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42章 蝠部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542章 蝠部落字體大小: A+
     

    風吹衣擺飄。

    夏日本不該這般冷,但是今年氣候怪異。

    有時候極熱,坐著都要一身汗。

    有時候有忽冷,身上穿什麼都覺得不熱,風吹的透心涼。

    鹿歌打著訓練的名頭,帶著大軍從運河北上。

    他身上掛著一個有些普通的香囊,裝的是一些驅蟲的草藥。

    香囊是妹妹做的,沒有想到妹妹進宮之後,居然做了一些針線活。

    妹妹針線活向來不好,繡的香囊上面沒有圖案,就是空空的,角落裡可以見到一個歪歪扭扭的「佑」字,周圍的線走的倒是配色不錯,很乾凈的香囊。

    在這個連衣領子裙擺子都要綉上繁複的花朵或動物山水的圖案的,這樣簡單的一個香囊就有些太平常了。

    阿鹿戴著香囊,面容嚴峻。

    一路上他都按照小公主伊仁說的那些方法,再加上他自己的想法,訓練這些私兵。

    他曾經在山上都能靠著一隻哨子慢慢的訓練吡鷹。

    吡鷹的智商好比幼童,都能被鹿歌訓練的服服帖帖。

    如今訓練一群成年人,鹿歌也算是得心應手。

    他的武力值不如小五,力氣也稍小,但是比起殺人的話,他說不定還比小五強。

    鹿歌是謀而後定的人。

    事事都會考慮很多,有點像三當家。

    但是跟三當家不同的是,三當家一直喜歡隱藏在暗處,悶聲發大財,而鹿歌並不排斥在前頭。

    鹿歌更有當擔一些。

    只是鹿歌也沒有想到,荊皇居然一路勢如破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容易,居然就直接殺到了申城下了。

    是申國太弱?還是荊國太強?

    三當家和洛姨還在申城。

    讓鹿歌帶兵南下去救援顯然不現實。

    若是熙國真的要救人,也是應該從鳳凰山走,那邊近一些。

    鹿歌做好決定,並不會輕易改變。

    他們蠻荒出來的人,至少有一個優點,很果決,不會優柔寡斷,黏黏糊糊的。

    現在荊皇不在荊國,荊國內亂,是去救阿尋和小五的最好的時候。

    鹿歌一路也確實是在練兵,在行進中訓練。

    熙國的私兵人數雖然多,裝備也很好,但是太久沒有實戰,已經半廢了。

    也就上次灰原鎮大戰還出去了一回,也死傷慘重,損失了不少人。

    鹿歌一路訓練,一路北上。

    天空時不時有吡鷹飛翔。

    讓他略微有些安心。

    從運河到草原上,鹿歌就更安心了。

    草原是他出生長大的地方,在這裡,他能活下去的概率比別人大。

    他並沒有去蠻荒,蠻荒已經進入了全面備戰的狀態。

    做任何生產都是為了備戰,和應付即將而來的各種災難。

    鹿尋來信說今年氣候會很糟糕,年初的暴雨,夏季的乾旱,算是不太好,但是還沒有到很糟糕的地步。

    所以真正壞的時候,大概還在後頭。

    ……

    荊城叛亂,鹿五沒有參加,他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黑乎乎的炕上躺著。

    抬頭,屋頂尖尖,應該是一個土帳篷。

    外頭風很大,吹的帳篷有些響。

    他就記得自己被一群人圍攻,最後卻是跌落河中,然後就到此刻醒來。

    他很擔憂,阿尋不知道如何了。

    許是聽到他的動靜,外頭有人進來了。

    來人是一個老阿婆,很年邁,臉上的皺紋比樹皮還深刻,她說了一堆話,小五沒有聽懂。

    只是睜著眼看著她。

    老阿婆也發現了他聽不懂,於是轉身出去,過了一會,卻是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婦人走了進來。

    大肚子婦人會說官話,雖然口音很重,但是也算是官話了。

    「你飄到我家門口,我阿婆救了你。」婦人說話時,有些心虛,低頭不敢看鹿五。

    實際不是飄到她家門口,這個男子是飄到部落外頭,是她阿婆仗著年邁,從其他人那裡搶來的。

    見鹿五要起身,連忙阻止道:「你不能起,你摔斷了腿。」

    鹿五雖然耿直豪爽,但是也不傻,看這婦人的模樣,眼神,總覺得有什麼事瞞著自己。

    開口道:「多謝救命之恩,不過這是哪裡,離荊城近不近,可否告知?」

    婦人聽到荊城,噗嗤的笑了。

    沒有回答,而是走到門口,把帳篷門掀開。

    門外赫然是一座冰川雪山,地上白茫茫一片,都是雪。

    再遠處還冒著白煙。

    難怪他剛剛覺得有些怪異,這婦人還有那老阿婆穿的似乎都有些多。

    今年荊國夏季雖然冷,但是不至於要穿這麼多。

    而鹿五估計自己的身體,也不可能睡一個季度,把夏天睡到冬日。

    只可能是自己飄的有些遠了。

    鹿五左右看看,又看了外頭的日子,這裡甚至不是之前自己和阿尋去的那個冰川,按方向來說,應該是冰川的另外一面了。

    那裡荊城就更遠了。

    「荊城可是有事發生?」鹿五問道。

    婦人有些猶豫,繼續搖頭:「我們這邊偏遠,不知道有何事,或者等那貨郎來了,可以問問,我們部落這邊,一兩個月,貨郎會來一回。」

    夫人雖然會說官話,也是有些半生不熟,不是很清楚。

    鹿五聽了個大概。

    只是他如今連床都不能起,若是有人發歹心,他連反抗都沒有辦法。

    他大略的掃了一眼,心中有些怪異,屋裡似乎沒有男子用的東西。

    好在鹿五身體打小就很健康,醒來之後,恢復的就很快了,否則一直躺床上,讓一個孕婦和老婆婆伺候,他也很彆扭。

    等到他能起身,才發現自己居然是處在一個全是女子的部落,十分偏遠,他跟著阿尋走遍了荊國,以前居然都沒有聽過。

    「你們部落叫什麼名?」鹿五有些好奇的問道。

    挺著大肚子的女子臉上笑容很爽朗的道:「我們叫做蝠部落,以前人很興盛的,現在就剩我們這些人了。」

    荊國部落名稱很多,一開始小五還以為是福,後來看到部落門口掛著的巨大的圖騰,居然是一隻蝙蝠,才知道說的是蝠部落。

    他身體在慢慢恢復,很想早日能恢復好去找阿尋,因為這整個部落似乎都有些怪怪的,小五以為是部落的男子都去參戰了,可是部落里連一個男嬰都沒有瞧見。

    部落里的女子對他極其親切,甚至開放的不像話。

    這邊有一個熱泉,據說她們蝠部落駐紮在此就是因為熱泉的緣故。

    一次鹿五到了熱泉邊休息,卻不想居然有幾個蝠部落的女子,不穿衣服跳下熱泉,把小五嚇一大跳。

    跌跌撞撞的轉身就跑。

    還是覺得在那老阿婆和那大肚子的女子那裡稍微安心一些。

    回到了他醒來待的那個破帳篷跟前,沒有想到就聽到尖叫聲。

    卻是那大肚子的女子生產了。

    小五嚇一跳。

    他是個還沒經人事的男子,對生小孩這種事還是覺得很恐懼的。

    他和瞿柒,也就是懵懵懂懂的覺得對方不錯,雖然書信定下來,但是實際上卻什麼都還沒有做。

    女子的喊聲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慘。

    鹿五卻幫不上忙,有些著急。

    他在門口守著,老阿婆看著倒是很穩,他只能幫忙燒水什麼的。

    終於,在月亮懸在那冰川頂上的時候,聽到了一聲嘹亮的哭聲。

    孩子出生了。

    可是那忙碌的阿婆的臉色卻很差。

    小五有點不明所以,以為是生了一個女兒,有些地方很是重男輕女,在申國熙國都是如此。

    可是看到老阿婆抱出來的孩子,沒有想到,是一個男孩。

    看著挺健康的。

    老阿婆隨意的把孩子放在炕上,就去幹活了。

    鹿五很緊張,這麼小的孩子,碰一下都會碰壞了的感覺。

    或許是老阿婆太忙,始終忘記過來抱回這孩子,那婦人生了孩子,應該睡過去。

    小五覺得自己身體好的差不多,勉強應該能走了,所以想告辭離開,這個部落總是讓小五覺得很乖張。

    此刻看著這嬰孩,居然也在看自己,眼睛如黑夜一般,烏黑,就直瞪瞪的盯著自己,盯的小五心都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
    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