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697章 好長的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697章 好長的夢字體大小: A+
     

    天漸漸黑了。

    傍晚的海浪大了起來。

    天空的海鳥也多了起來。

    守在沙灘邊樹林的島民們,中午還抽空輪流回家做了飯。

    輪流吃完,然後繼續過來蹲守。

    海面上戰況激烈,但是稍不留神,就消失了。

    大海總是能吞沒一切,不管曾經多麼激烈。

    五艘船,到了下午就剩下三艘了。

    而且此刻看著,似乎應該會只剩下兩艘。

    有一艘船被他們設置的陷進絆住了,還有兩艘船,不要命的撞來撞去,像是要同歸於盡一般。

    相互間的火器都打的沒有了。

    只能以船身相互撞擊。

    老遠看著都疼。

    荊雲看著是十分擔憂。

    只是他過不去。

    島上連一艘像樣的大船都沒有,只有出海打漁的小漁船,這時候過去也於事無補。

    眼下,只有等待。

    等待的過程,又做了一頓飯。

    他仍舊神情平和。

    朝陽后,烏雲密布了一天,傍晚,天有放晴,這會子天邊有了夕陽。

    而海面上的戰況也有了新進展。

    那艘被困住的打著龍旗的大船終於再次掙脫了水底的羈絆,全速向前。

    這個海灣本身就是狹長型的,很適合隱藏,若不是李君的船誤打誤撞的進來,身後火鬼的船也找不到這裡。

    但是此刻要離開就有些困難。

    看著這艘船是想避開那兩艘交戰的船離開的,卻沒有想到才開出去一半,就被撞了一下。

    一下子,整個海灣就被三艘船堵住了。

    互不相讓,互相撞擊。

    皇家的船上,石公公忙的焦頭爛額。

    皇上昏迷過去,太醫們忙著止血治療,那邊婉貴妃又作妖鬧騰,出事了……

    石公公沒有避嫌,進去看到那個場景,簡直是又一次想弄死婉貴妃。

    他當初同意婉貴妃和皇上連夜乘舟離開,也是考慮的皇嗣的問題,他也不確定當時境況如何。

    不過荊國和申國都淪陷了,熙國又能如何。

    他還是想著能保住皇家血脈為主。

    卻沒有想到剛剛還好好的婉貴妃,差點害死皇上不說,轉頭居然又過來跟人打架。

    眼下這是打架爭長短的時候嗎?

    看著這一屋子的女的,都是不省心的。

    婉貴妃什麼眼神,交好的都是這些人。

    這些人連石公公都看不上的。

    後宮中是有幾個出色的女子,可惜那些女子不論開始什麼態度,現在似乎都對皇后忠心耿耿。

    太醫也嚇的夠嗆。

    婉貴妃躺在地上呻吟,也是一臉慘白的驚叫。

    「孩子,我的孩子……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婉貴妃不停的尖叫。

    聲音從洪亮到虛弱。

    她還不停的掙扎,太醫們必須按住她。

    其他女子心虛的躲到角落。

    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辦。

    若是婉貴妃這個賤人真的出事,會不會要她們償命。

    可是平日討好婉貴妃已經夠憋屈了,一點好處沒有撈著,現在在船上,生死未卜,眾人都浮躁起來,脾氣也比平日大許多。

    眼下互相看著,各有心機。

    不能一起死,若是真出事,總要有人頂崗。

    好在婉貴妃此刻已經顧不上她們,她尖叫聲又大起來,因為血似乎越流越多。

    她感覺自己的孩子似乎變成了血水,全部流出來一般。

    似乎有生命就在消失了。

    她盯著石公公,盯著太醫,盯著角落的那幾個女人,卻突然喊道:「是皇后,皇后害我,一定是,皇后能控制宮中吃食,一定是皇后……皇后妒忌我懷孕,所以要害死我肚子里的皇兒,是皇后那個賤人……」

    婉貴妃忽然就跟瘋了一般,開始攀扯其他人。

    角落裡的幾個女子也傻了,不知道該不該鬆一口氣。

    明明是因為剛剛她們和婉貴妃撕扯,才導致婉貴妃摔倒,動了胎氣的。

    可是婉貴妃此刻似乎不願意追究她們的問題,居然說是皇后……

    婉貴妃平日在後宮,占著皇上的寵愛,什麼都要獨一份,什麼都是她自己婉蓉殿的人經手,皇后壓根沒有管這些瑣事。

    石公公聽婉貴妃的尖叫,只覺得額頭抽抽的疼,只是問了太醫如何。

    太醫戰戰兢兢的道:「貴妃娘娘身子健壯,只是孩子嬌弱恐怕……」

    正說著,忽然船身一陣劇烈搖晃。

    皇家的大船再次被撞上了。

    石公公看著眼下的情況,婉貴妃猶在尖叫,吵的他腦殼疼。

    恨不得暈過去的是她,若是婉貴妃早點暈過去,也沒有現在這麼多事。

    都這個光景了,還在攀扯皇后。

    海面上現在就剩下三艘船了。

    石公公看著,現在一艘船對他們窮追不捨,一直撞擊,而另外一艘火鬼的船卻又追著這艘撞他們的船。

    那艘船更慘,搖搖欲墜,一副馬上要沉的樣子。

    而且那艘船有蹊蹺,之前忙著顧不上,現在好好看看,才發現那艘船上打的旗幟居然是荊國的戰旗。

    骷髏和刀。

    熙國和荊國關係不怎麼好,反正也是屬於有摩擦不斷的。

    可是眼下,這些火鬼,才是真正的大敵。

    石公公雖然沒有什麼大局觀,一輩子只是一個老太監,但是眼下,主子昏迷,他們的局勢也危在旦夕,終究是要做一個決定。

    他閉上眼,想了想皇后。

    若是皇后此刻會怎麼做?

    「全速衝擊,把所有火炮都打出去,瞄準跟前這一艘船。」石公公開口道。

    眼前都過不去了,哪裡還有以後。

    想到皇上的模樣,他有點絕望。

    又是一陣搖晃。

    火炮太久沒有用,大多都是落到水中,濺起了巨大的水花,終究有一兩枚打中的。

    看著對方的船終於歪歪倒倒的要倒下了,石公公鬆了一口氣,緊接著卻更加緊張。

    沒有想到那船上的人居然紛紛跳船,或者拿著繩索,甩了過來。

    如同螞蟻一般,如同游魚,全都朝他們的船過來了。

    而與此同時荊國人占的那艘船搖搖擺擺,搖搖擺擺,始終沒有沉。

    看到這個場景,對方船上也有人跳進了水裡,一直朝他們游。

    不同於石公公的猶豫。

    枯木長河他們看到眼前的局勢,他們第一時間跳海。

    當初他們在申國吃了大虧,回去之後都努力的練習浮水。

    即使是受傷未愈的枯木春,游水很不錯,他本來就會。

    一行人果斷的朝那黑色大船游去。

    一路上有遇到火鬼,在水中就廝殺開來了。

    荊國這些人,如同打不死的小獸,無論受傷多重,都挺過來了。

    他們不敢死,他們害怕他們死了,荊國就徹底沒了。

    而此刻,島上的民眾,終於在兩個和尚的勸說下,去接納那艘黑色的大船。

    島民也乘坐著一艘艘小舟,朝那大船駛去。

    一時間海上的這艘皇家的大船成為了戰場。

    火鬼登上了船,荊國人也爬上了船,島民也爬上了船。

    船上的侍衛在混亂中廝殺。

    石公公心驚肉跳的聽著廝殺聲,他守在了皇上身邊。

    皇上依舊昏迷不行。

    好幾次有人進門,被他打殺了。

    火鬼見人就殺。

    或許是這裡失利了,越來越多火鬼涌過來,即使是石公公也有些招架不住。

    熙皇唐希沉沉的昏睡過去。

    他太累太疲憊了。

    他進入了夢鄉。

    夢裡都是陽光。

    父皇母后在御花園裡曬太陽,父皇躺在他的躺椅上,母后坐在一邊剝橘子,黃橙橙的。

    他在跟前追著一個小黑色的小蟲子跑,那蟲子有厚厚的殼,還會飛。

    他追著追著忽然跌了一腳,再睜眼,就發現佑哥朝自己伸出手。

    「笨死了,跑步都會摔跤,快點,再晚,我們就沒飯吃了。」

    他猶豫了一下,顫抖的伸出手。

    佑哥真的抓住了他的手,佑哥的手小小的,他的手大大的。

    他起身就傻笑了出來。

    周圍是熟悉的松木林,佑哥在他身邊慢慢跑,一邊跑一邊數落他。

    其他人都跑遠了,佑哥停下來等他,所以兩人落到了最後。

    他覺得很開心,松木林的陽光明媚,林子里可以聞到樹木草地的香氣。

    他太開心了,跑著跑著,沒有看路,又摔了一跤。

    這一摔跤,他像是掉落到枯井中,很深很深,他跌落了很久。

    他睜開眼,渾身疼痛。

    他看到了那年在河邊看到的對岸取水的少年。

    少年剃光頭,比過去滄桑了許多。

    他以為還在夢中,可是現在卻沒有陽光,很是血腥。

    不停的有廝殺聲,鮮血飛濺。

    他始終站在自己跟前。

    這個夢好長……呵。



    上一頁 ←    → 下一頁

    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
    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