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37第三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37第三十六章字體大小: A+
     

    芷嫣的爹姓琴名瑜,雖是琴千弦的弟弟,可卻沒有修菩薩道,繼承了祖上的基業,經營著一個半大不小的仙門,可又因著琴千弦的這層關係,那些虛偽的名門正道,也將他奉得甚高,雖不算十大仙門之一,可也算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世家大門。

    多年之前,我劍指仙門,殺至錦州城,琴千弦在後面燒我後院,我因此撤兵。是以琴千弦算是鑒心門的一大恩人。千塵閣與鑒心門自那時起便私交甚好。連帶著與琴瑜也一同交好,兩派子弟互相交流學習,共談人生歲月,最後甚至還結上了姻親關係。

    ——這都是芷嫣告訴我的。

    聽起來是一副好生安樂的世家畫卷,可配著如今這情景一同觀看,就顯得尤其可笑了。

    芷嫣顯然是來過很多次鑒心門的,對其中構造清清楚楚,她一邊說著一邊走,眉宇間全是過去安樂時候帶來的刺痛。

    我分心聽著,偶爾應個一兩句,行徑的方向卻無比堅定。

    到最後,快入一個房間之際,芷嫣才陡然停下來,轉頭問我:「你怎麼知道柳巍的房間在這兒。」

    「我不知道。」我抬頭望著這屋裡散發出來的衝天怨氣,我只知道芷嫣她爹最有可能在這兒。

    可我還沒來得及多與她說話解釋,我忽聞屋中陡然傳來一聲憤怒的嘶吼,其聲衝天,振聾發聵,歇斯底里,令人聞之發憷:「何人擾我!」黑色的怨氣如火山噴發似的洶湧而出,已經遮擋了周圍的一切景色。

    芷嫣像是感覺到了寒冷似的,倏爾打了個寒戰,這是她第一次在這魂魄之體的時候有了對外界溫度的感知。

    我微微沉了臉色,果然誠如子游所說,這厲鬼厲害到已經可以影響活人的世界了。

    忽然之間,黑色怨氣猛地從屋裡沖了出來,我眉頭霎時緊皺。芷嫣見我如此表情,一時也有些緊張:「怎麼了?」

    我手腳利落的一把將她抓了過來,當盾牌似的擋在身前,我躲在芷嫣背後,只小心的伸了個腦袋出去,正色喊道:「琴瑜。」

    芷嫣掙了一下,動了薄怒:「你怎能直呼我爹的名字!」

    哼,講究什麼,論輩分,我叫他兒子,叫你孫子你們都得應著。

    我懶得搭理她,只對那團黑氣道:「這是你女兒芷嫣。你先別衝動,冷靜著看看。」

    面前翻湧的黑氣微微一頓,仿似稍微平靜下來了一下似的。漸漸的,那團濃黑的黑氣慢慢散去,一個批頭散發的中年男子在裡面露出了面目,眉宇間的輪廓氣質與芷嫣七分相似,在他們臉上就寫著血緣二字。

    他望著芷嫣,沒有眼白的眼睛漸漸褪去了烏黑,聲音不似方才那般凄厲,而是有幾分沙啞困惑:「芷嫣……」

    芷嫣沒聽到,但她卻像是感受到了什麼似的:「大……大魔王,我爹現在這裡?」

    見這琴瑜情緒穩定,我伸出了手,指著芷嫣的臉道:「沒錯,這就是你女兒芷嫣,她現在歷經千辛萬苦來找你了,想詢問你一些事,你冷靜著,好好的回答,不要辜負她的辛苦。」

    「芷嫣……」琴瑜晃晃悠悠的往這邊飄,而芷嫣只在我前面一遍又一遍的問著:「我爹在嗎?他在對不對?為什麼我看不到他?」

    嗯,不愧是父女倆,這忽視人說話的本事真是一樣一樣的。

    我靜了靜,先搭理了芷嫣:「你又沒死,之前除了我不是也看不到別的鬼嗎。」我指著琴瑜對芷嫣道,「你有什麼話就說,他能聽到。」

    芷嫣默了一瞬,一時間竟不知道能說什麼似的,我於是貼心的幫她問了:「琴瑜,你女兒想問你,柳巍為什麼要殺你?」

    琴瑜飄到芷嫣身前:「吾兒,為何會變作如此?是何人,何人害了你……」他神色一厲,「是那柳巍?」說著他周身便又起了黑氣。

    我連忙斥住他:「別激動,你女兒只是自己離魂來找你而已,想問清事實真相,並沒有被誰害,她而今還活得好好的。」

    琴瑜的目光終於落在我臉上:「你是誰?」

    咦,居然認不得我這張臉了么,看來是已經將別的事都忘了:「我是你女兒新結拜的大姐姐,來幫她的。」我睜著眼睛說瞎話,芷嫣卻也沒心思來戳穿我,「你且說說,柳巍他為何殺你?他到底想做什麼,摸清他們的目的,我們才好幫你報仇。」

    「報仇……」琴瑜一怔,「我不要你們報仇,你們走,柳巍害了我,還欲加害吾女,你們趕緊走!」

    我瞥了芷嫣一眼:「為何還要害芷嫣?」

    「血……我琴家的血,能幫他復活人。我的血不夠,他便還要芷嫣的。」琴瑜提到此事,情緒激動,一邊痛哭,一邊憤怒,「鑒心門對我琴家卻是打的如此算盤,虧我生前將他們是為至交,柳巍!柳巍!柳巍不死!我不甘心!」

    怨氣衝天而起,我只沉了臉色,靜靜的盯著他:「他要復活誰?」

    「金仙,洛明軒。」

    這幾個字一出,雖是一如我所料,可我還是如被人打了一拳一樣,悶痛之後,是滔天之怒,壓在心口,按捺不發。我嘴角一勾,冷冷一笑:「鑒心門的膽子,果然夠大。」

    芷嫣在旁邊問我:「我爹說什麼?誰要害我?他們復活誰?」

    我只盯著琴瑜:「他們把洛明軒的身體藏在哪兒?」

    「便是此屋地下三丈。」柳巍亦是咬牙切齒,「洛明軒在那兒,有至聖結界,我進不去。」

    洛明軒活著的時候修了個金仙之體,是這天底下千萬年來的第一人,於是他現在半死不活了,這金仙之身仍在,對妖魔鬼怪,卻還是有威懾力么……

    我往柳巍屋裡飄。芷嫣欲在我身後喚住我:「大魔王你要做什麼?

    我一轉頭,盯著她:「我要,幫你報仇啊。」言罷,我一頭鑽入地下。

    鑒心門在地下宛似建了個地宮,彎彎繞繞,機關眾多,可這些對於鬼魂之體的我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一直落到地下三丈深處,終是尋到一處散著金光的石室,尚未靠近,我便覺得我這魂魄猶似被陽光炙烤了似的,渾身無力,越靠越近,甚至胸口還隱隱有刺痛感。

    待直接穿過一個石門,登時進入了一冰室之中,內里金光更甚,我強壓疼痛,目光一掃,在室內見一寒冰床,而上面躺著的那白衣男子,正是我的仇人。

    洛明軒。

    我飄到他身邊,壓著身體里幾乎被撕裂的疼痛看著他,心道,對,他就是這個樣子的,好一張道貌岸然的臉。

    我目光一轉,看見他所躺的冰床上微微凹陷,像是從冰床下面湧出來血液一樣,將他身體浸泡在了鮮血里。一襲白衣被浸染鮮紅,帶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的純潔至聖,真好,真適合他。

    我伸出手,欲放在他的頸項之上,欲將五指化為利爪,欲要刺穿他的皮肉,然後把他腦袋給擰下來,讓這個世上,再無人可修補他的身體,再無人能動讓他復活的心思。

    可我的指尖尚未觸碰到他,便聽「嗤」的一聲,猶似肉落在鍋里的聲音。

    我看了看我的指尖,顏色幾乎淡得快沒有了,鑽心劇痛傳來,令我沉了眉目。

    我這鬼魂之體,碰不了他。

    身後石門微微一開,有人說話的聲音傳了進來:「琴芷嫣抓不到?」這卻是一個女聲。她旁邊有個渾厚的男聲答道,「厲塵瀾將她放到了無惡殿,擒不來。」

    我轉頭一看,見了這兩個人,登時了悟。

    是柳巍和柳巍的姑姑——柳蘇若。

    說來,這卻也是好久不見的一個「故人」。

    在這兒躺著的金仙洛明軒乃是與柳蘇若有一指婚書卻尚未成親的丈夫,因為在他們成親的那一天,我就把洛明軒給「殺」了。可又因著洛明軒修了金仙,其實是個不死之身,於是就一直這般昏睡著,不省人事,讓柳蘇若一直守活寡到現在。

    我雖沒有如何針對這個女人,可想來,這個女人,心裡必定是恨極了我。

    柳蘇若走到洛明軒身邊,看了看這洛明軒一身血水,她眸色沉凝:「琴千弦呢?他修菩薩道,身體里的血更為純正,將他殺罷,放血滋養,於明軒而言,當是最好。」

    「琴千弦修菩薩道,於十大仙門之中名聲望極,而今世人更是無人知曉他修為如何,要設計他,怕是不易。」

    我瞅了一眼語調平淡答話的柳巍,只見他雙目失神,神情空洞,就似一隻提線木偶。我約莫猜到這大概是中了他姑姑柳蘇若的惑心術了。

    搞半天,琴瑜的死,芷嫣的外逃,洛明軒的復活,都是這寡婦,主力策劃的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