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零八章分神山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兩千零八章分神山之戰字體大小: A+
     

    第兩千零八章分神山之戰

    另一邊,就在楊塵與婆稚還有烈金犼仍在鏡靈山區域附近時,青石古殿的眾人終於迎來了最大的噩耗。

    “王!不好了!殺星劍王閣失守,虛無之地已有天人來襲!”

    “這麼快!”

    大殿之外,突然有一名骨人族強者跌跌撞撞的闖入殿內。

    他速度極快,但卻非常的不穩定,剛一入殿便直接撞上了粗壯的立柱,緊接著便轟然摔倒在地。

    有人反應過來,趕忙上前去查探情況,卻隻聽到那骨人族強者大喊了這麼一句之後,旋即失去了意識。

    “這!殺星劍王閣的王選軍難道已經被全滅了嗎?”

    毗羅天驚愕的說道。

    還冇等有人迴應,佉羅騫馱便皺著眉頭說道:

    “不可能啊?王選軍的實力總所周知,已經是我們修羅族能夠組建起的最精銳的軍隊,哪怕有數萬天人,靠著王選軍以一當十的實力,也足以拖延一段時間——”

    “王!”

    “他身上還有信函!”

    忽然有人衝佉羅騫馱大喊道。

    這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拿來!”

    佉羅騫馱踏步而出,一步便躍現到那骨人族強者的身邊。

    骨人族生為骷髏,卻仍有完整的魂魄凝聚在身體上。

    因此不管在什麼時候,他們都是極為優秀的盾甲兵。

    隻要冇有強勁到一定程度的精神衝擊,幾乎一切的物理攻擊,他們都能夠承受。

    可現在,能讓這名骨人族強者神魂幾乎破碎,眼見就要潰散的局麵,連佉羅騫馱都不敢怠慢了。

    他屈指一彈,一道血氣從他的指間射出。

    緊接著化作極其細密的絲線,泛紅的絲線在眾人眼前彷彿獲得了生命一般,迅速的朝著那名骨人纏繞而去。

    眨眼間,便將其身體纏繞其間。

    “信函呈來,我已經保住了他的神魂,去找他們骨人族的族長,修複魂魄的事情就交給他來做!”

    那名呆呆望著眼前景象的修羅族聽到佉羅騫馱的指示,終於有了動作。

    一封由靈氣密封完全的信函,就這樣被他呈上前來。

    佉羅騫馱蕩去紙上的靈念,目光迅速掃過紙麵。

    在所有人的矚目下,佉羅騫馱由原本的焦急,慢慢變為震撼,甚至還有疑惑——

    “這怎麼可能?”

    “王!究竟發生了什麼!王選軍如何了?”

    毗羅天也焦急的從一旁湊過身來,想要詢問佉羅騫馱信中到底寫了什麼。

    卻隻聽到佉羅騫馱喃喃的說道:

    “十名神將?”

    “這難道隻是天人的先鋒軍隊嗎?”

    ——

    而就在一日之前,殺星劍王閣。

    因為殺星劍王閣地處虛無之地,尋常阿修羅擅自進入虛無之地的,多半是有死無生。

    即便是修羅族的強者,也無法在這未被修羅道意誌所籠罩的地域久居。

    但殺星劍王閣的特殊性自然不必多說,作為唯一一處,能夠溝通天人道與修羅道的空洞區域,自從八萬年前的修羅血戰以來,此地便有修羅族的強者輪流駐紮著。

    目的當然是為了修補那溝通兩道通道上麵的結界。

    但修羅族的強者冇有辦法總是駐紮在殺星劍王閣。

    畢竟實力越強,責任也就越大,修羅界各族都需要他們本族的強者駐紮族內,久而久之自然就有人心生怨念。

    而王選軍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的一隻軍隊。

    他們皆是由當年修羅血戰的功勳老兵組成,五年一輪替,常駐的軍隊選自各族,但他們卻宣誓效忠於四名王座,因此也就不會存在各族之間的恩怨糾紛。

    王選軍由四隻數量均控製在三千人左右的隊伍組成。

    五年一輪替,二十年便是一個週期。

    他們便如此守護了殺星劍王閣數萬年之久。

    可畢竟——修羅界足足有一整個大陸那樣龐大,而三千人,絕對是無法麵麵俱到的照料到虛無之地的每一個角落。

    更不用說,就是前幾日,修羅界發生了那樣的大事——羅睺王在穿過虛無之地時,竟然被突入下界的天人強者直接殺死,史上最大最惡劣的醜聞,簡直讓王選軍丟儘了麵子。

    但王的逝世,已經讓佉羅騫馱等人忙的不可開交。

    王選軍因此並未得到下一步的指示。

    可軍隊終究是軍隊,血戰之後,祖祖輩輩傳承下來的殺念,王選軍絕對是冠絕整個修羅界的。

    他們是如今所有修羅族中,最能夠體現修羅道意誌的一群人。

    在憤怒的火焰與滔天的戰意驅使下,一次前途未卜的決斷,終於導致了這一次修羅血戰開幕以來最大轉折的誕生。

    分神山之戰——

    由四名王選軍的大統領,一同策劃,兵行險招的一步鬼棋。

    就在佉羅騫馱等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上演了。

    ……

    “鬼念,結界鬆動到這種程度,已經足夠了嗎?”

    “我不清楚,但我記得,當年我們修補結界時,破敗不堪的通道便是如今的這副模樣。”

    一處隱蔽,但足以眺望殺星劍王閣全貌的斷崖前,兩名**著上身,渾身爬滿了猙獰獸紋的強壯男性,此刻正目光灼灼的注視著遠處的動靜。

    天空中巨大的旋渦,有一輪黑日,正盤旋在一處巨大空洞的附近。

    修羅界那火紅的天空,在這裡全然不見。

    隻有一個空洞,彷彿將所有的光芒吸收殆儘,甚至還不斷傳出悲愕的嗚鳴。

    狂風吹襲著兩人的身體,但兩人卻紋絲不動。

    因為這一場行動,或者說有預謀的埋伏,將會是他們王選軍能否翻身的一次重要決斷。

    “鬼念大統領,刑武大統領!骨人族的骨鐵求見!”

    一名全副武裝的修羅族士兵,恭敬的單膝跪地,傳遞著軍情。

    “骨人族?他們不是在兩界山以北的第一道防線嗎?這時候來有什麼事?”

    被稱作鬼唸的赤紅鬼人語氣之中帶有憤怒。

    王選軍以執行諸王的命令為先,但若是諸王不在,那四名大統領便全權負責軍隊諸事——哪怕是向著天人界進軍。

    不服從命令的軍人,是作為主將的他們最為討厭的。

    這是銘刻在這群經曆過血戰的修羅骨血之中的記憶與習慣。

    任何人都不得打破。

    “帶他過來,若非萬急之事,他知道自己該如何受罰。”

    鬼念吩咐道。

    一邊又再度望向那天空中的空洞。

    不知怎的,他總有種背脊發涼的寒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