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所見非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所見非實字體大小: A+
     

    婆稚王的氣質跟之前所見判若兩人。

    楊塵不知道這短短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裡對方到底經歷了什麼,只是光聽對方說的話,他還並不清楚對方已經掌握了什麼程度的情報。

    「你也聽說過「預言」嗎?」

    望著王座之上那個頗具邪魅之氣的赤腳修羅王,楊塵毫無懼色。

    「你是說那群該死的巨人成天放在嘴邊當做神諭的可笑話語嗎?」

    婆稚嘴角一歪,輕輕地笑道。

    他探手從身旁石台上捏起一串葡萄放在嘴邊,輕輕地咬下一顆,細細的品嘗著,似乎極為享受。

    可楊塵身旁的凌雨瑤卻覺得這個婆稚王就好像知道什麼隱情一樣——

    他的手明明攥的很緊,這明顯是掩飾不住自己情緒的表現。

    於是凌雨瑤輕輕地戳了一下楊塵的後背。

    楊塵偏過眼睛向凌雨瑤點了點頭,因為這一點他也發現了。

    歸根究底,這些阿修羅是真的很不擅長掩飾自己的內心。

    「婆稚王,我不清楚你對著預言了解到什麼程度,但我這次前來是想跟你了解一些事情的。」

    「你見過紅塵嗎?或者說,你見沒見過一隻失了心的狐狸……」

    嘭的一聲,婆稚王身邊的石桌寸寸爆裂開來。

    飛濺的碎石向著楊塵兩人的方向彈去,隨後又被楊塵揮手擋下。

    婆稚王脖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原本還算平靜的面龐此刻也變得極為扭曲。

    他喘著粗氣,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面前這兩個突然出現的陌生人,上下打量了良久,隨後又再次坐回到自己的王位之上。

    就這片刻的時間,楊塵的眼神飛快的從婆稚王的身上打量了一番,最終確認了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來你的心還沒有消失,只是離失心也差不了多遠了,這也是你無法控制住自己暴怒情緒的原因,我說的沒錯吧?」

    「看來我們有很多話要聊啊!」

    也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生氣,婆稚王瞪著血紅的眼睛,竟然慢慢的笑了起來。

    ——

    「在本王告訴你們我所知的事情之前,我想先聽聽你們其他的目的,比如說那預言的事情。」

    良久之後,婆稚王終於徹底平復了心情,重新歪坐在王位之上的婆稚王顯得極為疲憊。

    他用手撐著自己的臉龐,眼睛也是半睜不開的樣子,似乎如果此刻不說話,下一瞬他就將昏睡過去。

    「倒是你們這些人族,不在你們自己的世界逍遙快活,為何要到我修羅界來遊盪,聽你們對那預言極為感興趣的樣子,你們恐怕已經去過巨人族了吧?」

    「不光去過,還知道了一些你下令將他們趕盡殺絕的事情。」

    「這不過是你僅憑一己之私心而做出的決定吧?巨人族無錯,哪怕當年有人有罪,你要罪及一個族群的作為也是極其可恥的。」

    「呵呵,教訓起我來了是么?就憑你們?」

    婆稚王的眼中透露著他此刻的冷血,雖未失心,但多少有些破損的心讓他的喜怒無常頗有名氣。

    在四位性格不同的修羅王手下做事,只有婆稚王這裡被人們稱作是地獄。

    因為即便你再盡職盡責,也有可能被婆稚王以一些相當無厘頭的理由殺掉。

    久而久之,婆稚王的治下慢慢成為了死水一片,之前楊塵所說的衰弱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如果你真的想得到我們的幫助,還請你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如何?」

    「我說的不過是事實罷了。」

    「當年目睹了修羅血戰的你,恐怕還只是一個派不上用場的孩子吧?」

    楊塵毫不掩飾的說出了自己所知的事實,也些都是從伽羅以及巨人族所珍藏的典籍之中一點一點歸結出來的事實。

    八萬年跨度很長,但若是濃縮於文字之中,卻又是那樣的可視。

    這便是文字發明的本意。

    不過文字也是由人來記載的,楊塵只聽到了看到了巨人族的一面之詞,說出這些刺激人的話,其實只是揚塵的一個小心思罷了。

    「你在質疑本王的經歷?」

    「本王當年雖然年少,但修羅血戰的每一幕,每一場戰役都是以本王自己的眼睛親自去看,親自去銘記的!」

    果然,受了楊塵言語刺激的婆稚王暴怒不已,原先不配合的樣子早已當然無存。

    婆稚王瞪大了眼睛,雙手在王位的扶手上摩挲著,怎麼看都是一種局促不安的表現。

    「可你只是「看到了」,你是個派不上用場的孩子也是一個事實,這些你都沒有否認。」

    「難道你真的以為當年由萬族及四王統領的聯軍,他們高層的大事會讓你一個孩子知曉嗎?」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恐怕多次詢問過自己父親當年事實的真相,而你的父親到臨走時都沒有告訴你,對吧?」

    太好猜了,楊塵看到婆稚那渾身一顫的反應,立刻就明白自己哪怕沒有全部言中,恐怕自己的猜測也印證了一些久違的事實。

    這些都是楊塵在路上與凌雨瑤不知討論過多少次的猜測,合理的猜測有時候甚至要比一個人的證言更加的接近事實,而那些堅信自己所見為實的人,只是不願意去相信,當真正的事實擺在自己面前時,那究竟會多麼寒冷,多麼刺骨。

    「婆稚王,你只知道紅塵被天人帶走,卻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將憤怒遷就於那位巨神,只以為他捨棄了自己的夥伴,最終害得紅塵最終被天人帶走,卻不知道巨神當年冒著被所有人唾棄的風險也要離開軍陣的原因。」

    楊塵平靜的語氣無時無刻不在刺痛著婆稚王僅存的心,終於在最後一刻婆稚王爆發了出來。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都聽見了!是他們出賣了紅塵!是他們……全部是他們的錯!巨人也好,羅睺他們也好,全部都……」

    「我說了,你聽見的,和你看見的,都不一定是真正的事實!所以,如果你還有疑問,我建議你直接去問一問紅塵。」

    「畢竟她並沒有死,我就是為了再次與他相見,才會來到這裡。」

    「她帶走了我的木靈韻,而我,也還有很多話想要問她。」

    楊塵的眼中透露著堅定與真誠,這種眼神讓婆稚王一時迷惘起來。

    沉默讓這座王宮顯得極為多餘,哪怕是婆稚王,在聽到了一個自己尋求了數萬年的幻想竟然成為了現實后,他也無法輕易再開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