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617章 有后無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617章 有后無後字體大小: A+
     

    熙國地處南方,河流很多。

    縱橫交錯,河水充沛。

    這場戰爭,沒有眾人想的那樣輕鬆。

    印象中懦弱的申國大軍,往往戰鼓一響起,他們自己往回跑。

    可是這一次,卻瘋一般的往前沖。

    有一兩個往回跑的,被他們自己射死了。

    於是就這樣一輪又一輪的推上前來。

    成了很難打的一場戰。

    熙國的私兵也算訓練有素,來之前進行了一場閱兵,誰都想不到皇家私兵如今會這樣訓練有數。

    那氣勢整齊劃一,跟荊軍似乎都能一拼上下。

    連殷克州都很動容。

    對皇后的兄長鹿歌更加忌諱。

    從他領兵到現在,時間也並不長,可是這支隊伍完全像是變了一般。

    也借著這次出征,還有流民的事情,順利又名正言順的把兵權歸還給皇上。

    皇上總不可能整日帶兵,最終又還是必須歸於臣子。

    總歸是這些事,朝堂爭鬥不斷。

    ……

    落到眼前。

    國家大事就成了家事了。

    聽到殷二爺亡故的消息,滿月宴自然辦不下去了。

    更加驚訝的是,伊仁公主,殷二爺的侄媳聽到這消息,卻是現場就暈過去了。

    於是現場悲傷又荒唐。

    神佑顧不上看李伊仁了。

    她不能一暈了之,只是上了馬車,一路平坦的回宮。

    宮中很多消息已經匯聚過來了。

    幾乎是開滿了天下的鹿家小館,也有源源不斷的消息送來。

    一開始都是好消息。

    直到殷二爺亡故,皇上忽然跌落水中,消失……

    如同馬車輪碾過宮道一般,車軲轆向前滾,不停歇。

    ……

    清晨。

    滿樹的雪白。

    一夜之間,宮中覆滿了雪。

    蓋住了昨日的風雨。

    整個皇宮如同一座白色宮殿。

    皇上消失的事情並不隱秘。

    當時那樣的場景,划水對攻。

    之後就全亂了。

    然後是這場雪,讓戰爭暫時停止了。

    可是也讓搜尋皇上的人,覺得希望渺茫。

    熙國人一般都會浮水,可是當時那樣的情況,皇上據說是被背後射了一箭落到水中的。

    背後是誰?

    皇上受傷重不重?

    是當場死了還是活著?

    一場雪,讓水流都停住了。

    這樣的情況下,希望更加渺茫了。

    依舊開了朝會。

    朝會最前方龍椅的位置空著。

    一個女子坐在最上方。

    而底下的臣子也各有心思。

    這場大雪,讓申國大軍退到了江北,他們在江南。

    划江對峙。

    實際上,已經算是熙國敗了。

    因為申國大軍又打下了一個城,到了江邊才停下。

    而眼下,熙國朝廷上下,都顧不上打戰了。

    向來,朝臣上的都是人尖子,局內不定,哪裡有心思對外。

    熙皇不在的第一個朝會,朝臣們吵作一團,爭論不休,當時那支箭是誰射出的,誰都相互懷疑。

    原本嫌疑最大的殷君卻在這次被摘除了。

    眾人都知道,此次殷君的親弟弟殷華,只是去負責後勤的,比其他出戰的人來說,要安全,可是殷華居然也死了。

    殷君幼時喪父,視兄弟如子一般。

    殷華少年風流,如今居然還是孑然一人,無後。

    就這樣亡故,說起來,是真的很慘的事情。

    這時候,很講究有后,若是無後,死後據說會成為無人供奉的孤魂野鬼,在世間飄蕩直到消亡。

    殷君的臉色很差,眼底烏青,雖然還如平日一樣站在最前頭,可是站在後方的臣子都覺得殷君的背有點駝了。

    殷雄臉色也很差。

    一來是二叔的死訊真的太突然。

    二來卻是昨夜的荒唐。

    二叔死訊傳來,他的妻子李伊仁居然暈了過去。

    接著醒過來之後就一直流淚。

    在幾個多嘴的下人說了無後的人死後會變成孤魂野鬼之後,伊仁卻忽然喊起來:「他有后,琮兒是他的孩子。」

    ……

    這一句話,讓整個殷府都亂套了。

    往日十分疼愛兒媳的殷夫人,也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方面要準備葬禮,一方面又要應對這件事。

    殷雄簡直是蒙圈了。

    他有初為人父的歡喜,也有失去二叔的悲痛,更有面對這不知道真假的背叛的荒唐。

    殷克州恨不得當場打殺了伊仁公主。

    可是看著她一副馬上想死的模樣,殷克州又不想成全她。

    相比殷家的一團亂麻,皇宮倒是變化不大。

    除了李南國喊了幾回,要找胖飛飛玩,找了幾圈沒找到,又被哄著去玩了。

    後宮女子倒是很安靜。

    因為城外動亂,皇后居然親自拉弓射死了造亂的人,讓後宮女子又安分了許多。

    整個後宮表面上甚至比之前更有序。

    只是此刻朝會,卻亂的不成。

    熙國朝臣議論紛紛,眾人不敢說出口,皇上到現在找不著,又落雪了,大雪天,掉水裡,怎麼可能活命。

    這些朝臣,哪一個家裡後院沒有妻妾七八人,爭鬥來爭鬥去,方式花樣都不新鮮。

    小妾落水也是常有。

    有的能爬上來,有的不能。

    縱使爬上來,那身子骨也是不行了。

    於是議論的話題就五花八門了。

    繞來繞去,卻是最終繞到了皇室後人的問題。

    熙皇這幾代都獨的很,到皇上這一代,就是熙皇和霏公主。

    而霏公主據說身世也存疑,現在人也亡故了,不管如何也都不用說了。

    熙皇現在下落不明,皇后又無子,後宮也沒有消息,宮裡有個小孩,還是申國的皇子,眾人都知道那小孩有眼疾,無論是身份還是身體都是沒有可能的。

    到如今,熙國就出現了一個尷尬的狀況,後繼無人。

    朝臣雖然不敢說皇上死了,可是對皇室後人這事,總是要討論,總不能真讓個女人把持朝政。

    神佑坐在上方。

    看著很鎮定,實際腦海里還是空的。

    她與熙皇的感情,一直是有的。

    但是更像是家人而不是夫妻。

    兩人真正開始像夫妻,卻是近期,才有了一點火花。

    兩人像是跌跌撞撞走了許久的小夫妻,才恍然摸到一點屬於夫妻之間的東西。

    陡然間像是明白了一些,有點害羞,又也有點感動和期待。

    她昨夜一夜沒有睡。

    強打著精神處理事情。

    分析情報。

    實際這些都不是神佑很擅長的。

    可是她想自己看看,得出結論。

    哪怕得出的結論並不好,她也要去做。

    今日還沒有好消息來,但是朝臣的思想和意思已經表達了出來。

    熙皇若是亡故了,又該如何?

    神佑像是一尊華美的雕塑坐在上頭,看著朝堂外頭,一片雪白,似乎又落雪了。

    熙國很少落雪,落雪的氣候也極其反常。

    她看著那雪,又看看身邊的座椅。

    金龍纏繞,十分華麗。

    好像此刻有一個小胖子坐在上面,戴著華麗的頭冠,自己看向他的時候,他朝自己抿嘴一笑,圓圓的臉上有淺淺的酒窩,眼睛眯成兩道彎彎的月牙。

    ……

    PS:今天整理一下思路,一更。^3^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
    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