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招搖 » 2第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招搖 - 2第一章字體大小: A+
     

    我死的那天,正是上古魔器萬鈞劍重現於世之時。

    江湖上早就有著傳說,說得萬鈞劍者,則可得魔界至上尊位,問鼎魔王之座。

    我為魔這一生,該拿到的成就都拿到了,就差這一步,我盼著能拿下魔尊之名,從此一統分裂千年的魔界,權傾天下,號令蒼生,莫敢不從!

    是以,在萬鈞劍即將出世之時,我率領我萬戮門的門徒趕至千年劍冢,在那方早已有魔道中人互相殘殺,我自是懶得看上一眼,命小輩幫我斷後,我隻身入了劍冢。

    現下回想起來,我卻是在那時就犯下了兩個錯誤,一是沒曾留意到劍冢之中混亂氣息之下掩蓋著的仙氣,二是沒去管跟在我身後隨我一同入了劍冢的小丑八怪。

    小丑八怪其實有名字,還是我給他取的——墨青。

    因為在我初遇他的時候,正是在他渾身都傷得青一塊紫一塊之時。他臉上也還有如墨般漆黑的疤痕,一條一條的,仿似什麼神秘的符咒。襯得他一張臉醜陋得可怕。

    可修魔的,從來不怕這些。

    當時他懷裡抱著他死得冰涼的娘,身前站著十大修仙世家的家主們,家主們稱他是魔王之子。

    我卻不以為然。

    咱們魔界公認的魔王已經死了千八百年了,老魔王死後,整個魔道四分五裂,軍閥盤踞,沒個正統。這些正道的,逮著一個手下有個十來人的魔修就說人家是魔王,按他們的道理來分,這天下的魔頭得有成千上萬個了。

    而且最過分的是!

    如果按他們的規矩算,就算排了成千上萬個魔頭,那也排不到我,因為當時我手邊並沒有驅使的人。

    我很不服氣,於是打算教訓教訓他們,讓他們知道,就算手下沒有人,也是可以很厲害的。

    於是當年的我擋在了墨青的面前,嘲諷了一番他們幾百號人欺負人家孤兒寡母,然後就隻身與他們十大世家鬥了一場。

    後人傳那次鬥法令天昏地暗江湖枯竭。雖然沒他們說得那麼誇張,但那確實是我立名與魔道之中的一戰。

    我一身是血的救出了墨青,從此名聲外傳,所有人都知道塵稷山出了一個可以單挑十大世家的女魔頭。投靠我的人絡繹不絕。

    我建了萬戮門,收了上千門徒。而在那一戰之中救下來的墨青,我因事務繁忙,沒空管他,就給他指了個師父,他師父說他沒有修魔的天分,於是便將他打發去了山門看門。

    再來,我就很少聽到他的消息了,直到我死前才重新將他裝進了眼睛里。那時他已成青年,面上可怖的黑紋依舊未曾褪去的醜八怪青年……

    那日劍冢之中,仙家門人不知道多早就在那裡布下了殺陣,以圖一鍋端掉有名的魔頭們,而他們卻沒料到我萬戮門實力竟有這般厲害,憑我手下門徒便將所有魔道中人阻擋在外,唯獨我一人,入了劍冢。

    在萬鈞劍出世之前,我正專心壓制劍冢之中翻湧的劍氣、戾氣和千百年前因以活人祭劍而沉澱的怨氣。那些潛伏已久的仙門中人,忽然就動手了。

    我本是不將這些人放在眼裡,可委實沒料到劍冢之中的氣息居然那般厲害。

    我震碎了仙門的殺陣,卻沒防住劍冢之中的殺氣,我被狠狠刺傷,拼著最後的力氣終於將劍冢中的氣息死死壓下,躲到了角落裡。只待萬鈞劍出世,我趁機奪得它,便可君臨天下了。

    然而那些被震碎了殺陣的仙門子弟卻未曾離去,他們在劍冢之中尋找我的蹤跡,此時此刻,我是再無力氣與他們相鬥。我脖子上被劍冢殺氣割破的傷口深可見骨,幾乎將我脖子砍斷,讓我說話都困難。

    我在石頭縫裡藏得小心翼翼,忽然之間,只覺脖子上一熱,我渾身一緊,正要發難之際,被人捂住了嘴,我抬頭一看,瞅見那張黑痕遍布的臉,竟是墨青。

    他見我認出了他,當即便放開了我,只將我的脖子捂著,幫我止血,我看著他,看見他眼神掩飾不住的擔憂,轉了轉眼珠:

    「墨青。」我喊他的名字,嗓音嘶啞,「你是不是喜歡我?」

    是,我這個問題是問得突然,但他眼神里的關切並非普通門人會露出來的,思來想去,我就想到這麼一種可能。

    果然,我問了他這個問題之後,他看了我一眼,像啞巴一樣沉默不言,只是放在身側的手默默抓緊了一瞬。我瞭然一笑,目光在他滿是黑痕的臉上一轉。一個沒什麼天賦的魔修,悄悄跟著我進劍冢,一定是為了在關鍵時刻幫我一把,讓我記住他吧,因為除了這種辦法,他再沒可能出現在我的眼裡了。

    我望著他,和藹親切的微笑:「墨青,你既然喜歡我,一定不想讓我死在這裡,對不對?」

    他沉默的看著我,然後垂了眼眸,盯住了我脖子上掛著的那一塊小銀鏡。鏡子里映著他黑痕遍布的臉,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姑且以為他是想要個賞賜,於是我作勢要將銀鏡取下來:「這銀鏡便給你當做信物,今日你若能保我從此處安然離開,他日我必保你在整個魔界傲視群雄。」

    這個小銀鏡子哪兒來的我已經忘了,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平時覺得帶著好看也就一直帶著,所以給出去的時候一點也不手軟。

    可墨青卻沉默的壓住了我的手:「你不用給我什麼。」和看起來可怕的面孔不一樣,他的聲音竟然出奇的好聽,「你把它留著吧。」他說,「好好留著就行了。」

    能不用任何東西就能換得別人給我賣命,我自然是樂意的,於是我又將小銀鏡子放下,望著他,努力溫柔的微笑:「你幫我去引開那些仙門弟子,好不好?」

    他忽然抬起了手,輕輕撫摸我的臉頰,指尖在我臉頰的酒窩上停留。我現在要賴著他救命,當然就沒脾氣,隨便他怎麼摸。

    「門主。」他這般喚我,和其他弟子平時喚我好似沒什麼區別,但又因為此刻他的指尖停留在我的臉上,所以與別的弟子區別大了去了,「我可以為你放下一切,只要你安好。」

    嗯,這個時候表忠心,真是個會說話的弟子。

    只不過他說的話於我而言卻並沒什麼觸動。這種事我看得多了,很多人說著,為了你我可以放下一切,並不是因為他有多偉大,而只是因為他本來就一無所有。

    我在心裡這般想著,卻覺面前的墨青手指微微一僵,這一瞬間,我都以為他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了。我心裡有點慌,卻在片刻之後,墨青提劍走了出去。

    不看著他的臉,我只覺這個青年背影挺拔得讓人挪不開眼。

    那時,我以為我一定會得救了,等墨青引走了他們,我拿了萬鈞劍,悄悄溜走,到無人的地方修養到傷好,再回萬戮門,一統天下,那個時候,墨青要是活著,我就罩著他,要是死了……那我就給他立個好看的碑。

    我想得很好,可當我躲在縫隙里,偷偷拿眼睛去瞅外面的情況的時候,我卻看見墨青這個小子居然一邊與仙門的人戰鬥著,一邊往劍冢那個方向退去。

    劍冢之中,殺氣已被我壓下,正中之處,有一點光芒正欲破土而出。

    是萬鈞劍!

    我心頭一急,只見修為本就不高的墨青此時已被仙門中人砍得鮮血淋漓,他站在劍冢之上,鮮血流入劍冢之中,浸入那光芒裡面。

    正適時,仙門中有人一劍斬斷了他的腳筋,墨青猛地摔倒劍冢上,他手伸出去的位置恰恰握住剛剛破土出來的萬鈞劍。

    萬鈞劍認主的!

    我心頭雖急,可卻堅信只有那麼一丁點修為的墨青絕對拔不出萬鈞劍,哪裡料到,他的血竟然順著劍柄慢慢滲了下去,忽然之間,只見劍冢之中,氣息洶湧,各種氣息噴射而出,將我方才立下的禁錮盡數衝破,一時間將劍冢里的仙門弟子射殺無數!

    待得墨青一聲大喊,將劍徹底□□的時候,劍冢裡面的氣息也登時炸開,滌盪千里,橫掃三界,而不是萬鈞劍主人且身受重傷的我,就這樣在這場巨大的氣息震蕩當中……

    被震死了過去……

    死之前,我只見墨青臉上的黑痕隨著劍刃上光芒的流動而緩緩消失。

    此時我方才意識到,原來,他臉上的黑痕竟然不是畫來玩的符咒,而是封印,對上一屆魔王之子的封印。

    我也才意識到,原來當年十大世家說的,他是魔王之子,居然是誠不欺我……

    我更是忽然意識到,這個墨青,跟隨我進劍冢,或許一開始就計劃好了,他不是為了護我,不是為了引起我注意,更不是因為喜歡我,他只是要拿回屬於他父親的東西,而因為萬鈞劍被封印著,他力量不夠,所以才等我將所有事情都處理完畢之後,他拿著劍去砍兩個仙人,最終,拿到了萬鈞劍,並以自己的血,讓萬鈞劍認主……

    這小子!真是好計謀啊!

    只可惜我這一生!千般拚命,萬般折騰,到最後,竟然是給別人做了嫁衣!我真是恨出血了的不甘心啊!

    可饒是我再不甘我也死了。

    就那麼一點不華麗也不轟烈甚至有點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等我再感覺到這個世界存在的時候。是一個大雨瓢潑的晚上,我坐在新墳之上,任由雨點穿過我的魂體,將墳頭墓碑打的噼啪作響。

    我繞過去看了我的碑,碑上一個字都沒寫,我氣得想將這碑踹碎。恨不能自己拿個錐子在上面鑿下「天上天下威武無敵至上至尊魔王路招搖」幾個大字。

    碑都不寫好,還讓不讓人安心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