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710章 天下大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710章 天下大國字體大小: A+
     

    申城的皇宮外頭,又建起了城牆。

    城牆很高。

    無數百姓被徵用,每日在那城牆敲敲打打。

    他們不知道自己建的是什麼,只知道每日有干不完的活,直到累死那一日。

    千百年沉澱下來的申城變了。

    變得沒有那麼文氣,變的張牙舞爪,十分陌生。

    正午,從皇宮出來的葉首輔,聽到的聲音都是叮叮噹噹的敲打聲,很是吵鬧。

    他不經意的一回頭,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圓頭的龐然大物,自己都猛的呆住了。

    他這是在哪裡?

    申城的皇宮原本是恢弘大氣的,可是二皇子並不喜歡這些審美,或者說不在意。

    他更喜歡軍事建築,把這裡建成巨大的城堡,堡壘,他才安心。

    曾經的葉首輔,如今還是二皇子跟前的第一有用的狗,說起來他伺候過幾任的主子。

    申國皇帝都換了幾茬了,他還在。

    他愣愣的望著這黑色的城牆,城牆上總會濺上血跡。

    正午陽光下,即使乾涸的血跡也異常刺目。

    最初二皇子要大興土木修建皇宮的時候,他還上過諫言,當然不是阻止二皇子,他又不是想死。

    而是提議參與修建皇宮的人最後都要處死。

    葉大人是一個很務實的人,他現在全心全意的為二皇子考慮,因為他第一個投誠,那就要投誠到底,若是二皇子不好,他也不會好。

    二皇子很是讚賞的點了點頭,卻沒有同意,而是道:「在我們大帝之國每一個奴隸都是有用的,我們不會輕易處死奴隸,只會讓他們為主人奉獻終身。」

    那時候葉首輔沒有明白,現在看著這黑紅的城牆卻懂了,這些人都會勞作致死,沒有活下來的,他們的血肉有可能就砌到城牆裡了,他們奉獻終身,死後骨頭都成為牆的一部分。

    走了許久,越發覺得陰冷,已經立春過了,他攏了攏身上的衣裳,身體都是發涼的。

    他感覺自己年紀大了。

    放眼望去,周圍都是陌生的面孔。

    那些當年和他在朝堂上爭執,或嘲諷他,或巴結他,或鄙視他的人如今都不在了。

    似乎就剩下他。

    還有一些瑟縮的新面孔。

    太后昭上位的時候,出現了一批人,背叛了申皇,唯太后馬首是瞻,太后倒台了,這些人一部分忠心耿耿,也走了,留下的似乎越發不堪。

    三姓家奴,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他朝外走,隱約看到前方似乎有個瘦小的身影,弓著身子,跟老鼠一般閃過。

    他卻覺得那身影有些面熟,像,像他的女兒。

    他揉了揉眼睛,面前空無一人,只是他眼花罷……

    ……

    神佑站在濤濤江水前。

    風吹的她衣服嘩啦啦的響。

    冬施如同標槍一樣,筆直的站在她身邊。

    以前她是個稱職的丫鬟,現在她是個稱職的護衛。

    不再劉海遮面,而是露出了光潔的額頭,十分精幹的樣子,眼神也是如此。

    她眼神堅定筆直,只有偶爾看到隊伍最前方那個身影,才會有一絲停頓,很短,短的她自己都要發現不了。

    她知道她的皇還活著。

    她接受了新的任務。

    保護神佑。

    她喜歡這個任務。

    因為她也想上戰場,不想在內宅里耗費一生。

    還有一個原因,她想追隨他的身影,近一點,再近一點,哪怕只能看看他。

    不過在她到神佑身邊之前,她以為又是一個伊仁公主。

    伊仁公主很講究平等仁善,但是實際上公主只是比其他人稍微好一些,本質卻沒有什麼不同。

    皇神佑在外名聲很好,冬施也接觸了幾回,只是覺得她很果斷凌厲。

    真正在她身邊這幾日才發現,她和伊仁公主實際是不一樣。

    神佑從來不說平等自由這些話,但是她的行為舉止卻是如此。

    她待自己並不親密,卻很平等,也不限制自己的行為,充分給予自己自由。

    她不僅僅待自己如此,待其他人也如此。

    皇身邊還有兩個隨行的女子。

    一個是妖妖嬈嬈的孟妃,一個很是嚴肅的李妃。

    孟妃愛跳舞唱歌,皇並不阻止,平日妖嬈的孟妃唱起歌跳起舞來的時候,卻如同戰士一般。

    即便是不喜好這些的冬施,看了都不免動容,心跳比平日快,恨不得馬上衝進戰場廝殺。

    而李妃似乎比自己還老練沉穩。

    她總是在埋頭記錄,而且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甚至沒有梳妝打扮。

    她總是坐在皇身邊,記錄書寫,似乎懂得很多。

    而以前冬施覺得自己懂的非常多,可是在這兩人面前,她覺得自己只剩下護衛一職可以做了。

    這一路都是行軍。

    走的快,也比較累。

    大軍在江邊休息。

    神佑聽著濤濤江水,回頭望見身邊發獃的冬施,冬施似乎總是獃獃的樣子,不過神佑發現,她大多數時候發獃只是偽裝,而此刻是真的在發獃。

    「在想什麼?」

    冬施愣了一下才開口道:「這河是熙河還是申河?」

    這個問題也讓神佑愣住了。

    這其實是一條河。

    在申國境內叫做申河,在熙國境內就叫熙河。

    其實還是一條河。

    神站的位置略高,可以看到不遠處,申國的軍隊,熙國的軍隊,還有混雜的荊國僧侶和荊國人組成的隊伍。

    有些明顯的區別,涇渭分明,此刻又有些融合在一起的一般感覺。

    一個熙國士兵胳膊搭在一個荊國人的肩膀上,說著什麼。

    另外一個申國士兵和熙國士兵一起抬著一個箱子,兩人搖搖晃晃走的,又有些整齊。

    細看他們的衣著都有些區別,再看又覺得其實都一樣。

    同樣有些微黃的皮膚,同樣的眼睛,以往他們都刻意以身材衣著各種細節區分彼此的不同。

    實際上卻十分相近。

    就如同此刻,混雜在一起。

    「這是同一條河,冬施,你是荊國人吧,以後,你有何打算?」

    神佑開口問道。

    冬施等這一日等了許久,她覺得自己的身份,應該早就被知道了,只是一直沒有人說。

    她一直惦記著,總算說透了,她反而沒有驚慌,而是鬆了一口氣。

    「我是荊國人,我小時候在荊國長大。」

    她說完這些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說其他,荊皇銳是她的恩人也是主人。

    實際她和太后昭是同一類人,只是在不同的地方接受訓練。

    神佑看著她,搖了搖頭道:「不說過去,只說將來。」

    「將來?」

    冬施從來沒有想過將來,江水滔滔,她的思緒也如江水一般翻滾。

    「打勝戰,趕走火鬼之後?你想做什麼?」神佑問。

    冬施,她想,她想跑回去,見一見伊仁的孩子,那時候孩子應該出生了,她希望能見到。

    不過這一刻,她沒有說,只是有些出神的想了想。

    她應該要活著,才能見到,才可以談將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
    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小閣老全能遊戲設計師綜漫之二次元旅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