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52第五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52第五十一章字體大小: A+
     

    頭頂是冰封的洞穴,冰棱交錯。不知此處已經寒了多少年,也不知崖壁上的冰有多厚,看過去自成一股深邃的藍色。

    我一邊往外面走,一邊重新適應著自己有些僵硬的身體,我不知這微妙的僵硬是因為冰凍還是因為死亡。可操縱著氣息在身體里流轉了一圈,我知道,現在的我相比於全盛時期,恐怕要弱上一半有餘。

    可這沒關係,洛明軒也才醒呢,他比我,怕是也好不到哪裡去,甚至還會更糟。

    我抬起手臂,掌心握拳,我每向前走一步,都更適應這個身體一些,越是往前,步幅越大,黑紅相間的大袍子拖在地上,一路搖曳,拖拽出的聲,也越發似我以前走過萬戮門無惡殿時的動靜。

    四周的冰棱將我的身影照得破碎,讓這時空仿似特別混亂,但外界越是混亂,我的腦袋卻越是理智清醒的在思考著。

    而今洛明軒醒了,金光掃過了大半個仙界治轄之地,可卻沒人知道他在哪兒,我能想象柳蘇若和那幾個仙門的人有多努力的想將洛明軒藏起來。可是……

    他們哪怕能騙過天,也騙不了我。

    因為我的封印還在他的心口裡,哪怕他們用術法,用別人的生命將洛明軒喚醒,可我的封印還在,非我的力量,不可拔除。

    我頓住腳步,微微閉上眼睛,讓神識透過這不知有多深冰封洞穴,向外延展,慢慢的看見山石泥土,看見外面的風雪森林,看見有冰湖,大雪山,刺目的陽光,隨即,四周景色越退越快,直至成了一片模糊。

    唯一清晰的,是那一根黑色的魔氣凝成的線,牽連著我的指尖與洛明軒的心房。

    那是我給他留下的封印,也是他的詛咒。

    我陡然睜開眼:「找到你了。」冰棱映出我的臉,下一個瞬間,瞬行術一動,我四周的寒意霎時褪去,微風輕暖,拂過我的臉頰。

    我已立在半空之中,下方便是鳳山。金光閃閃的鳴鳳殿依舊有著刺得人眼發疼的光。

    我曾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有再到此處來的機會,可見天意,終究不隨我願。

    洛明軒現在便在下方。當年,也是如此,他在鳴鳳殿里準備迎娶他的妻子,誰都沒想到,路招搖打破了鳴鳳殿上的結界,闖了進來,毀了他的一切。

    自此柳蘇若恨透了我,仙門稱我罪大惡極,是世間最惡毒的女魔頭。

    然而,我卻聽得高興,越是惡毒的詛咒、咒罵,則說明,我手下敗將,越是沒有反抗之力。

    我要我今天,也做那樣一個魔頭。

    手上沒有劍,我凝氣成型,一把黑色的魔劍從我掌心長出,握緊劍柄,我舉劍而起,一聲短喝,長劍劈砍而下,魔氣灌入,與結界金光摩擦撞擊,我感覺到了身體里久違的力量涌動,衝擊的力量似有高人在幫我點穴一點,一點一點打通我身體里每一個阻塞的經脈。

    氣息在我身體里流轉越發順暢與快速,我眉目一沉:「破!」仙門結界似琉璃一般應聲而碎。稀稀落落,如下了一場金色的雪。

    我便從這場雪裡落在了鳴鳳殿前,裡面急匆匆的拋出來三人——柳蘇若,天機道人還有天璇門主。

    見了我,他們皆怔愕非常,只獃獃的盯著我,沒有一人記得將手中的法器祭出,與幾年前見了我的模樣相差太多。

    我挑了挑眉:「怎麼,厲塵瀾這些年都沒和你們打過架嗎?」

    我一開口,他們才似反應過來了似的,一個接一個的呢喃自語:「路招搖……怎麼可能……」柳蘇若更是渾身顫抖,咬牙切齒的盯著我,眼裡幾乎要爬出怨毒的蛇:「路招搖!」

    她一字一句的呢喃出我的名字,卻是最先一個祭出法器的人,雄劍刺向我的胸膛,天上雌劍一同飛下。

    我冷笑,魔氣一動,手中黑劍化為藤蔓,爬上天空將身後來劍通通一攪,我避也不避面前殺來的柳蘇若,她為了復活洛明軒,已弄得一身殘破,這怒吼著殺來的姿態破綻百出,待行到我身前,我周身氣息一震,徑直將她震出去了三丈遠。

    我的魔氣拉拽著她剩餘的八把雌劍,在我身後飄搖,如同我揚在空中的八條尾巴。

    在她眼眸里,我大概笑得邪惡得一如地獄惡鬼吧我,我道:「還給你。」

    她雙目微瞠。

    這三個字她十分熟悉。

    一次,是在她婚禮上,她偷襲我,我將雌劍甩進了她的心房。一次是在鑒心門,我用芷嫣的身體,她也這般偷襲我,我又把劍甩了回去。這次,不用她動手,我自己來。

    魔氣拉動雌劍,一同向柳蘇若射去。

    柳蘇若傷重,哪能盡數避開,這時旁邊的兩名掌門才想起要去幫她,一人幫她攔住的一把劍,尚有六把分別刺向她的眉心,四肢與心房。

    我要她的命,因為她知曉復活洛明軒的方法。所以我不能讓她活著。

    眼看著劍尖便要刺入她的皮肉,卻在這時,金光一閃,罩住柳蘇若,撞上金光的雌劍盡數崩裂成了數百片廢鐵。

    我眉眼一冷,往旁邊望去,好一個翩翩公子白衣勝雪。他站在鳴鳳殿的台階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我:「路招搖,你當真魔性難馴。」

    我身形一動,徑直落在洛明軒身前,黑色魔劍直取洛明軒的心房,「叮」鏗鏘一聲,劍尖被他身前的金光仙印擋住,我冷冷一笑:「不忍金仙費心,這便送你回去長眠。」

    我另一隻手曲指為爪,一爪撕了他胸膛前的仙印。洛明軒身形瞬移,登時挪到我的身後,手上仙印也半點不客氣的擊上我的後背。

    我頭也未轉,周身魔氣震蕩,抵住他的仙印,一聲短喝,將他生生推開,我動作利落的將黑劍在自己掌心一劃,令鮮血染刃,血祭術令劍光更甚。

    洛明軒眯眼看我:「路招搖……」根本不想聽他廢話,我轉身殺上前去,然而便在這時旁邊兩道仙氣攻來,

    我心頭怒火大盛:「誰敢阻我!」

    我一聲低喝,魔氣滌盪,硬生生的將那白鬍子老頭與天璇門的壯漢門主法力盡數推了回去。

    兩人大驚,似不了我這架打得這麼粗魯,連忙側身躲避,而便在這時,頭頂之上有殺氣灌來,我側身一躲,卻覺腳下一緊,竟是被人定身在原地。

    這裡還有兩人!

    對,那日仙門會議,有五個門派是支持復活洛明軒的,這裡有柳蘇若,老頭與壯漢,沒理由另外兩個不在。

    就在我腦海閃過這想法之時,我腳下倏爾金光大作,一道陣法不知何時已在我腳下布下,金光刺痛我的眼睛,一切仿似退回那一年,我初出茅廬,前來鳳山尋找洛明軒,卻被他以此法陣困鎖求助,險些被斬殺其中。

    我失神片刻,然而正是戰場廝殺之際,敵人如我一般,也絲毫不給我歇息的空隙,本就是你死我活的爭鬥,四個仙門掌門,積聚仙力,自四面八方向我攻擊而來。

    我舉劍旋身,一道劍氣橫掃千軍憑空砍碎他們的術法,然而於此同時,一道巨鍾「嗡」的一聲從天而降,將我罩在其中。巨鍾中的清音化為利刃,在我身上切割出了無數細小的傷口。

    我識得,這是洛明軒的法器之一。

    透明的金鐘外,洛明軒上前兩步,立在我面前。柳蘇若裹了一隻眼,一身狼狽的站在洛明軒身後,面上卻是像自己打敗了我一樣,帶著得勝了的微笑,可因著我現在背脊還是挺得那麼筆直,她眼裡的陰毒又還沒有散去:「本是立了法陣,本是用以對付厲塵瀾,卻沒想竟是捉了你去,路招搖,你當真是陰魂不散。」

    我任由身上細碎的傷口流出血液,滴落在地上法陣上。

    我沒看她,只盯著洛明軒:「對付厲塵瀾?」我一笑,「你們連現在的我都對付不了。」

    話音一落,我滴落在法陣之上的血液慢慢灼燒出了絲絲泛著黑色魔氣的烈焰。

    「洛明軒,你先前欲殺我,便因我生而為魔,必是極邪極惡之徒,我曾委屈過一陣子,可現在也釋然了。」我盯著他,嘴角還帶著笑,「若天下正道便是你們這般模樣,那我為惡為魔又有何妨。」

    「你說對了,你若是正道,我便註定與正道為敵。」

    我的血在陣法中越滴越多,黑色魔氣與烈焰也在金鐘之中越燒越灼熱。金鐘之外,洛明軒眉頭緊蹙,四個掌門分列東南西北四方,鎮守我腳下法陣。

    金鐘里,金光血光交織纏鬥,我周身黑氣如轉成了一道黑色的巨龍,在金鐘之中嘶吼旋轉,它遮擋了我的視線,讓我再也看不見外面的場景,想來,對他們來說,也是如此。

    我抬起手,掌心染血,伸出手去,貼上金鐘,閉目凝咒:「破。」

    「咔」一聲輕響,我周身黑氣從一道縫隙之中逃竄而去,越逃越快,直至將那裂縫撐大,撐大……最後一聲龍嘯,金鐘碎裂,東南西北四方鎮守的仙門掌門皆是一聲悶哼,仰頭倒地。

    我面前黑龍消失,得見柳蘇若大驚失色的臉。

    黑紅衣袍隨風一振,極致喧囂之後,天地仿似肅靜。

    洛明軒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一雙眼瞳里皆是薄涼殺氣。

    我手掌一張,魔氣再次凝聚成劍,可體內空虛讓魔氣凝成的劍有些時散時聚,我知道,我這剛剛蘇醒的身體,到底是沒有之前活著的時候那麼好用。

    我劍指洛明軒:「你和你夫人還真是絕配。」我道,「這下,該自己出手了吧。」

    從一開始便保留實力,直到我與這四個仙門掌門耗盡了大半功力,他卻還完好如初。

    這一戰,我或許會輸,可沒有退縮這個選擇,洛明軒必須死。

    我身形一動,瞬行術行至洛明軒身前,舉劍來戰,魔氣撞擊金光,再是不濟,震蕩而出的力量也削了半個鳴鳳殿。

    劍光相接之際,洛明軒開口:「我曾以為能教你向善。」

    我一咬牙,腦海里閃過那麼些山溝里,他重傷,一言一語告訴我出生不能決定一切的畫面。是啊,洛明軒,你曾教我向善,我也確實向善,可你自己看看,你做了什麼?

    「可你卻還是救了魔王遺子,建立萬戮門,至今死性不改。」

    他手中仙印光輝大作,而正在此時,我內息不足,手中魔劍登時散開,被他一掌擊中胸膛,徑直從半空中落下,狠狠砸進地上大石之中。

    洛明軒緊隨而下,手上結印,我拚命凝出魔氣,將他擋開,洛明軒飛身離開,落在我丈遠的距離。

    我從大石凹陷里撐起身子,抹掉唇角的血,冷笑:「你救人便是善,我救人便是惡?你建立門派便是對,我建立門派便是錯?你信仰的叫堅持,我信仰的叫死性不改。哪來的道理?」我與他辯,爭奪時間調整內息。

    洛明軒眉目一凝:「你可知你為何生而為魔?」

    我不知他為何這種時候要拋出這種問題,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不過我也樂於讓他自己給我耽誤時間,敵人死於話多,我靜心調理自己。

    「你生於魔王封印之地,千年前魔王身死之際,未免血脈不保,遂將遺子封印,藏於那片山脈之中,為護遺子,魔王在那方落下封印陣法,自此山脈中村人盡數為魔氣感染,所有人生而為魔,他們不可出,外人不可進,那便是魔王為了他的遺子,落下的詛咒之地。令村人世世代代,守護他的後人。」我靜靜望著洛明軒,聽他說著,「那就是你的故鄉。」

    「百年前,我得知此封印存在,為除魔王遺子,只身前去,破開封印,卻被封印重傷,落下懸崖,為你所救,我以為能使你一心向善,卻不知,日後待你出山,卻是第一時間,救了他。」洛明軒道,

    「我被魔王封印所傷,多年未曾痊癒,查到魔王遺子下落,便著十大仙門,合力剿除此禍害,可你卻傷十大仙門數百人,手段殘忍,只為救這遺禍,此後建立萬戮門,屠戮仙門人士,最終將那厲塵瀾推上而今這般境地……這便是你的天性。」

    哦,原來這便是我的身世。

    如此說來,我頭上世世代代便是背負著保護墨青的任務而出生的,但我頭上世世代代都沒能見到他們要保護的那人一眼。反而是我,一出山,一個意外,一場不經意,就真的保護了命懸一線的他。

    洛明軒將此歸結與我天性如此。

    不,我覺得,這是天意如此。

    而至於我的天性,很簡單,八個字——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說了要打死你,就一定貫徹到底。

    我體內氣息稍稍一緩,我手中長劍再次凝出,身形一閃而過,再次直刺洛明軒的心房:「謝謝你的廢話。」洛明軒胸前仙印再起,可我魔氣凝成的劍卻愣生將他仙印刺出了一道裂縫。

    「咔」的一聲。

    洛明軒眉頭微微一蹙,他不躲不避,揮手一記金光直取我的頸項,我側身躲過,可便在回頭的這一瞬,一掌擊中我的心房,我愣生生的接下,正欲與洛明軒拼了,忽然之間,聽得洛明軒口中兩個字吐出:「伏魔。」

    心頭一痛,我登時周身無力,膝蓋一軟,竟是在他面前跪了下去。

    方才被洛明軒擊中的地方,傳來一陣更甚一陣的疼痛。

    我拼盡全力,一個瞬行術,落至離他四五丈遠的地方,可這已經盡了我的全力。

    我捂住胸口跪倒在地,只道自己不慎,竟然中了他的伏魔印,此印會不斷撕裂我體內聚集的魔氣,若無比之更強的力量將印數之力衝破,此印便會一直停在我的體內,使我永遠無法再使用魔氣。

    對以前的我來說,衝破它便罷了,可現在不行,我沒這個力量,也沒有這個時間……

    我咬緊牙關,忍受著劇痛,看著遠處的洛明軒緩緩走來,他抬起的手,終於拿出了他的劍——天法鳳鳴,一斬之下,橫掃千軍萬馬,滌盪數萬妖魔。

    很多年前,他便是要拿這把劍殺我,可被我姥爺擋住,而今……

    「而今,還有誰能來護你?」他說。

    沒有了,從我姥爺身死的那一瞬開始,我就永遠只剩一人了。我看著地上,在我孤零零的影子前,洛明軒舉起了他的劍……

    「有我。」

    黑色衣袍擋住了我面前所有刺目的光。四字一落,清風一掃,仿似那麼雲淡風輕:

    「路招搖,有我來護。」

    他的嗓音似自天邊而來,又似自心底湧出,救我於危難,護我於艱險。我仰頭望著他的背影,一如任何時刻見到他時一樣,那麼筆挺,那麼帥氣。

    至此,我無法不相信命運。

    原來,世上真的有一人,可以拯救我,從身體,直至心靈。

    下一瞬間,面前的一切盡數毀滅。

    墨青的力量強大得絲毫不講道理,他仿似也有滔天的怒氣,令有巨大的壓力從天而降,壓碎了尚且殘存的鳴鳳殿,將除了我與他立足的這個地方以外的一切盡數毀滅。

    裂石,催山。

    天崩地裂之中,洛明軒去了哪裡,四個仙門的人去了哪裡,一瞬間似乎都不再重要,只有我與他所在的這個地方,詭異的安穩。

    我捂著心口,感覺心臟劇烈的跳動已經勝過胸腔里撕裂我的任何疼痛。

    我抬起頭,望見了墨青的眼睛。仿似他的眼中,有一場比此時此刻更驚心動魄的山崩地裂。

    「路招搖。」

    我一笑:「嗯,是我。」

    蒼茫天地,浩淼宇宙,此刻,仿似都寂靜無聲了。

    作者有話要說:我知道,我更晚了點!但這不是為了給你們更長的快樂嗎!今天就沒有小二更了~因為直接把小二更寫在這一章裡面了╮(╯▽╰)╭么么噠~

    秦念笙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09:43:00

    丁一粉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0:47:06

    我可以飛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1:08:29

    季安子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1:14:28

    月下步微涼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1:23:09

    BIU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1:31:51

    htauto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1:51:43

    zheng38762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1:58:14

    ?﹏thia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09:24

    月下海1978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09:32

    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23:05

    許你一曲清song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24:37

    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27:45

    許你一曲清song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34:32

    許你一曲清song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36:10

    許你一曲清song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2:52:32

    白大人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7:53:27

    日光傾城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7:55:15

    長耳朵的魚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8:11:28

    萌萌噠小桂圓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8:35:51

    cc閔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19:01

    白小白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21:30

    ?﹏thia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29:11

    陌子荷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41:58

    茶彥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43:02

    陌子荷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43:24

    季安子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48:14

    叮叮Hello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59:28

    叮叮Hello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19:59:57

    花木花鏡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0:11:42

    木摘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0:57:47

    BIU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1:24:39

    言笑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2:23:17

    無憂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2:37:30

    容與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2:43:40

    言若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723:54:54

    滾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00:48:51

    開水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01:19:00

    吳煩惱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01:21:16

    許你一曲清song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12:00:15

    露紙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12:29:13

    dream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14:37:41

    槿蕭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14:58:57

    奇勒堅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15:08:16

    閑人一枚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1815:25:57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