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78章 最像阿薄的女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578章 最像阿薄的女子字體大小: A+
     

    聖湖波光粼粼。

    聽說師妹當初就是被沉到這湖裡,後來被他兄長鹿歌發現,撿走之後相依為命。

    聖湖很美,整個草原似乎都沒有草了,而聖湖周圍居然還有一片綠草。

    遠處有雪山。

    雪白,草綠,湖藍。

    聖湖不像是死亡之地,反而像是孕育之地。

    像是生命的起源。

    國師重煙望著聖湖,有點痴。

    「很美,大概是因為太美,所以才會有人想死在這裡吧,想著死後,看到的也都是美景,一定是愉悅的。」

    荊皇卻嗤笑了一聲。

    「你太小了,談什麼生死,未知生何談死,我們走吧。」

    荊皇並沒有沉迷於聖湖,雖然他覺得他快死了。

    倒是重煙驚了一下,他剛剛真的生出一種不舍的情緒。

    就想坐著這裡看到天荒地老的感覺一般。

    很是慚愧。

    離開了聖湖離冥河縣很近了,現在是叫做冥河州了。

    遠遠的望去,州城巍峨,重煙都有些愣住了,要不是他的方向感挺好的,他都會以為自己走錯了,或者說以為自己回到了申城。

    他沒有想到蠻荒會有這麼一座大都城。

    他的印象里,包括任何人的印象中,蠻荒都是野蠻加落後的,可是眼前那高牆,和招展的大旗,都述說著不同的感覺。

    很威嚴,也很肅穆。

    讓人感覺到一種生命的力量,澎湃又激昂。

    荊皇坐在馬車裡,看到外頭的場景,笑道:「朕還是太膽小,當時就應該先攻打蠻荒,果然如朕所料,蠻荒已經不是蠻荒了。」

    距離他上一次路過蠻荒看到的場景,又有巨大的變化。

    這些變化讓人吃驚。

    上一次來蠻荒就覺得蠻荒十分繁華,可是這一次,已經有看到一個國的感覺。

    蠻荒被經營的很好。

    即使外頭荒草千里,這個城市依舊很有生命力。

    重煙到了冥河州,大門是緊閉的,但是冥河州的知府重直卻在城門守著。

    重直看到重煙,也嚇一跳。

    重直不至於連自家人都不認識。

    他本來是作為一州之主,第一個準備直面荊軍的。

    卻沒有想到,荊軍沒有出動,出現了一輛馬車,馬車上居然是他們重家人。

    等到開城門,再看到馬車裡的人,重知府更崩潰了。

    眉毛都要飛到天上去了。

    車上居然是荊皇。

    真正是要害死他了。

    「你怎麼來了?」重知府瞪著眼問重煙。

    「太后把我送給了荊皇。」重煙語氣平直的道。

    重知府愣了愣,接著一陣嘆息。

    太后昭的行為,天下皆知了。

    先是借著荊國入侵的名目,剷除異己,殺了申皇瑥,後來又用一座城的活人給荊皇陪葬,企圖消滅荊軍。

    陰險毒辣,還是詭計多端?

    說什麼的都有,可是荊軍也確實是敗了。

    拿一城的人陪葬,也就只有太后昭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雖然是敵對,但是重知府也給荊皇行了大禮。

    不論怎麼說,荊皇都是一國之皇。

    現在名義上還是申國的聖皇。

    而且重直前後左右看了,就荊皇一個人,病懨懨的。

    莫非是自己這個傻侄子,把荊皇騙來,看著也不像。

    「不知道荊皇獨身一人前來,有何事?」重直開口問道。

    荊皇看著面前方正臉的官員,和重煙長的真的一絲不像,仔細看也有一點像,眼神還是像的。

    想想自己和太子云,實際也不像,自己臉龐稜角分明,而太子云卻是圓乎乎的,比較可愛。

    現在長大了一些,沒有那圓乎乎的感覺了,但是還是比較柔和的。

    但願他比自己命好吧。

    自己這樣,實在算不得好。

    荊皇想到這裡,陡然愣住了,自己居然都開始想命了。

    生命的末端,就會思考這些虛無嗎?

    「朕想見一見你們的老國師。」荊皇道。

    重直有點糾結。

    「老國師長期在白骨山上,已經不下山了,若是您想見他,必須上山去,而且要等微臣去信,問他願不願見您。」

    若是以前,荊皇聽到這話一定會大怒。

    這人忒不會說話了。

    可是看著這張正正方方的臉,好像遇到了一個有意思的申國官員。

    荊皇點了點頭:」你去問吧。「

    重煙帶著荊皇去了官署等候。

    官署里荊皇接受了很好的待遇。

    申國從來都是自謂禮儀之邦,即使是敵人,也有身份對等的待遇。

    荊皇獨自一人來,沒有大張旗鼓,但是該有的待遇還是有的。

    有小廝送上了瓜果,糕點,小食,湯羹。

    很是周到。

    不過重煙看著那個方臉的年輕小廝,總覺得眼皮一直跳。

    果然就見荊皇把他給喊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重陽。"小廝笑嘻嘻的道。

    重煙聽到這名字,眼皮跳的更厲害,嚴格說起來,叫重陽的應該是他最小的侄女吧。

    據說叔伯重知府到了蠻荒,老樹開花,還生了一個小閨女。

    重煙抬頭看這稚嫩的方正臉,真是……

    荊皇雖然受傷,看著有點病懨懨,可是少有人跟他說話還能笑嘻嘻的。

    他也看出來,這小廝是個小丫頭扮的。

    他對女子向來不耐煩,除了阿薄,很少有能耐心說話的。

    記憶中,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李神佑,就想殺她,總覺得那個態度平和的小姑娘,居然和自己有些太像的感覺。

    物是人非。

    現在那個小姑娘嫁人了。

    眼前這小丫頭片子似乎更膽大包天。

    「陽,好名字,你知道我是誰嗎?」

    重陽點了點頭,不過又撇撇嘴道:「你是荊國皇帝,我媽母說過你。「

    」你媽母?說了什麼?「

    」她說你很可憐。「

    荊皇啞然失笑。

    不想繼續說話了,若是在別處,一個說自己可憐的人,他是不是會一刀殺了對方。

    等到重知府陪同他的馬車,一起上了白骨山。

    荊皇幾乎是被蒙著眼上山的。

    到了山上,山頂是一片平原,一片木屋,最突出的還是眼前的一堆落的很高很高的白骨山。

    這堆白骨就是這座山的名字來源。

    他還沒有下車,就見剛剛那個說自己可憐的小丫頭片子先下馬了,一路向前沖,跑到了一個女子跟前,一把衝到那女子的懷裡,笑容大大的喊:」媽母!「

    荊皇愣住了。

    他一瞬間只覺得整顆心都停止跳動了,良久了才喃喃的開口喊道:」阿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
    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