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六百四十八章夜下談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六百四十八章夜下談心字體大小: A+
     

    陳昊的眼中,那股無力之色越來越濃郁,他劇烈地喘著粗氣。額頭上、胸膛上、後背都是黏糊糊的汗水,甚至連頭髮都被汗給打濕了,一股無力感充斥了陳昊的心頭。

    彷彿剛才的舉動,將陳昊的力量給全部抽空了一般。

    瞧得這一幕,長遠嘆了口氣,說道:「陳昊,武道一途不可急、不可躁,更不能急躁!尤其是你準備踏入武道,這第一步更為重要,若是半點不慎,甚至有可能會毀壞你的根骨!到時候莫說是習武了,你甚至連靈力都凝聚不了!」

    聽到長遠的話,陳昊渾身一震。

    心裡也是有些后怕。

    「老師,我會注意的!」陳昊慚愧的說道。

    「也罷。」長遠擺了擺手,苦笑了一聲,說道:「也是為師太過急於求成,你還沒學會走路,就讓你跑了。這兩天你也不要干其他的事情了,先把天地造化功的運轉路線給摸透,摸熟練。等你爛熟於心之後,再進行下一步,丹田衍生靈力吧!」

    「是!」

    陳昊恭敬地點點頭。

    「睡吧。」長遠說了一句,就是直接坐上床,隨後緩緩地向著床上躺去。不知是不是因為牽動了傷口,長遠的臉色變了變,眸子里流露出些許的痛苦之色。

    陳昊連忙跑過去,將他給扶住,小心翼翼地問道:「師傅,您沒事吧?」

    長遠皺了皺眉,直接一推手,將陳昊推向一旁,淡淡的說道:「老夫的身體老夫自己有數,還用不了別人來幫忙!」

    長遠的話里有氣,有自尊。

    更有一種迷茫。

    沒想到他現在,已經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了么?

    陳昊的手頓在空中,伸出去不是,收回去也不是,只是他的臉上依然寫滿了關切。

    看了一眼陳昊,長遠眼中的厲色漸漸柔和下來,眸子里也是流露出溫和,語氣放輕了說道:「好了,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還要起來幹活呢。」

    「是。」陳昊應了一聲。

    但卻沒有動。

    只是靜靜地坐在長遠的身旁。

    「你幹什麼?」長遠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沒什麼。」陳昊抓了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只是我看師傅您剛才好像痛得很厲害的樣子,我怕您疼得睡不著,所以我想等您睡著了以後再睡,這樣我就可以照看您了。」

    聽到這話,長遠微微一愣。

    複雜地看了一眼對方。

    心裡竟是忽然生出些許的感動。

    他在涼州待了這麼多年,每天都是生活在爾虞我詐之中,如今忽然有這麼一個人對他好,竟是讓長遠有些不適應。

    他爬起身來,似笑非笑地說道:「陳昊,你為何要這樣對我?只是因為老夫教了你武學,和傳授了你天地造化功么?」

    陳昊笑著說道:「師傅,人家不是說了么,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您既然是我的師傅,那也就是我的父親!兒子對父親照顧,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吧?」

    父親?

    長遠微微一愣。

    冷笑道:「你竟然對我說這種話?你就不怕你的親生父親聽到了這話之後,會感到心寒么?」

    說到這,長遠的心裡更是有些不屑,在他看來,對方不過只是在趁機對他溜須拍馬罷了。

    聽得長遠的話,陳昊的眸子里忽然流露出些許的傷感,苦笑道:「師傅,我沒有父親啊,我就是一個孤兒,哪有誰會在乎我的感受?」

    「嗯?」長遠微微一愣,好奇的看著他。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陳昊的故事。

    心裡也是有些期待,這個年輕人經歷過什麼事情?

    陳昊嘆了口氣,幽幽地說道:「七歲那年,涼州山匪猖獗,我和父母去遠方的親戚家裡探親,父母都被山匪給殺死了。我被山匪抓到山裡,給他們當了五年的奴隸,一直到十二歲那一年,涼州府兵開始進行剿滅山匪,我被一支府兵的隊伍給救了下來……」

    「唔。」聽到這話,長遠點了點頭。

    七歲的時候,也就是大概十幾年前的事情,那個時候確實是山匪猖獗,各地民不聊生。長遠還記得,當年決定出兵剿滅山匪這件事情,還是他長遠提出來的。

    只不過他不是為了什麼百姓,而是聽說山匪中出現了衍域果,所以他才選擇出兵討伐。不過結果還失望,這些山匪並沒有得到衍域果,直到後來在天荒島內,他才得到了真正的衍域果。

    陳昊抓了抓腦袋,繼續說道:「吶,從那之後我就變成一個孤兒了,我也有想過去親戚家裡。不過我去了幾個地方,沒有一個親戚願意收留我,他們把我當成瘟神一樣趕出去,或者是丟給我幾枚銅板讓我趕緊走開。」

    「我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後來聽說總殿裡面招下人,我就跟著隊伍來到了涼州總殿里,後面的事情……師傅您都知道了。」陳昊笑著,說道。

    看著對方的笑容,長遠的心裡忽然有些複雜。

    陳昊雖然說得簡單,可是他還是能夠感覺的出來,這些年,陳昊一定過得相當艱難。畢竟他七歲的時候就做了五年的奴隸,出來之後也不過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人生突遭此大難,莫說是個孩子,恐怕就是一些成年人也未必接受得了。

    「所以……」

    陳昊深吸口氣,抬起頭,面龐上忽然露出個真誠的笑容。

    「所以當師傅您跟我說,您願意教我武學的時候,我是真的很開心!」

    「那種感覺怎麼說呢?嘿嘿,就好像是我又有了父親一樣!」

    陳昊摳了摳臉,傻呵呵的笑了起來。

    聽到這話,長遠微微一愣,不知為何,眼眶子忽然紅了起來。

    那心裡最柔軟的地方,像是忽然被觸動了一般。

    又有了父親?

    長遠冷笑了一聲,說道:「老夫一生未娶妻,未生子,什麼時候有了兒子我自己都不知道!」

    陳昊微微一愣。

    頓時有些尷尬。

    連忙說道:「師傅,您別生氣,我剛才就是瞎說的……您別生氣了,我以後絕對不會再胡說了!」

    陳昊說著,就要抬起手去抽自己耳光。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抽出去,一隻手就是伸了出來,抓住了他的手腕,淡淡說道:「蠢貨,身體乃是武者的根本,你想毀了自己的身體嗎?」

    「睡覺吧,趕緊睡覺!」

    「明天起床繼續修鍊!若是再不能成為武者,看為師會不會教訓你!」

    長遠說完,鬆開了他的手,然後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
    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