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三十章 還不算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三十章 還不算晚字體大小: A+
     

    「哼……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有蜜哚識這位天人中最為強大的陣法師,配上降魔巨像此刻完全為了破陣而生的形態,再強的大陣,在他們面前也不過是一層薄紙罷了……」

    舍蘭伽遙手一指那降魔巨像的位置。

    流心順著看去。

    只見被符文密布,此刻像極了刻滿了經文木魚的降魔巨像,就那樣平穩的朝著分神山落去。

    降魔巨像比之分神山其實也不過是小石塊大小罷了。

    可此刻站在降魔巨像頂端,環抱著雙臂迎風而立的蜜哚識,卻顯得勝券在握。

    「絕靈千古陣是蜜哚識最強的攻擊陣法,然而他之前的一切準備,都是為了將這絕靈千古陣封禁一切神念的能力轉移到降魔巨像身上。」

    「這樣精準無比的把控力,除了他以外,恐怕就只有聖主能夠做到了。」

    說到聖主,舍蘭伽又是一臉神聖,他對於聖主的崇拜,已經不用多說了。

    「降魔巨像是經過零念生重新設計的,若是以普通的天人之軀硬撼那阿修羅大陣的陣眼,即便是我們,也要灰飛煙滅的。」

    「但是這隻降魔巨像不一樣了——他哪怕被碾成齏粉,只要還有一絲血肉存在,他就可以依靠自己吞噬掉的一切力量來修復自己……」

    「只要能夠將這陣法的符文帶入到分神山的陣眼之中,零念生就能夠直接從這陣法的內部毀掉這大陣!」

    「原來如此……」

    流心微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瞭然。

    「唔,師父那邊似乎也要結束了呢。」

    他笑著指了指那高聳入雲端的土台——方圓數里的大地被閻摩多硬生生拔出了地面,而婆稚與閻摩多的戰鬥就在那高台之上進行著。

    舍蘭伽禁不住笑出了聲:

    「那是當然了!能夠跟閻老相提並論的阿修羅,恐怕還沒有出生呢!」

    「不……恐怕這樣的阿修羅在今日之後,永遠都不會有誕生的機會了……」

    眾人紛紛附和。

    他們信任聖主,也自然會信任那個實力毋庸置疑能夠擊敗他們所有人的閻摩多。

    只是似乎誰都沒有注意到,流心在將眾人的目光引去高台那邊之後,他背後的陰影中,居然悄悄的分出了一縷陰暗之物。

    那陰暗之物只是出現了一瞬,隨後便消失在他背後的虛無之中,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他的笑容依舊那樣天真。

    ——

    「你已經輸了。」

    閻摩多只是靜靜地宣布了這場戰鬥的結果。

    厚實的大地上,此刻布滿了一個又一個深坑。

    半數以上還顯示著他們盡皆出自同一個人。

    婆稚此刻汗如雨注,原本精緻的身體上,布滿了一道有一道恐怖的傷痕。

    誅天劍就在他的身側,可他怎麼都無法再撿起那誅天劍。

    只因為剛剛閻摩多出劍了。

    「還以為有了原初阿修羅血脈的修羅王會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呢……」

    「你這實力堪堪抵過普通的真仙,想要與我作戰?想要贏下這場戰爭?」

    「年輕人嘛,總是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但是年輕人,最好也要懂得自己究竟有幾分幾兩。」

    與誅天劍相比,閻摩多手中的重劍造型更為誇張。

    原因很簡單——

    「這柄隱龍長明是陪伴了我一生的劍,數十萬年前,他還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劍。」

    閻摩多終於將隱龍長明的劍身從誅天劍的末端抬起。

    是的,雙方只是對拼了一招。

    可閻摩多輕輕的一劍,就直接擊碎了婆稚引以為傲的誅天劍遁,並且只是一招,就將那誅天劍死死的釘入了地面。

    誅天劍彷彿與大地融為了一體,無力的看著婆稚被閻摩多用法則的力量戲耍。

    這,便是婆稚此生最為無力的一戰。

    閻摩多拖著重劍走在婆稚面前。

    婆稚此刻整個人死死的嵌在地面之中,無法動彈。

    他走在婆稚的面前,彷彿在嘮家常一般,說著一些自己的過往。

    但這更是讓婆稚感受到了侮辱。

    因為從一開始,婆稚就意識到,對方根本沒有動真格。

    閻摩多將劍抵在婆稚的下巴上,微笑著說道:

    「你知道他何時變成了這幅模樣嗎?」

    閻摩多稍稍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在我斬殺了一條真龍之後,我的劍飲滿了龍血——從今往後,我的劍,飲到了我每一個手下敗將的精血。」

    「因為飲血,所以他變強。」

    「接下來,他似乎將喝到此間最為珍貴的血。」

    「年輕的王,你輸了,帶著你那可憐的驕傲,與你的將士們一同沉眠吧。」

    轟隆一聲巨響,分神山發出了恐怕是從戰鬥開始以來最為巨大的響動。

    無數山石碎裂開來。

    奔走的煙塵滾滾向著山下飛去。

    這一瞬,不光是閻摩多的注意力被那聲響吸引。

    所有人……所有在場之人都發覺了分神山的不對勁。

    「怎麼回事!」

    舍蘭伽雙手抹過雙眼,神力灼眼,他的視線也洞穿了一切的障礙。

    只是他目光所及之處,只有一個狼狽的背影出現。

    龐大的降魔巨像本該直接沉入分神山陣眼的內部,可現在,他卻被死死的擋在陣眼之外。

    「這怎麼可能!他們已經沒有辦法再阻止降魔巨像的降臨了!怎麼降魔巨像還未沉入陣眼?」

    舍蘭伽大吼道。

    不祥的預感讓他十分的暴躁。

    每每在這種節骨眼上出問題,他都懷疑是否有人一直在與他們暗中作對。

    「不!舍蘭伽,你好好看看,不是大陣阻隔了降魔巨像……那分神山上還有別人!」

    莫離忽然驚叫起來。

    在那雪白的分神山上,降魔巨像詭異的停留在半空中。

    但正如舍蘭伽與莫離所說,降魔巨像自始至終都沒有接觸到分神山。

    因為在降魔巨像與分神山之間那極為狹小的縫隙之中。

    一抹赤紅乍現。

    隨後便是赤紅的海洋朝著整個分神山蔓延開來。

    在那裡,有一隻身形極為矯健,渾身散發著熾熱烈焰的巨狼,生生的頂住了那龐大到沒邊的降魔巨像。

    而與此同時,在那婆稚所在的高台之上。

    閻摩多只是皺了皺眉頭。

    他可不會耽誤了手上的事情,一劍的功夫,待隱龍長明飲滿了原初阿修羅的血液之後,這柄重劍足以稱為天地間最為恐怖的兵器。

    手起,劍落——

    鐺!

    重劍雖無鋒,但殺人不過是眨眼。

    此刻有變?

    「看來我們來的剛剛好啊?」

    斗笠之下的男子,露出了一抹微笑。

    與他同行的一抹麗影,隨手便拋出了一片冰霜,緊接著那虛無之下,轟然炸出了數塊龐大到誇張的玄冰刺。

    毫無防備的閻摩多被這玄冰刺直接轟飛。

    婆稚愣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