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五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五十九章字體大小: A+
     

    門主令一下,全門各山主接得令而行。

    卯時下的令,辰時便通曉全門,辰時未過,整個塵稷山各峰,皆已點火,發放了紙錢,各山門徒按各自分配,有序排隊,統一燒紙。

    帶到午時,陽光明媚,我躲在濯塵殿里,趴在窗口陰影中,往外望去,但見塵稷處處皆飛煙,燒得那叫一個烏煙瘴氣,我心裡很是高興,感覺有一個算盤記錄這我賬上的錢,啪啪啪的往上打,這一陣麻溜的脆響打的我渾身筋骨都酥了。

    通!體!舒!暢!

    有錢了,有錢了啊!

    我在窗口上開心得想打滾,芷嫣在我背後看著我:「有這麼高興嗎?」

    「你是沒窮過。」我一轉頭反問她,「以後不用跑腿燒紙了,你不高興?」

    「一開始覺得很討厭,可後來,想著是給你燒紙,也沒那麼煩了。」芷嫣脫口而出的這句話是我沒意料到的暖心,「你該有人對你好的。」

    她正在桌邊喝茶,我轉頭盯了她一會兒,隨即飄到了她的身邊,雖然現在碰不到她,可我還是摸了摸她的頭:「小可愛,咱們緣分一場,你放心,等以後姐姐回魂了,但凡有一口肉吃,就絕對給你一根骨頭。」

    芷嫣斜著眼睛看我:「我是你養的小狗了?」

    這姑娘,一開始看著我就跟見了墨青一樣,都怕得渾身發抖的,現在居然敢用斜眼看我了。

    嘖,都是我給慣的。

    「你懂什麼,我路招搖手裡拿出來的骨頭,能是普通的骨頭?」我伸出手,做了個捏她下巴的模樣,對她歪著唇角一笑,「我給的,你要不要?」

    芷嫣端著茶杯,愣愣的看了我好一會兒,隨即羞澀的一轉臉:「啊啊,大魔王你好討厭!你見誰都撩!」

    我趴在桌上不停的笑:「心情好唄。」

    「啪!」的一聲脆響,濯塵殿的門倏地被人推開。我與芷嫣同時往門口望去,但見一襲黑衣的墨青沉著臉站在門口。

    外面陽光正好,他面向屋內,襯得一臉神情又沉又黑。

    「琴芷嫣。」

    這個名字喚得沒有溫度,芷嫣渾身一憷,立即站起了身來。然而就這麼巴巴的望了墨青一會兒,卻只聽墨青又說了三個字:「去燒紙。」

    「啊……哦……好。」芷嫣忙不迭提了裙擺,垂頭搭腦,啥也不看的急急跑了。

    竟然把我的小玩伴給嚇唬走了。我都還沒來得及關心關心她與柳滄嶺的事呢。我在桌上撐著腦袋,看面色不善的墨青:「好一個醋缸。」

    墨青看不見我,踏入屋內,坐在芷嫣方才坐的那個位置,另外拿了個茶杯,倒了水來,抿了一口:「路招搖。」他喚了我的名字,我也歪著腦袋在他面前望著他,可看他嘴唇動了,我便忍不住的湊上去,貼在他的唇瓣上,輕輕磨蹭,我感覺到了些許暖意,也聽到了他停頓之後,柔軟太多的聲音:

    「你該打……」

    我咧嘴笑了。

    我該打,你若要打,我也願讓你打,可就是篤定你,下不了手。

    在屋裡坐了一會兒,他便自回了寢殿,我也穿過牆去看他,文書在昨夜他已經批完了,今日萬戮門人接了門主令集體燒紙,也沒有誰來擾他。他便坐在床榻之上,盤腿打坐,調息身體。

    他身邊光華轉出,我才發現他身體里的氣息全然不似之前那般雄渾。

    甚至比先前取了*劍回來時,還要弱上許多……

    想來也是,自打幫我取了*劍之後,他便一直有傷在身,之後接踵而來的便是與那姜武一戰,撕裂靈停山,陪我與洛明軒相鬥,擊落那烈焰神鳳,而昨日,又散盡神識,布九天術,漫天的尋我。

    這是個悶騷的孩子,他對於自己的身體,總是極少關心,有傷,也不說出口。

    我看得心疼,便在他身旁坐下,守著他,一直等到晚上,芷嫣回來了,我上了她的身,急急跑去找了墨青。

    他的寢殿外沒人攔我,我跑進去時,他正巧收了調息,睜眼看我,我根本懶得與他客氣,一頭撲上前去,將他徑直在床上撲倒,然後便抱住了他,捏著他的下巴問:「小丑八怪,今天有沒有想我?」

    墨青被我撲得錯愕,哭笑不得的背後,是幾分寵溺:「想了。」

    我趴在他身上,繼續問他:「你今天看我調戲芷嫣是不是吃醋了?」

    他微微一怔,轉過頭去,輕咳一聲,有些不自在的承認:「嗯……」

    「芷嫣的醋也吃,大醋缸。」我笑他,將他笑得耳根有幾分紅了,我才捏了他的耳朵,在手裡□□把玩著,「不過正好,我喜歡吃酸。」

    墨青眸光微微一動,我拿食指壓了壓他的嘴唇:「什麼時候我才能找回我的身體啊。」這每天光能撲倒,不能辦事,也是挺讓人著急的。

    「暗羅衛尚未傳回來消息。」提到這事,墨青面色凝肅了起來,他將我抱著坐起來道,「素山前的陣法並不好對付。隔兩天,必要時,我恐怕得自己走一趟。」

    聽聞這話,我有些憂心的摸了摸他的後背。

    他抓住了我亂動的手:「我沒事,不用擔心。」

    「你也是太不將自己身體當回事兒了,九天術能胡亂用嗎?」提到這事,我有點生氣,「我沒找回來,你自己神識散了,你打算怎麼搞?」

    「你若找不回來,神識散了便也罷。」

    我一默:「那麼怕?」

    墨青將我抱緊了一些:「嗯,那麼怕。」

    我便不忍心再怪他了,與他坐了一會兒,墨青倏爾斟酌著開口:「而且,我以為……我消失,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不再想見我。」

    這話從何談起?我有點愣神:「為什麼?」

    「洛明軒可與你提過,你出生之地?」

    「啊……」我想起來了,「他是說了我一族是被你爹魔王給圈禁在那山溝中的,為了保護被封印起來的你,所以我們都生而為魔,算是魔王給的詛咒。你以為我會因為這個怪你?」

    墨青唇角一緊:「是因為我,你才會被洛明軒如此迫害,還導致你親人……」

    「啊,對,還有這一層關係呢。」我說了這話,猛地站起身來,嚴肅的盯著墨青,「好你個厲塵瀾,我卻是因為你,才被害得如此慘!」

    墨青一愣,或許是因為我這話說得太過嚴肅,也許是因為他心裡,一直都害怕我這樣怪他,所以一時間,竟就這樣仰頭望著我,眸中流落出了幾許歉疚與心疼:「招搖……抱……」

    沒讓他說出後面的「歉」字,我便抱住了他。

    「好。」

    我順著他的背拍了拍:「你是不是也傻了,居然還會問我這種話。」我摸摸他的頭,安撫著他,「我祖上那麼多代,被你爹布置了保護你的任務,可我祖上沒一個人見過你,甚至我姥爺也沒見過。而我達成了這個他們那麼多人都沒有達成的任務,我姥爺要知道了,羨慕我都來不及呢。我都知道他會怎麼說……」

    我在放開了他,提起了他的手當做酒壺,我在他手背上親了一下,咳了兩聲,啞著嗓子演起了我姥爺:「哼,你這小丫頭片子,本事沒有一個,運氣倒比誰都好。」

    墨青失笑。

    我看著他難得的笑容,便也微微笑開了。

    他的身份讓他自幼便背負了不一樣的沉重。詛咒我族人的是他素未謀面的爹,害我與我姥爺的是也想害他的金仙。我沒理由,再為他添上另外的沉重。

    「墨青,我是命中注定要保護你的那個人,而我也正好想要保護你,這便是我與你的緣,不是你的罪過。」

    他坐在床榻上,伸出手,幫我將耳邊的散落的發勾到了耳後:「招搖,你是我的全部。」

    我一默,垂頭笑了:「你嘴這麼甜,我也要愛上吃甜了。」

    子時過,我離了魂,所謂一回生二回熟,芷嫣再次回魂,從墨青腿上摔了下去,只點了兩下頭,便急急忙忙的跑回了房間。

    墨青便也自己重新開始打坐調息。

    我閑來無聊,也飄回了房裡,與芷嫣閑閑聊了幾句她與柳滄嶺的事。

    我問她打算怎麼辦,現在柳巍死了,柳蘇若也不見了,鑒心門在之前與墨青那一戰中,也已經被毀得差不多了。

    江湖人不知芷嫣的身體中是我,他們只知道這個昔日琴瑜之女,投靠了萬戮門,成了萬戮門主的得力弟子,然後與厲塵瀾一同毀了鑒心門,還殺了柳巍。

    芷嫣微微垂了眼眸,神色不再如之前那般浮躁:「順其自然吧,你不見的這幾天,滄嶺哥哥也醒了,他知道了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所有事,也知道了自己被柳蘇若操控,他打算回鑒心門。」

    「你呢?」我問她,「跟他回去,還是留在萬戮門?」

    芷嫣嘴角的笑染了幾分苦澀:「即便滄嶺哥哥再讓我與他回去,我也不會與他回去了,更何況,他現在……沒再說那樣的話。」她頓了頓,「大魔王,或許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命運,不管是讓我,還是讓他,都回不去。我們應該在之後的人生當中,形同陌路。不再互相傷害,就是我們對彼此最後的一點仁慈吧。」

    話止於此,芷嫣那麼愛哭,可這個時候也沒有哭。她很平靜的說完了這些事,顯得那麼平淡。

    「小丫頭長大了。」我落了這六個字,也不知道該說點別的啥。

    那是她的人生,她做出了決定,那我就只有說:「我不管別的地方,可只要有萬戮門在的一天,這便是你的容身之處。」

    聽了我這話,芷嫣卻神奇的紅了眼眶,她離魂出來,抱住了我:「大魔王,好感謝我遇見了你。」

    我拍了拍她的背,沒有說話。

    翌日清晨,天尚未大亮,濯塵殿外便有人找來。

    我見了門外的人,微微一挑眉,竟是柳滄嶺背著包袱來了,他身上還帶著傷,可神智已經清明,站立走路,也都不是問題。

    他這是……要離開了?

    他在殿外等著芷嫣,外面有人來通傳,芷嫣便起了床來。

    其實,早在柳滄嶺出現的那一刻她就醒了。她在屋裡梳了梳頭,整理了一下衣裳,又在鏡子前坐了好久,像是不想去出去一樣。可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外面的人沒有催,芷嫣還是站起了身來。她在鏡子前練習了一個微笑,走出了門去。

    「滄嶺哥哥。」應該是她以前和柳滄嶺打招呼的模樣。

    柳滄嶺愣了一瞬:「芷嫣。」

    叫了她的名字,他便默了下來,隔了許久,黎明的風刮過山頭,吹涼了天上的薄雲,柳滄嶺終於重新開了口:「我要回錦州城了,鑒心門……不能無人……」

    芷嫣點了點頭:「滄嶺哥哥保重。他日……」她頓了一下,抬起頭,望著柳滄嶺暖暖一笑,「他日,願得見鑒心門,重振旗鼓,仙風不改,得鑒世人清心。」

    柳滄嶺望著芷嫣被晨風吹亂的髮絲,唇角微微一顫,拳心握緊,倏地扭頭轉身:「好好照顧自己。」

    一場告別兩相離,這麼平靜,平靜得就如同兩個交情極為普通的朋友在告別一樣。大概誰都想不到他們背後曾有過那麼複雜的深仇怨恨,糾葛過往。

    看著柳滄嶺御劍而去,身影逐漸在長空之中化為一點遠去模糊的小點,直至最終再也看不見。

    他們兩人心裡其實都清楚,在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之後,他們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芷嫣說得對,以後再不相見,就是對他們彼此最後的仁慈。

    我飄到芷嫣身邊,她望著遠方,唇角還有著微笑,可到底還是哭了,眼淚啪嗒啪嗒額落在地上:「君欲行遠方,不問君歸期,但問君來生……」

    「大魔王,我問來生,我還可以再見到他嗎?」

    我回答不了她。誰都答不了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