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五百六十三章交給我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五百六十三章交給我吧字體大小: A+
     

    嘎吱!

    就在這時候,房間的門被人輕輕推開,一個十來歲的少年從門內走了進來,他的臉色有些凝重。抬起頭,緩緩看了眼面前的楊塵和狐小妖二人。

    「小先生,怎麼樣了?」狐小妖出聲問道:「我朋友的情況怎麼樣?現在穩定了嗎?」

    「唉!」

    少年聞言嘆了口氣,凝重地說道:「師傅正在裡面搶救,具體怎麼樣他老人家也沒說,不過我勸你們還是做好心理準備!」

    此話一出,楊塵和狐小妖都是吸了口冷氣。

    「什麼意思?」楊塵問道。

    少年說道:「你們朋友的情況很不好,我剛才看了一下,他的體內大量出血,而且內臟也受到了很嚴重的創傷,已經傷到了根骨。如果不是他的體質夠強的話,恐怕當場就已經死亡了,老師現在也只不過是幫他穩固住氣息罷了。」

    聽得此話,二人的臉色都是有些蒼白。

    少年走到櫃檯上,向葯童拿了幾包葯。

    楊塵深吸了口氣,忽然抬起腳向著房間里走去。

    那少年回過頭來,見到這一幕,立刻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你幹什麼?師傅在裡面行醫,你不能進去!」

    少年說著,就要去拉楊塵。

    然而他還沒碰到楊塵,一股罡風就是從楊塵的體內涌了出來,直接將少年給震飛了出去。對方撲通一聲跌坐在地,哎喲地發出慘叫。

    「不好意思小先生,我必須要進去看一看。」

    楊塵歉然地說了句,然後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誒,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少年氣得鼻子都歪了,立刻跟著跑了進去。

    狐小妖猶豫了一下,也是跟著走進了屋子裡。

    ……

    ……

    房屋中。

    一個老者正靜靜地坐在椅子上。

    而在他面前的床上,躺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他的臉色蒼白無血,看起來臉色十分難看。他的渾身都是纏繞著紗布,腹部鮮紅一片,不停地有著鮮血滲出。

    乾涸的嘴裡,時不時發出輕輕的呻吟。

    看起來似乎在忍受著極大的痛楚。

    老者眉頭緊皺,腦門上也是大汗淋漓,那雙乾枯的手正仔細地替青年處理著傷口。他的手上、衣服上也都是沾染了鮮血,從他那凝重的臉色不難看出,這次的手術一定非比尋常!

    就在這時候……

    一陣腳步聲傳來。

    老者頭也不回,淡淡道:「阿松啊,凝血粉和紅豆拿來了嗎?」

    「老先生,讓我來吧。」

    身後,忽然傳來一道陌生的聲音。

    老者渾身一震,愕然的回過身,只見自己的身後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年輕人。老者微微一愣,旋即眸子里就是湧出怒色,沒好氣的說道:「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不好意思老先生,我是他的師傅。」楊塵抱了抱拳,沒有再多說,直接伸出手按在了林念的傷口上。

    淡淡的靈力從其上湧出。

    包裹了林念的傷口。

    「胡鬧!」見到這一幕,老者立刻氣得暴跳如雷,憤聲道:「就算你是他的師傅也不可胡來!你懂醫術嗎?若是他出了問題,你能不能負得起責任!」

    「我會負責任。」楊塵淡淡說道。

    依舊在用靈力蘊養著林念的傷口。

    「你!」老者剛想再說什麼,忽然渾身一震。

    臉色瞬間凝固住了。

    彷彿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他的瞳孔狠狠地縮了一下。

    只見林念腹部的傷口,忽然停住了流血?而且更為奇特的是?林念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對方的臉色也是在這一刻好看了許多。

    面龐上漸漸湧出血色。

    「這……」

    老者張了張嘴,先前的憤怒早已不在,而是化作了一抹深深地震驚和愕然:「神跡!真是神跡!小友,你是如何做到的?」

    楊塵淡淡說道:「沒什麼,很簡單的事,只是用靈力將病人傷口內斷裂的經脈給縫合起來,利用靈力作為媒介,來彌補破碎的經脈。」

    嘶!

    此話一出,老者登時吸了口冷氣。

    面龐上湧出濃濃的敬佩之色。

    楊塵的話雖然說的很簡單,可是只要是熟知醫學的人就知道,想要完成這種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

    人體內有多少經脈?光是此人傷口處的經脈就多不勝數,而且經脈之間的聯繫都是很緊密,很脆弱的,甚至輕輕一觸碰就會破壞幾條經脈。有的經脈損壞了,有的經脈卻是完好無損,若是一個控制不好,別說連破損的經脈都無法修復,甚至連本來好好的經脈都會被破壞!

    想要做到這一點……

    已經和醫術沒什麼關係了。

    「師傅!」

    正在這時候,門被人推開,那少年和狐小妖走了進來。

    少年一看到楊塵,整個人氣得鼻子都歪了,然而他還沒發作,老者就是攔住了他,說道:「阿松,不要吵,別打擾到先生。」

    「先生?」

    阿松微微一愣,整個人都是匪夷所思了起來。

    師傅竟然叫他先生?

    這是怎麼回事?

    「師傅,您怎麼能讓他胡來?」阿松撇了撇嘴,有些不滿意的說道。

    老者搖了搖頭,含笑道:「出去吧,這位先生的醫術不在我之下,咱們出去等待就好了。」

    阿松點點頭。

    既然師傅都這麼說了,那他自然也無話可說。

    狐小妖看了眼楊塵,剛準備離開,對方的聲音就是響了起來:「小妖,你別走,留下來幫我!」

    「好!」狐小妖二話不說,關上門,走到了楊塵的身旁。

    當她看到林念身上那血淋淋的傷口時,狐小妖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不忍,心裡的自責更加濃郁。

    「小妖,你不要瞎想,這件事不怪你。」楊塵低著頭,一邊處理著林念的傷口,一邊說道:「放心吧,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嗯!」

    狐小妖點點頭,眸子里也是流露出堅定之色。

    「你去幫我準備一塊濕布,一根鐵針,一些用來縫傷口的線,還有一些碳火。現在就去,我過會要用到。」楊塵說道。

    「好!」

    狐小妖聞言,二話不說,出門準備去了。

    十分鐘后,對方將楊塵說的東西,給全部拿了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
    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