我。

    「怎麼了?」

    我怔怔的望著他,他神色如常,姜武的那團血色肉醬靜靜的攤在那碎石地上,被天上不停掉下的山石掩埋。

    而墨青竟像是全然未聽見剛才姜武化成氣息在我耳邊說的那句話一樣。

    他沒聽見姜武說他與他是同類人,也沒聽見姜武像是在詛咒一樣告訴我,他說:「我得不到你,也絕不讓別人得到你。這次你知道什麼叫心魔了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