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六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六十六章字體大小: A+
     

    上次我吃過還陽丹,魂體如何回到身體當中的感覺並不清楚,而這一次,身體里的每一個感官重新與我神識相連的感覺都那般緩慢而清晰。

    有磨合的疼痛,然而越是疼痛卻越是讓我清晰的意識到,我的身體回來了。

    操縱尚有些麻木的指尖,緊緊一握拳頭,「嘭」的一聲,覆在我手上的冰層碎裂,連帶著「咔咔」的碎了一路,讓圍繞著我身體的這一圈冰層都盡數破碎。

    我睜開雙眼,自鬆動的冰牆裡躍下,單膝落地,我撐起身子,站了起來,一振長服,微啟唇畔,輕輕哈了口熱氣出來。

    看著口中的氣息化作白霧在這冰山洞穴之中繚繞而飛,真是懷念這種溫度啊。我轉了轉脖子,又深深吸了口氣進去,這冰冷的空氣也很是不錯。

    用自己的身體感受到的世間萬物,都讓我由衷的喜歡。

    「走吧。」我望著面前靜靜凝視著我的琴千弦,道,「我該回塵稷山了。」

    可不能讓墨青久等了。

    琴千弦垂了眉目:「這山洞中本就構造複雜,且伴有迷陣,跟在我後面走,萬不可踏錯。」

    我一笑:「我路招搖還不至於連走路都不會。」話音一落,我一步踏出,卻覺腳下猛地一僵,落在地上的腿竟然有些不聽我使喚,我身體晃了兩下,本想平衡好自己,可是卻奇怪的卻掌握不了四肢的平衡,我身子往旁邊一歪,往地上摔去。

    幸而前面伸來一隻手,堪堪將我胳膊扶住,這手掌的溫度比普通人要涼上些許,我抬頭看了琴千弦一眼,他垂眸斂目,觀心不觀我。

    我向他道了一聲謝,只覺他掌心在我手臂上停頓了片刻,方才收了回去。

    「這腿腳怎麼有些不聽使喚。」我捶了捶腿,暗自琢磨,是我身體太僵硬?可上次吃了還陽丹也沒這種情況發生啊。

    「離魂太久,不適應也是應當的。」

    琴千弦一抬手,從旁邊拔了一塊冰棱下來,冰棱中間有些許凹陷,他隨手在另一塊尖銳的冰刺上將手劃破,手一握,掌心滲出血來,滴入那通透的冰棱凹陷中,以冰棱為容器,給我盛了一盞血來,「我的血或能助你快些適應。」

    我雖然修的是魔道,這輩子做的壞事也不少,可喝人血這種事倒還沒有干過,我覺得有點新鮮,接過他手中的冰棱,一飲而盡,鮮血的味道在舌尖閃開,帶著腥味與鐵鏽氣息,和我以前打架受傷,自己吐出來的血也沒什麼味道的差別。

    只是當鮮血咽下喉嚨,四肢之中卻浮出了些許清涼之意,我再抬腳往前走時,身體便已協調許多。

    琴千弦的血,當真神奇,難怪也能復活洛明軒了。

    「你的血倒是好功效,回頭……」我舔了舔唇,忍住了後面的話。

    等回頭出去了,了結了這檔子事兒,我就天天給芷嫣吃好吃的,大補的,把她養得白白胖胖,隔兩天就給她放一次血,拿來給我喝著養身體。

    我打著芷嫣的主意,悄悄瞥了他一眼,見他並沒有將我方才的話放在心上,只轉身離開,我便也乖乖跟在了他身後。從山洞裡往外走著,路上沉默,我便問他:「你可知你的血為何會有如此功效?」

    「傳聞祖上有先輩飛升為仙,從此後人便蒙此福蔭,直屬一脈,世代如此。然則於自己而言卻並無兩樣。」

    咦,原來飛升之後,竟還會給後人留點福分下來,那我這個仙人遺孀,會不會也意外收穫點東西呢?如此一想,我往體內一探氣息,正探得專心,一腳踩錯了地方……

    旁里立即有手伸來將我手掌握住。將我身體從半個迷陣里拽了回去。

    「小心。」

    他很快鬆開了手。

    我咳了一聲,也覺得自己應該專心走路了。讓人家一個修菩薩道的三番兩次來拽我,要真是個清心靜神的活菩薩便也罷了,這琴千弦可是有前科的!

    上次被我盯出來的心魔人家好不容易個滅了,回頭這次在給我拽出一個來,我可真是不知道怎麼賠了。

    沉默的一直走出了山洞,正蹲坐在芷嫣身邊的十七立即背一挺直,眸光發亮,直勾勾的盯著我,兩腿發力一蹬,徑直從地上躍起沖我撲來:「門主!」

    她嗷嗷一聲嚎,整個人便掛到了我身上。

    我將她接了個滿懷,審了審她的體重,倒是比以前輕了許多。在海外仙島,該是吃了不少苦。

    「司馬容說我去找不死草就能復活你,可我沒找到不死草你也復活了!那個大騙子!我要回去揍他!害我出去跑了那麼大一圈!」

    我抱著她的背拍了拍,有點哭笑不得。

    「芷嫣。」身後的琴千弦走到芷嫣身邊喚了她一聲,「可以鬆開陣眼了。」

    他話音一落,芷嫣雙手一松,*劍徑直從陣眼上彈了出來。霎時間,陣眼挪移,跑不見了蹤影,而整個陣法中的世界霎時開始天旋地轉。

    我抱住十七,一伸手,召來飛出去的*劍。

    令氣息在周身迅速流轉了三個周天,重新操縱起身體里的法力,我望向遠方,正是要聚力劈開這素山迷陣之際,旁邊一陣清音吟誦,琴千弦口中「破」字一出,面前山河顛倒的冰雪世界從空中開了一條道出來,直通外面即將黎明的天空。

    我一手抱著十七,一手牽了芷嫣,順著琴千弦破開的這條道中飛出去,但飛了一會兒,到了半空卻未見身後有人跟上,我轉頭一看,琴千弦還在那星河顛倒的陣法之中仰頭望著我。

    「不走?」

    「素山陣法不可亂,我需得留下來修繕,你們自行離開吧。」

    他話音一落,我掛在我身上的十七動了動:「唔……」她很糾結的撓了撓頭,「門主……」

    「怎麼了?」

    「這……這個磨磨唧唧的傢伙,雖然有點討厭,可先前我們入陣的時候,這兒有個守陣的大雪妖,他為了救我才傷得這麼重的。我,我要不要留下來幫他?」

    我道:「你不會法術,留下來也沒用。」

    「東山主不必歉疚。」琴千弦在下方道,「仙台山上你助了我,陣法中的雪妖不過是我還你罷了。」

    這個道理簡單,十七聽得懂,她點頭:「正好,我也捨不得放開門主。不過你記著,你幫我把門主的身體找了出來,救了我門主,也就是救了我,以後你有什麼困難,讓我路十七幫忙,我也決不推辭。」

    我拍了一下十七的腦袋:「什麼都往自己頭上攬,你這姑娘傻不傻。」我斥了她一句,轉頭看了琴千弦一眼,「不管以前前因如何,以後你琴千弦需要我萬戮門幫忙的,且來知會。」

    沒再看琴千弦一眼,我飛出素山陣法。

    而陣法外,也正是一派爭鋒相對之勢。

    守在陣外的暗羅衛與千塵閣的門徒分列兩方。

    我正是奇怪千塵閣的人怎麼突然之間這麼有血性了,卻聽為首的那個小硃砂痣仰頭望見了我、十七與芷嫣三人。

    「芷嫣姑娘!」他一聲喊,「你可有大礙?」

    自己門主掉進陣法里了沒那麼著急,芷嫣掉進去了倒是急了,這些千塵閣的人真是讓我想不通啊。還是說……他們對琴千弦有那麼高的自信,認為他入了陣法根本無所謂?

    「溯言哥……」一句話未說完,下方「咻」的一支箭射了上來,擦過我的鼻尖,飛上天際,箭矢呼嘯聲打斷了芷嫣的話。

    我往下一瞅。

    但見下面蒙著面的暗羅衛,有幾人神色露出了驚詫與愕然。

    「東山主?」

    「不……那是……路……路……」

    喊了半天,連我的名字都喊不出來,留你們何用?

    我一聲冷哼,反手就將十七從身上撕下來,然後對準他們扔了下去:「這一堆,給我揍。」

    「開心!又得到門主的令了!」十七歡呼著一頭扎了下去,我則一旋身落到了千塵閣門徒那邊,將芷嫣放到一邊,轉頭問那溯言:「有沒有什麼短時間內提高功法的靈丹,給我來兩顆。」

    那眉心一點硃砂的溯言見了我,雙目瞪得老大,而他背後一圈千塵閣的弟子都一副見了鬼的神情。

    沒那個耽擱的功夫,我盯了芷嫣一眼,芷嫣立馬會意,拉了溯言一通解釋,我則抓緊這一點時間就地盤腿打坐,將身體里的氣息調理順暢,打開所有筋骨封閉的節點。

    等我睜開眼,芷嫣已經將丹藥遞給了我,我仰頭吃下,抽空問了一句:「塵稷山現在情況如何了?「

    「啊……哦……」溯言在我身邊說,我一邊聽一邊打坐,「姜武和那北山主好像達成什麼協議了,在塵稷山內一通亂戰,山下的那人類的村子也毀了,我等遣人去保護百姓,有消息傳回來說,好似厲塵瀾已經回山了,山頭無惡殿已經戰得天昏地暗,山下已經不知其中情況了。」

    我睜開雙眼。拳頭一握。

    這麼多人欺負小丑八怪一個,以為我路招搖死了,你們就可以翻天了嗎?

    調息完畢,我站起身來,握住*劍,掐了個瞬行術,溯言那句:「你……路招搖……為何活過來了?」

    我為何會活過來?

    因為我有一場深情,無法狠心辜負。

    而這個答案,我不用說給任何人聽。

    瞬行術一動,那邊打得酣暢淋漓的十七遙遙的喊我:「門主!你帶我一起走啊!」

    「收拾完了自己回家。」

    落下這句話,我身形消失,再是出現,卻正好落在無惡殿的頂端之上。

    誠如溯言所說,無惡殿現在真是打得一通天昏地暗,明明天色已接近破曉,這處依舊黑氣蔽天。

    黑風震蕩,胡亂拉扯我的長發與黑袍,我已千里眼破開黑風,往無惡殿廣場中的黑風中心一瞅,但見墨青立在正中,他手中萬鈞劍垂直立在地上,死死壓住地上那還在昏睡的洛明軒的心口。

    洛明軒的屍身,尚未被他們搶走。

    而在他面前,黑風纏繞的四周,分別立著那四大仙門的接掌人,北山主,暗羅衛長與……姜武。

    許久不見,小短毛一頭毛髮還是那麼猖狂張揚。我欣賞他這種張揚,可今天卻不太待見。

    幾人在黑風當中達成了一種詭異的僵持,是墨青以萬鈞劍之力,卷出來的力量,與幾人相互牽制,周邊一片山石狼藉,那山前的階梯早已破碎得不成樣子。

    想來必定是經過一場激戰方才達成了這種僵持的局面。

    而這樣耗下去,誰先力竭,誰便是輸。

    我拔劍出鞘,*劍上的天雷「噼啪」作響,電光似穿透了黑暗,墨青背對著我,所以他沒看見,而卻是在他身側的姜武倏地一轉頭。盯住了我。

    霎時間,以墨青為中心的黑風猛地一振,姜武咬牙,往後退了一步。

    我聚力召來一記天雷,轟隆一聲,落在那四大仙門與姜武所在之處。

    天雷來得猝不及防,幾人功法陡然被打斷,奇奇向後退了幾大步,洶湧的吐出一口鮮血來,而與此同時,墨青周身黑氣化為一條巨大的鞭子,「啪」的一聲震顫,挾著橫掃千軍之勢,將幾人狠狠的抽開。

    平衡被打破,北山主與那暗羅衛長也不可倖免,盡數被抽飛到了一邊,趴在地上,口吐鮮血。

    轉瞬之後,長鞭於空中一舞,轉瞬消失,黑氣盡褪。

    正是破曉之際。遠處的朝陽躍過最高的那座山頭,在這一片狼藉的塵稷山主峰上灑下一片曦光。

    我站在破敗的無惡殿房梁之上,眸色淡淡的掃了一圈被打趴下的眾人,最後目光落在墨青身上。恰逢他也轉過頭來看我,晨光之中,清風徐來,拉扯過他衣袂的那一縷風在片刻之後,也輕柔的拂過了我的耳畔。

    正值初夏,風的暖意似他指尖唇瓣的曖昧溫度。

    這一片狼藉的山頭,不像戰場,而像是在那年,那月,那一天。

    我養好了被洛明軒打出來的重傷,從山溝里爬了出來,再次回到塵稷山,找到了依舊住在山上破廟裡的墨青。

    那時我懷揣著滿腔仇恨,一心報仇,於是沒有看懂也不太在意墨青眸中的神色。

    現如今,卻像是補上了當年我的那一分遲鈍。

    我凌空踏下房頂,行至墨青身前,再沒有猶豫,一抬手,攬住了他的脖子,將他頸項勾住,襲上他的唇。

    是的,我早他娘的想這樣幹了。

    侵入、挑逗,強勢的噬咬,想將他吃掉,也想要他更多,更迫切,更強硬的回應。

    不要憐惜我,抱緊我,揉碎我,佔有我,我也會一樣,這麼對你。

    因為原來已經那麼喜歡你,喜歡到,哪怕我拼盡全力的剋制,可一觸碰到你,就讓我發瘋,令我癲狂。

    我想要你是我的,我也想……要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