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87章 我騎白馬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87章 我騎白馬來字體大小: A+
     

    盛世出美人。

    鏡中的兩個女子容貌都很美。

    有些相似又有不同。

    年長的女子神情有些凄楚,年輕的女子卻是很氣盛。

    徐太妃不懂,為何女兒就執意要聯姻,要嫁給荊國太子。

    可是看女兒現在的模樣,和當初的自己何其相似,當初自己處心積慮想嫁給殷克州,為此不惜讓父親去故意阻了殷克州的前程,硬是自己想象出了一出富貴小姐救落難少爺的戲碼。

    每日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痴痴的在綉床前就想著殷克州的英姿。

    往事成空,現在再回想,還是不堪回首。

    她自己的事情稀里糊塗,還有幻想,可是到女兒身上,卻忽然就拎得清了,女兒無論嫁給熙國哪個人家的孩子,都不會委屈,畢竟熙皇還是有情有義,不會放任姐姐不管,而殷克州也在熙國權勢滔天,再如何畢竟是親女兒,總會照看一二。

    可是若是去荊國,天高皇帝遠,誰知道會如何。

    就去看望一趟都難。

    徐太妃自己看著還像一個天真的小姑娘一般,但是實際並不是,年長的閱歷還是有的。

    荊國和熙國不一樣,荊國落後的多,人也好戰,像她女兒這樣,在富貴人家內宅鬥鬥還可以,真若去了荊國,不出幾日就要被人厭棄,世上哪裡有那樣單純簡單,后宅殺人不用刀,那是不好舉刀,可是荊國是一個真有刀的地方,是真的可以舉刀隨便殺的。

    徐太妃苦口婆心,卻越發讓霏公主憤怒。

    「母妃,你別說了,我還要做一個面敷,一會還要參加宴會。」霏公主實在不想在這當口和母親大吵。

    徐太妃見女兒鐵了心要去,只覺得心灰意冷。

    看到女兒一臉認真的讓宮女敷面,對自己視而不見,更是悲傷不已。

    不明白那個小小的生命,自己一點一滴呵護長大的女兒,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張面孔。

    「你就算打扮的再美,也不如李神佑,只要她一出場,天下人的目光只有她,你何必再收拾。」徐太妃忽然冷冷的道。

    霏公主聽到母妃居然都這樣說,嘴角氣的都在抽抽,但是此刻敷面不好說話,只是當做看不見母妃,壓根不搭理她。

    ……

    太子云也在準備參加晚宴。

    他洗了個澡。

    頭髮梳的很整齊。

    穿的也很齊整。

    面上的須,留了一些。

    原本他連頭上都沒有毛,現在臉上都有須了,頭髮也很長,快到腰了。

    鏡子里有一個陌生的男子,面有短須,一隻眼重瞳玄紫,一隻眼瞳烏黑。

    看著似乎有妖氣。

    鏡子很清晰,熙國經濟發達,官署的鏡子就是那種清晰的水銀鏡,據說最早也是公主伊仁發明的,千金難買。

    現在被殷家掌握著技術,做的許多鏡子,不過價格還是十分昂貴,而且因為易碎,也很難運輸。

    太子云看到鏡中的自己,很陌生。

    他不知道自己原來長這樣的感覺,那神佑看到自己也是如此嗎?

    他還記得離開神佑的時候,給她留了一封信,說終究有一日,自己會騎著白馬而來,讓神佑一定要記得自己,自己還是十七。

    現在這樣子還是嗎?

    他的禮服很是華麗,也很莊重,整個人也很莊重,莊重的認不出來的感覺,依稀甚至像是看到叔父的樣子。

    或許跟一個人待的久了,就會像這個人。

    就像曾經他總是和師父師兄一起,就像師父師兄多一些。

    枯木長河作為世襲的小爵爺,今夜也會跟著一起進宮。

    朝慕爾作為荊國大將軍,自然也是會一起。

    枯木長河的屋子裡也有鏡子,也是清晰的水銀鏡,只是沒有太子云屋子的大。

    但是足夠清晰的看見臉,他看見自己臉上有一道很深很深的疤痕。

    疤痕有點粗糙,但是很直,肉有些外翻,讓他看起來有點猙獰。

    他僵硬的對著鏡子笑了一下,鏡子里的人顯得更凶了。

    他挺滿意鏡子里的模樣的,他記得父親說過,刀傷是男人的勳章,在臉上也很驕傲,說明他直面過敵人。

    他穿的亦是很華麗,畢竟他娘親何英女就是荊國的老牌貴族家的女兒,從小對他的禮儀教育很嚴格。

    三人中最放鬆的是朝慕爾。

    朝慕爾年紀大,經歷戰爭無數,敗戰很多次,勝仗也很多次,他了解熙國人,熙國人實際比申國人更友好,只要有利益,他們誰都能叫爹。

    而且據說熙國還有一個奇怪的,熙國的皇上是擺設,真正掌權的是熙國的四大君子,現在只剩下三大君子,原本的徐家,也就是太子云即將要迎娶的公主的母妃的娘家,已經在熙城消失了。

    這樣的話,對太子云實際也是有好處的,否則關係太複雜。

    朝慕爾來前收到了荊皇的秘密消息,霏公主實際並不是公主,而是徐太妃和殷克州殷君的孩子,就這一點,讓朝慕爾很不開心,太子云是正宗的皇室後人,身上有純正的皇室血脈,卻要娶一個私生女。

    老對手死於申國,朝慕爾也很唏噓,但是更加警醒,他不會讓自己也落得這樣的下場,一定要好好的,給太子云迎好親,活著回到荊國,還要去看自己外孫,給他買很多很多禮物。

    熙國發達,小孩子玩的東西特別多,他今天在馬上都看到集市上攤位有擺,等到他忙完就去買。

    夜幕降臨。

    整個熙國都燈火輝煌。

    大概是有心要給土包子荊國人看看熙國的繁華吧,原本不點燈的角落也點起了燈。

    去參加宴會的一行人,是可以乘坐馬車的,但是太子云執意騎馬。

    所以一行人騎馬前行。

    朝慕爾左右觀望,有些緊張,熙國的街道兩邊的房子太高,若是有人在房子里放暗箭也是很危險的事情。

    枯木長河也左右張望,他沒有想到熙國的街道繁華程度居然超過申國,他之前去申國申城的時候以為申城已經是天下最繁華的城市了,卻沒有想到熙城更繁華更熱鬧。

    街道兩邊燈光明亮,各種招牌都十分鮮艷,有酒樓,有食肆,有專門賣布料的,還有專門賣成衣的,街上也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熙國的人似乎很多,也不像申城那樣對皇權很尊重,因為街上的人對他們都是打量著的態度,還有的伸手指指點點,看熱鬧。

    枯木長河有點懷念在申城的感覺,那時候沒有申國百姓敢看熱鬧,一不小心就會被殺了。

    雖然最終是他們被暗算輸了,可是在申城的時候實在是暢快。

    想到這裡,枯木長河又斂了斂情緒,那時候就是因為太得意才會中計,這次再不能如此。

    一定要穩住情緒,調整了一翻,枯木長河也不再左右張望。

    而太子云從頭到尾都沒有張望。

    他騎著一匹白馬,雪白雪白的,從荊國來,又坐了船,千里迢迢到了這裡。

    馬尾長長的蓬鬆無比,馬頭很大,很英俊。

    太子云騎白馬,更英俊。

    一開始是有看熱鬧的,靠近皇宮兩邊的店鋪更加高大宏偉,店裡能傳來女子的笑聲。

    接著忽然一朵花從窗子里丟出來。

    枯木長河敏銳的一刀砍過去,把那花砍碎,鮮艷的花汁落在刀上。

    聽到酒樓里女子的笑聲:」那個傻子把我丟的花給砍碎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