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18第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18第十七章字體大小: A+
     

    我與墨青去無惡殿的時候,沒有吃神行丸飄不大動的芷嫣貼著門柱站著,一臉淚汪汪的盯著我:「招搖魔王,你一定要好好保住我的身體啊,我……我可還是黃花大閨女呀……」

    說得跟誰不是一樣,我斜了芷嫣一眼,她又立馬補充:「你也不可亂性!要控制住自己!」

    這個名門正派的弟子,腦袋瓜子里一天都在想些什麼,就知道采陽補陰那回事兒了嗎?

    我不搭理她,隨著墨青的腳步,離開了戲月峰。

    這一次墨青卻沒有用他的瞬影之術,只是帶著我,像閑來飯後散步一樣,一路從戲月峰走上去主峰的小道,走得夕陽沉下,晚霞沒落,直至皓月當空。

    好長一段路,他不說話,只負手在前面走著。我亦是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後。

    我琢磨著,墨青這估計是在學那些小年輕談情說愛呢,吃飽了沒事兒就出來閑逛,說是能增進感情,雖然我覺得這種閑逛並沒什麼作用,不過因著我現在是要勾引他的,所以讓他高興高興也好。而且……

    離開禁地孤墳以來,我也沒有好好逛過塵稷山,現下這般走著,卻也有幾分回顧過往的感慨。

    登上塵稷山主峰前寬敞氣派的階梯,我抬頭望了眼遙不可及的高處,在那裡矗立著我萬戮門最巍峨的建築——無惡殿。

    許久未從這個角度仰望,我倏爾憶起第一次走到這裡來的時候。

    我從我的故鄉出發,到了塵稷山的後山,偶然打了那麼名揚天下的一架,救下了墨青,然後帶著他翻山越嶺,走到前面順安鎮,歇了幾晚,便被客棧的人知道了魔修的身份,於是被當時會仙法的客棧守衛趕了出來。

    我適時傷得重,沒力氣與他們糾葛,便領著墨青,又是一通跋涉,入了塵稷山。

    那時的塵稷山還是一座百里荒山,只有這主峰上尚存一座廢廟,現在山前這寬闊氣派的階梯都是後來我建了萬戮門之後,著人給我擴建修整的,而當時,這山上的道上,只有肩寬的石板,一截有路,一截無路,荒草雜生,青苔漫布,我便背著沉默寡言的墨青,一步一步,從山下,攀著那破階梯,走到了破廟之上。

    總算是暫時找到了個歇息休憩之地。

    我與墨青在破廟裡住下。廟裡沒吃的,墨青天天出去摘果子,而我吃不吃東西都能活,就是每天嘴裡淡著沒味兒不舒爽,便有時搶了墨青摘的果子吃。

    我不愛甜,專拿他摘的沒熟透的果子,酸酸的,微帶澀,我喜歡這個味道。於是墨青便會留意著路邊的青果子,每天專門給我帶兩個回來解饞。

    細細思量,那時候我其實也並不覺得小丑八怪有多醜,因為我覺得他老老實實挨欺負,忠忠心心維護我的樣子也挺可愛的。哪曾想……

    那些年,打發他去看門,看著看著,怎麼就看歪了去呢……

    還得內心有多少不平衡,才能歪得將當初對他那麼好的我直接殺了,我心中生起了不忿,隨即哀哀嘆了一聲氣,停住腳步不走了。

    墨青站在上兩級階梯上轉過頭看我,他背後是朗朗明月,亮得晃眼:「師父。」我有點委屈的,眼巴巴的望著他:「這一路太長,我都走累了。要不……你背我一截路吧。」

    要讓門主背,這其實是一個略損他高冷威嚴的一個要求。

    不過談情說愛嘛,就是要慢慢的提出去比之前更過分一點的要求,在相處的過程當中蠶食鯨吞的佔領對方的領地。直至深入腹地,佔山為王,最後將對方全盤天下,控與掌中。

    我現在就是想試試,墨青他喜歡這個身體,到底能縱容到什麼程度。

    「過來。」他當真喚了我,沒有一點猶豫的讓我站在了比他高的階梯上,趴上他的背,然後背起了我。接著一步一步,坦蕩蕩的繼續往階梯上爬。

    他這麼坦蕩爽快的模樣,或許……在他心裡,根本就沒覺得這個動作有損威嚴呢。我琢磨,他是不是還覺得有點小竊喜,因為喜歡的人,對他撒嬌了,所以即便我說累,他也寧願滿足我,背著我,也不願一個瞬行,回到無惡殿。

    呵,小悶騷,看不出你還是個情種子。

    我抱著他的脖子,趴在他後背上,手掌輕輕的貼在他胸膛上,我找了找位置,這裡是他的心臟所在。若我提起運功,化指為爪……

    我頓了頓,摸到墨青這身黑衣的衣料,然後借著月光審了審他衣領的料子,東海鮫紗,以鮫人鱗煉製而成的料子,沒有個北山主的功底,是絕對撕不開這玩意兒的。若沒有北山主的功底,那拿能抵半個萬鈞劍威力的利器,也是可以割破的。

    然而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點薄弱的內息能讓手指長出鋒利的指甲。

    我登時變得安分下來,看來,要殺墨青,我不僅要提高功力,接近於他,最好還要能在他脫光衣服的時候接近他,最好最好,還要有把利劍,以方便我行事。

    我趴在他後背上,腦袋倚在他肩頭,拿食指在他胸膛上畫圈圈:「師父。」我刻意放軟了聲調,在他耳邊呢喃細語,「上次北山主欺負我啊,拿的是那青鋼拐杖,聽說那南山主手上金針,除了救人以外,也可殺人無形,他們都好厲害啊,可是我身上,都沒有傍身的武器……」

    「四海之內,有你喜歡的武器嗎?」

    我喜歡萬鈞劍,你把它給我啊!

    我忍住這話沒說,因為一說,估計再深的感情也能給徹底拉破了:「之前我在仙門,聽說海外仙島六合之上有一寶劍,本是立於山巔的一塊鋼鐵之石,受天雷風霜打磨,日復一日,竟成了一把天劍,它……」

    墨青仿似微微笑了一下:「六合天一劍,倒是好品味。」聽這語調,竟是真的很寵溺的在誇我似的。

    我被這語調弄得心莫名停頓一瞬,畢竟……在我記憶里,真是甚少聽到有人這樣與我說話。我清咳一聲,找回自己勾引人的調調,繼續在墨青胸膛前畫圈圈:「那師父……」

    「明日忙,隔日幫你取。」

    仙島可是甚遠呀,還有各種天成法陣,守寶神獸,瞬影之術在那些地方施展有限,是以之前活著的時候,我雖對這劍心心念念了一陣,可也因著事務繁忙,而懶於去取,墨青這一答應,倒讓我省事兒的完成了一個願望。

    我心頭高興,連帶著他殺了我這件事也沒那麼計較了,我抱著他獻殷情:「師父,你背我累不累呀,你會不會嫌我麻煩呀,要不要歇會兒?」

    墨青反問我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月亮好看嗎?」

    「啊?」我抬頭望了一眼,皓月當空,萬里無雲也無星星,「好看呀。」

    「喜歡嗎?」

    「喜歡呀。」

    我手臂在前面抱著墨青,手掌貼在他胸膛,只覺得他胸膛微微輕震了一下,仿似在笑:「喜歡就好。」

    這一瞬間,在前後無人,寬闊氣派,寂靜無聲的長階之上,不知為何,我竟倏爾覺得心頭一跳,有一種傳說當中,被……撩到的……複雜的,心跳感。

    我想,一定是芷嫣這個身體,太經不起別人說情話了。

    作者有話要說:嗯_(:зゝ∠)_我果然寫起好好談戀愛的部分就開始卡卡卡卡卡,今天更晚了……文也少了點,可也沒什麼別的補償_(:зゝ∠)_

    小囡丸子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1:17:21

    九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1:48:49

    18425639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2:12:10

    梔子的六月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2:56:18

    19534930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3:09:49

    雪非雪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3:25:18

    zheng38762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3:28:49

    從目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3:49:14

    1701581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3:51:04

    BIU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19:10:05

    言笑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321:36:29

    隨緣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409:35:38

    422918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2410:24:45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