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80章 漁翁殷克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80章 漁翁殷克州字體大小: A+
     

    荊軍穿過了蠻荒。

    枯木長河看著蠻荒一成不變的景色,除了荒草還是荒草。

    有點親切,也有點疲憊。

    蠻荒居然同意了荊軍過境。

    只是要求荊軍留下來一部分物資。

    同時不能經過城鎮,只能從草原邊緣路過。

    枯木長河想不通,荊皇為何會去跟人談判。

    荊國人的人生里似乎沒有談判這個詞,只有戰。

    談判就是恥辱。

    可是在交接物資的那天,看到密密麻麻前來的蠻荒人。

    臉上的傷疤還沒有好的枯木長河都萎了。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枯木長河,看到蠻荒人,仿若看到了他們荊國自己人。

    稍微不同的是衣著不一樣,蠻荒人不喜歡穿衣服露胳膊,也不喜歡隨便往身上堆衣服,他們穿的很周正,雖然衣服上也有補丁。

    但他們的眼神和荊國人很像,很好戰,蠢蠢欲動,似乎一觸即發。

    那種熟悉的感覺,枯木長河太明白了,想戰,想廝殺,想血戰,血脈都蓬勃著躍躍欲試想要殺敵的感覺。

    他們和荊國人的區別是更規矩。

    他們的隊伍筆直筆直的,方正方正的。

    令行禁止,比他們在申國見到的任何一支正規軍都要強大。

    連枯木長河這樣驕傲的人都有些心虛,也明白了當初為何荊皇要避開蠻荒。

    若是他們南下,遇到的第一個敵人是蠻荒這樣的軍隊,他們能這般順利嗎?

    他也不會養成老子天下無敵的短視。

    沉默,蠻荒人的軍隊很沉默。

    而且年紀從大到小,從男到女,都有。

    在別處,枯木長河只以為女人是玩物。

    包括柳兒城,那些女子死的壯烈,卻也無用。

    可是這裡的女子不同。

    枯木長河不情不願的搬東西給對方,發現對方是個女子,驚訝的同時,卻也看到對面女子眼中的殺意。

    她居然對自己充滿了殺心,仿若一個不對,隨時會把刀子捅進自己的心裡。

    這種感覺很清晰,因為枯木長河也經常有一言不合殺人的習慣。

    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只是現在換成了他是獵物,對方是獵手,而且對方還只是一個女子,看年紀並不是很大的感覺。

    她的眼神,讓枯木長河久久不能忘懷。

    這一路,只是遠遠的看著蠻荒的城池,不明白這樣的蠻荒,如何會建起這樣一座城。

    更不明白,那個申國狗國師居然還跟著荊皇,沒有留在蠻荒。

    他想到自己剛剛南下的時候,信誓旦旦的要睡天下第一美人。

    當今天下,被稱為天下第一美人的是申國公主神佑,如今是熙國的皇后。

    也是蠻荒這片土地實際的擁有者。

    想到他連她的子民都打不過,更何況當年誇下那樣的海口。

    可是內心中卻更加火烈。

    他本來就是一個極其叛逆的人。

    父親的死亡,讓他一夜間似乎長大了,實際並沒有,只是把所有的狂躁都壓抑了下來。

    若是有機會,他還是想殺殺殺。

    他不服輸,他要報仇。

    他要戰。

    ……

    蠻荒漸漸遠去。

    城牆已經在眼前。

    穿過這座城牆,就能離開蠻荒。

    就離家近了一些。

    城牆外。

    沒有那麼平坦。

    有些地方有些草,有些地方沒有。

    遠處還有一條運河,河道很寬,淺淺的泥沙沉留在岸邊。

    看著城牆,不少荊國人都歡呼雀躍,馬上離開蠻荒,讓他們覺得安心。

    因為他們後頭,始終還是跟著一群蠻荒人。

    整整齊齊,不說話不喊叫不揮刀,卻跟看生死仇敵一樣看著他們,讓他們總覺得心中有礙,很是不安。

    能離開那群蠻荒人,是讓人安心的。

    荊皇看到自己手下這群人這個慫樣都有點無語。

    不過真的走到城牆外,他也鬆了一口氣。

    好像是自己也有點聳。

    人生第一次,是被人攆著走的。

    沒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還有這樣的經歷。

    荊皇鬆了一口氣,看著面色嚴肅的重煙,還開了一句玩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你還可以回去。「

    重煙抿著嘴,一言不發。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腦抽要跟著荊皇走。

    可是師父說,荊皇活不久了。

    重煙想著,他是因為自己,而活不久的,至少,至少陪伴到他死去。

    因為這一路上,重煙發現,荊皇實際很可憐。

    他身邊沒有人陪伴,他最多的時候還是活在回憶中,總是想起他的皇后。

    世人見到的荊皇是殺人不眨眼的荊皇,而重煙見到的荊皇卻是個病重虛弱的荊皇。

    荊皇還開著玩笑呢,不經意的往外頭一看。

    忽然坐了起來。

    下令全軍原地待命。

    重煙順著荊皇的目光往外看。

    外頭什麼都沒有,波光粼粼的河水,安靜的夕陽,安靜的原野,是的,很安靜。

    有點太安靜。

    有水的地方,實際還是會有很多動物,甚至鳥雀。

    當然聖湖例外。

    但是這裡不是聖湖,這是熙國的運河,卻如此安靜,肯定有問題。

    荊皇下令大軍原地待命,隨時準備衝鋒,甚至他自己,都從馬車裡起身,坐到了馬上。

    重煙勸他,」這樣不成,你的傷不適合騎馬的。「

    荊皇搖頭笑道:」荊軍已經是落水狗,強弩之末,若是沒有朕整頓士氣,此戰必敗,如果敗仗了,朕更活不成,你照顧好自己,別讓朕再救你一會,這一次,朕是真的沒有精力了。「

    運河邊上,的確是有埋伏。

    不是蠻荒的人,而是熙國人。

    殷克州從收到消息第一時間就開始謀劃了。

    就為了這一日。

    他驚嘆太后昭的手段,同時內心十分激動。

    他視荊皇為一生之敵,旗鼓相當的對手,卻沒有想到對方會折在一個女人的手裡。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荊國大軍選擇從蠻荒經過,蠻荒那些人都是莽夫,肯定已經跟荊軍纏鬥了許久,因為這段時間,蠻荒居然都停止了和他們交易,殷克州越發激動。

    試想一支被太后昭設計了死傷過半的荊國大軍,又跟蠻荒人打了九死一生的荊國隊伍,剩下的那些,簡直就是他瓮中的鱉,他只要來撿就行。

    他這一次很有信心,而且為了獨佔好處,甚至不與熙皇商量,擅自出動自己的私兵。

    在熙國,雖然各家都有私兵,可是理論上私兵也是國家的,因為這些私兵是不用交稅的,國家等於用稅收在養他們。

    殷克州這次做法是明顯藐視皇權,但是只要勝利了,勝利者書寫一切。

    他等這一日,等的太久了。

    興奮的他,忍不住自己也出動了。

    因為這次是萬無一失的收穫。

    他想見一見荊皇。

    他坐在舟上,燒開了水,泡好了茶,等人來喝……茶煙裊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