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678章 死訊傳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678章 死訊傳來字體大小: A+
     

    天空晴朗。

    屋子裡的盆栽要搬出去曬一曬。

    尤其是李伊仁最喜歡的那盆菊花。

    圓圓的,開的如同一顆一顆球一般。

    李伊仁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了菊花。

    她曾經的印象很淡很淡了。

    深刻的反而是在申國皇宮的那幾年。

    教會了她禮儀。

    也學了半吊子的陰謀詭計。

    作詩出彩。

    方方面面的想表現自己。

    天下聞名。

    最終,她現在只是一個有污名的小婦人。

    大逆不道,和夫君的二叔苟且,懷孕生子。

    背上永遠有抹不去的污名。

    其實她自己都不願意解釋,她和他到底有沒有什麼事。

    她覺得自己做了這樣的事情,哪怕在她記憶中的那個世界,也沒有人能容得下她。

    可是她的夫君殷雄卻道:「還是一起過日子吧,我最開始也不喜歡你。」

    那個容貌沒有過去英俊的男子,如今卻比過去似乎有魅力許多許多。

    她回想起自己喜歡殷華,就是喜歡殷華那漂亮的皮囊,表現出來的風度。

    實際上只是她想象中的男子。

    而她的夫君殷雄,卻是真正的表裡如一的好男人。

    大概總是要作天作地,之後才明白吧。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她會不會一開始就珍惜就明白。

    不過她現在喜歡菊花,不需要理由。

    她也不願意給自己理由。

    難道因為荊國皇后薄喜歡菊花,然後荊皇也喜歡菊花,她母親小昭后喜歡荊皇,所以也喜歡菊花,而自己……

    這樣一想都覺得荒唐,所以不需要理由。

    她已經很久沒有想太后昭了。

    那個終於走上權利頂峰的女子,不需要她的思念。

    她只是喜歡菊花而已。

    圓圓的花朵,像個大拳頭,一朵一朵爭相開著,花團錦簇,很有生命力。

    她讓冬施把花搬出去曬,自己和花一塊坐在外頭。

    冬施最近很沉默,不知道為何。

    從少女變成如今她身邊的大管家,冬施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一如既往的穩妥。

    可是最近她似乎有些傷心。

    李伊仁說不出來為何,就是感覺到了。

    卻也問不出來。

    她知道,如果冬施有秘密,想告訴自己肯定會說,因為兩人幾乎相依為命了。

    可是冬施不說,就是不想說,所以她也不問。

    只是一同和菊花坐在院子里曬太陽。

    曬太陽的時候,心情總會通透一些。

    昨夜殷雄回來一次,看了看自己又走了。

    她迷迷糊糊的睡著,只是看到他出現,還以為做夢,又翻身繼續睡了。

    到現在殷雄還沒有回來,昨夜不知道如何。

    她似乎在夜間聞到他身上有血腥味。

    記得最初見到他的時候,還是一個比小姑娘還漂亮的少年,現在臉上居然都有鬍子了。

    李伊仁坐在這裡,想事情想的有點呆,曬著太陽,讓人昏昏欲睡。

    冬風雖冷,陽光卻暖。

    這時候,忽然院子門被撞開。

    一個丫鬟慌慌張張的跑來。

    這個丫鬟是她以前公主殿里的宮女,做事還算是穩妥。

    最終留在身邊的都是比較穩妥的,也有陸續有幾人選擇出嫁了。

    有的出嫁就再不回來了,也有出嫁之後還選擇回來伺候她。

    總歸是這些變化。

    李伊仁看著慌亂的丫鬟,有點不高興。

    她現在不喜歡著急,這樣急忙忙的總讓她擔心。

    以前她討厭李神佑那萬事不急,不緊不慢的性子,現在卻是自己也成了這樣。

    反正很多事是著急也沒有用的。

    可是那丫鬟是真的急,上氣不接下氣的跑進來。

    冬施先喝住了她。

    「都說了在主子面前做事要穩妥,這樣毛手毛腳的像什麼樣?」

    那丫鬟呀顧不上挨罵了,一臉哭腔的道:「主子,冬施姐,不好了,太后太后她……」

    後面的話她實在說不出來。

    急的眼淚和汗同時滾落下來。

    李伊仁面上依舊冷靜的模樣,坐在那,強自鎮靜的問道:「出什麼事,好好說,何況我和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大帝之國二皇子趕數萬得瘟疫的難民圍城破申城,抓捕太后昭,在群臣面前架鍋燒火把太后扔進去活生生的煮熟……稱清君側,除奸屰,群臣皆跪,睜眼觀禮,有不從者當場宰殺……」

    冬施一屁股也坐在了走廊休息的橫欄前的椅子上。

    荊國亡國了……

    申國也破國了……

    而李伊仁則是徹底呆住了。

    她以為那個女人,她一輩子都不會死。

    自己死了,她都不會死。

    她生命力那樣頑強,她野心那麼多,她心那樣狠,她怎麼會死?她怎麼能死?

    她比菊花的生命力強百倍。

    菊花尤在陽光下綻放,她怎麼可以死。

    還死的這樣慘……

    「她……她說什麼了嗎?」

    喉嚨里來回的滾,李伊仁沒法叫出母后,她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掉落下來,大滴大滴的,比那一團一團的菊花更漂亮更晶瑩剔透。

    「太后她在鍋中尤自喊道:「你們都會死,遲早會來陪我,你們都是懦夫……」

    丫鬟也很難過,可是還是把打聽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敘述了出來。

    畢竟作為傳訊丫鬟,首要事情還是要說出事情真相。

    李伊仁忽然尖叫了起來:「啊!……」

    「啊!!!」

    「啊……」

    凄厲的喊聲,沙啞的喊聲,痛苦的喊聲。

    如同野獸的哀鳴一般。

    李伊仁撲在長廊的柱子上,嚎啕大哭。

    她所學的禮儀上,女子哭的時候也要溫婉美麗。

    可是這一刻,哪有什麼禮儀。

    她甚至哭著哭著從椅子上落到了地上,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嘶聲力竭的哭喊。

    像是要把一輩子的難受都哭出來。

    冬施都抱不住她。

    向來注重容貌外表的李伊仁這一刻哭的像個潑婦。

    她不敢去想,那個場景。

    平常人被燙一下就極其的疼。

    她前幾天給孩子泡米糊,不小心碰了一下碗邊緣,手指立刻被燙紅了。

    疼了一天。

    可是放在鍋中煮?

    活活的煮熟煮死?

    李伊仁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頭髮也亂糟糟的。

    屋子裡的孩子被驚動了,也嚎啕大哭起來。

    冬施也在落淚。

    她很想哭了,她偷偷的哭了一次,她是荊國人,從小在荊國長大。

    現在荊國沒有了,她不知道她是誰了。

    這一刻,她和李伊仁是同樣的感受的。

    院子門再次被推開。

    進來的卻是一身血污的殷雄。

    殷雄看到妻子這般,知道她已經知道了申國的事情。

    那樣的事情,所有人聽了都會覺得難受膈應。

    他知道公主雖然說和太后昭斷絕關係,可是時常還會對著太后昭給她的東西發獃,甚至太后昭送的飾品,實際見她也一直戴著的,她只是自己沒有察覺。

    殷雄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李伊仁掙扎著,可是也不是經歷過戰場的殷雄的對手。

    終究被他抱起來了。

    這時候李伊仁才發現自己手上一片滑膩,一手的鮮血。

    她顧不上大哭:「你受傷了?」

    可是接著又忍不住大哭:「殷雄,我母后,母后她……」

    「我受了一點小傷,沒事,不過你再這樣,我就成了重傷了,你母后的仇,我們會給你報,大帝之國的三皇子已經被你姐姐神佑親手殺了,我們會好起來,守住國家,然後殺過去,你放心。」

    殷雄說這話的時候,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冬施眼睛忽然睜大了,一瞬間似乎蹦出了一道光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
    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