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六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六十八章字體大小: A+
     

    他是子游的哥哥,這倒有些不好處置了。

    我若是不識得子游,不知道他們兄弟間與我的那般因果,我今日由著墨青將他處置了也就罷了。

    可我知道了這此間的故事,林子豫如今混到了暗羅衛長這個身份,見了我之後卻還稱我為門主,對我這般恭敬,他造反於墨青,其中恐怕也有三分心思是要為我報仇吧。

    再說,我在鬼市,子游幫我良多……

    我轉頭,將難題丟給了墨青:「他是你提拔上來的,最對不起的人是你,你看著處置吧。」言罷,我站開一步,本是打算去看看後面的無惡殿,若我能用法力修修,便直接修好了,待墨青處理了林子豫,我就可以拽了墨青的小手直接推門進房了……

    可我沒想到,就在我站開這一步的時候,腳下一軟,那在先前素山陣法里的無力感霎時又涌了上來。我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後面一倒。

    墨青怔然的神色在面前一閃而過。他手臂一攬,將我抱進懷裡。

    啊,這個胸膛真的好溫暖啊……

    我抬手摸了上去,可到嘴的燙豆腐都還沒來得及吹上一口,伴隨著墨青緊繃的一聲:「怎麼了?」我「唰」的一下,便離了魂去。

    我詫然!

    這又是怎麼了?為何還會離魂?我不是已經將這身體融合好了嗎,還能使用法術,還喝過琴千弦的血……等等,難道是喝了琴千弦的血,所以我才能在我的身體里待到現在,也才能使用法術嗎?

    因為喝了他的血的時間過得有點久了,所以他的血液帶來的力量,也就就此消失了?

    這樣搞,那豈不是以後我每隔一兩個時辰,就得將他們琴家的人抓來放一次血?

    我這方沒將這事情琢磨出結果,便覺朝陽的薄光落在我身上,一股刺骨的灼燒疼痛在我魂體里蔓延開來。

    我那身體便軟軟的倒進了墨青的懷裡。根本來不及看墨青的神色,我壓住疼痛,連忙往旁邊一飄,躲進了坍塌的無惡殿的陰影之中。

    「招搖?」墨青的聲音里習慣性的藏住了所有的情緒。可呼吸間的緊繃,還是透露了他些微緊張。

    「門主?」林子豫微微起了身,想去看墨青懷中的我,卻被墨青喚住:「琴芷嫣……去千塵閣將琴芷嫣接回來。」他對林子豫下令,果斷決絕,「立刻。」

    林子豫渾身一凜,倒是如以前那樣,聽了墨青的命令,一闔首,瞬行消失。

    墨青則將我的身體打橫抱起,隨手在洛明軒身上扔了個結界,他一轉身,抱著我,向無惡殿這邊走來。

    直到與我一樣,站在了陰影當中,他褪下他鮫紗的黑袍,小心的蓋在了我的身上,他護著我的臉,不讓陽光照到我。

    其實……我那身體被陽光曬一曬也是沒有關係的。可墨青不知道吧,他以為我是鬼,所以連身體也不能曬到太陽……

    他怕自己一個疏忽大意,哪裡不留心注意,便傷害了我。他怕我消失。因為,我在他面前消失了太多次了。

    對墨青來說,路招搖肯定是個讓他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

    所以他將我保護得那麼無微不至,他觸碰我也那麼的小心翼翼。

    他害怕呀。

    現在的墨青,已經是多少人眼裡的煞神了,一身殺氣,令人望而生畏,說一句話,動一個指頭,便能使這天下皆顫。便是這樣的墨青,我卻知道他過去所有的軟弱,與現在全部的溫柔。

    我從陰影里,飄到他身後,輕輕抱住了他的腰。

    這樣的墨青……

    讓我心愛,也令我心疼。

    陽光之中,林子豫身形閃了回來,在他手上提了兩個人,一個是十七,一個是芷嫣。

    剛一落地,十七轉頭就給了他一拳,林子豫往後一退,堪堪躲過。

    十七將手指一揉,噼啪作響:「剛才我揍翻的那些暗羅衛都叫你老大,你跟他們是一夥的吧,門主叫我揍他們,你即是一夥的,也得揍!你不要以為把我拉到另一個地方來,我就不揍了。」

    十七這孩子,還是這麼執著。

    不過,這林子豫倒還有點本事,能躲過十七的拳,還能將十七拖著用瞬行術帶走。想來,上次我用芷嫣的身體在這無惡殿上空的一戰,他還是沒有使出全力,不然我怕是沒那麼容易全身而退。

    十七哪兒也都沒看,踏不上前再是揮拳直向林子豫,林子豫不還手,只是讓著她,一直往後退。

    墨青也不管,只喚了一聲:「琴芷嫣。」

    芷嫣正在那方看著觀戰,聽了墨青一聲喚,登時渾身一抖,皮都緊了一樣,轉頭應道:「在……」

    「路招搖在哪兒?」

    芷嫣一眼就望見了正在背後抱著墨青腰的我:「啊……有點嚇人……正從背後抱著你呢……」

    這丫頭,我這麼溫柔繾綣的在墨青不知道的時候抱著他,怎麼從她嘴裡說出來就變成嚇人了,不懂浪漫。

    她答完了,似才反應過來:「咦……她的身體,怎麼……之前不是回去了嗎?」

    「不知道怎麼就出來了。」我放開墨青,撇了撇嘴,「這身體興許是放太久了,還有點問題,等待會兒我再試試。」

    「大魔王說……她身體可能還有點問題,待會兒再試。」芷嫣向墨青傳了我的話,那邊正在打架的十七聽到了,動作陡然一頓:「門主怎麼了?」她一扭頭,也不揍林子豫了,幾步衝到這方來,墨青周身光華一動,彈出一道力道,將十七一推,讓用力過猛的她在三步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別碰。」墨青冷聲告誡。

    之前聽他說十七要殺他這件事,他都說得輕描淡寫,還帶著些許打趣,而現在卻是十分嚴肅的告誡勒令。

    十七被他一身的殺氣唬得退了一步。可她也清楚自己是個沒輕沒重的德行,知道自己剛才激動了,她老實在三步遠的地方站定,倒是和墨青一樣,真怕靠近了,傷了我。

    她有些委屈,也很著急:「那到底是怎麼了?先前門主走的時候都還活蹦亂跳的,可新鮮了!」

    活蹦亂跳和新鮮是個什麼形容詞?

    我是你從山溝里抓來的魚嗎?

    「現在怎麼這樣了?」她重新找回了氣勢,瞪著墨青,「小丑八怪!你說!是不是你趁我不在欺負我家門主了!」

    墨青沒搭理她。

    我在旁邊揉了揉眉心,與芷嫣道:「趕緊讓人把無惡殿修修,我曬不得太陽,將我身體放在陰涼處,我歇歇才好重新上身。」

    芷嫣傳達了我的意思,十七一聽,也不鬧了,轉身就要去扛磚。

    墨青卻操縱了萬鈞劍,只見萬鈞劍一起,四周破碎的磚石瓦塊也隨之飄上了空中,在萬鈞劍力量的拉扯之下,各自重新組合,巨石堆積,樑柱重起,坍塌的所有磚石,片刻之後都回到了他們原有的位置上。

    萬鈞劍有萬鈞之力,可毀萬物,也可築萬物,片刻之後,當十七扛回來了一堆磚石,無惡殿連牌坊都修好了。

    十七望著巍峨的無惡殿,磚石落在地上,眼巴巴的看著墨青將我抱進了大殿之中。模樣有點落寞。

    入了殿內。墨青將我放在他寢殿的床榻之上。

    我在旁邊摩拳擦掌了一會兒,沉住氣,再次躺進自己的身體里。與上次一樣,有重新聯通經脈的疼痛感,不一會兒,我睜開雙眼。

    也妥妥的回了魂。

    墨青站在我身旁,關注著我,我摸了摸他的手背:「別怕,我只是暫時出了點問題,之後一定會好的。」我雙腳落地,站起身來,墨青要扶我,我推開了他,可走了兩步,我還是伸手扶住了墨青。

    房間里靜默了一瞬,我望向芷嫣:「你放點血出來。」

    芷嫣一怔:「啊?」

    「放血。」

    芷嫣驚恐的盯著我:「大……大魔王,雖然我很喜歡你,可我……我還不想死。」

    「誰讓你死了,放血,酒杯那麼一點留夠了。」

    我咬牙,這個身體,還真是如我先前預料的那樣,需要靠他們琴家人的血方才可以繼續活動。

    這哪兒行!

    以後我和墨青辦正事的時候,難道還要芷嫣在門外守著嗎,事到中途,萬一我不行了,還得提了芷嫣進來,奉上一杯血飲下,然後再接著辦事?

    這場景想想就足夠荒唐啊!

    我堂堂路招搖,怎麼能要這種自由被限制的人生!成何體統!有損威武!

    必須得找個法子解決一下!

    我看著芷嫣刺破指尖,在茶杯里給我擠了小半杯血出來,送予我飲入喉間,我眯著眼琢磨,看來,今晚還得去趟鬼市,畢竟對於鬼的事情,還是只有鬼市裡的那些鬼,才最是清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