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23第二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23第二十二章字體大小: A+
     

    一整天時間,顧晗光在外面,愣是沒把結界撬開一條口。

    不過想來也是,顧晗光除了醫術以外,內里修為並不比北山主高。其他暗羅衛就更不說了……且看北山主與姜武相處的方式,姜武的修為只會比袁桀高。

    在修魔修仙這一途上的人,實力的差距就是一條鴻溝。姜武如此自信,定是少不了平時對自己實力的肯定。顧晗光打不開他的結界,也是正常。

    芷嫣抱著膝蓋在床上縮著,盯著一個地方發獃:「怎麼辦?我覺得我要被搶走了。」

    我摸著下巴琢磨:「要不我今晚給你大伯父去托個夢吧。」

    昨日琴千弦在無惡殿上既然能布出連我都進不了的結界,可見他在布結界這個方面,造詣還是很深的。讓他來,解決問題也該是妥妥的。而且芷嫣還是他親侄女,他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她被姜武搶了。

    等到了晚上,我準備離開,芷嫣的魂魄卻奮力的從她身體里掙了出來,猶豫道:

    「我大伯父自幼修了菩薩道,而今已不知道多少年了。他若是……想對你不利呢?」

    說實話,其實我心裡也有點打鼓。

    身為一隻鬼,我確實不太想和一個修菩薩道的人接觸,特別是琴千弦這種修菩薩道修到了一定境界的人。萬一他一個誦經就出其不意的把我超度了呢?

    可憂心歸憂心,該做的一樣也不能少。

    「呆著吧。你這身體是我送到姜武手上的,我也一定讓你安然離開。」

    我又尋來了鬼市,花了五千錢,買了半柱香入夢的時間,喊了三聲,周遭環境一暗,又在那黑暗之中。我聽到了腳步聲,與顧晗光不同,琴千弦走得更穩更緩一些,似在閑庭散步,然後他看見了我。

    我先揚起了個微笑,表示自己的友善,省得他二話不說一盤腿就把我超度了:「琴閣主。」

    琴千弦靜靜的看了我片刻,一雙慈悲菩薩目微微一垂:「路瓊。」倒是難得,居然有人還會喚我的大名。我應了一聲,他復而似自言自語的呢喃,「竟然……還會入夢嗎……」

    我聽得不大真切,卻見他雙手合十,閉上了眼,弧度精美的上下唇緩緩吟誦出了經文。

    我一驚:「等等!我不是來纏著你的!可別超度我!」

    我撲了過去,伸手想拉住他的雙手手腕,欲將他合十的手分開,可卻無法觸碰到他,情急之下一聲:「大伯父!」喚出了口。

    他一愣,我聽到誦經聲停了下來,連忙插話道:「你侄女芷嫣被新山姜武抓了,軟禁在江城一小院結界里,我南山主已經去過了,可打不開結界,我給你託夢,讓你去救她呢!」

    說完,我就忍不住在心裡唾棄了一下自己。真是活著的時候天高地厚都沒怕過,現在到死了,居然還怕了他琴千弦了。

    想當年,他都是被我抓來關在地牢里任君觀賞的好嗎!

    聽說當年他被我看了一晚之後,還被看出什麼心魔了,回去閉關打坐收拾了好久的心情,才重新復出回到江湖上的。

    結果現在,真是因果輪迴報應不爽……

    琴千弦目光在我臉上一轉:「跟著芷嫣的是你?」

    這修菩薩道的果然能修出天眼!他那日在無惡殿上,一定是恍惚瞥見我的影子了。

    我不否認:「我不會害你侄女,她有求於我,我亦需要她,我們各自商議,公平買賣,於她無害,於千塵閣無害,於仙道無害,你不用想著超度我,我路招搖自知做人的時候確實不是個好人,可做鬼的時候,當真一點壞事兒也沒幹過!」

    雖然是因為都還沒來得及……

    琴千弦聞言,也是默了一瞬:「我方才誦的乃是《心經》,未曾想超度你。」

    那你見了鬼誦《心經》,難道是想超度自己嗎?

    我憋住了話頭,又覺得四周黑暗漸漸褪去,半柱香的時間又到了。我抓緊最後的時間與他說了句:「你一定要來救你侄女啊!江城柳街……」

    黑暗消失,琴千弦也再見不到了。

    這方托完了夢,我再回到那小院外,小不點顧晗光與暗羅衛尚在外面圍堵著,只是對於姜武的結界,束手無策。

    顧晗光面上無甚急色,我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他覺得這事兒其實無關輕重,北山主沒什麼好憂心的,反正回頭有門主收拾。而這裡不過就是救個投奔魔道的仙門女子罷了。

    只是我在夢裡威脅他,他才接下了這個活,可他接下來了,又沒說一定能辦好,現在辦不好了,他也算是盡了力,我怪不得他了。

    我知曉他這些小心思,所以更加生氣,於是一巴掌拍在顧晗光腦門上,只是他都感受不到罷了。

    我在心裡給他記了辦事不力的一筆賬,入了院內,但見姜武的幾個下屬在院里喝酒,一邊喝一邊諷了外面的顧晗光幾句,夾槍帶棒的,也把萬戮門洗涮了一頓。

    我眉梢一動。這要換做以前,我的劍都出鞘了。哪怕就在這兒把你江城一個劈成兩半,再和十大仙門鬧一場,也絕不讓你一個後起之秀,投機取巧的在我萬戮門面前放肆。

    只可惜這不再是以前了。

    我死了。

    所以只能等人來救贖。

    我捏了捏拳頭,把這幾個人在心裡的小本本上記了賬。你們以為我路招搖死了,沒有力量,就會認命的放過你們嗎?

    等著吧。

    我從他們的桌子上飄過去,前幾年,墨青沒有教你們在江湖上好好做人的道理,以後,我給你們補上成長的一課。

    我入了屋內。

    卻見姜武又在床榻邊坐著審視芷嫣的容顏了。而芷嫣只以魂魄之體在一旁抱著腿坐著,縮在牆角,她望了我一眼:「這人是不是心裡有什麼毛病啊,在這兒看了我快一宿了。」

    我還沒答她,外面跟著有人跑了進來,報與姜武道:「琴千弦來了!」

    姜武一怔,面容倏爾沉凝下來,比先前聽見顧晗光的名字時,臉色要難看多了:「他親自來?」

    「對……正在破……」

    來報的人,話都沒說完,忽聽天上一道雷鳴撕裂天際,「轟隆」一聲砸在小院結界之上。聲音振聾發聵,像將大地都晃了晃似的。我心頭驚詫,這琴千弦破結界的動作還真是驚人,什麼時候,他們修菩薩道的也變得如此暴力蠻橫了?

    我還在困惑,外面江城的繁華之聲湧入耳朵,是姜武的結界破了!我心頭一喜,但見姜武眉眼一沉,小毅倏爾憑空出現,大喊一聲:「厲塵瀾也來了!」

    我一愣,卻是不知為何,聽見這個名字的一瞬,周遭的動靜仿似都變緩了一瞬。

    明明昨天想盡辦法,找了那麼些人來幫忙,可卻都神奇的沒有聽見墨青的名字時,這種忽然一下,就落了心頭大石的安心感。

    他去海外六合仙島取劍,他說他要兩三天方能回歸,而現在這一天半的時間都還未曾到,他便趕回來了,還攜了一身雷霆之怒……

    我失神片刻,那方姜武倏爾將芷嫣的身體一撈,扛在肩頭之上。

    「撤。」他一聲下令,竟是要動瞬行之術了。

    芷嫣明天可以自行回魂,但我可不行呀!我雖然吃了神行丸,但要我從這兒飄到塵稷山,那也是一段很漫長的距離好嗎!

    我當機立斷,一頭撞進芷嫣的身體之中,只下一瞬,周邊便是一陣風起,姜武片刻便不知瞬行到了千裡外的哪個地方。

    我進了芷嫣的身體,感覺肚子硌在姜武的肩頭,實在不舒服,便直接醒了過來,掙了一下,姜武倒是不難為我,直接把我放在地上:「肯醒了?」

    我推開他的胸膛,站遠了兩步,往周圍一打量:「這是哪兒?」

    姜武卻沒有回答我,只將我下巴一捏,有點粗暴的將我的拉到了他面前,眯著眼審視:「厲塵瀾,琴千弦他們竟都親自來了,小美人兒,你可知,為了聽你的買賣,我讓這江城裡,上了多大一齣戲嗎?」

    哼,沒見識,墨青和琴千弦親自來了算什麼,我以前可是和十大仙門赤手空拳干過架的,還順帶救了個墨青。

    現在這齣戲里,最大的看點明明是你抓了路招搖好嗎。

    只是你不知道,別人也都不知道罷了。

    我給姜武提建議:「我主意變了,買賣是談不成了,不過你可以放我走,這樣厲塵瀾和琴千弦暫時就不會追著你了。」

    姜武一笑,即便現在在出逃中,可他的目光也不減倨傲:「能追上我瞬行之術的,他厲塵瀾與琴千弦也辦不到。」

    「狂妄。」

    空中陡然落下這兩個字,聽見這熟悉的聲音,我不由得失了神。

    我知道姜武為什麼會那麼自信的說出沒人追得上瞬行術這話,因為沒人知道他瞬行去了哪裡,大千世界,億萬種可能,如何尋找,而墨青,當真找來了,快得讓我也忍不住驚訝。

    看著那一襲自大樹之後走出來的墨色身影。看著他曾將星星裝進去的眼眸透出風雪般刺骨的殺意。

    我只覺心口一動,「撲通」一聲心跳,即便是在比這艱險萬倍的環境當中,我也未曾有過如此心情。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當我身陷囹圄,當真會有一人,奇迹般的出現,英雄一樣登場。

    涉深水,入熱火,前來救我。

    最重要的是……

    長得還那麼驚人的好看。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還木有寫好,可能在五六點左右更新~么么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