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81章 損失慘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581章 損失慘重字體大小: A+
     

    夕陽有點紅。

    然而紅不過血。

    一路從蠻荒過來壓抑不已的荊軍,在這一刻,殺紅了眼。

    雖然他們在梨城敗了,可是他們還是荊軍,不是真的落水狗,不是誰想咬一口就能咬一口的。

    枯木長河更是如此。

    他不記得自己殺了多少人,只是在不停的殺戮中,找到了自己,找回了自信,越殺腦子反而越清楚。

    鮮紅的血噴滿了他的身上,大多數都是敵人的。

    也有一些是他自己的。

    血有些甜。

    真的,他添了添。

    因為很口渴。

    枯木春的右手受傷了,只能左手拿刀。

    在這樣大敵當前的時候,他一個書生,也只能跳下去廝殺。

    他不喜歡殺人,他討厭殺人,可是在這場戰爭中,他不得不殺人,他馬上快到家了,馬上可以見到自己那剛剛出世的孩子,孩子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枯木虎,他的姓,妻子的名,他一定要活著回去,所以他不得不殺。

    在戰場上,再慈悲的人,都沒有資格慈悲。

    就是最後躲在馬車裡的重煙,都是如此。

    他從來沒有見到殺人,殺這麼多人的場景。

    那夜申城皇宮政變,他在國師殿,一覺到天亮,並沒有真正接觸什麼。

    可是此刻,就在他眼前。

    甚至有熙國士兵繞到後頭,看到馬車裡的他,舉起大刀就砍過來了。

    是一個荊國士兵幫忙給擋了,否則他已經死了。

    重煙瑟瑟發抖,他不明白,戰場怎麼是這樣的。

    他以為他見過梨城的慘劇已經夠慘了,心也足夠強大了,卻沒有想到,看到真正的廝殺的時候,更加可怕。

    那個來砍殺他的熙國人,被荊國士兵一刀砍飛,斜著從臉上砍過去,他的臉裂開了,眼珠子似乎都被砸碎了。

    而後又有熙國士兵衝上來,把那個救他的荊國人刺穿,長矛插進肚子里攪了攪。

    荊國人並沒有馬上死,肚子里的腸子流出來,他掙扎著,地上沒有草,有泥,腸子沾上了泥,像是肉腸裹上了調料一般。

    重煙閉上眼,他害怕,發抖,甚至希望自己就這樣死去。

    眼前就是修羅場。

    他不知道這些事是為何要發生,為何要廝殺。

    剛剛他還聽隊伍的荊國人說回去之後要放牧,要娶親,要吃阿媽做的飯,現在卻已經死傷大半。

    他們死了,都望著北方,努力的想看到家鄉的方向。

    據說這樣,靈魂就能回歸戰神的懷抱。

    重煙朝南看。

    南邊有一片高高的土牆,那是城牆,是蠻荒的城牆。

    朝東看,東邊湧出來無數的熙國士兵,而師妹也在熙國。

    戰爭持續了很久。

    從夕陽到月亮升起。

    然後就是死一般的寧靜。

    荊國人勝利了。

    可是也死傷無數。

    重煙看到荊皇回來了,他身上添了新傷,他面容卻還掛著笑容。

    溫和親切。

    他鼓勵每一個受傷的戰士,沒有受傷的戰士,甚至看到渾身是血的枯木長河,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沒有給你父親丟臉,好樣的。」

    枯木長河裂開嘴笑了,雖然滿臉是血,卻依舊純真的模樣。

    枯木春傷的有點重,他受傷的右手,本來就因為沒有及時救治,要收攏傷兵,此刻又在戰場上,被人又砍了一刀。

    但是還活著,活著就好。

    相比荊軍這邊死傷無數,熙國的軍隊安靜的簡直可怕。

    因為沒有活人。

    沒有死透的,都被荊國人補刀砍死了。

    然後剝掉他們的衣裳,收刮他們的所有值錢的東西。

    枯木春手受傷嚴重,血流太多,這些活都是枯木長河帶著大家做的。

    枯木長河也終於學會了他兄長的嚴謹,卻用在了廝殺上,他沒有遺漏下任何一個人,連埋在屍體堆下面的人,都要補刀。

    戰爭開始的時候運河上有一艘船,此刻那艘船已經不見了。

    荊國人沒有人去追,他們對水有深深的恐懼。

    但是只要在岸上的,就一定要殺死。

    黑夜降臨了。

    有狼嚎聲。

    河邊的屍體有的悄悄的消失了,沒有人注意。

    運河上的那艘船,還在行駛。

    坐在船上,能聽到水浪聲。

    嘩啦啦的聲響,船艙里,卻是異常安靜。

    漂亮的鞋子旁邊幾個碎杯子。

    看杯子上的花紋,栩栩如生,極其美麗。

    即使是碎了,也是十分好看的。

    而且厚薄一致,這樣的杯子燒出來就值千金。

    千金也很難買。

    申國官員貴族,還是熙國貴族官員都很喜歡買這種瓷杯。

    幾乎是杯子還沒有燒出來就被預定了。

    因為燒制這種杯子的泥土和溫度要求都極其苛刻。

    可是眼前,都碎在了地上,一向喜好這些的殷克州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奴僕戰戰兢兢,想進來收拾,又擔心觸怒老爺,不進來的話有擔心萬一老爺踩到碎片受傷,自己更慘。

    殷克州坐在船艙里,一間極大的屋子,窗子是琉璃的,可以看到外頭河水流淌,極其奢華。

    但是此刻天已經黑,天空甚至沒有月,星辰也看不到幾顆。

    一切都是黑的,他看不到面前的河,只感覺身體搖晃,搖晃的他頭暈。

    他沒有想到,他會損失如此慘重。

    荊國入侵申國,本來以為他會是最大最後的贏家,卻不想,他輸的極慘。

    殷克州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何蠻荒的人會不和荊軍打鬥。

    蠻荒人怎麼會和皇后李神佑一樣,不按套路來。

    荊皇怎麼可能帶著大軍就從蠻荒路過。

    荊軍一點損失都沒有,反而是養精蓄銳,給了自己帶的大軍當頭一棒,他帶的那麼多人,居然全軍覆沒。

    殷克州到現在手還有點抖,腳也在抖,是因為情緒太過激動,抑制不住的發抖。

    全死了,他殷家養的那麼多私兵,還有其他家跟他處的好的,想來分一杯羹的人,此刻都全成為了屍體,留在了岸上。

    而他如同喪家犬一樣倉皇逃脫,更別說見荊皇一面了。

    他以為他是個勝利者,收穫者,能居高臨下的看到荊皇。

    實際沒有,刀光劍影比他想的厲害,他根本沒有見到荊皇,廝殺中,他不確定誰才是荊皇。

    他在背地裡笑話荊皇是莽夫,居然是自己上戰場。

    可是在當時那樣的場景,他是個懦夫,他跑都來不及。

    殷克州手腳抖的不停,眼前到現在還是鮮血瀰漫。

    他覺得渴,面前只有一杯冷茶,他一口氣喝了,卻嗆到了自己,忍不住大聲咳嗽起來。

    「咳咳咳……」

    好一陣,像是要把肺咳出來的感覺,他才清醒過來。

    殷家能在熙國一家獨大,除了殷家最有錢,其次就是殷家的私兵最多,他家的私兵已經超過了皇室的私兵,在任何時候,有兵就有權。

    可是這一次,帶出來的私兵居然差不多全軍覆滅。

    殷克州此刻想更多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位置,養私兵容易,但是短期內卻沒有成效。

    黑夜始終黑暗。

    殷克州在黑暗中思考著。

    耳邊流水像噪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