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事情緣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事情緣由字體大小: A+
     

    「楊塵!楊塵!」

    被楊塵丟下的一瞬間,五長老就是嗷嗷的叫了起來,說道:「楊塵,你要做什麼?你瘋了,我可是李府的五長老,你可不能對我亂來!」

    五長老一邊說著,身體也是一邊往後縮著,猶如驚弓之鳥一般,滿臉驚懼地看著楊塵,身體都是瑟瑟發抖起來。

    見到這一幕,楊塵的臉色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身份而有絲毫的猶豫,當然,也並沒有因為對方的醜態而顯露出絲毫的憐憫。

    反而。

    楊塵的臉色,陡然之間陰沉了許多。

    他抬起腳,緩緩地上前幾步,然後站在了五長老的身前,居高臨下地說道:「五長老,你仔細的看一看,你周圍是什麼地方?」

    聽到這話,五長老微微一愣。

    他抬起頭,打量了一眼四周,這才發現,周圍竟是荒無人煙。而自己,則是身處在一片荒涼的山頂,四周別說是樹了,就是連野草都沒有幾根。

    呼呼的冷風從山頂灌來,凍得五長老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這是哪兒?」見到這一幕,五長老頓時哭喪著一張臉,說道:「我們不會出了清風帝國了吧?楊塵,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呀?」

    聽到這話,楊塵冷笑了一聲,幽幽說道:「五長老,您老還真是健忘啊,這裡可是魔獸山脈啊!不過,這裡是魔獸山脈的最深處,也是最荒涼的地方,甚至連野獸都沒有幾隻……您說,在這樣的地方如果突然死了一個人,有誰會知道呢?」

    楊塵的臉上笑眯眯的,一邊笑著一邊說道。

    然而他說出來的話,卻是讓五長老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後背都是涼颼颼的,一股寒意頓時從他的腳底直衝天靈蓋而去。

    「你,你什麼意思?」五長老張了張嘴,吶吶的問道,一滴冷汗也是從他的額頭上緩緩地滑落而下。

    「沒什麼意思。」楊塵輕輕一笑,說道:「五長老,您看這個地方又是山又是草的,雖說荒涼了點,可好在僻靜。我準備把您埋在這裡,就算以後您成了野鬼,也可以站在山頂眺望遠方嘛!況且這個地方地勢這麼開闊,站在山頂,估計整個清風帝國都可以一覽無餘吧?」

    說到這,楊塵忽然「嘿嘿」地笑了起來。

    這笑聲,讓五長老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你不能夠殺我!楊塵,我可是李府的五長老!你敢殺我?你這是以下犯上,為大逆之道!」五長老臉色陰沉,聲嘶力竭的吼道。

    以下犯上?

    聽到這四個字,楊塵笑了。

    他二話不說,直接抽出了身後的蝕龍劍,然後一劍抵在了五長老的喉嚨處。鋒利的劍刃,幾乎是輕輕鬆鬆就割破了五長老的喉嚨,一絲殷紅從五長老的皮膚下緩緩滲透而出。

    絲絲痛楚,從傷口上傳來,讓五長老整個人的身體都是僵住了。他的額頭上冷汗淋漓,整個人的魂兒都快被嚇飛了。

    「五長老,你不要太拿自己當回事了!就是江赤心來了,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我若是想殺你,就憑區區一個李府也想阻擋我?」楊塵嘴角微揚,露出一口整齊而森白的牙齒。

    猶如惡魔的微笑。

    聽到這話,五長老都快哭了,聲音中也是帶起了哭腔,說道:「楊塵,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呀?」

    看著對方這副反應,楊晨也不忍心再去逗他,直接說道:「五長老,你也不要太過悲觀嘛,若是你能夠按照我接下來說的要求去做,我說不定還可以網開一面,饒你一條命!」

    「你說!你說!」

    此話一出,五長老頓時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一樣,忙不迭的點了點頭,眸子里流露出懇求之色。

    「好。」楊塵點了點頭,淡淡說道:「我問你,李府為何會欠上一個億的巨款?這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

    「這……這……」

    聽到楊塵提起這個,五長老的臉色頓時變了變,眸子里也是流露出猶豫之色?他張了張嘴,支支吾吾了半天,卻是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嗯?」看著對方這吞吞吐吐的模樣,楊塵皺了皺眉,直接拔出了身後的蝕龍劍,一劍抵在了對方的咽喉處。

    「怎麼?你這麼緊張做什麼?說!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說我就殺了你!」楊塵臉色陰沉,眸子里殺意涌動,他一邊說著,手中的蝕龍劍也是繼續用著力。

    五長老的喉嚨處,早就已經是鮮紅一片,紅色鮮血從他的脖子處湧出,染紅了他的衣衫,讓他整個人看起來狼狽無比。

    在生命的威脅下,五長老的眸子里終於閃過一抹畏懼和猶豫,他連忙擺了擺手,驚恐的尖叫起來:「別,別!不要殺我,千萬不要殺我!我告訴你,我什麼都告訴你!」

    「哼。」聽到這話,楊塵鼻子里哼出口氣,面龐上的臉色才是緩和了許多。他輕輕地收回了蝕龍劍,隨後右臂一震,將上面的血跡給抖幹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說吧,我聽著。」楊塵語氣平靜的說道。

    「是。」五長老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咽了咽口水,緩緩說道:「這件事情……其實說起來,還要從兩年前開始說起了。」

    「兩年前?」楊塵皺了皺眉。

    「是的,兩年前。」五長老點了點頭,說道:「楊塵,你可記得,大長老曾經有過一個兒子?只不過這個兒子英年早逝,三十多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大長老也為此悲痛無比。」

    聽到這話,楊塵仔細的回憶了一下。

    記憶之中,李府的大長老曾經確實是有過一個兒子,只不過這個兒子當年似乎是得了什麼疾病,無法救治,三十歲出頭的年紀便撒手人寰了。

    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讓大長老曾經消沉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不錯,是有這麼個人物。」楊塵點了點頭,繼續聽他說。

    五長老也是繼續說道:「這大長老的兒子去世之後,什麼也沒有留下,留給大長老的,只是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孫子。而也因為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所以大長老對於這個小孫子可以說是疼愛無比,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已經到了溺愛的地步。」

    聽到五長老這麼說,楊塵心裡咯噔一下,他頓時是明白了什麼,疑惑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件事的背後和大長老的孫子有關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