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七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七十章字體大小: A+
     

    瞬行至故鄉。

    洛明軒說此地以前有魔王封印,所以外人難以進入,裡面的人也不容易出來。可自打洛明軒弄壞了魔王封印,放出墨青之後,這裡的結界陣法便不復存在,任何人都可以隨意進出。

    只是千百年來,因為魔王封印的存在,殘留在這片土地上的瘴氣難以消去,四周枯木永不逢春,連冒綠的雜草也不生一根。

    這裡一不宜居,二不方便修行,沒有人願意到這窮山僻壤來,是以我與芷嫣落到這處地的時候,芷嫣還狠狠驚訝了一番。

    「大魔王,你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啊……如此艱苦,也難怪能成為大魔王了……」

    修魔修仙都是修的道,修道自然得有天地靈氣,我這故鄉全是瘴毒之氣,普通人來了沒毒死在裡面便算不錯,此處斷不是一個修行的好地方。

    可我不一樣。

    我姥爺說我們一族在這地方生活了千百年,每一代人都更比前一代人更適合這個地方,等生到我的時候,我的體質已經適應到能吸收瘴氣為養分,用以修鍊。

    離開故鄉之後,這廣袤世間,茫茫天地,任何一處都比我故鄉更容易修行,我自是混得更加如魚得水。

    誠如芷嫣所說,難怪我能成為大魔王。

    許久未來故鄉,可我卻沒有一點陌生感覺。還因著知道了我與墨青之間的淵源,所以對故鄉還生了幾分新情。

    我領著芷嫣在山溝里一通繞,終是找到了小時候與姥爺一同居住的小院。

    小院破敗,塵埃似土,以前那個總守在院里喝酒的老人也再也不見。我入了屋,掐了一個訣,令一陣風帶走了榻上的塵土,坐了下去。等著身體離魂。

    芷嫣便在屋裡左瞅瞅右瞧瞧:「剛來的路上還看見了好多別的院子,怎麼都一個人都沒有了?都出去了嗎?」

    「都死了。」

    芷嫣一驚:「為……什麼?」

    「以前這兒有結界的,內外不通,在這裡活一輩子,很多人都活膩了,我那時還小,父母那一輩人嘗試著去找出去的辦法,可離開后就再也沒有人回來過,漸漸地,村子里就只剩下我與我姥爺了。後來結界鬆動,我也去外面的花花世界了……」

    我閉上眼,後面的事情前段時間已經回憶過太多次了,不想再說。

    芷嫣坐到我的身邊,拍拍我的肩:「你別難過,現在你有塵稷山啦,等咱們招了魂回……」

    「方才這兒好似有術法的氣息?」

    芷嫣的話被外面的人聲打斷。

    我眉目一肅。此處不應當有別人在。我耳朵一動,細細一聽,發現外面竟似有四個人……不對,還有一個。

    「老大,剛才好像還聽見了裡面的聲音。」

    我以千里眼往外一探,卻見外面那四五個魔修的小嘍啰背後緩步徐來一人,身形極為高大,約有丈余,那腰圍得拿三個芷嫣接起來怕是才能圍攏。一條腿比芷嫣整個人都要粗許多,然而就是這般堪稱「巨人」的魔修,踏步之時,卻輕巧得毫無聲息。

    不知實力如何,怕是不好對付。

    我握住了身側的*劍。

    然而便在這時,我手掌剛撫在*劍劍柄上,渾身陡然一個脫力,竟然在這種時候離了魂去!

    我懵了,好歹讓我吸口芷嫣的血啊!

    我急著再往身體里躺,可剛離魂這一時半會兒我卻進不去自己的身體。

    呵,說什麼仙人遺孀有上天眷顧,你們上天怎麼和鬼市一樣坑?你們都是用這樣落井下石的方式眷顧人的嗎?

    「芷嫣。」我喚了她一聲,「現在便喊我的名字,快一些。」

    怕被外面的人發現,芷嫣極為小聲又迅速的喚了三聲「路招搖」,可我只覺身體與我的魂體之間有一股力道輕輕一牽,隨即又消失了去。

    招魂是有用的!我了悟,只是恐怕要喊得更大聲更響亮一些。我催她:「大聲點,喊起來!」

    芷嫣聲音細小,猶似耳語:「外面的人會發現的……」

    我咬牙,恨鐵不成鋼:「怕什麼!我回魂了還能讓人欺負你?出息點!你也沒那麼弱了。」

    外面的人也在私語:「老大,裡面當真有人!」

    芷嫣一咬牙,深吸一口氣,一個「路」字尚未出口,便聽「轟」的一聲,一隻大手猛地將這舊居的屋頂整個兒掀翻了去。

    磚石瓦塊混著斷木與塵土坍塌而下砸落在我的身體上,芷嫣立即撲過來,護住我身體的腦袋,她口中沒有停,便用這般撲在我身上的姿態,終於不管不顧的大喊出了我的名字:「路招搖!路招搖!」

    伴隨著這兩聲出口,我能感覺到我身體里驀地生出一股牽引著我的力量,拉著我向身體而去,可就在芷嫣第三聲即將開口的時候,她卻被屋外的那隻大手徑直從屋裡抓了出去,一個「路」字半路變成了一聲尖叫。

    *劍落在我身體旁邊,芷嫣此時手無寸鐵,她被那「巨人」握在手中,巨人的手指正好壓在了她的嘴上。任由芷嫣如何掙扎,都掙不過他手指的力量,甚至連呼吸都有幾分困難了。

    「小丫頭,在搬救兵嗎?」巨人開口,聲音渾厚,光是開口說話的這幾個字,便攪動山溝里的瘴氣,吹動枯木,可見其氣息渾厚,不是芷嫣所能對付得了的,「嗯?還有一個?」

    巨人望見了屋內的我的身體。

    我一咬牙,卻也無可奈何的看著他將我的身體抓在了手裡。

    *劍從床榻上掉在地上,被磚石覆蓋。巨人沒有屋內,只是舉起了我與芷嫣,看了看:「兩個女娃娃,到這個山裡來幹什麼?」

    這人不認識我,應當是這幾年才從江湖上冒出頭的。

    可就這麼幾年的時間,魔道里居然出了這般人物,而墨青卻也沒有將其列入拉攏或者抹除的名單里?還是說……他一直潛藏在這山溝里,墨青根本不知道?

    這倒是極有可能的是,我在世的時候,並沒讓司馬容將情報線布到這裡來,誰能想到靈氣如此貧瘠的地方,還有人在這裡藏著修行。

    「老大,要拿去給別的老大瞅瞅么?」

    還有別的老大?

    這地方藏的人不止這一個?

    「給別人瞅什麼。這兩娃娃水靈,趁他們不知道,我趕緊先吃了。」

    這竟是個吃人的魔修。芷嫣在另一隻手上一張臉憋得通紅,聽到這話,她一隻手奮力掙了掙,終於在這巨人的指縫裡伸出了手掌,磚石里的*劍光華一轉,迅速飛到了芷嫣的手上,挾帶著一記天雷,「轟」的一聲將那魔修的大手劈開。

    芷嫣臨空一蹬,順勢脫開了那魔修的掌控,她深吸一口氣,再是大喊一聲:「路招搖!」

    可我還是沒回魂!

    我有點崩潰,都沒有心思去責怪老天了,只對芷嫣喊道:「連著喊!前面兩聲隔得太久時間已經過了!」

    「路招搖!路……」

    「啊!」那魔修被天雷劈了,十分憤怒,他一聲怒吼,對著飄在空中的芷嫣一瞪,芷嫣立即被他周身力量的壓力狠狠拍到了地上,他一抬腳,絲毫不憐惜的往芷嫣身上一踩,徑直將我那舊居踏碎,也將芷嫣踩在了廢墟底下。

    她沒了聲息。

    我心神一凜,巨人抬起腳來,我看著芷嫣埋在廢墟當中被塵埃染髒了的臉,握緊了拳頭。

    「哼。」他一聲冷哼,將芷嫣從那廢墟提了出來,「路招搖?能來救你?」

    巨人喊出了我的名字,成了我招魂的第三聲……

    長風一過,仿似破開了萬里瘴氣,我只覺周身霎時便被一股暖意圍繞。將我一牽,一拉,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那麼模糊。

    片刻之後,心臟的跳動震蕩胸膛,我已回魂。

    我睜開雙眼,看見面前,巨人抓著芷嫣的身體,將她往嘴裡一扔。

    我一握掌心,周身力量澎湃而出,霎時之間,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巨人的手掌被我狠狠炸開,在一片血肉模糊之中,我瞬行術一過,將芷嫣從那巨人嘴邊搶了回來,再是一閃,已徑直退到了十丈開外。而那方的巨人這時才開始痛嚎出聲。

    其聲巨大,震顫山中枯木,致使大地震顫,枯木碎裂。

    我幫芷嫣掩住耳朵,護住她的心脈,待得那嚎叫之聲褪去,我方將芷嫣放到地上,給她掐了個結界,護她於其中。

    我站起身來,任由那巨人呼出的長風裹挾著瘴氣,拂動我的衣擺與長發。我捏了捏指骨,「噼啪」兩聲,一揮手,召來了廢墟之中的*劍。

    踏步向那捂住斷手的巨人走去。

    「還沒誰敢在我面前這麼欺負我的人。」我將*劍一揮,劍氣如虹,天雷覆蓋在上,發出轟隆之聲,宛似潛龍低嘯,「說說,你想怎麼死?」

    「混賬東西!我的手……」巨人並沒領會我話中的意思,他一咬牙,在身後那幾個嘍啰的驚呼聲中,邁大步沖我奔來。

    他手中光華一閃,竟是以魔氣凝出了一把巨斧,他嗷嗷叫著,舉著斧頭便對我砍來。

    我停住身形,氣息一動,轉眼之間便繞到了他頸項後方,*劍從他頸椎處刺入皮下,我冷了目光,卻是歪著嘴角一笑:「你太慢了。」

    *劍往前一送,本是能從他頸項後面徑直刺穿他的脊椎骨,刺破他的咽喉,可便在我即將徹底穿透他的骨頭的時候,*劍卻被旁邊斜來的一把八面厚劍架住。

    「呵,你們萬戮門當門主的,火氣都這般大?」

    我眸光一斜,卻見一頭紅髮,笑容猖狂,神色放蕩不羈的姜武正握著那八面劍的劍柄。

    「呵。」我學著他,也是一聲輕笑,「對呀,火氣就這麼大。」

    言罷,*劍劍刃未動,我將氣息灌入劍刃,天雷順著劍刃而去「噼啪」一聲,徑直將那巨人的頸項穿了個通透。

    巨人喉嚨發出含糊的聲音,再沒別的動作,頹然倒下。

    我向後一轉,退到芷嫣身邊,淡淡的盯著面前的姜武,但見他紅髮及腰,披肩而下,只是額前劉海還是如他那些傀儡身體一樣那麼張揚。

    這般力量與氣勢,斷然不會是那些傀儡了吧。

    那想來,去素山千塵閣抓琴千弦的,便一定是傀儡了,一個人當幾個人用,這姜武還真是會玩。

    姜武握著八面劍,撥了撥地上巨人的屍身:「好不容易才培養出來的一個下屬,就這般被你幹掉了。」雖然話是這樣說,可他卻沒有幾分可惜的意思。他收劍入鞘,只是盯著我,舔了舔嘴唇,「你拿什麼賠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