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679章 再次醒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679章 再次醒來字體大小: A+
     

    丟下來的人頭,圓滾滾的滾到了那個喊著要投降的臣子的腳邊。

    說實話,這顆頭是很英俊的。

    大帝之國的三皇子有無數情婦,很多情婦都是王爵的夫人,可是都願意委身於他。

    他也繼承了大帝和他的貴族母親的好容貌。

    而且他還有一雙天藍色的眼睛。

    如同藍天的顏色。

    又像是湖泊一般。

    長長的睫毛。

    可是當這些特點,都在一個頭上,僅僅的一截子頭上的時候,就變成讓人驚恐的東西了。

    越看越可怕。

    而且他的眼珠子是睜著的。

    如同活著一樣。

    皇後手上沾著血。

    這時候眾人不明白,這血是皇后的,還是這顆人頭的。

    皇后的聲音更加清冷沙啞。

    「昨夜,本宮親赴漉山,殺了三皇子,想必你們也看到了漉山上巨大的火器爆炸的場景,當時本宮也以為自己一定死了,可是最終我還是活下來了,而且殺了他。在戰爭面前,沒有退路,你們想投降,想想荊國,離離原野上寸草不生,河水都燒乾了,那大火或許現在都沒有熄滅,他們不是來和你和談的,他們也不需要投降,他們需要奴隸,看看城外那些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奴隸,你們投降,將來就是那個樣子,世世代代為奴。」

    那人頭滾落到一個角落停了下來,睜著眼,尤望著眾人。

    皇后的話讓眾臣都覺得喘不過氣來。

    這時候殷克州終於開口了。

    「昨夜連夜逃走的人,他們放棄了熙國,他們是懦夫,沒有國家的人,就是喪家之犬,人人喊打,我們要戰鬥到底,才能活下來,不要妄想投降,今後再有人喊投降談和,我殷克州第一個不饒他。「

    此刻殷克州說的大義凜然,振振有詞,絲毫不在乎自己昨夜其實也是逃跑大軍中的一員。

    他這樣的人臉皮極其厚,只看結果。

    他沒有跑,所以他要大肆宣揚沒有跑走是對的。

    此刻也顧不上自己的言語是不是詆毀了皇上,反正他以前也不是很尊重皇上,自從皇上失憶之後,更是如此。

    神佑制止了他的長篇大論,因為皇上也走了,她開口道:「不戰鬥,你們將永世為奴,若是反抗,就算最糟糕的結果,也只是到時候請你們觀刑,水煮皇后而已。」

    早朝就這樣結束。

    三皇子的人頭被腌制起來,送到了戰場上。

    走了人心惶惶的一群人,留下來的人,反而只能萬眾一心的對敵。

    局勢慢慢穩定下來。

    太陽從當空落到了西邊。

    天邊一片金紅。

    傍晚。

    夕陽金燦燦的。

    整個天空都被夕陽照的金光閃閃。

    一片空曠的海域上有一個秀麗的小島。

    島上樹木綠綠蔥蔥。

    一艘大船緩緩的朝那小島駛去。

    大船外觀漆的黑漆漆的,黑夜當中如同一個隱形巨獸。

    白日看著也十分嚇人。

    船艙里,一些跟著婉貴妃來的女子,並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一夜船搖搖晃晃,暈船的厲害,吐了好幾個,結果那船艙里的味道酸澀的讓人又重複的想吐,可是她們也不敢亂跑。

    床都搖搖晃晃的,她們知道她們還在大船上。

    她們很害怕,不知道外頭如何了。

    皇上和婉貴妃連夜出逃,漉山都被炸了,恐怕皇宮也不好了,說不定那些留下來的姐妹,現在已經被……

    這樣一想,又覺得船艙里那亂七八糟的味道是可以忍受的,至少他們還好好的活著。

    主船艙里,十分寬大豪華。

    絲毫也感覺不出來像是避難用的船。

    裡面的床桌椅都很豪華,甚至還有博古架。

    還有窗子,可以直接從裡面看到外頭的風景。

    而此刻婉貴妃居然沒有暈船,雖然她懷孕了,似乎對船並不陌生,也沒有嘔吐之類的,只是靠在躺椅上。

    而石公公也在船艙里,並沒有避嫌。

    他就是一個老太監,談不上避嫌。

    而且此刻他臉很黑。

    昨夜讓皇上離開,實際是他默許的。

    當時的境況,真的很糟糕。

    石公公也沒有信心,若是大軍真的殺進來,他也護不住皇上,不如默許了婉貴妃的小動作,把皇上帶出來。

    相信這件事,若是皇后還活著一定也是贊同的,之前皇后就親口說過了。

    那時候石公公就在身邊,也聽進去了。

    不過這件事上,婉貴妃和皇后真是差距太大了。

    皇後主動提起若是危難時刻,讓皇上帶上婉貴妃和其他後宮女子,要給皇家留後,讓太后太上皇安心。

    而婉貴妃卻絲毫沒有考慮別人,只是帶上了皇上,還有一些平日討好她,上不得檯面的女子。

    石公公甚至想,若是這船不是裝運了皇上才會出發,婉貴妃會不會就自己跑了。

    而此刻皇上居然還沒有醒,婉貴妃昨日說只是給皇上喝了一碗安神茶。

    沒道理睡了這麼久。

    石公公滿心滿意只有皇上,若是皇上醒不過來,他說不定直接會弄死婉貴妃。

    婉貴妃也有點心虛。

    她找她兄長要的東西,不知道會不會不靠譜。

    她兄長最擅長這種雞鳴狗盜的東西。

    按說應該醒了。

    可是這都太陽快落山了。

    終於,大床上的人動了動。

    熙皇睜開了眼。

    看到了陌生的床頂,感受到了輕微的搖晃,許久,他才回過神。

    一下子坐起來。

    問道:「我在哪,皇后呢?皇后回來了嗎?」

    婉貴妃一開始十分欣喜,皇上終於醒來了,可是沒有想到,他剛醒來睜眼,第一個人問的居然是皇后。

    可是婉貴妃知道他沒有恢復記憶,因為若是恢復記憶,他不是稱呼皇後為皇后的。

    可是即使沒有恢復記憶,他仍舊對皇后那個賤人念念不忘。

    婉貴妃強忍著心中的怒意,調整好心態,一臉擔憂的朝皇上走去。

    熙皇徹底清醒了,看著周圍的場景,他記起來,這是那艘避難的大船,他特意看過,這間屋子,是他留給皇后的,牆上還有弓箭的裝飾,他知道皇后的箭法也很好,若是到時候無聊,說不定還可以在船上射箭打獵。

    可是此刻,沒有皇后。

    身邊只有臉如老樹皮一樣的石公公。

    還有挺著大肚子,有些怯生生的婉貴妃。

    他又重複的問了一句:「皇后呢?我說我要等她回來的,她人呢?」

    問道最後,他已經有點咬牙切齒了。

    婉貴妃剛想開口解釋。

    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床頭一整套茶具茶杯茶壺都被掃到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碎裂聲。

    「你們把皇后留在宮中,帶我跑了出來嗎?你們說啊?大伴你說,朕最相信你了!」他雙目刺紅,望著石公公。

    石公公面容羞愧,開口道:「老奴帶著皇上離開的時候,漉山已經被炸了,城外亦在激戰,老奴只能以皇上的安全為上。」

    婉貴妃亦委委屈屈的跟著點頭。

    熙皇忽然哈哈大笑。

    「朕和皇后說了,要等她回來,朕已經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了,現在又是個不守承諾的小人,朕有什麼臉面活著。」這樣說著,他忽然一頭撞在了床上的柱子上,居然直接把自己撞的一頭血,暈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