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五百三十章喝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五百三十章喝退字體大小: A+
     

    「小畜生,你可算是來了!」

    老者陰森的話語,在這大廳之內響徹,聲音中更是夾雜著靈力,震得整座房間都是嗡嗡作響。

    「蓬」!

    下一刻,老者忽然抬起手,直接將兩顆被捏爆的鐵球拍在了桌子上。這一掌之下,整張桌子直接被老者拍成粉碎,剎那間,木屑飛濺!

    不待楊塵說話,這老者忽然起身,右手五指成爪,對著楊塵直接抓來。

    見到這一幕,楊塵心頭微凜,立刻抬起一隻手,對著老者直接拍去……

    「蓬」!

    掌掌相擊,渾厚的靈力以二人為中心,不斷的向著周圍擴散,四周的桌子都是被震得爆裂開來。二人的衣衫,也是被震得獵獵作響,地面都是皸裂開來,出現了兩個大坑!

    「住手!」

    狐小妖冷喝了一聲:「廣老前輩,這是天葯會,不是你廣家!」

    此話一出,老者眼中的殺機飛速退散,冷哼了一聲后,就是快速撤去了手中的勁氣。

    二人各自退後幾步。

    楊塵的手掌,微微有些發麻,被這老者震了一下之後,他的胳膊都是有些酸脹。

    「武尊境九重天?」

    「還是巔峰境?」楊塵的心裡有些詫異,不過還是冷聲說道:「這位前輩,你我無冤無仇,更是從未見過面,為何今日一見面就對我如此?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吧?」

    「無冤無仇?」

    聽到這話,老者哈哈一笑,就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冷冷地說道:「小畜生,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裡沒數嗎?今日若不是這天葯會,否則我剛才就殺了你!」

    楊塵皺了皺眉。

    平靜地看著他。

    看來,對方果然是為了那件事而來了。

    「廣老前輩。」狐小妖臉色微微陰沉,說道:「楊塵是我天葯會的煉丹師,不是什麼小畜生,請您的語氣放尊重一點。否則,我恐怕會認為,廣老前輩也不是什麼有涵養的人!」

    聽得此話,老者臉色微變。

    眸子里明顯的閃過一絲怒意。

    不過礙於狐小妖的身份,他還是沒有多說什麼。

    「哼!」老者的鼻子里哼出口氣,冷冷地說道:「楊塵,我也就不與你兜圈子了,老夫廣陵越,乃是廣家家主!今日我來天葯會所為何事,你恐怕也應該知道了!」

    廣……

    楊塵皺了皺眉,道:「你是廣坤的?」

    「不錯,老夫正是廣坤的曾爺爺!」廣陵越冷哼了一聲,陰森的說道:「楊塵,老夫問你,我曾孫的那條胳膊可是你廢的?」

    廣坤作為廣家年青一代中的翹楚,從小到大都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幾乎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壞了。廣坤的父親早年間為了家族而犧牲,所以廣陵越對於這個曾孫子,那是疼愛有加,甚至是連殺人放火的事廣陵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他這個寶貝疙瘩,昨日竟然被人廢了一隻胳膊?

    這讓廣陵越如何不怒?

    雖說那條胳膊被接起來了,可是這對於廣坤日後的武道之路,必然會出現影響,甚至連他的武道之心都會受到瑕疵!

    聽得廣陵越的話,狐小妖的心也是緊張了起來,柳眉蹙了蹙,說道:「楊塵,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廣坤的胳膊,到底是不是你廢的?」

    狐小妖緊緊的盯著楊塵。

    期待著對方能夠搖個頭,說聲不是。

    只要楊塵這會說一句,廣坤不是他廢的,那不論如何,楊塵她今日都保定了!

    然而,楊塵卻是說道:「不錯,廣坤確實是我廢的。」

    聽到這話,狐小妖的臉色瞬間蒼白了幾分。

    廣陵越更是氣得鼻子都歪了,「蓬」得拍了一下桌子,怒極反笑的道:「狐會長,你都聽見了吧?不是老夫血口噴人!今日之事,你必須得給老夫一個交代!」

    狐小妖的臉色難看無比。

    廣家乃是無盡島嶼八族之一,地位甚至可以說與州主平起平坐。

    放眼整個天葯會,也就只有老爺子能夠與廣陵越說得了話。

    如果廣陵越真的要動楊塵,那恐怕……

    「廣老爺子!」

    就在這時候,楊塵忽然笑了一聲,說道:「老爺子您今年多大了?」

    「嗯?」廣陵越皺了皺眉,淡淡道:「老夫的年齡豈非是你這小畜生能夠多問的?」

    楊塵笑了笑,說道:「廣老爺子,在下只是有一事不明,您都一大把年紀了,按理來說也應該懂得人情世故,是非曲直。可是自從昨日見到了您的孫子之後,我卻大失所望,沒想到您這樣一個英雄,竟然也會生下畜生?」

    此話一出,廣陵越的臉色瞬間難看了幾分。

    渾身的殺意一瞬間傾瀉而出。

    「小畜生,你說什麼?」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楊塵臉色如常,直視著對方,不卑不亢:「您今日有臉來向我討個說法,難道就沒臉去問問您那個寶貝孫子做了什麼?他昨天晚上做的事情,可不像是人能夠做出來的啊?」

    聽得此話,廣陵越心裡「咯噔」一下。

    下意識的看了眼狐小妖。

    然而對方卻是一臉茫然,說道:「楊塵,你在說什麼?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一點小事情。」楊塵淡淡的說道。

    他並不打算將這件事告訴狐小妖。

    對於一個女人而言,如果知道了那樣的事情,恐怕狐小妖也會很難過。

    「不過……」說到這,楊塵笑了笑,說道:「這些小事對於廣老爺子來說恐怕不是什麼小事吧?」

    廣陵越臉色陰沉。

    沒有說話。

    而就在這時候,一道由靈力包裹著的聲音從空氣中傳來,完美的避過了狐小妖,落入了廣陵越的耳中。

    「老頭兒,您說,如果我將這件事捅出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呢?」

    「是和天葯會結仇重要呢?還是您孫子的胳膊重要呢?」

    廣陵越渾身一震,背後瞬間冷汗涔涔,看著楊塵的目光也是愈發的陰沉起來。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承讓!」楊塵淡淡說道:「若是廣老爺子沒什麼事的話,就請先告辭吧,回去告訴你那個孫子,我廢他一條胳膊是看在廣家的面子上!若是不看在廣家的面子上,我連他另一條胳膊也給廢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