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29第二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29第二十八章字體大小: A+
     

    回了塵稷山,墨青與我各自回了屋。

    我用芷嫣的身體鑽進被窩之後,讓魂魄離了體,也不讓芷嫣進去。先逮著她問了一通當年我死後的事情。

    芷嫣答得馬虎,說她那時候還小,又是個從小被嬌養著的,江湖上的事情不那麼清楚。就只知道司馬容斷腿這一事,其實是被十大仙門之一的南月教設計陷害了,但到底是怎麼個設計的,她卻不不知道。

    我摸著下巴琢磨,芷嫣說的這個南月教,在我印象里,大概算得上是十大仙門裡最沒存在感的一個門派了,他們偏居西南,距離隔得遠,教主又是個愛搞神秘的人,其他門派的事他基本不摻和,就連當初劍冢一戰也沒見到多少南月教的人。

    這樣的門派,居然會設計害了司馬容?

    「這是哪一年的事?」

    「哪一年我說不清楚……」芷嫣想了一會兒,「當初那劍冢一戰之後,你身死,厲塵瀾登位,江湖上沸沸揚揚的鬧了許久,好久之後大家才有時間去關注別的消息,而等到那個時候,司馬容的腿就已經斷了。」

    我皺了眉頭:「厲塵瀾知道司馬容是給南月派害了,也沒做什麼事?」

    「做了呀。」芷嫣眨巴著眼看著我,「現在大家雖然口頭上還是說十大仙門十大仙門,可實則現在只有九個仙門了。」

    我一愣。

    芷嫣指了指牆那頭的墨青,表情有點畏懼:「南月教被他滅了。」

    我發了一會兒怔,故作淡定的「哦」了一聲。

    我一直以為墨青那般仁慈治下,還還地於民,給人施粥,他在江湖上必定不會做什麼大動作呢,原來他只是用和藹可親的遮面巾來擦一下手上的滾燙血啊。

    「這件事我倒還記得清楚些。我常去鑒心門找滄嶺,那段時間鑒心門裡上總是客來客往,每位長輩都是一副焦頭爛額的樣子。後來厲塵瀾一夜血洗西南……」

    我打斷芷嫣:「厲塵瀾在滅了南月教之前,你們就得到了消息?」

    「對呀,他散出消息說,三月之內,必屠南月教。」

    我挑了挑眉,又是一個沒想到,這小丑八怪竟是一個這麼高調有血性的人。

    這事兒換我做,我就直接帶人殺過去。等完事兒之後,看幹得漂不漂亮。要是幹得漂亮就拿出來臭顯擺,要是幹得不漂亮,就悶不吭聲。反正我之前也沒與誰通知過,只要讓人知道,南月教對不起我,然後我揍了他,我萬戮門不吃這些虧,就行了。

    可墨青卻提前三月將自己的計劃公布天下。這不是告訴人家提前做好準備我要來揍你了嗎。

    這要萬一揍得不好看,丟自己的面子不說,這揍人的難度也是增大不少吧。

    可這事兒最後辦成墨青這樣——當真屠了對方教派,直接將南月教整個從十大仙門裡面抹去——這就很長臉了。

    我估摸著,這應該算是墨青接手萬戮門以來,在江湖立下自己威嚴的一戰吧。所以芷嫣如今見了他,才怕成那副德行。在他們看來,墨青是個心狠手辣並不輸於我的魔頭。

    我瞥了芷嫣一眼,揶揄她:「你們仙門的,互相稱兄道弟,這種生死緊要的關頭,怎不見得你們幫一把?」

    「劍冢一戰,各門各派都是調集了自己最精英的弟子,一戰之中全軍覆沒,各大仙門哪能恢復得那麼快……」我也指了指牆那邊的墨青,「看,人家就恢復得那麼快了啊。」

    芷嫣撇嘴,苦了臉:「他那是一個人去乾的,又沒叫上萬戮門的弟子。」

    單槍匹馬殺入南月教,屠了人家一整個門派……我不由得挑了眉梢,司馬容斷腿,墨青這火氣大得,也有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了。看來他們之間的關係,委實不簡單啊。

    再沒問出別的,外面太陽升起,芷嫣回了魂。我給她安排了任務,讓她上午打坐修行,下午去給我找人燒紙。而我則飄到墨青那一方,打算跟著他審查審查,看他是不是已經察覺出了芷嫣身體里的倪端。

    可這一整天跟下來,墨青好像並沒有什麼異常,做著門主日常該做的事,到下午的時候,芷嫣出了門,於是就有暗羅衛偶爾來報上芷嫣的行蹤。墨青也只是一邊看著文件一邊聽,

    我在他身邊觀察著他,看著他翻紙頁的每一個模樣,一會兒看他眼睛,一會兒看他鼻子,眼神就在他身上流轉,他半分沒察覺到我。

    而這張臉實在賞心悅目。

    我索性仰頭一倒,躺在桌子上,蹭到他正審看的文件上,他的目光透過我的臉看著後面的文字。而看不見近在咫尺的我。

    我就占著這個便宜,盡情的偷看他,感覺到他翻閱文件的手在我的身體里挪動。

    人都說琴千弦被我抓來看了一晚上,看出了心魔。那墨青呢,如果他知道我就這樣一直盯著他,將他看了那麼久,他會被看出心魔嗎?

    我伸出手,想去觸碰他的眉眼……

    我其實,還有點期待墨青被我看出心魔的樣子呢。

    想著他隱忍、害羞、抗拒的模樣,我就不由的升起一股微妙的成就感與滿足感。

    我的指尖穿過他的眉眼,他一無所覺,就這般躺著玩了好一陣,又是一個暗羅衛進來,規矩行禮后稟報著,說芷嫣在山下遇見了柳滄嶺。

    聽到芷嫣的名字,我恍然回神,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手,我一個旋身,重新在書桌邊站好。

    我怎麼迷糊了,我勾引墨青,不過是佔有芷嫣身體后,因為處於弱勢,一個被迫而行的舉動。勾引他是我打成目的的手段,怎麼……卻還養成愛好,變成習慣了。

    而且,若是墨青知道是路招搖在勾引他,哪還會有隱忍抗拒,只怕早就手起刀落,血濺當場了。

    我在桌邊抱著手站著,強迫自己壓下心頭思緒,嚴肅了表情。聽那方暗羅衛稟報著芷嫣在山下與柳滄嶺相遇,好生糾纏了一陣,墨青面上並無表情,好像這件事根本沒有進他耳朵一樣,只是隔了一會兒,他問了一句:「鑒心門最近有無異常?」

    「回主上,並無異常。」

    我聽聞這個回答,暫時轉開了對別的事情的關注。

    鑒心門最近一切正常?他們的少主走丟了,一直在塵稷山下呆著不走,正常人都會懷疑,他們少主或許被萬戮門監控,或許被萬戮門威脅,需要營救,可他們居然什麼都沒做?完全……

    沒有異常?

    這就是最大的異常。

    墨青將手中東西放下,眸光微斂,似沉思了些什麼,隨後換來暗羅衛衛長。

    我以前的衛長是個孔武有力的漢子,而現在這個已經變成了一個斯斯文文,蒙著臉,配著劍的青年。墨青吩咐他:「去查查鑒心門的近況。」

    「是。」衛長應了一聲,人便瞬行而去。

    以前暗羅衛只管檢舉萬戮門內的事,而現在司馬容離開了,墨青就將司馬容的職責也都交給暗羅衛了嗎。

    我在墨青身邊又待了一會兒,可不知為何,越呆越是有點不自在,我乾脆退出了他的房間,回了濯塵殿里,打著坐等芷嫣回來。

    我打算今天晚上去一下鬼市。關於那個小圓臉的厲鬼,我還有事要去查,而且……還得給芷嫣買個神行丸,以免日後要用到她的時候,拖我後腿。

    作者有話要說:_(:зゝ∠)_因為今天這章有點少,所以下午補個二更。

    看,我是不是十分的良心!!!

    綠裳飄飄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1:27:38

    芭比波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1:44:36

    來來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2:23:22

    秋收有魚糧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2:28:26

    三歲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3:15:05

    雨霽輕塵歇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3:24:26

    弱水三千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3:39:05

    zheng38762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4:22:21

    花木花鏡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4:27:03

    嘟嘟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5:07:17

    九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5:14:36

    長樂未央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6:35:25

    柳清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8:21:34

    奈何明月照溝渠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19:58:21

    行之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20:07:00

    貓咪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20:35:29

    奈何明月照溝渠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05-0121:09:25

    貓咪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05-0121:53:37

    貓咪扔了1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6-05-0121:54:43

    mumusu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22:16:51

    mumusu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22:18:14

    三三得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23:13:13

    余腩妹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05-0200:53:40

    三生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201:57:34

    余腩妹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203:51:05

    余腩妹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203:57:17

    曼衛昕承*^o^*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209:26:45

    曼衛昕承*^o^*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209:28:09

    19555999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05-0210:18:58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