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67章 起舞弄清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67章 起舞弄清影字體大小: A+
     

    伊仁公主再次火了。

    這次不是因為她又作了一首好詩。

    事實上,戰爭開始之後,以前還吟詩的文人都閉嘴了。

    吟詩救不了國。

    那些被津津樂道的詩歌,漸漸銷聲匿跡。

    實際也不全是如此,只是因為戰爭開始,那些花樓的女子,不再唱歌了。

    好詩沒有人傳唱,就漸漸被人遺忘了。

    申國的女子,表現的比申國書生更加有骨氣。

    無論是大火中消亡的柳兒城,還是申城城邊的風月街,俱都悄無聲息。

    也不是因為伊仁公主的教壞女兒說。

    雖然這個說法的確讓人震驚。

    而是她的一封斷絕書。

    用草紙為書信的斷絕書。

    堪稱伊仁公主最沒有文採的一封信,可是卻火遍了天下三國。

    也揭開了申皇瑥死亡的真正緣故。

    越來越多的人走上街頭抗議太后昭。

    越來越多的人被殺死,陳屍街頭巷尾。

    天災越來越嚴重。

    雪天之後居然又是極熱。

    那些街頭巷尾是屍體散發著臭味,整個申城都散發著臭味。

    空氣中有著腐爛的味道。

    荊皇銳,如今的聖皇,他雖然沒有入住皇宮,但是此刻也是住在申國皇城裡,以往太上皇居住的地方。

    很是華麗,威嚴,處處精緻,亭台樓閣,小橋流水,高樓高窗。

    荊皇銳此刻就站在高樓上。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這首詩是公主伊仁作的吧?」

    荊皇忽然開口問道。

    一旁的枯木春點頭點頭。

    另外一邊被叫來陪同荊皇的小國師重煙也點了點頭。

    荊皇銳抬頭望著天空,又是艷陽天,眼睛都不太睜得開了。

    很熱,此刻,他身上的衣裳穿不住了,換成了南方的薄紗的長袍,還有點南方書生的感覺。

    但是荊皇銳行為更瀟洒大方,穿衣也沒有那麼嚴謹,硬要說起來,更像是風流名士,如果生活上來說的話,更像是道士。

    荊國將士入駐申城之後,不少將士都是身邊女人成群。

    一些是自己搶來的,還有一些就是本土官員送來的。

    他們一個個都有點捨不得走了。

    這裡有數不盡的美酒美食美女。

    荊皇銳卻從來不要美女。

    荊皇銳平日喜歡讓枯木春陪著,枯木春對申國了解算是很多了。

    同時也會召喚一些申國官員過來。

    還有小國師。

    「聽說公主還寫了一封斷絕書,在朕看來千萬首詩如不這一書,至少是至真至情。」

    荊皇銳開口居然贊了伊仁公主,枯木春不知道如何回答,小國師更是沉默不言。

    荊皇銳搖了搖頭,忽然有點想念鹿尋鹿五。

    鹿家的書獃子,二愣子,至少會跟自己頂嘴,爭辯。

    而眼前的少年,同樣是年輕人,卻更多的只是沉默。

    想到自己收到的消息,此刻他們估計已經回到蠻荒或者去了熙國了。

    荊皇銳有點鬱悶。

    太子云這個敗家子,實在是不能守好家,和尚出生的人就是心太軟,什麼事都成不了。

    這樣教自己如何放心把天下交給他?

    他有點想念荊國了,想念荊國冷冽的風,豪邁的城,粗獷的歌聲,大塊的肉。

    他發現,是真的想念。

    他沒有想過,他居然會在申城待不習慣。

    申城號稱天下第一城。

    申國號稱天下第一國。

    他在孩童時期,家中長輩說起申城都是一臉嚮往,十分羨慕。

    可是現在他站在了申城最高的城樓上,望著整個申城,卻覺得索然無味。

    他不能再等下去,再等下去,他的手下都要被酒色掏空了。

    沒有死於戰爭,卻死於酒色,那樣的靈魂是回歸不了戰神的懷抱的。

    整個申城都隨他們造,隨他們搞,他們流連忘返。

    忘記了自己是荊國的士兵,忘記了荊國還有父老鄉親,飢餓著肚子,寒冷著身體。

    荊皇銳覺得這樣很危險。

    不是自己征戰而來的成果,如同鏡花水月,荊皇銳並不安心。

    轉頭看到木頭一樣的小國師,荊皇銳實際原本看著有一點親切的,因為看著跟自家那蠢侄子差不多。

    不過看著還是有差的。

    小國師還要更稚嫩一些。

    「她讓你過來有何事?」

    「太後娘娘想邀請您參加宮中晚宴,今夜月色很好,會是滿月。」國師重煙回道。

    荊皇銳想了想點頭答應。

    他正好也有事要和昭華說。

    ……

    黃昏,月色果然就很滿了。

    淡月在空中。

    隨著天越來越黑,那圓月越來越亮。

    天空都像是一個盤子,就為了裝盛那一輪明月。

    荊皇銳到了皇宮裡。

    今夜皇宮格外靜。

    被女兒送了斷絕書的太后昭據說這幾日心情都很糟糕,宮女們戰戰兢兢。

    可是今夜,太后昭要宴請聖皇賞月,宮女太監們更是皮緊的很。

    擔心出一絲的錯,被弄死。

    今夜,太后昭宴請聖皇的地方很奇怪,居然是以前神佑公主居住的宮殿。

    宮殿里,梧桐成片。

    前些日子突然降雪,現在又烈日驕陽暴晒,梧桐樹的葉子,一夜間變黃了。

    月光下,黃的更加漂亮。

    行走的時候,腳上能踩到漂亮的梧桐葉。

    太后昭依舊戴著面紗,露出臉上好看的一部分,眼睛和一截面容。

    「你今日請我來何事?」

    太后昭站在原本的羲和宮門口,面帶微笑,如同當年皇子銳的丫鬟手下一般,說話謙卑小心。

    「只是阿昭想給您送的一件禮物,您進去自可看到。」

    荊皇銳身上背著劍。

    身邊還有很多暗衛。

    事實上,太后昭身邊也有不少人都是荊皇銳的人,只是這些人的人心,或許隨著時間流淌而慢慢改變了。

    荊皇銳看了一眼太后昭,看著她的眼神,如同最初救了她一樣的眼神。

    很乾凈,很倔強。

    歸來仍是如初一般。

    荊皇銳踏了進去。

    後頭的大門緩緩的關住了。

    關上門的一刻,有淺淺的樂聲響起。

    很遠又很近。

    長長的漫道上,有一個宮裝女子,揮舞著袖子,輕輕的走來。

    無燭火燈光,只有一輪明月。

    女子恍若從月下來。

    長袖飛舞,女子旋轉著身體,如同飛翔一般,一步一步,走到了荊皇銳的面前。

    女子露出了面容。

    細長的眼,寬厚的臉,耳朵有點小,下巴有點圓,嘴唇有點厚。

    跟申國時下審美不同,就是一個普通婦人的模樣。

    荊皇銳忽然走近了一步,開口喊道:「阿薄……」

    女子後退了,繼續跳舞。

    袖子中間的臉若影若現。

    有時候笑,有時候悲,如同女菩薩一般。

    圍著荊皇進進退退。

    手持長劍,殺進千軍萬馬的荊皇,此刻站在那,眼中含淚,又喊了一句「阿薄」。

    那女子終究抬頭,一步步過來,身體軟軟的,像是要靠在了荊皇的懷裡一般。

    荊皇閉上了眼。

    提起劍,一劍刺穿了女子的身體。

    他淚流滿面。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然而,你不是我的阿薄,阿薄死了。」

    拔出了劍,鮮血滴落,他亦沒有回頭,推門出去。

    看到了門口的太后昭。

    荊皇銳把劍上的血,在太后昭身上華麗的衣衫,擦過,劍回劍鞘。

    「即日我要啟程回荊國,應有的東西,你準備好。如若有下一次,我會殺了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
    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