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40章 雞犬不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540章 雞犬不寧字體大小: A+
     

    李平安前腳走進宮中。

    後腳就有消息傳來。

    荊軍居然又攻破了幾座城,已經朝著申城而來了。

    正在熙國皇宮充當長輩的殷克州也收到這消息。

    驚的又打破了一個新上的茶杯。

    怎麼和他預想的不一樣。

    他設想荊軍攻打申國,快則兩三年,多則五六年七八年都可能。

    卻沒有想到,這夏季還沒有過尾,秋意都沒有起來,這荊軍居然都已經攻打到申城了。

    他殷家在申城也有頗多的資產,若是真的開戰,必然損失慘重。

    殷克州都顧不得罵小皇帝了,急急忙忙出宮去了。

    臨出宮卻被一個面貌醜陋的老宮女死死的拉著,讓他賠砸碎的杯子的錢,說他砸碎的那一套杯子是前朝留下來的,極其名貴,平日皇上自己都捨不得用,看到殷君來才特意拿出來的,那一套杯子至少要三千兩……

    把殷克州氣的夠嗆。

    他以前進宮都沒有遭遇這樣的事情。

    聽聞年輕的小皇后做事很不像話,處處死要錢,他還以為是傳聞,沒有想到要錢要到他身上了。

    他殷家就有窯口,專門燒制茶器的,剛剛他雖然沒有在意,但是也能看出來,給他喝茶的杯子就是普通的粗瓷杯,最差的那種,他當時還想,皇宮真的那樣缺錢了,培養私兵真的太花錢了,卻沒有想到在這裡等著自己。

    不過此刻荊軍都攻打到了申城門口了,這才及笄的小皇後娘娘居然還記得這等事,讓殷克州又很意外。

    是真的死要錢,還是很沉穩。

    當他掏出了一塊精美玉佩,足足超過三千錢的價值了,那老嬤嬤才鬆開他衣擺,讓他離去。

    殷克州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頭一回被女子糾纏的那般狼狽。

    殷家不缺錢,是因為向來只有殷家占別人便宜,沒有別人占殷家便宜的,說起來,殷家就如同一個大貔貅,錢都是只進不出的。

    卻屢屢被那皇帝小兒還有小皇后給佔了便宜。

    不過此刻殷克州已經顧不上氣這個了,急急忙忙的回去安排其他事情。

    若是申城被攻破,申國也就徹底亡國了。

    申國繁華的城市都是申城以南,一直到鳳凰山,連接著熙國。

    但是申國以北的城市向來都是十分險峻,易守難攻的。

    如今居然被荊皇這般輕易拿下,那申國恐怕離亡國也不遠了。

    殷克州不擔心申國亡國,他擔心他的生意遭殃。

    這幾年他殷家在申國的生意起碼有殷家一半還多的資產都在那邊。

    原本按照他的估計,戰爭沒有這麼快的,可是沒有想到不知道哪裡出錯了。

    這申國也太軟骨頭了,簡直像是一路迎接著荊國進去一樣。

    就是正常步行也沒有這麼快啊。

    想到荊軍都打到了申城門口了,那姓鹿的帶著熙國皇室的私兵北上,說不定真能佔到便宜。

    因為此時就算荊皇反應過來了,也來不及回去支援,也捨不得回去。

    申城可是就在眼前了。

    再進一步,天下就再無第一大國申國了。

    殷克州一路上都有點不可思議,申國如何就和豆腐一樣。

    他心中也有很多抱負,在哪裡都安插了人馬,可是真正謀奪申國之心,卻還是不敢有。

    等到他回到家中,看了具體的消息彙報,他站在書房裡,搖了搖頭,長長的嘆息了一句:「我不如荊皇!」

    他自言自語的道。

    他向來是個驕傲的人,可是生平第一次,他居然承認了自己不如人。

    這份消息他看了許久,眼睛都看了酸疼,嘆息了再嘆息。

    都說荊皇是個殺人如麻的糙漢子,可是誰又能知道,他居然在布置上那般精巧。

    出了柳兒城之後,幾乎是每個城都有人開門。

    也不知道荊皇布置了多久。

    進城之後,砍殺一半留一半。

    就這樣一路南下,每個士兵都殺紅了眼,就等著摩拳擦掌進城去了。

    傳說中的天下第一城。

    那高高的城牆,城牆上的旗幟,都是他們過去不敢想的畫面,如今卻就在眼前。

    殷克州看著消息又驚又怕。

    若是熙國也這樣該怎麼辦?

    自己一屆商賈,真的能抵抗的了荊皇的百萬大軍嗎?

    是的,十萬大軍現在可以喊成百萬大軍了,因為一路還都有人不停的投降,願意帶路。

    號稱最具文人風骨,鐵骨錚錚的申國人,爭當荊皇的帶路黨。

    一直帶到了皇城下。

    孟家家主收到消息也急壞了,顧不上規矩急忙忙的夜裡來找殷君。

    他相信了殷君的判斷,在申國的生意一點都沒有動,根本沒有撤回來。

    還想著要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申國和荊國開戰,物價極高,他們賺著比平時多好幾倍的銀錢,根本捨不得回來。

    可是此刻,一旦荊皇攻破申城,那賺的錢是一毛錢都拿不回來,恐怕原本的生意也要賠了。

    因為太著急,言語上也就沒有平日恭敬。

    「殷君你不是說還有幾年的時間呢,怎麼這麼快?」

    殷克州面色也不好,但是沒有像孟君這樣著急。

    遇到事情急急忙忙的有何用。

    他呵斥了孟君幾句,孟家家主灰溜溜的走了,他也鬱悶的不成,沒有想到家中書房向來清凈,今日居然還聽到外頭喧鬧。

    「公主,公主……伊仁……少奶奶」

    聽著聲音,越來越近,門直接被撞開了。

    殷克州有點錯愕的望著面前的女子。

    講真從容貌上來說,公主伊仁是不如宮中的皇后,但是眼神卻也十分銳利。

    至少殷克州與之對視的時候,還嚇一跳。

    隨即又有點惱怒。

    熙國就算是很開放,但是公公和兒媳婦還是避嫌的。

    所以殷克州很少和李伊仁打交道。

    此刻沒有想到兒媳居然闖到自己書房裡來了。

    不過來都來了,殷克州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問道:「何事?」

    李伊仁微微有些氣喘,站了一會平靜下來,望著書房,很大,很多書,除了書,就是一張桌椅,並無其他飾物,書房就真的只是用來看書的。

    「當年熙國要求和申國聯姻的時候,有一條就是遇到外敵,兩國必當共同抵禦,可是如今荊國已經打到了申城城牆下,為何不見熙國出一兵一卒?」

    李伊仁聲音有點嬌氣,卻還有一分憤怒的問道,連稱呼都顧不上了。

    在後頭不相前後而來的殷家子侄殷雄和殷華都頓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