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6第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6第五章字體大小: A+
     

    墨青離開了,跪在地上的侍從這才抖著身體爬了起來。

    小塌鼻子一臉茫然的看看我,又一臉茫然的看看那邊的柳滄嶺:「那是殺還是不殺……」

    我看他:「你是看門的吧?」

    他點頭。

    「就看一輩子門吧,別往上面爬了。」我勸他,「爬上去死得快。」

    做主的人走了,小塌鼻子是個愚笨的,我看了芷嫣一眼,見她目光期盼的盯著我,我便道:「門主都收我為徒了,今天是發了慈悲,那個挺屍的傢伙算他命大,就丟出塵稷山得了。」

    「那哪行!擅闖禁地的人,怎能輕易放過。」在這一點上,他倒是很堅持。

    我一撇嘴:「那就隨便拖去哪個地牢里關著啊。」

    他一想,覺得在理,立即便吩咐後面的人去抬柳滄嶺,芷嫣還待想阻止,可卻也沒轍,只得眼睜睜的看著柳滄嶺被拖走。

    小塌鼻子這方要與另外一個侍從來扶我,我躲開了他的手:「我傷重,你們多喊幾個人拿轎子來抬我呀。」我道,「我現在可是門主的徒弟了,伺候不好,小心回頭我給門主告你們一狀。」

    另一個人不屑的哼了一聲:「門主饒你一命,便自詡為門主的徒弟,好生臉大。」

    我更不屑的哼了一聲:「沒眼力的看門仆,你們門主之前說什麼,擅闖禁地者殺,可他殺我了嗎,別人都殺,為什麼不殺我,動動你們腦子想想,我是不是真臉大?」

    他二人面面相覷,不說話。

    我一揚手:「去,給我喊轎子。」

    他們乖乖走了。

    芷嫣在旁邊感慨:「作威作福……還真是有一套。」

    人都走完了,我放心大膽的和芷嫣說話:「你口是心非也很是有一套嘛。」我這一身已經臟透了,索性不再糾結,就半倚在石頭上,危機過去,我一身傷,已痛得麻木,懶勁兒涌了上來,我懶懶的睨了芷嫣一眼,「吼著叫著不要跟那柳滄嶺走,說著喊著要報仇,可真要殺柳滄嶺了,你卻第一個不幹,那不是你仇人的兒子么,這麼關心?」

    芷嫣被我說得啞口無言,囁嚅了半晌,才道:「我恨的是他父親,和他無關……」她頓了頓,「不說這個,你方才說的一步登天,就是送我去當墨青的徒弟么?」

    「啊,算是吧。」雖然一開始我是想讓她去直接搶了墨青的位置的,不過現在看來,要用這個身體殺墨青,可謂是任重而道遠啊。

    「你還挺厲害的。」她誇完了我,走到我面前,「那現在可以把身體還我了吧。」

    「嗯?」我眸光一轉,「還你?為何?」

    她神色一愣,有點懵:「你剛才把人支走,不是就為了還我身體嗎?」

    我笑著看她:「小姑娘,你是怎麼產生這個錯覺的?我那不叫支走他們,我那只是單純的,想讓他們抬轎子來接我。」

    「你!你不是說要把身體還給我嗎!」

    我打了個哈欠:「我確實說了將身體還你,可我又沒說什麼時候還你。」

    「路招搖!」她炸毛了,「你!你無恥!」

    這個詞也很久沒聽到了,甚是懷念。我淡定的擺了擺手,壓下她的憤怒:「我們來談個交易吧。」我望著她的魂體,道,「身體我終究將還給你,畢竟我也不是特別想活過來,我只有一個願望,等我願望滿足之後,我就還你身體,而在這個期間,便算你把身體借我了,我是還不了你一個身體,不過我可以用你的身體,幫你報仇,你看,意下如何?」

    她沉默。

    「我和你直說吧,鑒心門主對我來說可能就是小菜一碟,但憑你自己的本事,要想報仇,不知要等到哪個猴年馬月去了。」我歪著嘴角笑,「我活著的時候,想求我路招搖幫忙的人可是比塵稷山的草還要多,我一般都不帶搭理的,這機會於你而言,可算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芷嫣神色沉凝。

    她沒答話,遠方的腳步聲卻傳了過來,我往遠處一張望:「啊,轎子來了。」我看了芷嫣一眼,笑道,「你不是要入魔道嗎,我今日便算是好心教你第一課,在魔道,我這樣兒不算作威作福,我這叫手段,你且記著,出場的時候就得壓人一頭,這樣以後的日子才比較好過。」

    幾個魔修行得還快,眨眼就走到了我跟前,他們小心翼翼的將傷重的我扶上了轎子。

    此時芷嫣卻開口了:「不行,這仇我要自己報仇。」她道,「這是我自己的家仇。」

    我一挑眉,嗯,這倒是個有骨氣的女孩子。只可惜……

    我上了轎子,四個魔修抬轎倒是很有一手,四平八穩的往前行,我看著芷嫣,一撇嘴一攤手。

    只可惜,你說晚了,我現在也下不來啊。

    魔修腳下起風,抬著轎子,帶著我一路向前,我見得芷嫣在懵圈之後,「疾步」在轎子後面追,可她一隻「新鬼」飄的速度可謂是慢得讓人心疼。

    沒多久,就落下了好長一段距離。

    這是好心的第二堂課。我舒舒服服的躺在轎子上,任由她在後面又追又罵,心裡想著,要修魔,就不能相信任何人,那些名門正派里出來的小姑娘,還是嫩了點。

    四個轎夫抬得穩,我躺出了一點睡意,在離開這片禁地之時,正是雷雨驟停,月出雲霽,夜最深時。想不到我這一生,變成鬼后,居然還有再興風作雨的機會。

    我想,我的新生活,馬上就要開始了……

    然而……其實並沒有。

    因為第二天早上,當我一醒過來,我就發現……

    我、又、變、成、鬼、了!

    毫無徵兆!

    毫無徵兆!

    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強調兩遍!

    我徹底懵圈在了芷嫣那具昏睡的身體旁邊。

    稍微回過神來之後,我試圖再次闖進芷嫣的身體,卻只是穿過了她的身體,我下半截透明的魂體,陷在床榻裡面,並沒有附得了她的身。

    為什麼?

    我很困惑,盯著那具半死不活的身體細細思量。

    昨夜被抬回來的時候,我雖然還有幾分意識,但已經處於半昏迷的狀態了,這個身體傷得太重,我沒多餘的力氣操控。只得任由轎夫將我抬到了戲月峰上,等戲月峰的人給我洗漱治療了一番,安頓我睡下。

    直到我閉眼之前,一切正常,也無異常發生。仙門那個小姑娘的魂魄早被落在了那個山谷墳地邊,一個晚上的時間,以她的速度,絕對飄不上來,不可能奪回這具身……

    「嗯……」

    芷嫣的身體一聲嚶嚀,緩緩轉醒。

    她居然醒了!

    我震驚。她的魂!居然自己飄回來了!這是她把我擠出來了嗎!

    「我……」她一動手臂,立即低呼出聲,「嘶……好痛。」

    廢話,受這麼重的傷,也就只有我這樣堅韌且歷盡風霜的魔頭才能忍住疼痛,不動聲色。

    「路芷嫣。」我喚她名字。

    「我不姓路!」她反駁了我一句,然後一轉頭,瞪著我,像見了鬼……嗯,就是見了鬼這樣滿臉錯愕的瞪著我,「你!」她連連倒抽了兩口冷氣,然而抽冷氣這個動作足以讓她胸痛的說不出話來,只有食指顫巍巍的指著我,滿色蒼白。

    待緩了片刻疼痛,她又意識過來:「我的身體……找回來了。」

    哼。我冷哼:「你的確找回去了。」

    「怎麼會……我明明昨天都沒能追出去多遠,為什麼?」她一臉好奇充滿求知慾的望著我。

    我怎麼知道!

    我很憤怒,現在這些人怎麼都學會得便宜還賣乖了。墨青是一個,鳩佔鵲巢還在我墳前來嘚瑟的,這裡又來一個,搶贏了我,還問我為什麼她會贏的。

    我不搭理她。只晃悠悠的飄到窗戶前,往外面望了一眼。

    感覺很惆悵。

    身體沒了,我沒法找墨青報仇,美好的計劃再次落空這些都是其次,現在讓我最愁的問題是,二十里地,我要飄三天,問,從戲月峰到我墳邊,一共要飄多少天?

    我看了看天色,約莫辰時三刻了,我要回墳前,就得趕緊上路,省得到了午時,陽氣太濃,又沒法趕路了。

    我要快穿過房間牆壁離開時,躺著的芷嫣奮力起身喚了我一句:「你要走了嗎?」

    「不然呢?留下來觀賞活人們的幸福人生嗎?」我也回頭看她,見她一臉柔弱的躺在床上,眉宇間寫著「未來一定會被低層魔修們欺負得連狗都不搭理」這一行大字,我沉默了一瞬,到底還是給了她一個忠告:

    「奉勸你一句,趁早抱緊墨……不對,抱緊那厲塵瀾的大腿,想著方兒的湊到他身邊去。讓他給你報仇,比你一個人在萬戮門裡瞎折騰,來得方便快捷安全得多。別死腦筋就想著自己去報仇,誰殺了他,他不是一個死?資源要合理利用,我送你的這個厲塵瀾徒弟的身份,便算是你在我墳前撞了一頭的緣分禮物吧。我走了。」

    我不再搭理她,自己晃晃悠悠的飄走了。

    我跋山涉水,花了快十天的時間,飄回墳前。又恢復了坐在無字碑前,繼續哀嘆我死後悲慘鬼生的日子。

    但!

    到底是天無絕鬼之路!

    又是半月之後,在一個夕陽斜照的傍晚,我感到一股仙氣飄到了我的墳前,適時我正在碑后躲太陽,見了來者,我挑了挑眉:「路芷嫣,你來給我哭喪的?」

    「我……不姓路。」她抽抽噎噎的回答我的問題,然後往我墳前一坐,「我……我還是把身體給你,你幫我去報仇吧。你們魔道,太難修了……」

    我聞言,懶懶的往墳頭上一倒,翹起了二郎腿,上上下下將她打量了一眼:「哦,求我幫忙啊。」

    這才是我熟悉的態度,熟悉的立場。

    「你……你幫我嗎?」

    我眯著眼睛笑,笑得露出了小虎牙:「那得看,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好處?」芷嫣淚眼朦朧的盯著我,「我都把身體給你了,還能給你什麼好處?」

    「也是。」我點頭,「那就賒著吧,等回頭我把你身體還給你了,你再給我好處。」

    芷嫣顯然是已經被戲月峰那些魔道中人玩壞了,對我這種坑本還騙利的行為也沒有任何意見的點頭答應了。

    我很滿意:「現在太陽還在,陽氣太重,上次我白天沒擠得進你的身體,咱們晚上子時的時候再試試,那現在這段空餘的時間呢……」我眯著眼睛笑,「你就跟我說說,戲月峰上那群小妖精,是怎麼欺負你的吧。」

    交易,最重要的就是公平,我說幫她,就一定幫她,不摻水,不摻假,保證童叟無欺。說打你,就一定打到你哭著喊爹爹。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忘了剛寫破費砸地雷蛋的妹子們了,今天一起貼上來~~

    愛你們么么噠~

    言笑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08:36:22

    Rain.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1:32:51

    九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2:27:52

    涼涼的蚯蚓君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2:31:53

    Cheell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3:23:36

    從目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3:38:36

    碗碗兒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3:51:44

    靈楽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3:52:33

    舊疤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6-04-0913:57:47

    張跳跳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15:31:20

    zheng38762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0921:01:53

    嗨~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00:33:29

    zheng38762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11:41:33

    九艾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11:50:03

    言笑晏晏。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15:39:54

    宗良芭蕉san扔了1個火箭炮投擲時間:2016-04-1017:54:43

    奈何明月照溝渠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19:33:13

    靈楽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20:05:29

    花木花鏡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21:33:35

    17675340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023:05:38

    鴨玖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4-1105:01:37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