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七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七十一章字體大小: A+
     

    他這話讓我聽得好笑。

    「我路招搖活了這麼多年,還沒人敢向我討賠。」我以*劍挽了個劍花,「看在你是這第一人的份上,我便給你個面子。」言罷,我使*劍召來天雷,在我與他之間落下一記轟鳴,塵土飛揚之後,一個大坑被砸了出來。

    「賠你一個坑,把他埋了吧。」

    姜武「哈」的一聲笑了出來:「有趣有趣,路招搖,你果然有趣。」

    「是吧,我也覺得我挺有趣的。」我答了他的話,一抬*劍,直指他的心房,「我的賬了了,那咱們來算算你的賬吧,塵稷山損壞的磚石瓦牆,傷亡的人馬,你打算拿什麼賠我?」

    姜武眯著眼看我:「你想讓我怎麼賠?」

    「拿命賠吧。」話音一落,我揮劍而上,電閃雷鳴之間*劍與他手中厚劍相互撞擊。

    一招接觸之下,我卻有點吃驚,這小短毛變成了小紅毛之後,比我先前預估他操縱的傀儡的力量至少高出三倍。劍刃交接,電光在我與他之間穿梭,姜武的眼睛里隱隱有紅光閃爍:「路招搖,我這麼喜歡你,你卻如此對我動手,可真是讓人傷透了心。」

    嘖,這個姜武真是個沒定性的,滿嘴跑胡話,之前不還喊著鬧著那麼喜歡芷嫣嗎,怎麼這一回頭,就看上我了?

    你的喜歡也太廉價且容易改變了吧!

    我沒搭腔,只用更猛烈的一記劍氣將他推遠,復而一個瞬行追上前去,*劍劍刃直刺他的心房。

    姜武身形一側,胸膛貼著*劍的劍刃邊緣,移到我的身前,他沒有攻擊,只是伸手一攬,抱住了我的腰:「人可以賠你,命不行。」

    我一眯眼:「登徒子死於好色這句話你沒聽過嗎。」我*劍反手一轉,手起刀落削向他的手臂,然而卻在劍尖觸碰到他肩膀的時候,之間他身上驀地騰出一道紅光,堪堪將*劍劍刃擋住。

    這是……護體結界?

    像琴千弦那樣的護體結界?

    據我所知,這個世上能將結界術修到能擋住我*劍這般地步的,除了琴千弦,約莫是沒有別人了吧!這個姜武……

    姜武見我驚訝,他咧嘴一笑,顯得有幾分得意的放肆:「與你打架很好玩,可現在我沒時間陪你玩了。」他說完這話,我只聽背後又傳來了他的聲音:「跟我走,否則,你方才那麼拚命保護的小美人兒,我可就不管了。」

    我周身氣息一震,推開紅毛薑武,一轉頭,只見小短毛的傀儡姜武竟然咦破開了我方才給芷嫣留下的結界,將她抱了起來!

    失策了……姜武一直對他的結界術很是自信,我便該知道他有破除別人結界的能力的。

    此時那小短毛薑武一手攬住芷嫣的腰,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只用使一點力,他便足以讓昏迷中的芷嫣永遠沉睡下去。

    我按捺住情緒,眯著眼睛轉過頭來看姜武:「小紅毛,你到底有多少個傀儡人啊?」

    「你想知道?」他倒是豪爽,伸出手,想要牽我,「我帶你去看。」

    我避開他的手:「不用了,殺了你,他們也就沒用了吧。」我手掌穿過*劍劍身的天雷,在*劍上一抹,讓劍刃帶上了我的血液。血祭了*劍,使*劍上,光芒大作。

    電光襯得姜武一臉森冷,他一挑眉梢,嘴角帶笑:「你不怕我讓傀儡殺了芷嫣?雖則我也是挺欣賞那小美人兒的,可不知為何,這次見她,卻少了前幾次那種感覺,殺了也無甚可惜。」

    我一聲冷笑,在姜武的眼眸之中看見了自己肅殺一片的面色:「你要殺她,便殺。我路招搖,不接受威脅。」

    話音一落,我瞬行術踏步上前,只見姜武終於收了臉上那煩人的笑,預估這我的劍勢,往後一退,隨即抬劍來擋,然而便在這時,我將手中*劍往身後一擲,破開層層瘴氣,出其不意的將*劍扔入了那傀儡姜武的腦門。

    身後「唰」的一聲,不用向後看,我便知道那小短毛傀儡斃命當場,而尾隨*劍而去的,還有劍柄末端的一個瞬行術法咒,擊中傀儡的同時,瞬行術法咒一動。

    將小短毛傀儡、芷嫣以及*劍一同瞬行送回了塵稷山上無惡殿。

    那方事了,而這方,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姜武方才欲來擋我攻勢的八面厚劍因為沒有了*劍的阻擋,所以順勢砍上了我的肩頭。

    我一聲悶哼,生生受了這一劍,姜武卻沒再用力。

    小短毛傀儡方才被我幹掉,他神情中帶有痛色,是傀儡的消失給施術者的反饋。

    我受他一劍,他傀儡被我幹掉一個。

    這一局交鋒,平手。

    姜武盯著我,倏爾大笑出聲:「好好好,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可片刻之後,他的笑聲戛然而止,他抬眸望了眼天色,「不過也該到此為止了。」他伸手欲擒我,我側身躲過,卻未曾想他竟是一把抓住了我脖子上的小銀鏡。

    他手快,一把將那銀鏡從我脖子上生生扯了下來,丟去了一邊:「窺心鏡。」他一聲冷笑,徑直將銀鏡丟了出去。我瞳孔一縮,瞬行要去拿回那鏡子,卻在這時倏覺後頸一涼,大腦之中倏爾傳來一股尖銳的刺痛感。

    下一瞬間,我卻面前一黑,竟是……昏睡了過去。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四周閃爍著艷紅的火光,周遭皆是泥土,看起來竟像是在什麼地下洞穴之中。我站起身來,捂住涼颼颼的後頸,四周看了一圈。

    這是一處小洞穴,土石牆壁之上點著兩三盞燈,將此處照得還算亮,而當我想離開這個小洞穴往外面通道走的時候,卻被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去路。

    是結界,不用想我便能猜到這必定是姜武布下的結界……

    我這竟是……被囚禁起來了?

    荒唐!

    我路招搖橫行霸道一世,從未想過,在洛明軒死了之後,竟然有一天我還會被人抓起來關小黑屋!

    小紅毛你真是囂張極了啊!

    我伸手觸碰面前結界,聚力想將這結界震開,可未曾想我使出去的氣力,盡數被這結界給吸收了進去,一點效果也沒有。先前為了救芷嫣也把*劍扔出去了,我……

    「……阿武!」幽深的通道那方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還有人吵鬧的聲音,我識得這音色,是當初姜武身邊那個名叫「小毅」的親信。未見他們人,便聽得那小毅在鬧騰著,「你把她捉來幹什麼!那厲塵瀾現在被引來此處了!在上面砸著結界,這結界若是再如江城那般被破了,裡面千百號人你讓他們逃哪兒去!」

    「此處結界不會被破。」姜武聲音答得懶洋洋的,一副剛睡醒的模樣,「我已經不是之前個我了。而且我喜歡的女人我不自己抓來關著,難不成還讓她被被人抓去關著嗎?」

    「你都沒見過路招搖好嗎!突然間的哪來的喜歡!」他們倆一邊說這話,一邊走到了我結界外面,姜武笑嘻嘻的來給我打招呼,旁邊的小毅一副要崩潰了的模樣,「你的喜歡也太廉價的吧!之前不是還讓我們去抓琴芷嫣嗎!」

    我在結界里抱著手,一臉冷漠的看他們吵架。

    終於,小毅將頭上帽子一摘「啪」的扔在地上,氣呼呼的踩了兩腳:「啊!你太沒譜了!這命沒法賣了!老子不幹了!我要回老家!」

    姜武擺了擺手:「走吧走吧,吵死了。」

    小毅當真一扭頭就走了,連帶吼了一路的混賬大紅毛。

    見狀,我挑了眉梢,未曾料過這姜武治下,竟是這般和顏悅色的風格,不過該任性的事,他也都任性的做了就是了。比如說像現在這樣,抓了我。

    「你抓我作甚?」我問他。

    「我方才不是說了嗎?」姜武倒是一下就穿過了結界,走進了這方石室,他坦然望著我,「我喜歡你啊。」

    這人和墨青真的完全是兩個風格。這四個字即便到現在我也沒有從墨青嘴裡聽到,墨青可以沉默的將這句話藏到死,而卻能用命來告訴我他的心意。

    姜武卻輕描淡寫的就吐了出來。只是有多少真心,卻也不知道了。於是我也答得隨便:

    「好,我知道了,我不喜歡你。方才聽見墨青在外面了,不讓你為難,趕緊把結界撤了吧,我要走了。」

    姜武卻是不在意我這般冷漠的態度,反而是一聲笑,走到我床榻邊坐下,他拍了拍身側的位置:「路招搖,和我聊聊吧,你不想知道我為何突然喜歡你么?」

    「不想。」

    我現在只要一想到墨青在外面心急如焚的要找我,就覺得在這裡耽誤的每一刻都萬分難熬。

    姜武大咧咧的坐在床榻上:「你不想我也得告訴你。」他眸光直勾勾的盯著我,「你能相信嗎,這世上會有一個人,是為你而生的。」

    我一愣,為我而生?

    「你父母是……」我詢問的看著姜武,想知道他父母為何要為我而生他。

    姜武盯了我一會兒,忽然站起身來,像我走來。一步步靠近,那一頭扎眼的紅毛鮮艷得刺痛我眼珠。我不由往後退了一步。

    姜武站在了我身前。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我的眼:「嗯,眼睛還是和當年一樣漂亮。」

    我被他這話說得有點愣神,當年……是哪一年?

    「萬戮門舉兵大攻錦州城之時,琴千弦為解錦州城之危,率千塵閣人斷萬戮門後路,后反被萬戮門所擒。門主路招搖求琴千弦與地牢之中,觀賞一日,隨即放走琴千弦……」姜武指了指四周,「如今情景,可是與當日,有幾分相似?」

    我就說了,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琴千弦這個修菩薩道的,美得男女通吃,竟然背後有姜武這麼一個暗戀者嗎!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姜武為了幫琴千弦報仇才整出來的幺蛾子啊!

    我痛心疾首:「當年,那般對琴千弦,著實是我一時……」我在斟酌,到底該用什麼詞比較合適,是我「衝動?」「好色?」還是「鬼迷心竅?」

    可不管怎麼解釋,我都將人看出毛病了……

    姜武咧嘴一笑,還是那麼張揚:「緊張什麼,因為你,我才從琴千弦的心裡,來到這個世間啊。」

    嗯?不是琴千弦的暗戀者?他從琴千弦的心裡來?我又愣了一瞬……

    「啊……難道……」

    「對。」姜武點頭,「我便就是那琴千弦的心魔。」

    「……」

    大爺的,說到頭,還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我恨不能回到過去抓住當年那個鬼迷心竅的自己狠狠打上兩耳刮子。

    看!看什麼看!你這個就會看人臉的路招搖!人墨青那麼漂亮一雙眼你不天天看,你還捉了人家一個修菩薩道的來看!

    這下看得好吧!這麼多年以後,還是吃了當年好色的虧了吧!

    真是天道好輪迴,誰也沒放過誰!

    被人心魔給抓了,這下丟臉丟大發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