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28第二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28第二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司馬容將我帶到後院放置木頭的一個房間里,裡面各種各樣的木頭看得我眼花繚亂。

    我素來怕這些瑣碎麻煩,挑東西的時候永遠只有一個原則——

    「哪塊是最貴最好的。」

    司馬容笑了笑:「芷嫣姑娘倒不是客氣人。」

    我何曾同西山主客氣過,然則而今換了個身份,還是得扯了個借口糊弄的:「司馬先生與我師父關係如此好,與你客氣可不就生疏了嗎。」

    他倒也沒多計較,推著輪椅到了小屋最裡面,從一堆木塊下方取出來一塊:「這裡的木頭沒有便宜的,只是若要論合適,這塊玉龍血木與六合劍可謂絕配。」

    我細細一瞅,只見那是一塊暗灰色的木頭,與六合劍劍柄上的粗糲石紋極為相似,而在那灰色中間,隱約夾雜著些許鮮艷的紅色,若隱若現,看似低調,卻無法讓人忽略那些奪目的存在。

    粗看平淡無特色,細看張揚有內涵。

    是我喜歡的風格:「行,就它了。」

    司馬容應了,一邊抹著木塊上的灰,一邊狀似無意的提了一句:「但聞芷嫣姑娘,能於夢中與先門主交流?」

    我一愣,心道,難道方才墨青避開我,就是為了和司馬容去說這件事?可如果單純只說這事兒,完全沒必要避開我啊。

    難道……墨青其實已經有發現芷嫣這具身體里藏的秘密了嗎?還是說,墨青還有別的密事與司馬容商議……

    我藏了情緒,如往常般道:「先前不慎在路門主墳前撞了一頭,後來便常夢見門主托我給她燒紙,也算是有一二交流。」

    「哦。」司馬容點了點頭,他抬眼看我,溫柔的眸光映著屋內小心罩起來的燈火,有幾分朦朧,「若是如此,在下恐有一事想勞煩姑娘。姑娘若下次再有幸見得先門主,且代我,向她道個歉。」他說著垂斂了眸光,「若是在下雙腿尚好,此時便該跪下謝罪,可無奈這殘廢之體,連致歉也無法至誠……」

    他語氣沉中帶痛,是我活著的時候未曾聽過的謝罪之語。

    「你欲向她謝什麼罪呢?」

    在我心裡,西山主司馬容,於我從無虧欠,他所報給我的恩,已遠遠大於我施給他的情了。他對我並沒有什麼罪要謝。反而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他失去雙腿,我這許諾要護他們橫行天下的門主,才是有愧於他。

    司馬容垂著眼眸,靜靜看著手中玉龍血木:「當年劍冢一戰,仙門埋伏,若非我消息有誤,不至於累門主身死異處。」

    我聞言一怔,竟是從未想過司馬容心裡竟然還會有如此想法。

    不過若要論當年的實情,我確實也是因為沒收到十大仙門埋伏與劍冢的消息,所以才那般任性的將門人都留在外面與其他魔道門徒廝殺,隻身入內……

    我咂摸了一下,伸手過去抱了司馬容手上的木頭,以免這木頭礙了他推輪椅的手,我一邊往外走一邊道:

    「江湖險惡,特別是魔道之人,過的從來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我都知道,在這條道里,沒有哪一個榮耀不是要拿命去博的。路招搖是那麼聞名天下的大魔頭,又漂亮又聰明,她必定通曉這其中道理。」我嘚瑟了兩句,復又肅了神色道,

    「她中了埋伏,身死異處,是她處理不當,怪不得你。不過你這句歉意,我會給她帶去的。」

    司馬容望了我一會兒,微微一笑:「我知道先門主不是斤斤計較之人。世人如她那般通透豁達的,也沒有幾人了。」

    嗯,好小子,不愧是當過我左膀右臂的人,就是比其他人更了解我一些。

    「只是我這一生……」司馬容拍了拍自己的腿,「怕是永遠不會原諒自己了。」

    選好了木頭,回了前廳,司馬容將木頭在六合劍上比劃了一下,估算了製作一番時間,讓我五天後來取。

    他與墨青也沒再說別的話,道了別,墨青便帶著我走了。

    離開司馬容的院子,墨青並沒有領著我直接回塵稷山,而是在豐州城市集上走了一會兒,他不著急回去,我見天色還要有一會兒才亮,便也沒有著急。

    我心裡一邊琢磨著事,一邊隨著他走,忽然嗅到路邊賣烤串的地方飄來十分誘人的香味,我鼻子剛動了兩下,墨青便往那方走了。他往那兒走,我自是也跟著他。

    在路邊小攤上坐下,叫了些吃食,一開始我是被這烤串的美味俘虜得啥都沒思考,就關注著這肉串用料十足,香料誘人,咬下去表皮焦脆,內里有汁,焦香酥嫩,唇齒留香,我一連興沖沖的吃了十來串,直到有點飽腹感了,才抬頭望了眼一直盯著我的墨青。

    我往四周看了看。

    但見周圍都是一群低級魔修,三五喝六的,坐在這小攤上一邊吃肉一邊喝酒。閑聊胡侃著天下大事,活像他們才從十大仙門和我萬戮門的接班人位置走下來過一樣,沒甚水平。

    而剛才……我這個萬戮門前門主好像和萬戮門現門主,就這樣絲毫不講身份的和這些沒甚水平的人一起,坐在路邊烤串攤上,狠狠吃了一通……

    不對,是我狠狠吃了一通……

    墨青問我:「還吃嗎?」

    我舔了舔嘴,小丑八怪,竟然敢誘惑我。我今天……接受你的誘惑就是了!

    我打算徹底放下過去身份的包袱,反正現在都是用的芷嫣的身體。沒看出來這小女孩身材幹巴巴的,肚子還這麼能吃!都賴她!

    我目光堅定的看著墨青:「師父,我還要再來十串。」

    墨青一聲低笑:「好。」

    我又拿了一串起來,咬了一口,看了他一眼:「你不吃啊?味道還不錯。」

    他就這般一動不動的盯著我:「我看你吃。」他頓了頓,微笑道,「味道也很不錯。」

    我一口肉噎在喉嚨。

    夭壽了,我剛才聽見什麼了?

    這個悶騷小丑八怪好像對我說調情的話了?而且我竟然……還聽見了自己心口……「撲通」一聲,和前幾天看見小丑八怪的微笑時一樣。

    毫無防備的,突如其來的,像被人在心口撞了一鍾,大響一聲之後,迴音不斷,嗡鳴震顫。

    我咽下口中的肉,轉開了眼,然而轉念一想,我躲什麼,現在是我勾引他呀,他這一副被我妥妥的勾引住了的樣子,我應該感到驕傲自豪並且直接蹬鼻子上臉呀。

    我……害個什麼勁兒的羞?

    我在心裡一鼓氣,轉過頭來,打算嬌滴滴的和墨青撒個嬌,也回上一句情話,哪想抬起頭來的時候,看見的也是側著腦袋,拿手支著臉,微微擋住臉,目光使勁兒往遠放的墨青。

    他沒敢看我,是因為說了方才那句話之後……他自己也害羞了嗎?

    他剛才那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脫口而出?

    我看著現在扭頭看遠方扮冷漠,裝高深,就是不看我的墨青,卻是不知為何,心裡忽然陡升兩個字……可愛。

    我竟然覺得,這樣的墨青,還蠻可愛的。

    我轉了頭去,適時隔壁桌正好有一扛著大刀的彪形大漢坐下,他那把刀磨得錚光拔亮的,就似鏡子一樣映出了我的臉,就這恍然一瞥,我卻見到了芷嫣這張臉的嘴角邊,竟勾著一縷若有似無的微笑。

    我竟然……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微笑?

    太可怕了,難道芷嫣這個身體里,除了我以外還有別的什麼魂魄闖進來了嗎?我左探右探,最後終於認了,那個笑容只會是我。

    我清咳一聲,打算不去細究這件事情,連忙尋了個話題來,問墨青道:「方才在那院里琢磨了一下,想起了司馬容不就是萬戮門的西山主嗎,我聽說以前路招搖在的時候,他可是她的左膀右臂,應該很厲害吧。」

    「嗯。」墨青只應了一聲,並未多答。

    我只好多問一句:「那為什麼不想辦法讓他回去呢?或者說,他為什麼不願意回萬戮門呢?師父你現在已經那麼厲害了,有他相助,必定事半功倍。」

    「萬戮門之事我能擔待,至於他的生活,隨他心意,才是最好。」

    將司馬容維護到這種程度,私以為便是以前的我也做不到。墨青這是……將司馬容當成至交好友了啊。

    新叫的烤串上了,我便沒再繼續問。

    萬戮門的西山主腿斷了那可是一件大事情,這事兒在江湖上不可能完全沒有走漏消息。我現在可不能這般直接詢問墨青,未免讓他起疑,我還是先回去問問芷嫣,了解了解大致情況,然後才好細細去審查這裡面的事情。

    還有那隻飄蕩在房間里嚇唬人的小圓臉……以及今天司馬容和我道歉,說因為消息有誤,才至我身死。可消息到底為什麼會有誤呢?

    我這西山主,在我離世以後,身上的事情,看來還有得細解呢。

    作者有話要說:是的,我就是在晚上碼字的時候想吃烤串了_(:зゝ∠)_

    然後~勞動節快樂~~

    九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1:47:20

    來來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2:08:35

    言笑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2:35:51

    雨霽輕塵歇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2:37:49

    19614953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2:59:11

    18483553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3:23:11

    三三得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3:31:31

    梧桐成雙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3023:35:13

    花木花鏡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00:50:32

    花木花鏡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00:59:05

    花木花鏡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01:11:16

    19619526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5-0103:32:05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