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六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六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我瞬行至素山,素山是由一片綿延起伏的小丘陵組成,遍野青草,沒有高大樹木,千塵閣人稱其凈如素,所以謂之素山。

    然而在我看來,他們這個說法其實都是騙人的……

    這片丘陵地一點也不是吃素的,一個比戲月峰要大那麼點的地方,陣法疊了有上百個,殺陣,迷陣,陣中陣,不小心踩錯一步,便會被困入陣法之中。

    自古以來,素山便是千塵閣的一道天然屏障,而自琴千弦做閣主之後,除了修菩薩道,他還醉心陣術法術的鑽研,給這些天然陣法又添了不少險惡。

    依我看,這素山就與琴千弦是一樣的德行,面上不動神色人畜無害,背地裡也會做出偷人屍身這樣的缺德事來。

    我瞬行到了素山上空,不敢往下走,只怕一腳沒踏好,墨青沒找到,自個兒倒還被困在了什麼陣法里。

    我往下望去,穿過素山沒隔多遠便是千塵閣,而千塵閣人素來低調行事,房屋樓閣都建得低矮,半夜也沒人喜歡吵鬧,甚至連燈火也未點,一整片千塵閣的地連著素山,宛如沒有人煙。

    是以,在這般環境之下,山野里星星點點的火把遍顯得尤為醒目。

    我掐了個千里眼的訣往下望,有一個地方站了許多人,全是暗羅衛,而另一邊零零散散站了些人,素衣青服,都是千塵閣的弟子。

    我瞬行一閃,落到了那些千塵閣的弟子較多的地方。

    仙台山會議上,琴千弦被那般對待,而後失蹤,但他的弟子們好像也沒什麼什麼著急的,有的舉著火把站在一處瞭望遠方,有的連火把都不點,就地盤腿打坐,沉心靜氣,一個二個全然都是一副要升仙了的模樣。

    反正我是不太懂他們這種門派,修這種啥都戒的道能找到什麼快感。

    他們站的地方分散,我隨便瞅了個就近的,走到他身後,拍了拍他的肩:「這位……呃……菩薩?」

    那人一回頭,眉心一顆醒目硃砂痣甚是好看,他望了我一眼,便站了起來,態度溫和,笑道:「芷嫣姑娘,你怎麼來了?」

    哦,險些忘了,芷嫣是琴千弦的侄女呢。千塵閣的人認識她的模樣也是應該的。不過……可惜我不認識他:「我呃……」

    我們這方一開口說話,那方點著火把滿身戒備的暗羅衛中,便有人望了過來。

    瞧瞧那邊的警覺性!

    咱們萬戮門與他們千塵閣的弟子完全是兩個風格嘛!

    我不適時宜的感覺到了一些自豪,然後很快將這自豪壓了下去,所幸這小硃砂痣沒有點火,距離隔得遠,讓那邊一時半兒的沒有瞧的清楚。

    我拽了小硃砂痣的衣袖,將他拉到一邊,隨手掐了個小的隔音結界出來:「我來找我師父。」

    他點了點頭:「有所耳聞,你拜了萬戮門的厲塵瀾為師。」

    「對,我師父在哪兒?你可知道?」

    小硃砂痣往暗羅衛那方望了一眼:「他們背後守著的便是厲塵瀾所入的陣法。前些日我等與他們一同尋找閣主所在陣法,而後終於確定了這一迷陣,厲塵瀾前來后,便入陣尋人,直至如今尚未出來。暗羅衛一直在看守戒備,不允許我等靠近。」

    「他們不讓你們靠近你們就真的不靠近了?小十……那個東山主,還有你們閣主……我的大伯父可也在裡面啊!」

    小硃砂痣雙手合十:「陣外人無法干涉陣內事,素山結界環環相扣,靠近與不靠近,並無差別。入了素山陣法,一切皆看天意。」

    算了。

    我不想和他扯了。

    我一擼袖子,打算拔劍,掀了外面的暗羅衛,直接衝進陣里去。

    素山陣法再是厲害,我不相信能困住墨青。而墨青之所以會呆在裡面不出來,那一定是有不出來的理由,我得進去幫他,再是不濟,讓他先走,我在裡面頂著,萬戮門的內亂不能擴大。

    不能讓他們找到洛明軒!

    可便在我即將動手的時候,心口猛地傳來一陣疼痛,我一愣,只覺心魂一顫,猛地被撞出了這個身體。

    芷嫣回魂了……

    子時竟然就這般過了!

    我暗暗咬牙,聽見旁邊的小硃砂痣正在輕聲問芷嫣:「芷嫣姑娘,你身體可有不適?」

    芷嫣深吸了一口氣,擺擺手,下意識的答了句:「沒事。」她一轉頭,望見旁邊的人,又是一愣,「溯言哥哥。」她笑開了,「你怎麼在……」她堪堪將這句話打住,轉著眼珠看了旁邊的我一眼,「哈哈哈,天太暗,我怎麼才認出你。」

    嗯,比以前會瞎扯了。

    我不再管她,以魂魄之體穿過那些暗羅衛的身體,飄向他們身後的陣法。

    可是我這魂魄之體,是闖不進陣法的。

    這個世間大概只有我這種狀態,是永遠也不會被素山陣法所困,因為人世的一切都傷不了我,陣法也一樣。所以我想進去,也不得入。

    但奇怪的是,當我的魂體穿過這陣法所在之地的時候,卻有一股奇妙的感覺傳來,心頭有一股微妙的暖流涌過,就像是……我的心臟在跳動一樣。

    可當我想細細的尋找一下這股感覺的來源時,它又消失不見。

    我飄回芷嫣的身邊,與她道:「讓這小硃砂痣帶你會千塵閣,不要被暗羅衛發現了,咱們在千塵閣多一天,明天晚上,我穿你的身體入陣尋人。

    芷嫣點頭。

    被溯言帶回了千塵閣,安排了一間小房間住下,芷嫣離魂出來與我道:「大魔王,你和那個暗羅衛長打了一架,把那天上的結界打破之後,塵稷山一下就亂了,有侍衛長質問暗羅衛,塵稷山頂何時出的結界,又為何要對這個身體動手,門主立了令,說是無論是誰,無論何事,都不可傷害這個身體的。」

    從芷嫣嘴裡聽到墨青曾下過這樣的令,我微微一笑:「然後呢?」

    「然後就亂了,有擁護厲塵瀾的,有站在暗羅衛這邊的,但也不是所有的暗羅衛都站在暗羅衛這邊,反正情況很複雜……他們把北山主那個老頭子都放出來了,老頭子打著你的名號說要清除逆賊,斬了厲塵瀾……」

    我能想象得到,這次大概是萬戮門的一個劫數,若不好好處理,一分為二也未可知。

    其實這個問題很好解決的!

    北山主不是忠心於我的嗎!不是打著我的旗號嗎!

    我只要能找到自己的身體,回魂到自己身體上,然後牽著墨青的手,站在無惡殿前的大廣場上,與墨青抱一抱,親一親,兩任門主宣布成親,這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說到頭!還是因為沒找到琴千弦!

    回頭等我找到十七,看我不打她屁股!讓她帶個人回山,這都給帶出多少事兒來了!

    我狠狠嘆了聲氣,也只好飄在空中抱著手等時間。

    從來沒覺得一天能有這麼難熬過,等過了夜,等到了日出,晌午,直到傍晚,眼看著子時便在眼前了,我摩拳擦掌的等著要去上芷嫣的身,忽然間昨天那個小硃砂痣便來敲門了。

    他竟是皺著眉頭來的,神色有幾分凝肅,看見他們修菩薩道的都愁成這樣了,我心知一定發生了不得了的事,便緊跟在芷嫣背後,聽他沉重道:「昨日夜裡,塵稷山起了內亂,芷嫣,你可是因為如此才逃到千塵閣來的?」

    芷嫣一默,沒回答,小硃砂痣便又道:「昨夜有的門派已經連夜得到了消息,今日中午剛過,那新山姜武便與十大仙門中的四個門派,集結,去了塵稷山了。」

    芷嫣驚愕得捂住了嘴。

    我眯起了眼:「姜武啊,趁火打劫。」我冷笑出聲,「好小子,夠陰險。」

    上次墨青沒殺得了他,現在便開始拉幫結夥的,要燒我後院了啊。還學了墨青的招,與仙門聯手,很好很好。

    但聞這次姜武昨夜向所有仙門都發了函,除了四個大仙門之外,還有不少想搏出位的小仙門也與他一同去了。柳滄嶺已經回了錦州城,接手一片破敗的鑒心門,拒了姜武的函書。觀雨樓的沈千錦在鳳山那一戰之後,便被放了回去,她也拒了函書。

    而接受這函書的四個仙門,便是先前打算與柳蘇若一同復活洛明軒的那四個門派。他們的掌門在鳳山被墨青給弄瘋了,又丟面子又傷了實力,對萬戮門正是恨之入骨。打算趁著萬戮門內亂,從裡面討回這一筆債。

    小硃砂痣報了信之後,囑咐芷嫣,這段時間就待在千塵閣,不要亂走,江湖興許要大亂了。

    他說得沒錯,若是萬戮門內亂,仙門趁機攻入,姜武從中得利,從此萬戮門一門獨大的局面就此打破,墨青的一統願望不用再提。

    這天下便是一塊肥肉,最大的老虎被打死了,就剩下一些豺狼各自撕扯爭食,滿盤狼藉,不需言說。

    而這些是以後的局勢。當下,與我而言,最緊迫的卻是,那四個仙門還有暗羅衛長與北山主都想復活洛明軒。姜武現在是站在四個仙門那一條線上的,他的立場不言而喻。

    萬戮門中,形勢告急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