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三十七章 笑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三十七章 笑納字體大小: A+
     

    「竟然還留著一口氣?」

    蜜哚識心中驚疑,但手上動作卻絲毫沒有怠慢。

    他可不是那種傻傻的等著別人變身的人,一切端倪最好都要儘快抹殺,這邊是他的信條。

    「荒神!」

    只見他沖著身後大喊了一聲。

    千丈高的天譴九幽荒神便再次拔地而起,他口中那震耳欲聾的咆哮聲簡直能將這天穹撕裂。

    不知何時,他從身側抽出了一串關節頗多的白骨——隨著那串白骨的抽離,一柄長的誇張的骨刀便順勢而成。

    這骨刀足有數百節,遠遠看去,這刀刃根本就是由恐怖的鋸齒所組成的。

    骨刀在手,荒神再無失誤的可能,他的眼中是凝望著深淵才有可能出現的荒蕪,在那荒蕪之中的一點猩紅,便是荒神那狂妄暴躁的靈魂寫照。

    「死……都給我死……」

    隱隱約約能夠聽清荒神口中的話語,但一刀斬下之後,一切都將貴為虛無。

    然而……若是事情真如蜜哚識所想的那樣,可能後面的事情也不會發生了。

    他對於荒神的力量極為滿意,雖說聖主多次告誡他,不到生命垂危的關頭,不要輕易的展示荒神的力量,但是早已經被仇恨與慾望佔據的他,哪裡還顧得了那麼多?

    也正因如此,被迷惑了雙眼的蜜哚識只想著能夠看到數萬年前的死敵敗北的那一刻,而完全忽視了身邊的一個隱患——

    不,說起來,不管是什麼人,都不會在第一時間懷疑自己身邊的同伴,只能說,流心實在是卡在了所有神將的命門上。

    「呼,荒神的力量可真是駭人無比啊。」

    流心不著痕迹的感嘆了一聲,蜜哚識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稍稍回頭看去,卻看到了一張天真無邪的笑臉。

    「你說什麼?」

    「倒也不是什麼大事……」

    流心笑嘻嘻的托起手掌。

    蜜哚識看呆了,因為從流心的掌心處,緩緩飄出一面銅鏡。

    這銅鏡顯得古樸且老舊,若不是這鏡子的邊沿還泛著點點金光,蜜哚識只會以為這鏡子不過是一面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鏡子。

    偏偏就是這一點點金光,在流心一指點過後,瞬間化作能夠籠罩整片天空的金芒。

    蜜哚識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逼的後退了些許腳步,待他適應之後,卻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眼前的景象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遠處,那本該以無敵之姿擊潰烈金犼的荒神,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存在一樣,龐大的身軀也抵不住他那瑟縮的樣子。

    荒神竟然在發抖?

    如此荒謬的事情就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了這裡。

    而唯一的原因,那便是因為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他從靈魂深處都要恐懼的存在。

    ——高於九幽冥府守護者的存在。

    「荒神!你……你在做什麼!快殺了……」

    「蜜哚識,你們擅自侵入九幽冥府,奪來冥府之主的鎮守者,這樣的罪孽難道還不足以讓你悔改嗎?」

    流心此刻已經飄到了荒神的面前,他背對著荒神那碩大的頭顱,一臉鄙夷的看著身下正跪坐在降魔巨像身上的蜜哚識。

    他掌心的銅鏡,此刻已經變化了數十次,時而化作雨傘,時而化作香爐,但不論如何變化,這寶物身上的光芒未變。

    而且隨著流心口中頌唱不知名的詩篇,這寶物的體積變化自如,轉瞬是籠罩天地,遮天蔽日,轉瞬又小如牛虻,簡直就是這世間最奇妙的存在。

    「蜜哚識,你可知這是什麼寶物?」

    「混……混賬東西,全是虛張聲勢!」

    這時候蜜哚識才意識到,他此前的預感全部都是真的,在他的感知範圍內,舍蘭伽等人已經銷聲匿跡,這麼想來,一切都是流心在背後搞鬼……

    「流心,枉我與你師父等人對你一片期待,你便是這樣回報我們……回報聖主的嗎!」

    不管是什麼人被背叛,這都不好受,這種事情,數萬年來,阿修羅感受過,毗摩質多羅被揪出原形的那一刻,不知有多少他忠心耿耿的部下因痛心而死。

    只不過,現在輪到天人了而已。

    「聖主?」

    流心冷笑了一聲,似乎聽到了這段時間以來最好笑的笑話。

    「我巴不得聖主去死!」

    「荒神!吾乃秩序之神神使,今以鑒魂境為介,解汝之封印,賜汝解脫!今後應以此為戒,明辨是非,魂歸魂,土歸土……」

    流心將明鏡舉過頭頂,當他說出鑒魂境之名的那一刻,風雷驟起,狂風呼嘯,那早已散去的冥府之門,此刻也再次顯現。

    蜜哚識終於慌了。

    聽到了秩序之神的名字,他的頭腦就像是要炸開了一般,這一刻聖主的名字都不足以保護他的神魂。

    一抹如同神光一樣的光束貫穿天地,直接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灼熱的氣息,炙烤著他的皮膚,連他的神魂以及神力在這一刻都像是遭到了禁錮一樣。

    一聲聲慘叫從他的口中傳出。

    與此同時,降魔巨像似乎受到了驚嚇,竟不由分說向著山上撞去。

    已經沒有了神智的降魔巨像完全依靠蜜哚識的神念操縱,可當蜜哚識也開始神志不清的時候,降魔巨像就真的發了瘋。

    只是,早就有人等候多時了。

    廢墟之下,一抹赤紅的眼瞳從煙塵中顯現。

    堅定的呼吸聲,筋肉爆裂的聲音,在這一刻都昭示著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切。

    「雖然搞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這個反擊的機會,我就笑納了!」

    烈金犼一聲咆哮。

    他赤紅的體軀在這一刻直接爆出無數鮮血。

    不過這並不是他受的傷,而是因為他凝聚了自己所有的血氣,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赤炎神煞炮。

    狂暴的氣息從他的拳掌間傾瀉而出,而所有的力量都沖著一個目標噴射而去。

    遠處看去,就彷彿一道貫穿了整片天地的長槍,從分神山延伸而出,直接洞穿了獃滯在天空中的蜜哚識以及降魔巨像。

    而自始至終,荒神都沒有再出手。

    荒神朝著流心跪拜,偌大的身形,被那身後的冥府之門吞下,隨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