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712章 國破家何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712章 國破家何在字體大小: A+
     

    春風有點涼。

    鹿尋梳好頭穿好衣裳。

    他還是不習慣穿甲衣。

    書生袍子外頭套著軟甲,看著總覺得有些怪,並沒有威風凜凜,反而是更顯得文弱。

    他作為大軍的軍師,睡的有些晚,起的不早。

    等他醒來,似乎大家都醒來了。

    早餐很簡陋,不至於有豪華的桌子,葷素搭配什麼的。

    行軍路上能吃到熱飯就不錯了。

    所以煮熱的一大鍋疙瘩湯已經是美味。

    春寒料峭,吃完身體有點暖。

    神佑和身邊的幾個女子也是如此吃的。

    早餐的時候,幾個將領都會過來碰面,也就是吃東西的時候,一邊吃一邊商量事情。

    主將鹿歌,面容似乎永遠平靜,讓人有些安心。

    副將田離看起來總是很不正經,坐的時候一條腿總喜歡折起來踩椅子上。

    殷雄則是在哪吃飯都如貴族一般,斯斯文文的,不過如今蓄了須,也即將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再沒有人會覺得他是女子了。

    鹿尋吃的不聲不響。

    眾人商量完既定的行程安排就散了。

    神佑看著哥哥,雖然面容平靜,但是眼中卻有血絲,實際並不平靜的感覺。

    「哥哥,不要擔心,我們會贏的。」神佑安慰道。

    鹿歌點了點頭。

    實際還是擔心,他也覺得很奇怪,直覺是個要命的東西,他覺得他們不像去打戰,像是去送死。

    如果只有他自己,他可能會更坦然一些。

    可是這一戰,壓上了所有人,他覺得肩膀上有點重,很重。

    他晚上做夢甚至都在害怕。

    他不是一個膽小的人。

    如果是他自己,他就覺得死就死了。

    可是他表現的一直膽小,就像當年申學宮學子都去皇宮門口抗議,他不敢去,他不是怕死,他怕自己死了,身邊的人沒有人照顧。

    就像是此刻,他極其討厭熙皇唐希,尤其是最後,他留下的聖旨書信,把偌大的熙國交給神佑。

    說起來是無比信任,可是在他看來是無比懦弱,他希望他真的死去。

    妹妹神佑看起來無比英勇,關鍵時刻都能挺身而出,可是在鹿歌眼中,神佑永遠都是那個需要人照顧的小女孩。

    她聰明懂事的讓人心疼。

    所以熙皇留下了聖旨,神佑肯定會接,哪怕此去,會丟掉性命,她也會上戰場。

    所以鹿歌只能讓自己不要擔憂,讓自己做的好一些,更好一些。

    成為皇之後,神佑的站姿似乎都更挺拔了,眼神也更堅定了,卻沒有人注意到,神佑更瘦了。

    她脫下甲衣之後,輕飄飄的感覺會被風吹走。

    他再看了一眼神佑,轉身離去,只是眼中血絲更多,他想,若是真的戰況不好,他會逃跑,他會第一個逃,他要帶著妹妹逃離。

    他就是這樣一個自私的人,他可以負天下人,去他娘的天下大義,和他沒有關係。

    他大踏步的離開,沒有敢再回頭。

    鹿尋有點感覺到鹿歌的情緒不對,不過此刻,說什麼都顯得蒼白。

    他掀開神佑手上纏著的布,白皙的手,很纖細,所以就顯得上面的疤痕更難看了。

    鹿尋向來怕疼,輕輕磕碰一下都覺得疼,大概這也是為何他愛讀書,他總覺得讀很多很多書,就可以專註的只讀書,不要出去磕磕碰碰。

    天才只是源於生存需要。

    他看著就覺得疼,可是依舊是和家長一般。

    「再不能碰涼水,估計就快好了。」

    因為最好的御醫都被婉貴妃帶走,而且遭遇火鬼被殺了,留下來的那些御醫,更多還是學徒,或者說老邁的不成了。

    老邁的御醫留在了宮裡,年輕的御醫也跟著上戰場了。

    神佑的傷,鹿尋親自幫忙包紮換藥,在這時候文醫都不分家,鹿尋自己身體也不是頂好,他讀了很多很多醫書,在荊國的時候,也是充當大夫的存在,一路治水救命。

    神佑點了點頭,實際上已經不疼了,只是稍微有些麻木。

    重新包紮好,就差不多要啟程了。

    長長的隊伍,一路向前。

    ……

    另外一邊蠻荒的隊伍,也是如此。

    那些曾經被發配到蠻荒的書生們,他們夢裡多少回,都是夢到自己回到了故鄉,回到了京城。

    街邊小販的扯著嗓子大聲的叫賣,風月街姐姐們大大方方的媚眼,酒樓夥計清亮的唱名,很多很多。

    然而睜開眼,他們還在蠻荒。

    蠻荒這座嶄新的城市。

    是讓他們驕傲的城市。

    不過在內心底,還是會想念曾經,過去。

    想念申學宮的松木林。

    想念去申學宮那條彎曲的山路上的整齊石階。

    想念石階兩邊的山風。

    然而,這一切,如同歷史一般,就那樣真的消失了,只存在他們的記憶當中。

    他們沒有見到的時候,以為一切都在,只是他們不在了。

    可是當他們踏上了歸途,卻發現,一切都不在了。

    山河變化,物不是人也非。

    出了蠻荒,出了沙漠,以為會回到山清水秀的申國境內,實際卻不是,而是一片烏煙瘴氣。

    他們以為他們準備的足夠充分了,可是看到眼前的場景,還是驚恐慌亂不已。

    這還是申國嗎?

    這還是他們的家鄉故土嗎?

    他們被流放蠻荒,以為已經很悲慘,走出蠻荒才發現,蠻荒就像人間凈土一樣。

    連蠻荒砂礫上的一顆小草,都是乾淨嫩綠。

    可是眼前的申國,卻是到處都破破爛爛,房屋有倒塌的,被焚燒過的,路上行人很少,偶爾有一兩個都是匆匆忙忙跟見鬼一樣的跑了。

    不像是人間的城市,像是鬼城。

    火鬼肆虐過,二皇子又派人抓壯丁。

    一路經歷過的城市都是如此,人間地獄一般。

    沒有讀書聲,沒有笑聲,也沒有哭聲。

    愛哭的人,都被殺死了。

    他們不敢哭。

    一路殘殤。

    就是蠻荒的本地人,沒有出過蠻荒,可是他們都和所有蠻荒人一樣,對外頭充滿嚮往。

    尤其是他們的國,申國。

    那樣繁榮,那樣富饒。

    那些從申城來的書生都是彬彬有禮,雖然總被他們嘲笑書呆,可是內心裡卻是尊敬和羨慕的。

    能養育這樣書生的地方該是多美。

    可是眼前的蒼穹,卻是處處透著死氣。

    依稀可見曾經的繁華,如今只是到處充滿破敗的氣息。

    他們朝著申城走,離蠻荒越發的遠,也越發的驚慌。

    連首領藍玉都是如此。

    多少次夢回,卻沒有想到是這樣的。

    而這次一起出征的有鹿五夫婦,鹿五和瞿柒,他們的孩子鹿昭福在白骨山上。

    鹿五受了傷,但是他還是決定回蠻荒,畢竟他已經成家,他想如果真的出事,他希望能和妻子在一起。

    所以此刻,他們一起出征。

    國師重煙也在隊伍中。

    隊伍中還有後來加入的荊國人。

    大和尚阿八,孩子的母親朝虎貝。

    這是朝虎貝第一次來申國,她對申國不嚮往,也沒有太多設想,她面容堅定,筆直向前。

    她不在乎周圍的破敗,她只想快點殺到申城裡,她想殺死敵人,殺的越多越好,因為她的孩子,她的親人,在她背後。

    白骨山上,陽光明媚。

    白骨累累的白骨堆,又增加了很多新骨頭。

    山上留下來一群老人。

    老國師走路蹣跚,頸脖眼角都有皺紋的前皇后藍曦,在仔細的擦拭那些白骨。

    後頭的平台上一堆孩子在玩耍。

    年紀最長的重陽,噘著嘴,有點不高興,她沒有能去戰場,她想自己能快點長大,就不用在這裡看孩子了……

    地上,鹿昭福和枯木虎不知道搶什麼東西,兩人居然打起來了,小孩子打架,你壓我身上,我壓你身上,滾做一團,被重陽上前,一手一個提起來……陽光下,搖搖晃晃,像兩顆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
    小閣老全能遊戲設計師綜漫之二次元旅行者萬界天尊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