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689章 大難臨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689章 大難臨頭字體大小: A+
     

    天才亮。

    這一陣的海水最是有腥氣。

    海浪拍打海浪。

    船搖搖晃晃,海底里的東西隨著浪花往上卷又往下沉。

    婉貴妃昨夜睡的稍晚,此刻還沒有醒。

    而熙皇幾乎一夜沒有睡。

    眼睛很紅,很疲憊。

    他想了一夜,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希望快點能回去。

    哪怕只是再見一眼佑哥。

    可是一會又覺得連這個都不敢想,他只是覺得應該把御醫送回去,現在城中最需要的應該是大夫。

    婉貴妃是被巨大的聲響吵醒。

    睜開眼,往外頭一看,居然看到了好幾艘船。

    她以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繼續看了一眼,依舊是好多船……

    就在她觀望的時候,一艘船上又是丟了一個火器過去。

    李君那艘被炸了的船,繼續遭受了一擊。

    婉貴妃看著有人從船上掉入水中。

    一時間,尖叫喊叫,煙火,同時綻放。

    婉貴妃嚇傻了。

    一直以來,她都深信自己的命好,一定是貴人的命格,她相信自己比別人聰明。

    她得到的也是這些。

    救人成為貴妃,獨一無二的懷了龍種。

    誰敢說她不是命好。

    連大敵當前,她都能帶著皇上平安的離開,而且順便除掉對手。

    等安定下來回去,她恐怕可以當皇后了。

    皇上就算再痛苦又能怎樣,現在她才是名正言順。

    這樣一想,即使是看到外頭的混亂,似乎也更有精神了一些。

    她醒來,喊了宮女來伺候洗漱。

    她帶了很多漂亮衣衫,即使懷孕穿著也好看,是特意讓裁縫做的。

    宮女很驚恐。

    船有些微微搖晃,她的手有些不穩,在給婉貴妃梳頭的時候,弄疼了她。

    被婉貴妃一腳給踹倒了。

    婉貴妃力氣不小,畢竟她是在河邊的鄉村長大。

    宮女不敢說什麼,有些疼,依舊爬起來給婉貴妃梳頭。

    動作越發小心。

    卻不想,這樣還是扯到了婉貴妃的頭髮,甚至直接扯下來幾根。

    疼的婉貴妃尖叫起來。

    這次不是宮女的緣故,而是船突然劇烈搖晃。

    一聲巨響,婉貴妃的耳朵都被震的聾了一會。

    一顆火器居然丟到了她的船艙跟前。

    皇家這艘船造的又大又穩,材料都是最好的木頭,抗風抗顛簸抗水。

    可是火器丟過來還是很可怕。

    看著近跟前似乎著火了,婉貴妃嚇一跳,顧不得理會那又摔倒的宮女,急忙忙的跑出去。

    她這個船艙最大最豪華,是皇上原本給皇后準備的,婉貴妃此刻就覺得晦氣,說不定就是皇后的緣故,急忙忙的跑去找皇上。

    果然皇上這邊沒事。

    皇上身邊守衛森嚴,婉貴妃有些委屈,自己身邊就只有一些沒用的宮女。

    「發生何事了?」

    熙皇沒有回答,申皇身邊機靈的太監答道:「李君的船似乎被幾艘火鬼的船尾隨了,現在正朝我們求救,我們的船也被火鬼發現了。」

    李河山的確是,他嚇一跳。

    那枚火器在他的船上炸起的時候,他魂都嚇沒了。

    前一秒還在想有的沒的,下一秒就回神了。

    沒有想到自己身後居然多了三艘船,之前一直都沒有注意。

    想到昨日看到的那些船隻要被火鬼盯上,就如同被螞蟻盯上的肥肉一樣,一會就被爬滿了,咬碎了搬走。

    可是此刻這片海域是一個海灣,連逃都沒有辦法逃,三艘船互為犄角,圍住了他們。

    為今之計,要麼棄船上島,要麼和皇家的船一起搏一搏,看看,有沒有辦法逃出去。

    李河山有點寄希望於皇家的這艘傳說中的船,傳說祖皇出海多次,都平安歸來。

    所以他的船拚命像皇家的船靠近。

    這時候,說是拖累皇上也好,說是保護皇上也好。

    李河山也沒法選擇。

    而婉貴妃則是氣急敗壞的喊道:「李君身為臣子,此刻不是應該上前擋著火鬼,怎麼反而往我們靠了,太不要臉了。」

    婉貴妃的話雖然粗俗,可是也說出了部分人的心思。

    而熙皇則是一臉驚訝。

    他是皇上,保護臣子是應該的,如果遇事都讓臣子去死,那他還有臣子嗎?

    當年他父親就是這樣教導他的。

    有的時候能退,有的時候是萬萬不能的。

    他強忍著脾氣,不想說婉貴妃,畢竟她還挺著大肚子,他也不想和她說話,只是下令:「把船靠過去。」

    婉貴妃一聽,嚇瘋了。

    「皇上,我們好不容易逃開,離的遠一些,對方有三艘船,我們這樣過去,就是去送死,皇上您不考慮別人的安危,也要考慮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啊。」

    婉貴妃是十分惜命的,她比別人更惜命很多倍。

    因為她好不容易過上如今的日子,她還沒有好好享受夠,她怎麼能死。

    熙皇腦袋漲漲的,本來就受傷,再加上沒有休息好,婉貴妃又一直驚叫,他實在是覺得頭疼。

    他看了一眼石大伴。

    石公公低頭,轉身,把婉貴妃請出去了。

    關上門,尤能聽到婉貴妃的尖叫和怒罵。

    平日保持很好儀態的婉貴妃,在性命攸關的時候終於維持不下去了,各種難聽的言語都罵了出來。

    熙皇揉了揉額頭。

    想起在宮裡佑哥有時候看自己的眼神,似乎還有些同情的。

    現在想起來,當時婉貴妃洋洋得意的驕傲是有些可笑。

    以佑哥的聰明怎麼會看不出來。

    只是佑哥大概也累了。

    熙皇苦笑了一下,大敵當前,自己想這些有什麼用。

    李河山看到皇家的船居然靠了過來,一臉驚喜。

    而且那黑色的船上伸出了黑色的黑管,居然跟火鬼的船有些相似。

    接著就見皇家的船上也有東西飛出去。

    李河山一臉激動。

    可是只見水面噗通一聲,盪起巨大的浪花,沒打中……

    接著見那船又調整了一下方向,慢吞吞的。

    這個時候,李河山的船又挨了一炮,船身都在傾斜搖擺了。

    皇家的船終於轉好了方向,重新打出一炮。

    打到了對方的船上。

    聽到一聲巨響。

    接著也有火光冒出來,只是沒有火鬼的火器利索。

    可是也足夠讓人震驚了。

    皇家的船居然也掌握著火器的方法。

    從來都不知道。

    李河山甚至想著,祖皇的時候就掌握火器的方法,祖皇多次出海,而他的消息來源打探出來,這個時候大帝之國的皇子叫做休斯·雅布門·唐,和祖皇唐家有關係嗎?

    當然只是一瞬間的想法,李河山來不及多想。

    他就摔倒了。

    因為船又開始劇烈搖晃了。

    他的小妾和孩子尖叫起來。

    侍衛忙忙碌碌的奔跑。

    他的船吃水很深,上面裝著太多貴重的物品。

    被擊打了幾炮,這會子似乎已經支撐不住了。

    一艘火鬼的船已經全速的靠近,似乎要等他們沉下去之前,搶到好處。

    而在樹林里拿著鍋鏟的荊皇雲,穿著僧衣,看著前方的船,其中一艘船上似乎不一樣,正緩緩的打出一面旗幟,他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就見那緩緩出現的旗幟上有一個白白的骷髏和一把刀……陽光下,骷髏在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
    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