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第五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第五十三章字體大小: A+
     

    我在一片虛空之中飄蕩,不知飄了多久,耳邊雜音一般的嗡鳴聲方才稍稍一止。

    「……瓊……路瓊路……瓊!」

    有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在我耳邊不停的呼喚,伴隨著他的聲音,我只覺身體猛地往下一落,在這墜落的過程當中,像是碎片一樣散在我身側四周的記憶盡數收回我的大腦之中。

    我倏爾一睜眼。

    面前是一張續這山羊鬍子的小胖子鬼蒼白的臉:「路瓊!」他一聲大喊,我往後一飄,身體是熟悉的輕盈感,那些身體受傷的疼痛盡數退去,我又回到了鬼市。

    「不要叫我路瓊。」

    聽到窮字就煩。

    我揉了揉額頭,覺得尚還有幾分頭暈,回憶起仿似片刻前還發生在眼前的戰鬥,我只覺這鬼市清冷安寧簡直像是兩個世界……

    啊,本來也就是兩個世界。

    我這個世界,而現在在那個世界的彼端,是正在哭鼻子的小丑八怪。

    一想到方才我消失之前,墨青那驚惶無措的模樣,我倏爾心頭一皺,喉頭微哽,似有苦澀的味道。

    但細細一想,我又有點不明白,我以前明明對他那麼壞,不過就只救了他一命,可後來我又是將他丟在塵稷山的破廟裡,又是打發他去看門,這麼多年以來,未曾給予他任何一點關心愛護,他為什麼就要這麼喜歡我呢?

    哪來的深愛呢?可以藏在心裡這麼多年……

    這麼全心全意的去喜歡一個人,就不怕……自己傷心嗎?就不會……心疼自己嗎?

    我拍了拍心口,覺得身為一隻鬼,居然還有心疼的感覺,簡直不應該。

    「回魂了就妥,這麼半天不回來,我還以為咱們還陽丹出了什麼問題呢。」小胖子鬼抱著算盤在我面前給我算了算,「你方才耽擱了那一點時間啊,延時了,雖然不多,但差價你還是要補的啊,按照你的身價算下來,啊,攏共一萬三千錢,你給補上。」

    一算錢,霎時將我心頭那些感性的心疼通通被算沒了去。

    我一轉頭,盯著小胖子,與他理論:「我耽擱的時間連件衣服也不夠扒的!再有了,你們這還陽丹我買了,不就該是我的了么,我吃了,我能耽誤時間是我的本事,你還找我補差價是怎麼個道理?不補。」

    我撂了話,繞過小胖子往外面飄。

    小胖子又滴溜溜的追出來攔我:「不補?不補你以後燒來的紙錢拿到的更少!買東西更貴!你補不補!」

    我……我真是……

    我方才在外面劈山裂石,殺金仙,燒鳳凰,面對生死之戰都沒有現在面對這討債鬼這般無力。

    這群鬼市的妖魔鬼怪簡直就是一群講他們自己道理不管別人講不講道理的強盜!

    「我還沒與你們理論呢!」我怒道,「我吃個還陽丹,再死的時候,為什麼我的身體就化成火星點點就那麼飄忽忽的消失了!整的什麼玩意兒?你讓看見我又死一次的人怎麼想?」

    你們讓……小丑八怪怎麼想?

    抓不住,喚不回,他會不會以為,是他哪裡不小心,所以將我弄碎了?

    「喲呵!還不高興,那是咱們做的還陽丹特別效果,就是為了讓你們這些花大價錢還陽后的人,去找到生前熟人的時候,最後給他們留下一個華麗的映像!」小胖子道,「咱們回魂鋪研究了好久的成果呢,你還嫌棄。」

    「……」

    所以他們讓死了的人回魂,然後跑到自己親人面前,一家人正痛哭流涕聊著天的時候,死人直接在那些活人的面前炸了……當煙花看嗎?

    是,那映像應該是會挺深刻的。

    可他們覺得活人會很高興?

    這些鬼的想法我是不懂了。

    「那我那身體呢?」我問他,「就那麼炸了?」

    小胖子顯得有點不耐煩:「你買葯的時候不是給你說過了嗎?還陽丹時辰一到,無論身在何處,自動回魂,魂歸魂處,身歸身處……哎,你到底補不補錢!」

    原來……我的身體卻是又回到了那個冰雪洞窟之中了嗎……

    我垂眸沉思,隨口丟了小胖子一句:「周氏買的葯,你們找周氏補。我是周氏兒媳婦,你記她賬上。」我如此一說,小胖子鬼想了想,也算是繞過了我,將賬記在了周氏頭上。

    我往旁邊一瞅,但見回魂鋪里還是我之前來時的模樣,可周氏與她那窩囊兒子都不見了蹤影,「他們呢?」

    「不知道。」小胖子一邊記一邊嘀咕,「走之前說是要趁你不在,那你八字去查查你的過往。」他往櫃檯後面走。

    我一咂摸,要查我的過往,應當是去了大陰地府錢鋪了吧,也不知道他們看了那些我的過往,會不會嚇得直接來找我退親,不過退了也好,本來也就是拿他們當個買還陽丹的跳板,他們不退,我還得自己退呢。

    洛明軒的事情解決了,我不再需要還陽丹,唯一需要的,就是去找到我那不知道被藏在哪裡,生死不明的身體……

    現在,我應該飄回塵稷山,去找芷嫣,上了她的身,然後再去找墨青,安撫安撫他,接著讓他一同與我去找身體。

    搞不好,以後不用這鬼市的還陽丹,我就可以自己還個魂呢。

    我一邊咋摸著自己的身體到底在何處,一邊飄出了回魂鋪,而剛一飄到大街上,我便發現這街上……與平日有點不同。

    適天將亮未亮,鬼市卻依舊熱鬧,大街之上飄著的鬼熙熙攘攘,沒多少聲音,可買賣的鬼都比平時多了許多,還出現了很多新的面孔。

    我心頭奇怪,難道這人世上有國家打仗嗎?我不過才離開這麼一會兒的時間,怎麼一回來就多了這麼多鬼?

    我尚在好奇,卻見面前有鬼飄到我的面前,將我一攔。

    我抬眸一看,卻是周氏,她怒氣沖沖的瞪著我,滿目痛恨,我一怔,心道,難道周氏這麼快便發現我將那賬賴到她頭上,這來找我算賬了?

    那也不該氣成這幅德行啊,對我來說的一萬三千錢,對她來說應該也沒有多少吧?

    「娘親……娘親……」她的窩囊兒子連連在後面追了上來,意圖拉住周氏,可見得了我,他慘白的臉倏爾染了兩抹紅暈,羞嗒嗒的轉了頭過去,小聲的道:「算……算了……」

    「什麼算了!」周氏一把將他拂開,人老背駝,可氣勢半點不含糊,她指了我的鼻子,怒氣衝天的指責我:「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何必動火。」我道,「你把你名字報給我,回頭我找人給你燒紙,將記在你賬上的錢給你補上便是。」

    「你還將什麼賬記在了我名下?」周氏更怒。

    我也覺得莫名:「你說的不是記賬的事?」我望著她,「那你氣什麼?」

    周氏將手中的鏡子「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這鏡子質量倒是頗好,並未裂開,她氣得發抖:「你為什麼要騙我!老身在這鬼市尋尋覓覓這麼多年!就是想為兒子討一個乾淨的兒媳婦!你卻拿這種事來騙我!」

    我越發莫名,伸手要去撿那鏡子的時候,後面卻陡然衝過來一隻乾瘦的小鬼,連拖帶搶的將那鏡子搶走了,隨即拿在手裡拍了拍又吹了吹,仿似萬分寶貴的模樣。

    「老太婆!搶我大陰地府錢鋪的東西!你知道後果嗎?」

    書生連忙在身後給那乾瘦小鬼賠不是:「我娘一時氣急,這便還給您,還給您……」

    小民的拉扯最是耽誤時間,還惹人笑話,整個鬼市都安安靜靜,唯獨此處吵鬧,沒一會兒,所有的鬼幾乎都飄到這邊看熱鬧了。

    我咳了一聲,本想趁著周氏不開心,趕緊將這門親事退了,哪曾想我還沒開口,周氏便道:「你現在便與我一起去將綠書寫了!」

    咦?

    紅書和,綠書離,她這個提議倒是甚和我心,只是本來我想踹了她兒子,現在她先提出這話,倒像是她家將我休了似的……我得找她討個緣由。

    書生在旁邊聽了這話,卻比我更著急,他一把抓住周氏的手:「娘親!不可……」

    「有何不可!」周氏大怒,「我兒福德身後,自配得上這世上最好的姑娘!何必撿這……這……」她最後還是沒將嘴裡的詞說出口,只恨鐵不成鋼的拉了他兒子,咬牙細聲道,「為娘給你挑了這麼多年!你怎的就看上了這個與他人有過夫妻之實的姑娘!」

    我怔愕。

    哈?

    「老太婆,在我路招搖面前胡亂造謠說我壞話的人,可是不知投過多少次胎了,哪怕你而今已經死了,說話也是得注意些。」

    「注什麼意!」周氏將那乾瘦小鬼拽了回來,又是一把搶了他手中的鏡子,不顧那小鬼在旁邊嘰嘰喳喳的鬧著要來打她,周氏將鏡子舉給我看,「你自己瞅!這寫的是什麼!路招搖!何年何月與何時何地同何人在一起做了何事!我老臉薄!念不出口!你自己看!」

    她將鏡子推給了我,我有幾分手忙的接住,和著那小鬼的刺耳尖叫,老婦的哭天搶地與書生的左右勸和,無數的吵鬧的聲音與鏡子上的字一同闖入我的腦海之中。

    我看著這幾行字,又好像不認識這些字了一樣,我眯著眼看,瞪著眼看,左邊看看,右邊看看,看來看去,覺得這鏡子上傳達的消息,我竟怎麼都理解不了——

    「辛丑年十月初三,塵稷山萬戮門前山牌坊之下,路招搖強迫門徒厲塵瀾,一夜交歡,行徑粗魯,動作野蠻,得一夜舒坦,謂之強暴之罪。」

    哈?

    什麼?

    我與誰?

    厲塵瀾?墨青?

    一夜幹啥了?還粗魯,還野蠻?舒坦?誰舒坦?我嗎?最後那是個什麼罪?

    什麼玩意兒!

    我拿著鏡子心裡有點不解也有點著急,我問周氏:「這什麼東西!我路招搖殺人放火的罪,你們給我安上我都認了,這什麼鬼?扯呢?」

    我和墨青?我強了他?

    扯呢!

    這誰記的?絕對是在逗我呢吧?

    那方三人鬧得正歡沒空理我,我便又抱著鏡子瞅了許久,久到幾乎將這些字都看穿了去,終於在鬼市巡邏的鬼衙役都跑了過來,那方三鬼也算鬧騰得完了,衙役抓住了周氏,也扣住了書生。

    小鬼跳起來,一把將鏡子從我手中搶了出去。

    背後有衙役欲來抓我,可手卻從我身體里穿了過去,最後是他們在我手上扣上了一種鐵索,將我扣了。

    我也就愣愣的讓他們扣了,一點也沒覺得要反抗,因為……我還處在混亂當中。

    小鬼惡狠狠將我與周氏和那書生一同掃了一遍,指著我們一個個的罵:「你們擾亂公務!通通要給我抓起來去關禁閉!」最後他盯著我,「你!你還偷看了生前信息!你給我補錢!路招搖!十萬錢!你補不上我就讓你一直關著!」

    我只覺面前一切,一通荒唐。

    這做鬼的世界,遠比做人的世界要讓我難理解多了……

    忽然間……我竟覺得,與洛明軒你死我活的戰鬥,竟還比現在這種狀況來得讓我更輕鬆,不累心一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