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六十七章 修羅血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六十七章 修羅血祭字體大小: A+
     

    有了佉羅騫馱王壓場,修羅界本來跌入谷底的士氣頓時間上漲了起來。

    能成為修羅界的王,佉羅騫馱也是有著自己的本事的。

    他的修羅真身擁有巨力,而且隨著戰鬥中血氣的提升逐步上漲,這種血氣不光是他自身的,只要有生靈死去,他們身上的血氣也能成為佉羅騫馱的養分。

    那些普通點的海蛇在他手中就脆的跟紙糊的一樣,一拳就能錘死一群。

    似是見到佉羅騫馱的出現,讓戰場發生了不小的轉變,龍炎帝揮手,幽釋跟富樓那示意,眨眼間消失再巨蛇蛇首之上。

    「永若笙,你也跟著去,最好是能把佉羅騫馱宰了。」

    「是。」

    永若笙聽到了龍炎帝的命令,也消失於此。

    空中,一聲龍吟和通天巨塔突然出現。

    他們的目標很簡單,只是佉羅騫馱一人。

    幽釋用出龍化,體表儘是波光粼粼的鱗甲,在龍化下的他,力氣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每一次出招都會發出陣陣轟鳴。

    一拳轟擊在佉羅騫馱的背上,讓修羅真身下的他都忍不住踉蹌了一下。

    「嘿嘿,原來修羅界的王,就這點能耐啊,也太丟人了。」

    幽釋滿臉譏嘲,拳頭上有著龍影浮現,每一擊都直指佉羅騫馱的要害,如此神力外加龍脈的強大,竟然讓佉羅騫馱的真身搖搖欲晃。

    這還沒完,通天巨塔這時突然落下,將佉羅騫馱的真身困於其中。

    塔有六角,堅不可摧,乃是富樓那的本命靈寶,六角聖塔。

    此寶堅不可摧,其內更是布滿機關,但凡是進入六角聖塔中的人,只要實力不高於他太多,短時間內都沒辦法逃出。

    而這些時間,足夠他們滅殺佉羅騫馱了。

    只見他們二人將手放於六角聖塔外,強盛的天人氣息源源不斷的湧入其中,蠶食著佉羅騫馱的修羅真身。

    天人氣息,最為克制阿修羅。

    「給我破!」

    似是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佉羅騫馱眼睛血紅,竟然使出了族內禁術——修羅血祭!

    「王!不可!」

    遠處同樣在浴血奮戰的老臣毗羅天見到天空中凝聚的血雲,便預料到發生了什麼。

    他一看去,果不其然,被困於六角聖塔中的佉羅騫馱用出了禁術!嚇得聲音都顫抖了幾分。

    修羅血祭是阿修羅族內最為禁忌的秘術,此術一旦使用,佉羅騫馱必須用跟他實力相媲美的血氣反哺自身,不然的話,死的便是他自己。

    也就是說,他如果不殺了面前的幽釋和富樓那,從今日之後,便再也沒有佉羅騫馱王了。

    眨眼間的功夫,佉羅騫馱身上的血氣成倍暴增,由氣化液,由液化實,最後竟然凝成了一把尖銳的巨刺,轟向困住他的六角聖塔。

    咚!咚!咚!

    幾聲巨響后,在富樓那睚眥欲裂的眼神下,六角聖塔轟然破碎,而佉羅騫馱的身體也爆射而出。

    「噗!」

    靈寶被損,富樓那猛地吐出鮮血,氣息也萎靡了大半。

    但他來不及喘氣,佉羅騫馱已經到了他的眼前,身後的修羅真身揚起巨手,將他抓起,直接吞於口中。

    「富樓那!」

    幽釋見到富樓那被抓,面色大變,龍鱗從他身上脫落,化成利刃颶風,朝著佉羅騫馱射去。

    但修羅血祭加持下的佉羅騫馱肉身近乎無敵,他未曾理會幽釋的攻擊,直接用實質的血氣將富樓那的身體融化,變成一縷血氣吞入口中。

    富樓那已死,但根本沒辦法彌補佉羅騫馱修羅血祭的消耗,他又將血紅的雙眼放在了幽釋的身上。

    瞧見那森然的雙眸盯上自己,幽釋後背發涼。

    如果沒有修羅血祭,他自問自己跟佉羅騫馱有一較高下的能力,但此等有違天道的禁術下,幽釋也得暫避鋒芒。

    就在他要逃走的時候,佉羅騫馱口中吐出血氣洪流,將幽釋吞沒。

    見此,毗羅天目露喜色。

    兩個接近真仙實力的聖衛死去,應該足夠彌補佉羅騫馱修羅血祭的損傷了。

    但他還沒高興多久,耀眼的聖光突然閃起,血氣洪流就如同冰雪觸碰岩漿般消散,露出了裡面幽釋驚恐的面容。

    「永若笙?」

    幽釋看著不遠處的身影,略顯震撼。

    這個一直跟在閻摩多身邊,從未多言的新聖衛,一直以來幽釋都沒將其放在眼裡。

    但誰曾想到,今日竟然是他救了自己一命?

    幽釋面露尷尬,卻顧不上太多,趕忙跑到永若笙的身邊,趁機恢復自身力量。

    「這氣息」

    「怎麼跟流心身上的那麼像?」

    毗羅天蹙起眉頭,他看著永若笙倍感熟悉。

    「沒錯,他跟我同出一源。」

    流心眼神複雜的看著永若笙。

    如果說這裡誰最了解永若笙,不是龍炎帝,也不是聖衛中的任何一個人,而是他,流心。

    永若笙曾經跟他一樣,也是天人界中不起眼的小人物,甚至二人還有些淵源。

    只不過他當上神將的時候,永若笙還只是神兵。

    他們都被聖主的力量改造過,只不過流心後來遇見了秩序之神,成為了她的手下。

    但永若笙就沒那麼好的命了,他如今的力量全然是用心種吞噬自身靈魂換來的。

    聖光照耀下,佉羅騫馱身上的血氣消散的極快,眨眼間就連修羅血祭狀態都要維持不住了。

    一旦修羅血祭消失,佉羅騫馱還沒獲得血氣反哺,則會直接斃命!

    危急關頭,毗羅天急的額頭直冒冷汗,他和流心如今手中都有對手脫不開身。

    烈金犼還跟婆稚一同閉關,眼下還真沒有誰能出手幫助佉羅騫馱。

    就在他們擔憂之際,天空劃過流星般的光芒,一道冰刃以極快的速度射向永若笙。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永若笙亂了陣腳,聖光也逐漸暗淡下來。

    這無疑給佉羅騫馱帶來了喘息的機會,他猛地嘶吼,身影化作血風,直撲向幽釋。

    「永若笙,快幫我!」

    幽釋受了重傷,哪是佉羅騫馱的對手,只能出聲向永若笙求助,但此時永若笙也自身難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