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萬年 » 第十二章驚邪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八萬年 - 第十二章驚邪劍字體大小: A+
     

    這在旁人眼裡威嚴無比的吳山河,竟是哭得悲痛欲絕,像是走散了多年的孩子,在此刻見到了父母,一瞬間,感情崩潰……

    「好了好了。」

    楊塵拍了拍他的腦袋,笑道:「都幾萬歲的人了,還哭哭啼啼的,讓旁人看見了還不笑話你?」

    「不,在義父眼裡,小鼻涕永遠是小鼻涕!」吳山河認真的說道。

    「你現在可不是小鼻涕,而是整個武者協會的會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楊塵靜靜的看著他,似笑非笑。

    聽到這話,吳山河身軀一震。

    低頭不敢說話。

    猶如一個犯錯的孩子。

    這麼多年來,吳山河最怕的就是楊塵這個表情,每一次他都會感覺心驚膽戰,不敢直視對方的雙眼。

    「好了,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楊塵笑道:「倒是要謝謝你,這武者協會本來是我當初提起的設想,卻沒想到被你給實現了。」

    楊塵嘆了口氣:「看來,你們真的是長大了。」

    吳山河眼中湧出淚水,流露悲傷。

    「老大、老二還有老四呢?」楊塵突然問道。

    八萬年前,楊塵曾經收過四個義子。

    吳山河排名老三。

    「老大六萬年前就歸隱了山田,與他的夫人隱居去了,被後人稱之為醫聖,每年都會有很多人慕名而去……不過義父也知道,老大他鬼得很,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吳山河搖了搖頭,苦笑道。

    「這倒符合他的性格。」楊塵失笑一聲:「四個孩子中,也就老大最淡泊名利,我的一身醫術,也全被他學了過去……」

    「是的,老大在醫學上有極高天賦,不像我們……」吳山河苦笑一聲。

    「你們也有你們的優點。」楊塵搖了搖頭:「繼續說。」

    吳山河點了點頭,道:「老二四萬年前創立了煉丹公會,現在身處中州,畢竟那裡是煉丹公會的總部。他現在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煉丹公會會長了……」

    「老四這幾萬年一直醉心修鍊,和老大差不多,也是雲遊四海。不過江湖上還是能夠聽到他的傳說,據說他已經成為大帝,整個滄瀾大陸也罕有敵手,外界稱他叫明塵大帝……」

    聽著吳山河的訴說,楊塵的面龐上,漸漸流露出追憶之色。

    夢回八萬年前。

    彷彿面前出現的,不再是武者協會……

    而是一間破舊的小木屋。

    他手持一根木棍,追著四個調皮的小孩,把他們打得嗷嗷直叫。

    現在,這四個小孩都長大了。

    一個成為了當世醫聖……

    一個成為了明塵大帝……

    一個成為了武者代表……

    還有一個,成為了煉丹最強……

    「你們,都再也不是當初那個需要我保護的人了。」楊塵笑了笑,看向吳山河,道:「你呢?小鼻涕,依照你的實力,不應該待在這種小地方吧?」

    聽到這話,吳山河眼中又是湧出淚水:「義父有所不知,八萬年前你突然失蹤,我們四個兄弟像發了瘋的一樣找你。可是找了你兩萬年,還是沒有半點消息,老大便隱居去了……」

    「再後來,老二和老三也是紛紛走了,我又找了你一萬多年。然後偶然間路過了這個帝國,在這裡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吳山河捎了捎頭,老臉微紅,有些不好意思。

    「沒想到,我這一走,竟給你們造成這麼多麻煩。」楊塵嘆了口氣:「小鼻涕,對不起……」

    吳山河抬起頭,錯愕的看著楊塵。

    八萬年了,這是楊塵第一次對他們說對不起,一種心酸的感覺湧上心頭,讓吳山河老淚縱橫。

    「義父不用說對不起,是我們沒用才對。」吳山河看著楊塵的面龐,說道:「倒是義父,你怎麼變成這模樣了?」

    若非是剛才那一句「小鼻涕」,吳山河是絕對無法相信,面前這個人,就是當年那叱吒風雲的星塵大帝!

    「發生了很多事,一時半會講不清。」楊塵嘆了口氣,道:「另外,我回來的事情你不要告訴別人,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要提起,明白嗎?」

    楊塵看了一眼吳山河。

    眸子里寒意肆射。

    對方渾身一震,立刻點頭稱是,不知不覺,背後已經被冷汗打濕。

    不管多少年過去了,不管對方是什麼模樣,亦不管對方現在是否強大。

    只需要一個眼神……

    吳山河就能嚇得魂飛魄散。

    這種恐懼,在八萬年前,早已深深地埋進了吳山河的骨子裡。

    「另外,我今天見到你孫子了。」楊塵站起身,似笑非笑道:「很傲氣的一個小夥子,叫吳京是吧?」

    「是。」吳山河連連點頭:「沒想到義父已經見過他了,若是他給義父造成了什麼麻煩,我立刻讓他向你磕頭道歉!」

    「誒,我又沒說他不好,你急什麼?」楊塵嗔怪道:「再說,以後他還是我同學呢,你這樣做,讓我以後在學校怎麼見人?」

    「學校?」

    吳山河一愣,不可思議的道:「義父,你在天星學院上課?」

    「怎麼,有問題嗎?」楊塵笑道。

    「不,沒有。」吳山河吶吶的道,心裡卻是古怪無比,腦子一時間都有些轉不過來了。

    曾經的最強大帝竟然去上學了?

    這說去了,誰會信?

    「不過,義父不用擔心,說起那天星學院,我在裡面也是有股份的。」吳山河笑了笑,說道:「當初創建天星學院的時候,我曾在裡面入了百分之七十的股,說起來也算是個股東吧……若是義父有什麼需求的,還請跟小鼻涕直說。」

    「我確實有個需求,不過不是關於學校的事。」

    「義父請說。」

    「我要取走驚邪劍!」楊塵眯了眯眼,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他現在差一件稱手的兵器。

    驚邪劍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好的,義父請跟我來。」吳山河點點頭。

    他不問楊塵要驚邪劍做什麼,也不問楊塵為什麼要驚邪劍,作為他的義子,吳山河從來不會過問楊塵的事情。

    只要他喜歡,把整個武者協會送給他又有何妨?

    二人穿過武者協會的走廊,隨後進入一個儲物間中。

    刀槍劍棍,很多武器。

    吳山河走到儲物間盡頭,不知觸動了什麼機關,只聽「咚咚」的聲音不斷響起,藍色的光芒突然從那儲物間的牆壁內涌了出來。

    一個暗門,出現在了儲物間的牆壁上。

    其內,是一把精緻的寶劍。

    吳山河將其拿出,放到了楊塵的手中:「這驚邪劍跟隨了我數萬年,如今到了義父手上,也算是它最好的歸宿。」

    「好劍。」楊塵掂了掂,吐出兩個字。

    刀鋒犀利,不長不短,每一寸鐵都造得極到好處。

    一股洶湧的靈力,從劍中湧出,似乎想要反抗楊塵,嗡嗡嗡的劇烈顫抖。

    「安靜。」楊塵吐出兩個字。

    此話一出,那先前還劇烈顫抖的驚邪劍,立刻安靜下來,乖巧無比。

    「此劍我收下了。」楊塵將驚邪劍收入儲物袋中,說道:「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了,以後有時間再來看你吧。」

    「義父不在這過夜嗎?」吳山河問道:「武者協會地方大,房間還有不少,我可以立刻安排下人做些義父喜歡吃的菜。」

    「不了,下次再說吧。」

    楊塵搖了搖頭,隨後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張紙,放到了吳山河懷中:「這是驚邪劍譜的最後三式,之前沒有給你,現在我把他交給你。」

    「多謝義父。」吳山河恭敬的行了個禮。

    「嗯。」楊塵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就是直接向著協會外面走去。

    吳山河立刻跟上,一直送他到門口,整個過程都畢恭畢敬。

    一直到對方的身影消失在遠方,吳山河才鬆了口氣,不知不覺,冷汗早已打濕了後背。

    「沒想到這麼多年了,和義父說話時,還是如此膽戰心驚。」吳山河心裡喃喃一聲,苦笑不已。

    「會長,這個人到底是誰啊?」一個守衛好奇的問道。

    「他?」

    吳山河眉頭微挑,含笑道:

    「一位當世真正的傳奇!」

    ……

    回到李家的時候,天色已晚,楊塵直接向著住處走去。

    然而走進房間的時候,他卻發現了一個熟人。

    他一身黑袍,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床邊,見到楊塵的一瞬間,立刻站起身,滿臉恭敬。

    此人,不是煉丹公會的柳一水么?

    「柳先生,你怎麼來了?」楊塵好奇的問道。

    「柳大師今日來是找你有事相談。」楊山哼了一聲,沒好氣的道:「你小子放學跑哪裡去了?這麼晚才回來?讓人家柳大師等這麼久,還不快給人家道歉!」

    「使不得使不得。」柳一水連忙說道:「能夠等楊大師已是我的榮幸,又怎麼能讓楊大師和我道歉,楊老前輩可千萬使不得啊!」

    楊山是楊塵的父親,柳一水又稱楊塵為大師,所以也就連帶著幫楊山改了名字,稱其為楊老前輩。

    不過楊山是個粗人,何曾聽過這樣的稱呼?

    一時間,也是感覺變扭無比。

    「柳大師別這樣,塵兒他哪裡是什麼大師?要我說,他就一個小兔崽子,要是哪裡得罪了柳大師,您就給我抽他!」楊山笑了笑,說道。

    聽到這話,楊塵哭笑不得。

    到底還是親爹啊,對付起兒子來果然夠狠。

    不過這也讓楊塵有些感觸。

    前一世的時候,楊塵父母都是普通人,很早就死了,所以後來楊塵也就獨自生活了數萬年,對於父母的印象已經很淡。

    如今再次聽到楊山這樣的話,他也是感動異常。

    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被楊山觸動。

    「柳先生,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路上有事情耽擱了,讓先生久等。」楊塵抱了抱拳,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