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11第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11第十章字體大小: A+
     

    連夜,我趕去了塵稷山的主峰。

    在無惡殿前,我報上路芷嫣的名字,守門的侍衛便領我進了側殿,想來是墨青對他們已有過交代了。

    當初他那一句,「若她再入你夢,與我來報。」竟不是一句空話。

    我很得意,墨青這般想掌握我的行蹤,一定在心裡恨得牙痒痒吧,恐懼我哪一天捲土重來,把他的地位財富全部搶走,就像他之前對我做的那樣。

    我在側殿里坐了一會兒一直沒人前來,便站起來四處看了看。

    這無惡殿側殿與之前倒基本上沒甚變化,該有的寶貝都還在,該有的氣勢都還有,雕梁畫柱上的兇惡鬼,繞柱子的九頭蛇,頂燈的骷髏頭,一派肅殺邪惡氣氛。

    是我在的時候,萬戮門的風格。

    身處這種氛圍當中,恍惚間,我卻覺自己仿似還活著,掌握著生殺大權,過著天下蒼生皆畏我的奢靡生活。

    我坐在椅子上,往後一倒,閉上眼,想當年……

    「篤」的一聲脆響,從旁邊正殿里傳了過來。咦,這個時候,正殿還有人?我心生好奇,悄悄走了過去,倚在門口,隔牆聽著那邊一個蒼老的聲音壓抑著怒氣,說著:

    「門主進來行事,越發有違萬戮門立派宗旨。」

    他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大殿回蕩,卻在我的心裡激起了千萬層浪花的迴響,是啊!對呀!沒想到咱們萬戮門中還有這般警醒之士!

    我覺得聽牆角已經無法滿足我了,於是我將門拉開了個縫,往外瞅,想瞅見到底是哪個老而不朽的英雄在發言。

    然而從我這個角度看去,先望見的卻是正殿之上,坐在神龍長椅上的墨青,他面無表情,嚴肅得宛似殿中神像。與多年前那個總把自己藏在巨大斗篷之下的他全然不同。

    他而今這個坐姿,也與我之前在那個大椅子上或倚或斜或翹腿的姿勢全然不同。

    他這樣,更像是千年前流傳下來的那個老魔王的畫像,沉默且凝重,帶著不怒自威的力量。

    我撇了撇嘴,在心裡有點不甘心的承認,墨青到底是繼承了那一門的血脈,現在一拾掇打扮,倒也不虛魔王之子這個名頭。

    此時堂中無人,只有一個蒼蒼白髮的老頭站在他下方,老頭拄著青鋼拐棍,想來剛才杵在地上的脆響便是拐杖的動靜。

    雖然只見了個背影,可我也把這老頭子認出來了。

    我萬戮門門徒千萬,遍布天下的分舵也已數不清楚,我一個人斷是管不過來的。於是便在門主之下,分東、南、西、北四個山主。這老頭正是我在位時立的北山主袁桀。

    他是個頑固,陰毒,極其痛恨仙門的老頭子。

    在入萬戮門之前,他一家是被仙門屠了個乾淨的,從此,他專心修魔,見修仙者便殺。以前那些仙門裡還傳著「寧遇路招搖,不見北山主」這樣的言語。他以前也算是我手下的一名幹將,但凡有不知死的仙門來犯,讓他去處理,準是沒錯。

    不過也因為這老頭子的性格過於固執怪異,我與他也談不上親近就是了。

    想來也是,而今這換了主的萬戮門,除了這麼頑固的人,誰還會反對門主的意見呢。

    袁桀聲色沙啞道:「以前推了山門之前陣法的門面,那是形式,倒也無妨……」

    噫,你這老頭,說這話可就讓我不開心了。那怎麼能是形式呢,那是象徵!是精神!

    「而今,那新山姜武一流,雖是禍害,需得剿滅,可無論如何我萬戮門也不可與那千塵閣聯手!」

    我挑了挑眉,新山姜武是個什麼玩意兒我沒聽過,想來是近幾年冒出來人物,可那千塵閣我卻知道。

    與鑒心門一樣,千塵閣乃十大仙門之一。在當年劍冢一戰,他們也是出了力的。可因著這力出得不大不小,不似鑒心門這般鋒芒畢露,所以我也沒什麼映像,而今提起來,比起記仇,我更記得的是他們閣主琴千弦,那可是天下聞名的大美人兒。

    而且他不只美,他還美得沒有性別。

    千塵閣這一脈修的菩薩道,所煉功法,無男女之分,共男女之身,入門則開始模糊性別,功法練得越深,性別則越是模糊不清,近似那傳說中的菩薩。而這琴千弦,大概就是這世上最像菩薩的一個活人吧。

    是以,他的美,男女通吃。

    猶記得我第一次聽說琴千弦的美之後,還把他抓過一次,將他抓來關在地牢里,我逮著他看了一晚上,看得委實過癮。現下想起來,還有點心痒痒,若有機會能再瞅他一眼,倒也不錯……

    「新山位於仙魔兩道勢力交界之處。」

    墨青的聲音拉回了我越跑越偏的心神,他冷聲道,「姜武等人利用我兩道矛盾,逍遙多時,而今與千塵閣聯手,既能快速斬除此禍害,且不至於腹背受敵,如何不妥?」

    我咂摸,聽墨青這般一說,也覺得是沒啥不妥。

    我辦事兒的原則便是簡單、方便、快捷。是否與仙門聯手,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幹掉這一伙人,最後這一伙人被快速的幹掉了,就行了。

    我點頭決定,嗯,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門主!」

    「行了,此事已定。」墨青打斷了他的話。

    我也在這時落寞的嘆了一口氣,他年今日此門中,拍板之人,已不再是我……我這方氣還沒嘆完,只覺堂前一股殺氣掃來。

    往前一望,是袁桀目光陰鷙的盯住了我。

    此時剛被墨青否決了提議的他正是氣得滿臉鐵青之際,我與他四目相接,只見他鷹隼一般的目光中陡然閃過一絲殺氣凜冽的金光。

    「何人在此!」

    隨著他話音一落,一道不見形的氣刃劈空砍來,我心神一怔,剛想要躲,可芷嫣這具身體卻忒不爭氣!竟是在強於她數倍的氣勢壓力之下,渾身肌肉都僵硬得無法動彈!

    氣刃轉瞬殺至身前,我只道,完了,這下也不用愁紙錢愁身體了,我可以和芷嫣手拉手,以後一起在青青墳邊玩捉鬼的遊戲了。

    可便在這時,氣刃至我身前卻不知撞到了一個什麼屏障,發出巨大的一聲撞擊之聲,聲音震得我退了兩步,而屏障之外的那個側殿的巨大石門,已經被震為了齏粉。

    墨青擺了擺手,讓聽見動靜湧入殿中的侍衛退了出去,面上無絲毫表情泄露:「北山主過激了。」他瞥了我一眼,又望向袁桀:「是與我來報的線人罷了。」

    「屬下知罪。」

    哼,什麼知罪,我還不知道你這幾個傢伙的德性,這老頭,不過是在墨青那裡受了氣,轉頭拿我撒氣罷了。

    墨青沒有處罰他,袁桀拱手告退,青鋼拐杖杵在地上,一步一聲脆響,離開大殿之時,他側頭看了我一眼。我亦是不避不躲的盯著他。

    他滿是輕蔑的一聲冷哼,隨即跨出了大殿。

    我一挑眉梢,倏爾想起,如今我用的這身體也正是一個修仙之體呢。我撇了撇嘴,看在之前他說墨青行事有違立派初衷這種話的份上,我打算放過他的冒犯,不與他計較。

    這方剛盯著袁桀離開,身後卻傳來墨青的聲音:「晚上倒是膽大。」我一回頭,卻見墨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入了側殿,負手立在我身後三步遠的地方,瞥了我一眼,「讓你在側殿等著,何不似白日那般規矩?」

    我隨口扯了個理由:「白日在上墳,當然得規矩一些……」

    「哦。」他應了一聲,可不過一眨眼的時間,黑影倏爾閃過,下一瞬間便立在了我身前,近在咫尺。

    我抬頭望他,不明所以。

    我看見他黑色的瞳孔里清晰的倒映著芷嫣的臉:「也不似白日那般怕我?」

    他在懷疑我,可我不能慌不能亂,越亂越慌越易出破綻,於是我不動聲色的應對他的懷疑:「師父,我這叫嚇傻了。」

    墨青:「……」

    側殿里霎時陷入了沉默,我清了清嗓子,不想讓他繼續沉思下去:「師父,先前我小憩了一會兒,又夢見路招搖了。」

    「嗯。」他一轉身,緩步行至一旁椅子上坐下,倒不似方才正殿之上坐得那般威嚴了,他把弄著手裡的一件玩物,「她在夢裡如何?」

    我漫天瞎扯:「沒如何,就只站著。不過師父,我認為一直讓她入我夢也不是辦法。」我向墨青一步步靠近,「她在暗,您在明,無論做什麼您都失了先機,不如咱們先把她找出來吧。」

    墨青這才抬頭看了我一眼,神色帶著打量:「你能將她找出來?」

    「現下卻是不能。」我走到墨青身邊的椅子上慢慢坐下,與他中間只隔了一張方桌,我湊了半個身子過去,努力讓自己的氣息能吹動墨青的鬢髮,「可若能有些書籍供我查閱,或許能找到前人之法呢。」

    我堅信墨青對芷嫣這具身體有好感的,要不然之前不會兩次都這麼容易的讓我糊弄過去。

    可在我越來越靠近他臉頰的時候,一道無形的牆卻隔在了我與他之間,我臉貼了上去,擠得有點難看,只好自己悻悻然的退了回來。

    他沒有看我,只專心把玩著手裡的東西:「你且說說,她是如何站在那方的,以怎樣的神情與姿態。」

    墨青這個小丑八怪還真是奇怪得讓我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會在意這麼偏的點?我費腦轉了個眼珠,扯道:「就……在半空中飄著,沒什麼表情。」

    「她不是讓你燒紙嗎?」

    「啊……對。」

    「不曾抱怨錢少?沒有要求繼續?明日呢?不燒了?」

    是的……錢少得要了鬼命了,明天肯定是要繼續的,還得想辦法讓別人給我燒,不燒了那絕對不可能!我在心頭戚戚然的回答了這幾句,一抬眼,卻見墨青正直勾勾的盯著我的雙眼……

    我倏爾想起了很久之前,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建立萬戮門,我剛從塵稷山裡面跑出來,誤打誤撞的救了還是小男孩的墨青,我帶著他行了一路,他從來沉默寡言,穿著比他大太多的黑色斗篷,將臉罩著,不肯輕易示人。

    而有一天晚上,我喝多了酒,在塵稷山下的村子里找了個客棧住著,晚上迷迷糊糊的睡醒了,想要摸水喝。旁邊便有隻小小的手抱起了我的頭,將水送到了我唇邊。

    我看見了他的臉,布滿了青痕,可怖得令人頭皮發麻。

    他發現我在看他,水也沒喂完,就急著要撤開手,情急之下,碗也碎了,水也灑了,他沉默的縮到了一邊,手忙腳亂的將臉捂住。

    可我卻沒記住他臉上墨痕的形狀,只記住了他的眼睛:「像裝滿了透亮星星。」

    我當時好似……是這般形容的。

    這個場景本是已在我堆積的記憶里蒙塵封存的,直到看見現在的他,記憶的塵布便被掀開抖了一抖一般,倏爾變得清晰起來。

    我往後一縮,不自覺的躲開了他的眼神……

    恍惚之間,竟有一種錯覺,好似被他過於澄澈的眼睛,望見了靈魂。

    作者有話要說:欲撩不成反被撩╮(╯▽╰)╭

    言笑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13:43:44

    鴨玖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15:20:10

    三歲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17:08:01

    九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18:11:25

    dream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22:26:02

    dream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22:28:23

    19520549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623:20:11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