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694章 談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694章 談判字體大小: A+
     

    兩軍交戰。

    大軍列陣。

    大敵當前,最前頭的居然是幾個女子。

    幾個女子都穿的不甚華麗,衣著看著很是素雅。

    但是有眼光的就會知道,她們身上素雅的衣裙也不是外頭平民百姓能穿的起的。

    用料和花紋都極其考究。

    普通的布坊是做不出這樣的布料的。

    還有衣衫的剪裁。

    她們都是宮中女子,自然穿的起這些,就算大敵當前,也沒有讓她們不穿這些,改去做一些普通的粗布衣裳,那反而只是面子工程了。

    她們沒有做新衣,只是把之前的衣衫繼續穿,對她們來說就是節儉了。

    這幾個女子,默默的給皇后整理衣衫。

    後宮女子,如今以沈明珠,孟蝶,李早李晚,四女為首,管理的井井有條。

    而她們四人又聽命於皇后。

    四人做事各有千秋,沈明珠面面俱到,交際手腕極好,而孟蝶激情滿滿,很能帶動人心,李早跳脫一些,但是腦子靈活,反應快,李晚沉穩一些,很能遺缺補漏,比較有大局觀。

    此刻,她們知道皇后要出城去和對方將領交涉。

    卻沒有開口阻止。

    也沒有輕易提意見。

    只是很認真的做好分內事。

    皇后讓她們準備的東西,她們準備好。

    皇后依舊一身戎裝甲衣,長腿長劍,如同一個戰神。

    唯一有點溫柔的就是皇后的長發的發梢,落在那堅硬的甲衣上,讓人看的心中柔軟。

    鹿將軍在軍隊前,沒有過來,只是看著這個場景。

    他強迫自己不跟隨。

    他的眼睛有點酸。

    而皇後身邊,有個面有短須的男子。

    很是清秀,甚至瘦弱,穿著一身長袍。

    和戰場上其他人不同。

    他看著甚至比沈明珠還要瘦弱一些。

    不過他在這裡,卻沒有人敢輕視他。

    他是皇后的三哥,也是漉山書院的院長,鹿尋。

    城門開,一輛馬車緩緩的出去。

    趕車的是個駝背。

    車簾掀開。

    裡面通透。

    坐著兩個人。

    一個本是瘦弱書生,一個本是嬌弱女子。

    一個是天下書生都尊敬的院長,一個是天下百姓都尊敬的皇后。

    他們是兄妹。

    車有點搖晃,鹿尋坐在車裡,對面就是妹妹。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無關其他,沒有風月,只剩坦坦蕩蕩,可共赴死。

    ……

    這時候,鹿尋特別想掏出一本書看一看。

    隨便什麼書。

    只要是書。

    拿著就會安心一些吧。

    而神佑手中把玩著一塊玉,這塊玉已經溫熱了,她握了許久許久。

    她成年了,並不天真,而且她從小到大都不是一個天真的人。

    所有獲得,都必須付出。

    這是蠻荒教會她的生存法則。

    可是此刻,她就像是在做一件極其天真的事情。

    兩軍交戰前,她要去和對方將領談話,讓對方退兵,不是求和。

    玉摸了太久,也不會發燙,依舊溫溫潤潤。

    神佑神情比較平靜。

    已經能看到不遠處的軍隊了。

    馬車行來,很快。

    不過看到對面的尋哥,臉色蒼白,頭髮梳的整整齊齊,鬍子也是整整齊齊的,一絲不苟,只是年紀輕輕,已經有些白髮,神佑忽然笑了。

    「尋哥,聽五哥說,你還和荊皇談判過,怕不怕?」

    鹿尋此刻其實就很緊張,他堅持要和妹妹一起來。

    其實最合適的人是鹿歌。

    可是鹿歌是軍中將領,如果他出事,這場戰都不用打了。

    其次是五哥,五哥的武力值最高,關鍵時刻可以保護神佑。

    可是五哥受了重傷,此刻他也只能拿著弓箭,站在他的位置上,也算是有威懾作用。

    陪著神佑過來的,反而是兄妹幾個當中,最弱的鹿尋。

    鹿尋的武力值連神佑都不如。

    但是鹿尋是幾個人當中智商最高的。

    而且鹿尋在天下哪個國家的名聲都很好。

    就算是申國葉首輔之流,說起鹿尋的時候,也要贊一聲,讀書人之楷模,品德無暇。

    他為了申國去荊國治水,在熙國傳授學問,從不求功名利祿。

    「有點怕,說完話的時候,整個後背都濕透了。」鹿尋回憶起曾經的事情,此刻再說起,居然是覺得有些懷念。

    曾經的不美好,經歷過時間的洗滌,似乎留下了一些其他東西。

    時間如同胰子一般,洗去了表面的塵土臟污,留下了乾淨的經歷。

    神佑點了點頭。

    她此刻其實也有點怕。

    可是害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她內心有些緊張,唐希不該那晚就那麼早離去,外頭現在也並不安全,可是此刻她沒辦法離開去找他。

    她內心很不安,她要極力迅速的處理好眼前的事情。

    好不容易趕走大帝之國三皇子帶的軍隊,熙國其實已經千瘡百孔,經不起再一場大戰。

    若是再打,可能也有機會打贏,但是一定是拚死的兩敗俱傷。

    可是更強大的敵人並沒有離去。

    大帝之國的二皇子和大皇子都在。

    熙國打完這場戰,下一次必然會敗。

    人力有窮時。

    所以她要出來。

    哪怕是親自到敵營。

    她沒有選擇。

    她身後是熙國百姓,她身後是懷孕的李伊仁,她身後是後宮那些女子,她身後還有遠走的熙皇。

    只有她還在,熙皇才算是去避難,否則就成了流離失所,逃難,無家可歸。

    當年太后瑰把熙國交給她,她有義務守好家。

    這樣想著,馬車已經到大軍跟前了。

    而這一次,大將田離親自前來接洽。

    眾目睽睽之下,來的就真的只有三人。

    一個駝背車夫,一個女子,一個書生。

    每一個都看著沒有威懾力。

    可以說誠意十足了。

    可是在田離內心裡,還是有點緊張的。

    殺人容易,砍下去的時候,就砍下去了。

    可是有時候做一件事,卻不容易。

    他一直在努力應對身邊的人和事。

    隨著他地位的提高,他要接觸的人,面對的事情,已經和過去完全不能比。

    過去就想吃飽,有面子,不被人欺負。

    現在的事情,卻複雜了許多許多。

    他來的時候,甚至吐了口口水,抹了一下頭髮。

    擔心頭髮被風吹的太亂。

    他不敢像那些色中餓鬼一樣,把熙國皇后當做天下第美人,想要一睹芳容,一親芳澤。

    大帝之國的皇子都死於她手。

    田離是很慎重的面對她的。

    就如他曾經,第一次去見縣太爺一般,那時候,他覺得縣太爺就是天下最大的官。

    忐忑又緊張。

    此刻他已經是大將了,可是他內心中,還是有這種情緒。

    他看到那個瘦弱的書生先下馬,然後伸著手。

    女子其後。

    跳下了馬車。

    女子身著戰甲,男子身穿長袍。

    面前是密密麻麻的將士。

    都殺過人,見過血,有陣陣煞氣。

    天空陰雲密布,陽光躲在雲層後面。

    女子站穩,抬頭,望向眾人。

    雖站的低,卻猶如俯視。

    熟悉的眼睛,陌生的臉。

    田離站在距離她十尺的位置,已經能看的很清楚。

    他第一次看到太后昭的時候,就覺得太后昭很美,妝容濃艷,有一種天然上位者的風度。

    他想皇后神佑應該也是如此。

    他鼓足了氣。

    可是面前,只是一個女子,讓你想不起來她的身份是皇后抑或是公主,因為她真的傾城絕色。

    她站在那,風都輕了,雲都散了,陽光露出臉來。

    聲音消失了,馬都安靜了。

    田離不知道如何開口,看著她,她戰甲胸前,戴著一塊玉環,只有一半。

    還有一半,在他手中。

    ……

    PS:1、最近有投票活動,希望有空的讀者能幫忙投一下。2、最近寫的很開心,不知道你們看的開心不,2018年的12月。努力奮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
    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