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73章 朕若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73章 朕若活著字體大小: A+
     

    「哇!」

    嬰孩的啼哭那般響亮。

    要是平日,朝慕爾已經抱著孩子眉飛色舞,誇耀自家外孫哭聲洪亮,將來必成大器。

    可是這一次,卻罕見的沉默了。

    何英女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朝慕爾。

    朝將軍雖然自己已經跛腳,但是精氣神向來極好。

    什麼時候都笑呵呵的。

    可是剛剛那一瞬間,朝將軍像是忽然間枯萎了一般,連眼珠子都是眼白多於眼瞳。

    而且站著的身體搖搖欲墜。

    何英女大步走出來,把朝慕爾懷裡的孩子接過來。

    又轉手抱給了身邊的奶媽,才開口問道:「朝將軍,發生了何事?」

    朝慕爾開口,嘴唇開開合合,砸吧了好幾下嘴,才說出話來。

    「皇上帶著大軍駐紮梨城,梨城的河壩決堤,整個城都被淹沒了。」朝慕爾自然不相信什麼水龍翻身,如果是前些日子大雪封天,出事故也就算了,現在天氣晴好,就是稍微熱一些,申河據說幾年前就被治水天才鹿尋治理好了,怎麼可能突然決堤,把整個城淹沒,那肯定是陰謀。

    何英女聽了,身體晃了晃。

    她丈夫,她親生的兒子,她家的長子,都在這場戰場上。

    她一家的男丁,除了奶媽懷裡抱著這個只會吐泡泡的嬰孩,其他全都在戰場上。

    「現在如何了?」何英女卻是比朝慕爾更快緩過勁,雖然嘴唇也在抖,仍舊抬頭挺胸站的筆直的問道。

    「只知道整個梨城都沒了,具體的消息還沒有傳來,我先告辭,這事,你還是明日告訴虎貝吧,她性子急,說不定就騎著馬南下了。」朝慕爾交代完,又看了一眼奶媽懷裡的嬰孩,伸手碰了碰孩子的腦袋,有點不捨得離開,又看了一眼,大老爺們埋頭親了小傢伙一口。

    或許是他臉上有須。扎到了小孩,小孩又扁扁嘴,要哭的樣子。

    朝慕爾看到孩子扁扁嘴的樣子,有點想笑,可是笑意卻笑不出來,嘆一口氣。

    朝慕爾不忍心再看,扭頭就走了。

    ……

    梨城沒有了。

    高高的梨樹,都在水下。

    水面上一支翠綠的葉,像是一株一尺來長的水草。

    實際底下卻有百米高的樹榦。

    梨城原本就是個地勢很低的盆地。

    現在更像是一個大湖。

    重煙扒拉著一張桌子,又把荊皇綁到桌子上,自己也和荊皇一起綁起來。

    給荊皇綁繩子的時候,荊皇還開玩笑道:「除了朕的阿薄,你是第一個綁朕的人,小時候和阿薄玩躲狼遊戲,阿薄總是擔心朕會作弊,總會先把朕綁起來,等數到數了,才讓我解開,其實阿薄有點傻,她綁跟沒有綁一樣,根本綁不住我。」

    國師重煙聽到荊皇說的阿薄,知道他說的是誰。

    全天下,唯一一個當過兩個皇帝的皇后的女子。

    那兩個皇帝還是兄弟。

    雖然很少有人見過薄后,但是在民間談論里,通常認為薄后一定是天下第一美人。

    否則怎麼會有兩任皇帝都要娶她為後。

    可是此刻,荊皇說起往事,而且是連自稱都變了,讓重煙感覺不是很好。

    重煙記得,老人說過,一旦人開始回憶過往,就說明老了,尤其是回憶孩童的時候的總總,就像是生命快到盡頭,忽然間想起來自己一輩子最燦爛溫暖的一幕。

    他用力的打好結,開口道:「我綁的很穩,水不會把你沖走,若是你被沖走了,我也會被沖走。」

    荊皇又笑了。

    「你忒傻,你應該殺了我,你這樣黏黏糊糊的性子,如何能討到姑娘歡心。」

    「我是國師,國師不能成婚。」重煙板著臉道,一邊說話,一邊吹了一下頭髮,頭髮幹了又濕了,黏糊糊的,但是卻更突顯出他好看的臉型。

    荊皇又笑了。

    似乎今日他很愛笑。

    因為他胸口很疼。

    疼的時候他想笑。

    他不想皺眉,也不想喊疼。

    「你沒說你不喜歡姑娘,那你就是有喜歡的人了,你們太后把你給了我,以後你就不是國師了,你可以娶親。」

    重煙閉嘴不說話了,拖著荊皇的身體,把他往桌子上一放,自己推著桌子走了幾步,順著河流,然後爬了上去。

    這張方桌,如同一艘船,在河裡漂流。

    他們原本站著的石頭很快也被淹沒了,再也看不見了。

    河水高了,也緩慢了。

    夕陽懸挂在天邊,忽然間這個場景很柔和。

    荊皇想,要是此刻有人問他在做什麼,他會說他在看海。

    眼前就像一片海,一片汪洋。

    有點像那年自己帶著阿薄到聖湖邊的感覺。

    很寧靜。

    一個小小的浪花打過來,桌子搖晃了一下,很輕很輕的一下,荊皇卻是猛的吐了一口血。

    因為是半躺著的,那血一半吐到了自己身上。

    很是鮮紅。

    桌子有點小,他們的衣擺一截子在水上流淌。

    重煙看到荊皇吐血了,想找東西給擦擦,可是此刻身上也沒有什麼乾淨的東西。

    想了想,把懷裡,那油皮紙包住的一塊乾淨的手絹拿了出來,給他擦去了嘴角的血跡。

    荊皇被擦了一嘴巴,有點香。

    看到小國師一臉不舍的把那手絹收好。

    荊皇看到他什麼都濕透了,居然還能從懷裡掏出一個油皮紙包著的手絹。

    簡直是無語了。

    一看就知道是心上人送的。

    疼的快死的感覺。

    吐血也離死不遠了。

    他忽然很解脫,感覺自己可以很快去陪阿薄了。

    他嘴賤的笑道:「嘖嘖,心上人的手絹,你這心上人手藝可不怎麼好,繡的邊都歪歪扭扭的,那黑黑一團是什麼,擦的我嘴疼。」

    卻見小國師沉默不語,抿著嘴,有點可愛的樣子。

    荊皇忍不住哼哼唧唧的調笑道:「若是朕能活著回去,無論是誰,朕幫你搶來做妻子。」

    話音剛落忽然看到夕陽照在那手絹最下頭沾著血的地方,一個佑字。

    荊皇是天下少有的聰明人,只是一想,就瞬間明白了,名字上有一個佑字,又會在國師手裡的手絹,會是誰的。

    大公主李神佑據說是申國老國師的徒弟,那就是小國師的師妹。

    他們都在皇宮待過,肯定是有相處機會的。

    想到自己曾經還答應侄子,要把神佑搶來給他做新娘,沒有做到,這會子又許諾給國師要把神佑搶去給他做妻子……

    荊皇忽然覺得有點頭暈,恩,真的有點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