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45第四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45第四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接下來這兩三天,芷嫣每天白天幫我去燒紙錢,晚上回來后,我借著她的身體瞬行去鬼市查查陰間賬戶餘額,看著增長太慢的數額,我有點發愁。

    我去鬼市酒店問了子游,還陽丹大概多少錢一粒,子游的答案則讓我愁上加愁。

    「按普通人的標準來說,十萬錢大概能買一個時辰。」說完,子游就直勾勾的盯著我。

    他的眼神我懂,他是在同情我,覺得我買還陽丹是沒什麼希望了。因為按我的標準,普通人要十萬買還陽丹,那對我來說就是要一百萬錢。

    因為我買東西的價格是普通人的九倍,末了他們鬼市還給個四捨五入,九十萬直接入成一百萬。

    呵,你們這些套路,我都已經看明白了。

    我賬上的錢,扣掉之前花了的,加上這幾天芷嫣拼了老命找人給我燒的,現在前前後後算起來,攏共兩萬八千錢。

    按子游的說法,我這個入賬標準的惡人鬼,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收到這麼多錢已是很不容易了。尋常的鬼,逢年過節,祭祀拜祖的時候才有活人給他們燒一次錢,一年能平均入賬個三五萬已是很不容易了。

    可我不是尋常的鬼啊!

    用這麼慢的速度存錢,等能買還陽丹的時候,那得多少年去了。

    我咂摸著,既然墨青喜歡我,那我要不要勾引他給他吹吹耳邊風,讓他動用一下門主的權威,在塵稷山給我搞個祭祀大會,將這幾萬幾萬的魔修拖來挨個給我燒紙。

    一個一百,十個一千,湊到一萬個,手拉手圍著塵稷山燒,一天就能燒個一百萬!再妥妥的給我燒個一年半載的!那我說不定還能買顆永久效果的還陽丹,就此復活了呢!

    不過好像還陽丹沒有永久的……那一個月一個月的吃,也是可以的。

    我摩拳擦掌,穿了芷嫣的身體回了顧晗光的山頭。

    這幾天墨青忙得不見蹤影,連晚上也沒像之前那樣抽空來看我,我也就打著養傷的借口在顧晗光的院子里住著,樂得輕鬆。

    我確實不太想見他……畢竟忽然知道這世上有個人喜歡我,對我來說衝擊還是挺大的,我有點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這樣的人……所幸就躲著不見,樂得輕鬆。

    我落在顧晗光院子里的時候,正巧見了芷嫣半個身子伸進了囚著沈千錦的那個小屋裡,屁股撅在牆壁外面扭啊扭。不知是在看什麼戲。

    我默不作聲的將她的身體脫進了她屋裡,然後離魂出了院子,飄到她身邊,也陷了半個身子進屋子裡:「看什麼呢?」

    芷嫣滿眼的興緻勃勃:「南山主和沈樓主好搭哦!」

    我:「……」

    往屋裡一看,只見墨青塑起來的牢籠之中,顧晗光正在與沈千錦對弈。也不知兩人哪來的閑情,這麼大半夜的也下棋下得如此精神。不過芷嫣說得倒沒錯,這兩人,一人外表雖是小孩,一人氣質清冷,可往棋盤前一坐,博弈之間,卻又有一種莫名的合適。

    最後沈千錦落下白棋,顧晗光輸了半個子。沈千錦一笑:「南山主謙讓了。」

    顧晗光一臉冷漠:「不算謙讓,本該你贏。」他站起身來,轉身正欲離開,沈千錦卻忽然道:「今晚失了睡眠,有勞南山主相陪對弈,多謝了。」

    「無妨。」

    顧晗光拉開了門,沈千錦斟酌了一番,又喚住了他:「許是我多心,可否冒昧相問,南山主在先前,可否有見過我?」

    我一挑眉梢,望向顧晗光,但見得背對著沈千錦的顧晗光嘴唇微微一動,最後卻是頭也沒回的冷淡答了句:「我入萬戮門后,從未出山,不曾見過樓主。」

    「入萬戮門……之前呢?」

    「那麼遠的事,記不得了。」

    沈千錦點了點頭:「哦……」仿似有幾分失落的垂頭,她唇角似有些自嘲的一勾:「是我冒昧了。」

    而回應她的,卻只是顧晗光關上房門的聲音。

    我將身子從牆裡飄出來,望了一眼屋外的顧晗光,只見他那雙屬於孩童的眼睛里一片迷霧朦朧。芷嫣在我身旁弱弱的問我:「他在哭嗎?」

    「他哭過了。」

    在當初將沈千錦身上的情毒渡到他身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變成小孩,然後在沈千錦的哀求下,一針針的扎在她腦袋上,將屬於他的記憶抹去時……顧晗光就哭過了。

    無助的抱著沒了記憶昏睡過去的沈千錦,嚎啕大哭。

    從此再不踏出塵稷山,如遁入空門一般生活,不再待見所有的情人,只因為害怕在他們身上,看見自己與前人的似曾相識。

    「走吧。」我拽了芷嫣,「這小孩的破事沒什麼好看的。我來和你商量個事兒,保證比這個有趣。」

    我帶芷嫣回了房間,倚在床上,笑眯眯的將她上下一打量:「芷嫣妹妹,這麼多天瞎跑亂竄的找人燒紙錢累壞了吧。」

    芷嫣卻似渾身上下都發了一下麻似的,抖了抖,退後兩步,警戒的盯著我:「有話你直說。」

    「瞧你,姐姐只是心疼你呢。我這兒有一個一勞永逸,讓你以後再也不用為了紙錢而奔波的辦法,你要不要聽?」

    「你說……」

    「就是讓厲塵瀾幫我燒紙啊,你平時就歇著,打坐,提高自己的功力,我給你指導。你呀,就答應我一件事就好了。」

    「你先說什麼事。」

    我正色道:「以後在我要去愛撫他,親吻他的時候,你站著別動。」

    芷嫣大驚:「你說什麼!」

    「你昨天不是說這是個寄居所嗎,我在裡面就是我,你在裡面就是你。我想勾引厲塵瀾的時候,不是你,你就乖乖站著。」

    「那也不能用我的身體去親……親親啊!再有了,你都知道了他喜歡你,你要有什麼要求,你好好與他提不就行了嘛,還談什麼勾引不勾引……」

    「你懂什麼?他以前喜歡我,是因為我救了他,有那些花里胡哨的頭銜,還有過硬的本事,可現在我有什麼,我只有你的身體呀,不拿你的身體勾引他,讓他繼續喜歡我,萬一他哪天就不喜歡我了呢?」

    芷嫣盯著我,默了很久,眼神從氣憤化為不解,最後像是理解了,又變成無奈:「大魔王,你其實就是打心眼裡,不覺得人家會喜歡你吧……」

    我一愣:「沒有啊,我知道他喜歡我,可哪有平白無故的喜歡。他喜歡我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得讓自己有個讓他一直喜歡下去的東西。」

    「你就沒有想過,他就只是喜歡你嗎?」

    嘖,天真。我斜眼看芷嫣:「你怎麼那麼多話?你就是不想讓自己的身體去和別的男人親親我我對不對?」

    芷嫣也怒了:「對啊!就是不想!你要喜歡他!怎麼會捨得用我的身體去勾引他!」

    「我這不是沒有別的身體嗎!不然你讓我用什麼勾引!」我靜了靜,眼睛更犀利的眯了起來,「誰說我喜歡他了?我還沒放棄殺他呢。」

    芷嫣一臉懵圈:「你說什麼?人前幾天不是才救了你的命嗎?」

    「那是救了你的命,我本來就死了的。雖然他那天確實讓我挺感動,可這並不能讓我放棄初衷!」

    芷嫣滿臉不理解:「那你還那麼用力的攢錢想去買還陽丹做什麼?你直接把他殺了,一起變成鬼飄就行了啊!」

    我總算是理解她的思路了:「你以為我湊錢買還陽丹,是為了和厲塵瀾在一起?」

    「難道不是嗎?」

    我盯著她,滿臉正色:「我是為了回來當萬戮門主。」

    「……」

    「你們這些小姑娘,一天腦子裡情情愛愛的,除了個男人就沒有別的了。我這鬼生一片慘淡,以前沒去鬼市買東西不知道,現在去買過東西,受過氣了,感受到鬼市充滿對我的歧視,我早想掀了它,可奈何掀不了,我乾脆就借著鬼市的力量,重新回來做人,再次站上世界的高峰。過上看誰不順眼就揍的生活。」我瞥了芷嫣一眼:

    「下次再遇到個鑒心門這種情況的,我絕對不讓任何人帥過我。我的征途是雄霸天下,可理解?」

    芷嫣垂下了頭:「我覺得厲塵瀾好可憐……」

    「總之,你就把你這身體借給我。雄霸天下之前,我要先討一個門主令,讓全萬戮門的門徒給我燒錢。」

    「不借。」

    喲呵,翅膀硬了啊!

    我瞪她。芷嫣一頭鑽進自己的身體里,抱著手躺在床上,努力的睜大眼睛,一副怎麼也不像我妥協的模樣。正適時,屋外雞叫,正是天將明時。

    我心知搶不過她,便也懶得與她爭,反正到了晚上,我也能把她擠出去,到時候施一個瞬行術,我還不信她能攔住我。

    可我萬萬沒想到,到了晚上的時候,芷嫣卻一直沒有從山下回來。

    我心道這個小丫頭難道是怕我搶她身體,所以打算躲著我了?我看了看天色,正打算去山下找她的時候,是一個暗羅衛將芷嫣帶了回來,芷嫣渾身發著抖,一臉蒼白。

    看見了我,一時她都忘記了要避開身邊的暗羅衛,只直勾勾的看著我,向我面前走了兩步,然後捂住臉,跪在了地上:「滄嶺哥哥……」

    我一愣,眉眼一肅:「你遇見柳滄嶺了?」

    「滄嶺哥哥瘋了……」她捂住臉,痛哭失聲,「他一定是知道錦州城的消息,所以瘋了……」

    我目光一垂,看見芷嫣頸項上多了一條血痕,這傷口……與沈千錦脖子上的傷口,一模一樣。

    我心頭登時一凜。我聽見自己清晰得可怕的問芷嫣:「你怎麼遇見柳滄嶺的,他可有什麼異常?他刺傷了你,用的什麼劍?暗羅衛救了你?柳滄嶺呢?去了哪兒?」

    「我不知道……」芷嫣抱住頭,像是十分的混亂,「他一點也不像平時的滄嶺哥哥……雙目無神,他一言不發,拿劍刺我,我以為……我以為是他知道了錦州城的消息,他知道是我參與的……所以要殺我。」

    「芷嫣。」我冷靜的喚她名字,迫使她也冷靜下來,「你仔細回憶,告訴我,柳滄嶺手裡的劍是不是吸了你頸項的血,他想殺你的時候,與柳巍想殺你爹的時候,神情模樣,相似不相似?」

    芷嫣像被我這幾個問題敲傻了一樣,她仰頭望我:「對……你怎麼都知道?」

    我當然知道,多年前,萬戮門在錦州城外,與鑒心門短暫交手時,柳蘇若的惑心術。可是讓我萬戮門自相殘殺,死了不少人呢。

    我握緊了拳頭,這個女人,竟是命大,那天卻還沒能將她斬除。

    取了芷嫣的血,她還打算拿去蘇醒洛明軒嗎……

    作者有話要說:我……萬萬沒想到,今天早上說的更新時間晚上八點或者九點會被屏蔽掉了……

    這章寫得有點艱苦,女主的心思讓我也揣摩得很是艱辛……

    不過不管怎麼說~二更奉上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